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朱佳木:马克思主义首先是革命的理论

作者:朱佳木 发布时间:2018-08-05 10:00:31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8年第6期 字体:   |    |  

 第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来源于共产主义理论,如果把二者割裂,就会变成实用主义。第二,只有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共产党员才会有精神支柱,才有可能做好当前的工作。第三,只有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一代又一代持续努力,共产主义才有可能最终实现。第四,放弃共产主义理想,党员就会变质,党就会解体。

朱佳木:马克思主义首先是革命的理论

当我们迎来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时,共产主义早已不再像170年前《共产党宣言》所描写的那样,是“在欧洲游荡”的幽灵了。相反,许多资产阶级学者也纷纷声称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在路透社搞的“千年最伟大思想家”的民意调查中马克思也名列榜首,资产阶级专政的国家里还有不少在纪念马克思200周年诞辰日。但显而易见的是,在全世界所有纪念活动中,规格最高、规模最大的是中国共产党举行的纪念大会;在所有纪念讲话和文章中,最能全面深刻体现马克思主义精神的是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大会上的讲话(以下简称“五·四”讲话)。

习近平总书记在简要介绍马克思的光辉一生时,引用了恩格斯的两句评语,即“马克思首先是一个革命家”,“斗争是他的生命要素”。这两句话都出自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全文是:“马克思首先是一个革命家。他毕生的真正使命,就是以这种或那种方式参加推翻资本主义社会及所建立的国家设施的事业,参加现代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正是他第一次使现代无产阶级意识到自身的地位和需要,意识到自身解放的条件。斗争是他的生命要素。很少有人像他那样满腔热情、坚韧不拔和卓有成效地进行斗争。”[1]

这段话清楚地表明,马克思首先是为了揭露资本主义社会,进而指导无产阶级进行社会主义革命而创立马克思主义学说的;就是说,马克思主义首先是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因此,我们学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首先应当是为了革命,为了要进行无产阶级解放和共产主义的事业,而不应当把它单纯作为一种知识、一门学问,更不应当是为了装潢门面。

近半个多世纪以来流行的“西方马克思主义”,也在那里研究马克思主义,有的在某些方面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发展也作出了一定贡献,但他们只是把马克思主义当成学问,并不打算革命,有的甚至反对革命。因此,这种所谓的马克思主义是不触及资本主义根本制度和资产阶级根本利益的。正如列宁所说:“当伟大的革命家在世时,压迫阶级总是不断迫害他们,以最恶毒的敌意、最疯狂的仇恨、最放肆的造谣和诽谤对待他们的学说。在他们逝世以后,便试图把他们变为无害的神像,可以说是把他们偶像化……却阉割革命学说的内容,磨去它的革命锋芒,把它庸俗化……他们把资产阶级可以接受或者觉得资产阶级可以接受的东西放在第一位来加以颂扬。”[2]“把马克思主义中能为自由主义者,能为资产阶级接受的东西(对中世纪制度的批判,资本主义特别是资本主义民主在历史上的进步作用)拿来,而把马克思主义中不能为资产阶级接受的东西(无产阶级为消灭资产阶级而对它采用的革命暴力)抛掉、抹杀和隐瞒起来。”[3]“西方马克思主义”就是这样的马克思主义。

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早已结束,早已进入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的时代,在这种情况下,说学习和研究马克思首先是为了革命,是否脱离实际了呢?人们有这样的疑问并不奇怪,而且正是由于有这样的疑问,前些年冒出的“要把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的主张才会有一定市场。然而,这个主张是荒缪的,是对“革命”的片面的狭隘的理解,是把“革命”与“执政”人为割裂和对立的结果。

朱佳木:马克思主义首先是革命的理论

革命的概念有多种含义,既指生产力领域的革命,如产业革命、科技革命等;也指社会领域的革命,如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统治,组织和建设新的社会经济制度(这是社会主义革命完成后特有的革命);还指精神层面的革命,如革命精神、革命干劲等。因此,革命并不仅仅指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选择走社会主义道路,相对于世界资本主义的秩序来说,也是革命。习近平总书记反复讲的“革命理想高于天”,就是这种意义上的革命。

“文化大革命”中提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是指无产阶级取得政权后,仍然要进行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革命。这种“继续革命”的理论是错误的,当然应当否定,而且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已经被否定。但否定这种特定含义的“继续革命”,并不意味着否定了本来意义的继续革命。对此,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曾用很大篇幅作过论述,其中指出:纠正“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口号的错误,“绝对不是说革命的任务已经完成,不需要坚决继续进行各方面的革命斗争。社会主义不但要消灭一切剥削制度和剥削阶级,而且要大大发展社会生产力,完善和发展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并在这个基础上逐步消灭一切阶级差别,逐步消灭一切主要由于社会生产力发展不足而造成的重大社会差别和社会不平等,直到共产主义的实现。这是人类历史上空前伟大的革命。我们现在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而进行的斗争,正是这个伟大革命的一个阶段”。[4]

有人为了实行所谓“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还提出现在应当把共产党的名字改为社会党或工人党等,说若不改名人家不敢投资。陈云听到后讲:“共产党的名字表明了她的奋斗目标,改名字怎么能行!延安时期,就有人提过让共产党改名的建议,毛主席说:‘什么名字好?国民党的名字最好!可惜人家已经用了。’”[5]党的十八大后,习近平总书记也不无针对性地指出:“国内外各种敌对势力,总是企图让我们党改旗易帜、改名换姓,其要害就是企图让我们丢掉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丢掉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信念。而我们有些人甚至党内有的同志却没有看清这里面暗藏的玄机。”[6]“中国共产党之所以叫共产党,就是因为从成立之日起我们党就把共产主义确立为远大理想。我们党之所以能够经受一次次挫折而又一次次奋起,归根到底是因为我们党有远大理想和崇高追求。”[7]这些论述再清楚不过地表明,我们党执政后并不等于革命任务完成了,不用再继续革命了,这个革命不是别的,就是为建成社会主义而奋斗,直到最终实现共产主义。

要求我们党由“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和改名字的主张,追根溯源,是受了“告别革命论”和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影响。这种观点在理论上站不住脚,在实践上也十分有害。它很容易把我们党的执政混同于资产阶级政党的执政,从而使一些党员干部丢掉党的最高理想和为人民服务的革命精神、密切联系群众的革命作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革命传统,助长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奢靡之风。近些年,我们干部队伍和党风中发生的种种问题,与这种主张的散布不能说没有关系。

朱佳木:马克思主义首先是革命的理论

自从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讲“革命理想高于天”不下七八次。就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他再次强调“革命理想高于天”。不难理解,他所说的“革命理想”,就是指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他所说的“高于天”,就是指坚定这一理想对于共产党员来说高于一切,是检验党员干部是否合格的第一标准。他在2018年3月纪念周恩来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号召全党学习周恩来精神时又强调:“不要忘记我们是共产党人,不要忘记我们是革命者,任何时候都不要丧失理想信念。”[8]他在这里说的“不要忘记我们是革命者”,也是说我们虽然已经执政了,但不要忘记我们同时还是革命党,要继续发扬革命精神,用共产主义理想信念要求自己,教育和影响下一代。

改革开放后还有一个观点很流行,即“共产主义遥遥无期,今后只要讲社会主义就行了,不必再讲共产主义”。对此,习总书记在纪念陈云同志诞辰110周年座谈会讲话上,曾引述陈云的话说:“这个观点是不对的,应当说,共产主义遥遥有期,社会主义就是共产主义的第一阶段。”[9]在中央党校县委书记研修班学员座谈会上他进一步指出:“我们不能因为实现共产主义理想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就认为那是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就不去做一个忠诚的共产党员。革命理想高于天。”[10]

朱佳木:马克思主义首先是革命的理论

为什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一个很长的历史阶段,共产主义是很遥远的事,我们还要强调共产党人必须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呢?从习近平总书记的有关论述中,可以看到以下四个理由。第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来源于共产主义理论,如果把二者割裂,就会变成实用主义。他在“五·四”讲话中要求我们,要“深刻认识实现共产主义是由一个又一个阶段性目标逐步达成的历史过程,把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统一起来、同我们正在做的事情统一起来,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坚守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像马克思那样,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第二,只有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共产党员才会有精神支柱,才有可能做好当前的工作。第三,只有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一代又一代持续努力,共产主义才有可能最终实现。第四,放弃共产主义理想,党员就会变质,党就会解体。他说:“如果丢失了我们共产党人的远大目标,就会迷失方向,变成功利主义、实用主义者。”“世界社会主义实践的曲折历程告诉我们,马克思主义政党一旦放弃马克思主义信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信念,就会土崩瓦解。”[11]

同如何理解革命相关联的,还有一个如何认识当今世界时代性质的问题。有人说,现在已经不是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时代了,更不是帝国主义与社会主义革命的时代了,而是“和平与发展的时代”。这是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背叛,也是对党中央精神的篡改。邓小平和历届党中央关于当今时代问题的提法,都是讲和平与发展是当今时代的问题、主题、课题、特征,从来没说过今天不再是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时代或帝国主义和社会主义革命的时代了。时代特征与时代性质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如果说时代性质变了,不再是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时代了,社会主义还有前途吗?我们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还有时代依据吗?

习总书记在2017年9月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指出:“尽管我们所处的时代同马克思所处的时代相比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但从世界社会主义500年的大视野来看,我们依然处在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历史时代。”[12]在“五·四”讲话中他又指出:“尽管世界社会主义在发展中也会出现曲折,但人类社会发展的总趋势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显而易见,他所说的马克思主义指明的历史时代,只能是马克思、恩格斯指明的由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时代,列宁、毛泽东指明的帝国主义和社会主义革命的时代;他所说的人类社会发展总趋势,也只能是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正因为当今仍然处在马克思主义指明的历史时代,人类社会发展的总趋势仍然没有改变,我们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才有依据,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奋斗才有前途,强调“革命理想高于天”、“不要忘记我们是革命者”才有必要。

注释:

[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1003页。

[2]《列宁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112页。

[3]《列宁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601页。

[4]《三中全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下),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844~845页。

[5]朱佳木:《论陈云》,中央文献出版社2010年版,第6页。

[6]《习近平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求是》2016年第9期。

[7]习近平:《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人民日报》2016年7月2日。

[8]习近平:《在纪念周恩来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人民日报》2018年3月2日。

[9]习近平:《在纪念陈云同志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人民日报》2015年6月13日。

[10]习近平:《做焦裕禄式的县委书记》,中央文献出版社2015年版(内部发行),第5页。

[11]《习近平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求是》2016年第9期。

[12]《深刻认识马克思主义时代意义和现实意义  继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人民日报》2017年9月30日。

【朱佳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顾问,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会长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