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张志坤:中美关系的下一场危机在哪里

作者:张志坤 发布时间:2018-07-10 07:58:48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长期以来,尽管一直都有人把中美关系装扮得春风烂漫、花枝招展,但事实上两国关系却始终都荆棘丛生、危机不断,从来都不是一些人所描述的那般风姿绰约,中美之间发生的贸易战危机强有力地证实了这一点。其实,这种状况由来已久,在此次中美贸易战危机之前就已经发生过多次危机,有的甚至还很严重,譬如1998年的炸馆危机,当时有位著名领导人曾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实际上哪里有什么“十年报仇”,只不过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而已)。这些年来,一些中国人要么妄想着在战略上麻醉美国,要么是为了麻醉自己,所以总是对中美关系的严峻性与残酷性讳莫如深、避而不谈,他们总要竭力宣传中美关系的灿烂前景,似乎这就是“韬光养晦”,其实不过是讳疾忌医、掩耳盗铃。

  但这等做法无济于事。美国人完全不信这一套,也完全不理会这一套,他们始终都按照自己的战略思维与霸权逻辑做从战略设计中美关系,并针对性策划与实施相应的行动。可以说,积几十年的经验证明,美国的战略步伐总体上并不受中国“韬光养晦”行动的牵制与羁绊,那种所谓中国实行“韬光养晦”中美关系就好起来,中国“有所作为”就激化中美矛盾的说法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中美关系怎样发展,完全是美国主导,中国并没有多少塑造能力,这些年来中国对美国的百般战略安抚,一概如石沉大海打了水漂就很说明问题。

  世界政治经济的发展变化决定了全球战略格局的基本结构,全球战略格局决定中美关系的大趋势,中美关系的大趋势决定中美两国战略性对撞不可避免,彼此关系必将日趋紧张,美国必将针对中国制造一个接一个的危机,这早已经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了。现在需要加以讨论的,只是在于预测下一场中美关系危机是什么以及将什么时候到来。

  展望未来,中美关系可能出现如下几种危机:

  1、政治危机

  改革开放以来,政治问题一直都是美国及西方世界不时敲打中国的重要抓手,因而政治领域中美关系始终都磕磕绊绊。推而广之,中国同整个西方国家的关系都是这样,连瑞典这样相对“孤立”的国家都不例外。可离奇的是,现实却是中国居然能越过所有这些政治上羁绊,而一跃把中国同他们的关系抬升到战略层面,这也就是说,尽管政治上对中国攻讦不断,但战略上却“深化互信、加强合作”了。不管中美战略合作是真是假,但都不妨碍中美两国在政治领域不时爆发出危机。

  那么,今后,在常态之外有没有可能再次出现比较严重的危机呢?

  笔者以为,这种可能性不是很大。因为在今后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中国政治将相当稳定,不会有什么大的风浪,因而也不可能招致美国的激烈反应,所以今后一个时期内出现中美政治上的激烈对撞的可能性即便不能排除,但可能性也很低。至于上述的各种政治龃龉,每当出现的时候,中国外交就搞一次“严正交涉”应对,早已轻车熟路了。

  2、南海危机

  最近一个时期,美国持续在南海亮军事肌肉,先后数次动用战略轰炸力量前来南海挑衅。与普通军舰相比,战略轰炸机是更加重磅的武装体系,武装力量使用层次的升级,意味着美国对南中国海战略意图的进一步升级。结合此前美国屡屡派遣军舰飞机挑衅中国领海领空的现实,以及美国军方高官一系列关于南海的战争叫嚣,未来不排除中美两国在南海发生军事对峙的可能。如果出现中美南海军事对峙,则将构成中美关系较大的危机。

  发生这样的危机对美国有利对中国不利。针对危机美国可收放自如、轻重在心,霸权所奉行的战略就是搅乱地区的局势,给中国增加战略上的压力,中国对此则要苦心应对,寻求反击。但实际的情况是,如果中国仅仅依托南海这个平台进行反击,则很难应对美国的步步紧逼,也无法应对美国越来越大胆的挑衅,中国必须以一套综合与全般的安全保障战略来对应美国在南海的行动,简单地说,美国在南海挑衅,中国智能在对自己有利的地方发起反击,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的话,那么南海地区中国的对美博弈就将相当被动。

  从这个角度看,未来南海问题是美国给中国制造麻烦的重要平台。

  3、钓鱼岛危机

  钓鱼岛危机目前还只局限在中日两国之间时起时伏,美国对日本还只是声援而未直接接入。但不排除未来中日钓鱼岛危机激化而美国直接接入的可能。挑动中日两国在战略上进一步对立,加强日本以进一步遏制对抗中国,这完全符合美国的利益。至于危机与否,全看现实需要,如果美国需要一场中日之间的危机,需要针对东亚局势建构一场危机,那么危机都可能发生,其程度也将视美国的需要而确定,危机中美国将伺机而动,其具体的介入方式与深度广度,也由美国视需要而定,美国既不会为中国所调动,也不可能被日本所绑架,而拥有完整的战略行动自由。

  中国当然不需要任何形式的钓鱼岛危机,但中国有必须通过具体的行动宣示和捍卫中国的钓鱼岛主权。这种状况当然要给中国带来一定的负担与被动,但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也有相当的回旋余地,可张可驰,可紧可慢,立足于长期对峙消耗打太极,并不急于在当前及特定的时期内解决钓鱼岛的主权归属的束缚与压力。

  4、台海危机

  所谓的台海危机实质就是台湾独立危机。现在看来,和平实现中国的统一的可能性越来越渺茫,按照目前的发展态势,台湾的前途无非两种:要么大陆用武力摧毁台独、实现统一,要么台湾走向独立,彻底投进美国的战略环抱。如果让第二种可能成为现实,无疑将对中国构成致命一击,所谓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就泡汤玩完了,对中国而言,这样的情形绝不能接受;对美国而言,第一种前途绝不允许,因为这意味着中国将更加强大,并且长矛直指美国战略纵深,可以更直接地挑战美国霸权了,霸权不堪承受。正是建立在这种恐怖战略平衡的基础上,所以台湾才“不统、不独、不武”地一直维持着奇怪的现状,但这样的现状正在给“台独”分子以可乘之机,他们就是要利用这样的契机把台湾独立做大做强做实,做出样子来。目前看,这些人的实力很强、劲头很足,今后一个时期动作将越来越大,步骤将越来越急促。

  5、债务危机

  众所周知,美国政府早已经债台高筑,美国政府庞大的预算开支离不开大规模的举债,由此发生的危机已经几次导致政府关门。虽然最终都得以暂时解决,但危机则愈演愈烈,美国政府举债如同一个鸦片鬼,渡过每一次烟瘾发作的危机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靠更大剂量的吸毒来解决。

  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国债债主,也是全球美元外汇储备最多的国家。鉴于美国政府上述状态,中国所持有的美国国债会不会有朝一日发生自然崩坍或者人为制造的危机呢?

  笔者以为,就目前的情形而言,看不到美国政府有任何解决国债问题的办法,也没有任何经济学家能够拿出可以解决的方案。所以,展望未来,唯一可能与可行的办法就是美联储不断大量印发美元,美国政府大搞所谓的量化宽松,其实就是烂印滥发美钞,类似于往粥锅加水而已。借助于美国的全球霸权,美元在全世界流通,美国所输出的是废纸,换来真实的生产与生活资料,这样的剥削开创了资本主义剥削的新境界与新高度。但是,正所谓物极必反,总有一天美元将反噬美国。为避免或尽量推迟这样的事情发生,美国霸权垄断政客们必将首先从美元债务入手,包括美国的国债以及企业及个人债务,进行改组重组。届时必将出现一场空前规模的经济大屠杀,而第一个和最大一个屠宰的对象可能就是中国。所以,中美之间的债务危机注定要发生,问题全在于时间、方式与程度。对此,中国必须有相应的安全预案。

  6、朝核危机

  朝核问题跌宕起伏,战争危险始终存在。现在,朝鲜核问题露出了迷人的曙光,但未来还存在相当大的变数与不确定性。如果有谁以为朝核问题将迎刃而解,那就未免太幼稚了。

  鉴于朝鲜与美国在弃核问题上溯追求的目标完全相反,所以具体的弃核过程将十分艰难,期间将充满危机与斗争。朝鲜要通过这样的斗争来加强自身的安全地位,而美国要通过弃核最大程度地削弱朝鲜,即使不能因此搞垮它,至少也要通过去核解除朝鲜对美国的战略反击能力,使朝鲜成为案板上时刻待宰的羔羊,因此彼此之间将斗得十分厉害。

  他们之间的争斗必然要把中国牵扯进去,美国注定将勒令中国必须配合美国的一切活动,否则就要对中国不客气,而朝鲜一定要中国为其弃核承担相应的安全责任。对于朝鲜,中国大概很有办法,对于美国,中国实在没有什么办法,中国既离不开美国,又不敢同美国对打,于是挨打受气就成了家常便饭,其中在朝核问题上尤其窝囊难当。未来如果朝核危机再次爆发,中国照样还有大麻烦。

  7、伊朗危机

  伊朗现如今并没制造生产核武器的能力,未来是不是能够拥有,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不管伊朗有核无核,美国都不能允许一个反对美国的强大伊朗存在,铲除伊朗反美政权是美国矢志不移的目标。所谓的伊朗危机,其实就是美国消灭伊朗反美政权所带来的战争危机。这场危机未来也有可能发生,也将对中国产生一定程度的冲击。但估计不会成为中国多大的难题,因为中国大体上还是要遵循美国的战略旨意。笔者之所以将其列为中美关系危机的一部分,因为届时中国很可能面临自己的伊朗的利益如何在危机中止损的难题。

  那么,上述几个危机,那个危机挑战最大,最需要中国警惕、预先需做好应对方案呢?

  笔者以为,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台海危机,位居第二的是债务危机,第三位的南海危机,其余的则不足深虑。

  美国特朗普政府在台湾问题上已经将“一个中国”的底线粉碎摧毁,这条底线现如今只剩下口头表达而无实质内容了,今后用来继续打口水战还有点用,在战略操作层面及博弈的实际进程中已经屁用不顶。台湾事实上已经再次成为美国“不沉的航空母舰”,已经再次成为美国遏制打压中国的工具。在台独势力的推动下,在美国霸权极右翼集团的操纵下,台湾很快就会在独立问题上向大陆发起挑衅,他们绝不会有心情等待大陆发展壮大之后才提出这个问题,他们没这么傻,更没这般好心眼。相反,他们一定要选择一个有利的历史节点来推动实现他们的企图。这场危机将十分惊人,而且不会拖得太久,大概在此轮中美贸易摩擦实际解决之后就可能爆发,而且很可能在特朗普的时间表上排出了位置。

  债务危机是中美经贸问题的一部分。今后的趋势是,即便中美两国之间贸易关系不平衡问题得以解决,经济不平衡的问题也要突出尖锐起来,焦点就是债务。所以,中美债务关系危机将在贸易摩擦之后接踵而至。如果中美之间因为台海或南海而发生直接的武装冲突,债务问题当然就一风吹,顷刻间都变得干干净净。所以,中美两国的债务危机很大可能要同其它严重危机伴生,两者将高度捆绑在一起。

  排在第三位的是南海危机。孤立的南海危机不具有多大的挑战性,在这里美国不大可能给中国造成多少实质性的伤害,顶多就是炸毁几个人工岛来立威,而中国也无非就是主权被美国视若无物因此丢几回脸而已。危机的深度与广度都不会很大。

  那么,未来这种可能的中美关系,将给中国带来怎样的冲击呢?

  此次中美贸易摩擦标志着中美关系的倒退,但这种倒退只是一个开始,今后的中美关系将不是进步而将是持续的倒退,根本没有什么新闻舆论所鼓噪的那种“中美关系不断深化发展”一说。面对上述大趋势,特别值得提出加以讨论的大概有三种态度:

  第一种态度:势所必然、毫不足惜

  坚持这种态度的人认为,中美关系的实质就是对抗与斗争的关系,中国无法消灭美国霸权,霸权无法压倒中国,因而两国必须维持一种共存的状态,但这种共存不过是对立统一的一种形式,所以,斗争是绝对的,相互之间合作与发展的关系则是相对的。在这样一种关系框架内,中国的发展强大就是美国霸权的失败,而美国霸权每一次胜利,都对中国构成更紧迫的战略威胁。所以,从根本上说,中美两国之间既不存在什么“共赢”,更不是什么“斗而不破”,现在美国的霸权主义者几乎时时刻刻都想搞垮和搞掉中国,让中国像前苏联那样归于湮灭,哪里有什么“斗而不破”那样的温良恭俭让呢?这是战略与历史的大势,大势所趋之下,中美关系必然日趋严峻,就像当年美苏两国首脑频频会晤签署各种协议并没有让美苏“斗而不破”一样,今天中美两国高层之间不管多么密切良好的工作与个人关系,都无法改变这样的总趋势。他们认为,中美关系的各种危机注定将接连不断,而中国不在危机中复兴,就在危机中沉沦,二者必居其一。

  第二种态度:幸灾乐祸、为虎作伥

  这是那些沉船、推墙、砸锅等人的态度。

  众所周知,现如今中国国内外有势力强大的沉船派、推墙党、砸锅帮,还有类似妖魔鬼怪的各种“独”“裂”势力,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愿景,那就是颠覆目前的这个中国,至于具体是走前苏联的道路还是走伊拉克的道路,对他们来说都无所谓。但不管那条道路,都需要美国赤膊上阵,单靠他们自己毫无希望。因此他们一直在推动美国同中国做战略对抗,中美矛盾越激化越炽烈,则形势对他们就越有利,如果中美两国直接爆发战争,则更将是他们大显身手的机会,他们巴不得这一天早日到来。因此,对于中美关系持续倒退走向全面对抗,他们不但乐得拍屁股,而且还要为虎作伥,充当战略上的带路党。他们热盼中美关系的危机给他们更多、更好、更大的机遇,如果不是这样,他们就将被历史所无情地吞噬。

  第三种态度:甘心妾命、委曲求全

  这种态度主要由中国的一些“专家”、“学者”来表达,他们坚定地认为,中美两国是夫妻,使用各种办法沟通进而加深彼此之间的感情,学术与正规的用语叫“战略互信”;使用各种办法让美国享受到中国快速发展所带来的好处,学术与正规的用语叫“双赢”;其实谁都知道,在“双赢”的名义下,中国从来都不会比美国赢得多些,每一次都是美国赢得盆满钵满,即便这样,也还时不时地要发脾气,为所欲为,抽中国的耳光,但中国总是痴心不改,每次流泪哭过之后,照样还要对美国言笑晏晏、深情款款,委曲求全、甘心贱妾之命。有人就是如此这般地诠释中国“和平崛起”的战略命题,为了支持他们的观点,他们甚至声称,作为解决纠纷的手段,战争已经退出了人类历史的舞台

  其实,人们都已经看到,按照中国一些“专家”、“学者”的这种设计,就算中华民族实现了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中国梦”照样也得服从“美国梦”,复兴崛起的中国也得照样服从“让美国再伟大”,要不折不扣地去维护美国主导下的全球秩序,不挑战美国的领导地位,在美国底下甘心情愿地做老二,做一个好老二,做一个称职的老二。所以,他们并不真正担心中美关系发生什么危机,反正也无力避免,干脆也就抱定逆来顺受的决心了。不管发生什么,他们都笃定中国无论如何离不开美国、也无论如何都不离开美国的信条。

  笔者以为,上述三种态度都不同程度存在简单化、绥靖化及汉奸化的倾向。事实上,中美关系的发展将十分曲折跌宕,其过程将有各种惊涛骇浪。但不管怎么说,对于中美关系现状,不会没有人伤心,正如一首歌所唱的那样“伤心总是难免的”。中国注定还要在在下一次中美关系的危机中飘摇,子姑待之!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