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评侯惠勤文章

作者:士心 发布时间:2018-09-14 20:16:34 来源:blog.sina.com.cn/synbada 字体:   |    |  

  侯惠勤文《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坚持共产党领导的理论底气》题目正确堂皇。马克思主义建立在劳动创造学说上,是无产阶级解放的理论,具有普遍真理性,哲学是主义的中坚、灵魂。共产党是为了无产阶级劳动者解放服务的,坚持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必须的本质。共产党作为这个阶级的代言人,在理论和哲学上应该达成这样的自觉:理论联系实际,改变无产阶级面对的现实,领导无产阶级逐渐实现劳动的自由。

  侯先生作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领军人物,深知​意识形态争论根本在于哲学。但侯先生的哲学许多方面含糊不清,未加明确:1.马克思主义核心实质与无产阶级的关联没有阐明,只谈现实,不谈无产阶级劳动者面对的现实。2.马克思哲学的根本是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历史观都是这样的表达,不存在与唯物辩证法不一致的其它“观”。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对立物是唯心论的观点是错误的,这是把辩证唯物论与唯物论混淆了,因而把唯心论与唯物论的对立,当成了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对立。

  文章中的一些个别观点也值得商榷,比如“自由就是对必然的认识”。马克思正义哲学认识到人类社会的诸多必然性问题,但无产阶级今日依然不自由。光有认识远远不够,还需要无产阶级自身意识觉醒后采取革命的行动。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关键在于改变世界。人的自由是与现实的关系的自由,大脑思维的自由多数人可以做到,能否变为现实不是思维单方面的因素。意识到了并且采取了身体的行动,这是马克思正义唯物辩证法的表达。人的改变行动与生存环境的一致性,与人类本质活动的一致性只能是革命。熟读《费尔巴哈提纲》者,对马克思这样的表述应该不陌生。自由不光是认识问题,更重要的是行动问题。

  1.马克思之前,自然世界观,历史观,人生观在唯物论那里是分开的。唯物论用物质的抽象性,泯灭掉人的特殊性,把存在强行用物质自然运动统一,人在他们眼中是“动”物。费尔巴哈基于自身的哲学素养,往前迈了半步:人是自由的有意识的行动“物”类。再往前走进入了唯心论。唯物论的顶尖人物,正确的物质自然观,却不能达到正确的人生观和历史观,说明唯物论哲学进入了死胡同。

  ​马克思另辟蹊径,没有沿着唯物论的死胡同前进。马克思在自身的正义自由概念引导下,其思维方式由纯粹抽象转向与感性意识结合,关注到工人的劳动现实问题。结合黑格尔客观唯心主义和劳动辩证法,对劳动的历史形成,现实的演进做了大量的经济学与哲学分析。马克思承认物质自然先于人类存在,而“人”的出现是自身特殊运动的结果。其物质体基础于自然,而最后的形成,五官的特殊感应是人类的劳动生产活动。人的思维即是劳动发展的结果,也是“人”从起点后劳动的前导。思维伴随劳动而发展,又促进了劳动与分工。唯物辩证法是阐述人类活动的真理反映,是人类生存发展活动中对自然与自身社会的认识与行动法则。马克思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哲学​都是建立在劳动解析上,劳动创造学说是基础,与无产阶级天然的、必然的联结在一起。

  侯先生谈马克思主义是解决现实问题的理论,这一点笔者毫无异议,但不应该模糊马克思主义面对的“无产阶级”现实问题,去掉定语就不是马克思主义,也不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比如科学及其技术也是可以解决一些现实问题,一些经济理论似乎也可以解决社会现实问题。但这些理论与马克思主义,与马克思哲学有本质差别,差了以“无产阶级解放”为核心的问题。

  2.为了论述对立问题,把历史观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单独抽出来与唯心论做比较。前面从哲学历史方面述说过,马克思之前世界观,历史观,人生观是分开的。马克思把这些统一的唯物辩证法上:“​发展着自己的物质生产和物质交往的人们,在改变自己的这个现实的同时也改变着自己的思维和思维的产物。”​(《德意志意识形态》马恩选集1994版第一卷72页)。马克思的世界观与历史观是其哲学的一体表达,这是不能拆开单独论的。非要拆开只能得出片面结论,或者把部分局部的观点当成整体,相互对立。侯先生是论述就显示这个现象。

  侯先生把马克思主义哲学作为历史观来论述,想说明与唯心论的差异。黑格尔客观唯心论的历史观与世界观和人生观差异不大,思维与存在的一致,表达了含混的一致。他是以人为核心叙说的哲学,虽然世界观不正确,但历史观和人生观含有许多真理。最起码他清楚人的特殊性,比唯物论有人性。黑格尔叙说奴隶在物质生产劳动过程中的辩证法,忽视了劳动的物质化,对象化。只是表达了思维的外化和收回,变成了精神的单独运动。这是其哲学最根本的缺陷,无视物质自然的先在和劳动转化为有形物质,成为无限无形的思维自我运动和升华。马克思主义哲学与其对立表现在此,但与思维的能动性不对立。

  而侯先生并未表达出根本对立的内容,却转向主客观问题,历史认识问题。了解了马克思的辩证法,就知道马克思正义哲学对人类发展的本质是在劳动创造上,物质与精神结合的自由是必须解决的现实问题。共产主义是解决劳动自由的要求,是一个逐渐实现的过程和趋势。

  从马克思到恩格斯从未框定未来的具体步骤,历史有无客观规律与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不存在抵触。马克思的主要哲学著作《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德意志意识形态》都反对这样的客观框定,开出普遍的社会演进程序药方。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演化成社会形态的前进形式,这是把哲学化作形式的最后说明,这种形式化本身即是反马克思主义哲学的。​

  唯灵论在当今科学发展,​资产阶级唯物论横行的现实下,作为哲学生存空间狭小,作为社会的避难所,世俗的心理安慰工具却大行其道,这是资本主义邪恶发展的反映。唯灵论也在进步,向唯心论靠拢。梵蒂冈教廷首脑方济各,从天神世界的安慰和地域魔鬼的惩罚的无稽妄论走出来,面对现实批判资本主义,声讨邪恶的物质占有,成为世界的热点人物。就其批判性来说与马克思主义存在相似性,不存在绝然的对抗。从哲学历史上说,客观唯心主义的许多概念被马克思矫正后借用,其残缺不全的哲学概念以什么东西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对立?其自身的软弱性,带有先天的不足,难以对抗马克思主义哲学。从共产主义运动历史和现实看,唯心主义不曾有过真正的威胁,真正的威胁是教条主义、社会进化论,实用主义,经济一元决定论等机械唯物论的变种。

  马克思主义哲学在社会领域与唯物论存在根本的对立,否定了物质的抽象同一性,以人的感性生活存在为第一,承认存在着人的特殊性、能动性。资产阶级崛起以唯物论为先锋,冲破以唯灵论为代表的封建统治,其确立政权的哲学也是以唯物论为主,唯心论只是裱糊。经济学基础理论是朴素唯物论的古典经济学,政权结构理论也是带有唯物自然观,最有名的卢梭就是这样的人物。真难找出一位唯心主义大师为资本主义制度来奠基,侯先生说“西方的制度设计以唯心主义历史观为基础,”显然不符合历史。如果说资本主义社会之前的制度,那是唯灵论哲学的杰作,跟唯心主义扯不上关系。黑格尔哲学曾短暂的占领了德国的意识形态,但没有成为制度的设计者。西方经济学的教父是亚当·斯密,“看不见的手”是他的杰作。社会观上,他把劳动直接当成交换价值,没有看出这是私有制造成的生产关系的产物,把分工当成自然形成的,与社会进化论有着先天的一致性。这是带有朴素自然观的意识,与马克思的劳动学说是对立的。

  侯先生没有搞清马克思主义哲学和唯物论的区别,把这二者混淆,也就混淆了二者的阶级性,这就成了致命问题,相关的论述必然产生许多谬误。政治正确,哲学也需正确,前者代表不了后者。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