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王忠新:利用拍影视剧“洗钱”的黑幕惊人

作者:辽宁王忠新 发布时间:2018-06-07 08:45:4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利用拍影视剧“洗钱”的黑幕惊人

  长期以来,中国内地的影视剧(大型革命史片除外)存在三个鲜明反差:一是观众没好片子看,每年的垃圾烂片却大量生产;二是大投入制作的影视剧越来越多,高质量的影视剧越来越少;三是演员片酬越来越高,演员的演技越来越差。那些吹出来的第五代、第七代导演,虽背回过几个“国际奖”,但真正耐看的有几部?面对中国影视业的这种现状,善良的百姓还以为是艺术本身出了问题,实际是很多拍摄影视剧的资本投入根本无视影视剧质量,只关心如何“洗钱”。

  一、影视圈是国际性“洗钱”的黄金乐园

  洗钱由英文“moneylaundering”一词直译而来,其发端是20 世纪初美国芝加哥的有组织犯罪集团购置洗衣机开设洗涤业务,尔后鱼目混珠将洗衣所得与犯罪所得混杂报税,使非法收入与资产合法化。国际性洗钱业,一经在电影界找到归宿,利用影视圈“洗钱”也成为一种国际惯例。

  美国电影的兴起,实际推手是意大利黑帮的“洗钱”。日本很多艺人经纪公司、影视公司都有暴力团背景,在用拍影视剧“洗钱”。韩国娱乐圈一度掀起“迂回上市”热潮,裴勇俊、Rain和张东健等明星利用本人的人气,变身为企业的大股东,暴力组织的资金流入疑惑不断被提出。

  香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电影繁荣,同黑帮将巨额犯罪得来,以授资影视片“洗钱”有直接关系。许多电影干脆就是由黑帮明目张胆地投资(如邓衍成的《濠江风云》),包括向氏兄弟的本土青红帮就这样“洗钱”,就连美国等世界各国的诸多帮派,也纷纷把钱压在香港,香港的电影业已成世界性黑帮的洗钱基地之一。香港的导演很多都有黑社会背景,以致“星爷”不能移民加拿大。  

利用拍影视剧“洗钱”的黑幕惊人

  在香港投资影视剧的“洗钱”流程是,先注册家电影公司,再投入重金拍戏,普通动作片投资约200万港币,他们却投资上千万,请最大牌的明星,在场地、置景、服装、道具上不惜金钱,目的就是将黑钱尽量花掉。别管电影拍得多烂,只要放映就行。也有小投入拍影视,说成大投入,再和影院编造一个远高于实际拍摄成本的票房数(甚至影院就是自己开的)。再与明星签一份“阴阳合同”,只用很少一点钱就将明星演员打发,一大笔钱“黑钱”以拍电影所赚,“洗白”了。

  即使是拍影视赔钱了,如,说投资1000万元拍影视,实际投入的200万赔光了,但做虚假的1000万票房收入,也将800万元“黑钱”“洗白”了。

  二、中国内地用影视剧“洗钱”由来已久

  或许,作为一种“与国际接轨”,改开以来的中国内地,用影视剧“洗钱”也是暗流涌动。

  1、影视圈名人纷纷炮轰“洗钱”。对于影视圈内的“洗钱”,作为业内的著名导演和著名演员,可能最有发言权了。很多影视圈内的名人炮轰“洗钱”,说明中国大陆影视圈的“洗钱”已到了很严重的程度。

  2006年4月,北京《法制晚报》披露,广电总局官员陆红实在某论坛语出惊人:“近两年,我国每年都有百多部滥片不能上院线,原因之一恐怕是有不少人拍片是为了洗钱。”

  2007年12月28日,导演尤小刚发声,国内电视剧产量过大、浪费严重,要提防“洗钱的投资”。尤小刚进一步阐述:电视剧投资“来源是三种方式,一种是良性投资,一种是赞助的投资,恐怕还有一部分是洗钱的投资吧?

  2013年5月7日,曾执导过《潘多拉的宝剑》等影片的导演李克龙指出:“有相当数量的电影投资者不是为了拍出高质量的电影,而是为了洗钱,对方直接说,你随便花一两百万拍部电影,然后帮我走1000万元的账”。怎样能拍200万影视走1000万的账目?有的剧组拍“古装剧,就可以设计一场炸掉一座城楼的戏,搭建这种城楼花费50万,你可以走100万的材料费,反正城楼已经炸掉了,死无对证。”

  2014年1月1日电视剧《一代枭雄》在浙江、东方、天津、江苏四大卫视开播,该剧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同时担任演员和监制的孙红雷在发布会上炮轰:我们每天接到剧本,有70%都是不能拍的,拍了肯定赔钱。有些投资方就是通过拍影视剧来泡女演员、洗钱。

利用拍影视剧“洗钱”的黑幕惊人

  2、中国大陆为何制片投资人不怕血本无归?2011年12月21日,北京大学教授、电影评论人戴锦华在“搜狐文化客厅”指出:国内每年拍摄600部影片(故事片),大部分未上映。另据官方统计,2012年国产影片高达893部(含动画片、科教片等),其中故事片745部。但这745部影片,只有231部进入影院,只占总量的31%。这还是2005年以来公映比例最高的一年,2005年的故事片公映率为16.5%。

  很多影片的拍摄目的就不是为上映,雇佣一些烂编剧烂导演,爱咋拍咋拍,花钱少就行,拍完直接锁进仓库,就是洗钱。据说有投资人和内蒙古制片厂合作拍片,拿出300万元人民币,要拍30部片子,平均每部片子才花10万元,可以想见这些片子质量之低劣。北京UME国际影城总经理陆遥说:“有些片子拍完后就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别说公映了,你想查一下它的去处都无从查起。”但投资人为何不怕血本无归,便知个中奥秘实在不在“拍片”之中也。也难怪大陆咋有那么多“神剧”,很多都是“冼钱剧”。

  3、用影视圈“洗钱”不断曝光。2007年第一禁毒大案,蛰伏三年的毒枭李贤欢竟以投资人身份潜伏影视圈,并于2006年年底在横店影视城开拍电视剧“洗钱”。还利用拍电视剧作掩护,在横店制造冰毒。拍戏洗钱并非始于毒枭李贤欢。早在2005年1月,南京 《周末报》报道“建国第一金融要犯”石雪出资5000万元参与拍摄电视剧《大汉天子》,此举就是为非法所得洗钱。近年来圈内一些影视剧源源不断,其怪异的资金来源与“洗钱”不无关系。  

利用拍影视剧“洗钱”的黑幕惊人

  三、在中国大陆影视圈“洗钱”得天独厚

  这个得天独厚概括起来有5点:

  一是“洗钱”额度大。现中国大陆拍故事片仅次于美国和印度,国内故事片的制片动辄几亿,制片成本越来越高,影视剧投资大,虚报投资额度更大,很适合洗钱。

  二是“洗钱”成本低。中国大陆的影视投资属文化产业,税率低:5%;税法还规定:企业可把收入15%用于广告和宣传,在税前扣除。将这条规定滥用,洗钱的成本更低。通常“洗钱”成本是35%,在大陆即使拍影视剧投钱打水漂了,经虚报成本、票房等运作,才付出20%的洗钱成本,在各种“洗钱”成本中最低。

  三是“洗钱”没审计。影视剧的账目支出繁多,且时效性强,拍完戏就立马作鸟兽散,被查的概率极小。甭说资本投资没人管,就是国资投入也没审计。陈凯歌拍《无极》剧本那么烂,投资3亿多元,据说大都是国资,国资委监管、审计过吗?国有资产允不允许陈凯歌夫妇“夫妻老婆店”的运营模式?外籍演员来中国“打工”办过合法用工手续吗?

  四是“洗钱”易开机。对于影视剧的拍摄,国家广电总局有专门监管机构,各制片厂拍影视剧必须取得合法许可证,然而,监管部门基本不作为。一些“洗钱片子”“开机”时,广电部门知道不知道?剧本审没审?内蒙古电影厂300万元允许拍30部片子的荒唐,谁开的绿灯?在谁手里弄到的拍摄许可证?

  五是“洗钱”风险低。相比美国、韩国、日本等国相继出台了反影视圈“洗钱”的相关法律。中国大陆至今也没有反影视圈“洗钱”的相关法律,电影成社会特殊产业,缺失正常监管,可堂而皇之的逃避法律制裁。其它有关部门对影视圈洗钱的监管滞后,洗钱空间宽阔,安全高效。

  在中国大陆能神鬼不知无风险的洗钱,炒作好了还能获高额票房回报,顺便睡几个明星玩玩,资本何乐不为?

  四、在大陆利用影视“洗钱”的主要套路

  “洗钱”要洗的“黑钱”,包括黑社会的走私、贩卖军火、诈骗、盗窃、抢劫、偷税漏税和贪污腐败所得等。而在中国大陆利用影视圈“洗钱”的主要套路:

  1、虚高投入成本“洗钱”。现在大投入的片子越来越多,已成一个特点。一部耗资巨大的影视作品拍摄完毕,一些名贵的道具、奢侈品、古董、字画等被投资方“无偿”拿走,但已“摊到”到作品成本;至于到国外取景、宣传,意味着巨额花费。而国外没发票,只有投资方说多少算多少,全部进了成本等等。

  2、用阴阳合同“洗钱”。现在内地只需成立若干空壳影视制作公司,投资一个影视剧,再以制作费、明星的天价片酬等名义,把买办、贪官、黑社会的大笔黑钱洗白。而明星高票房占用大量制作经费,其他拍摄投入少,就是一个很突出的现象。如,请一个演员预算1亿,做两份合同,一份1亿上税给演员,很可能另一份1000万才是演员实际所得。大家现在都盯着演员的税收,演员也有苦难言。

  3、虚报票房收入“洗钱”。电影行业的洗钱流程:某一亿黑钱投资一部电影,真实成本一千万;电影院、电视台等等实际收入一千万;黑钱主人与电影女一号勾搭在一起,通过女一号与电影院造假票房收入达一亿。黑钱主人洗白一个亿,顺便玩个女人;女一号获得知名度和金钱,真正的双赢。这几年,票房屡破新高,媒体揭露的各种幽灵场、冥币票价、偷票房事件不断。一个华语功夫片,上映首日票房破亿, 5天拿下6亿。不合常理的票房一被揪出造假,即被挖出牵涉到电影证券化、众筹、收益认购、股价,甚至洗钱等金融资本链的不正当交易。赃官则通过勾结将境内黑钱塞进管理疏松的票房,通过纳税将脏钱洗白。  

利用拍影视剧“洗钱”的黑幕惊人

  4、集团性勾结“洗钱”。利用影视圈“洗钱”,需要各方比较紧密配合,所以,资本、导演、明星会长期保持合作,这样才会降低出问题的概率,牵扯利益太多,也没有人去砸大家的奶酪。这就形成集团化产业化的影视圈的洗钱链条。而且,在香港中马票,都立即有人加30%把奖券收走“洗钱”。在中国大陆这种意识形态下,土豪贪官对利用影视圈“洗钱”,这种“产业化”需求会更旺。

  由于影视剧在处于意识形态的特殊地位,所以,利用影视圈“洗钱”,这不仅仅是一种犯罪,更是资本和明星对话语权一种挟控,既扭曲了社会主义文学艺术的性质和使命,又将观众当圈养起来的羔羊,传达太多的变态人性观、价值观等垃圾产品,进行精神污染。因此,如何完善法律,加强监管,严打利用影视圈“洗钱”,已经是刻不容缓。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