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谈谈美国的“法治霸权”:中兴和台湾问题都是活标本

作者:宜兴紫 发布时间:2018-05-16 19:47:39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美国标榜的法治理念,在国际交往之中,常常表现为法治霸权。回看在台湾问题上,美国对中国通过各类法律文件,而屡屡得手的法治霸权主义行为,就可以看到,法治也可以是美国在国际社会中,行使霸权的一种手段。在美国继续不接受中国的意识形态的存在合理性,不放弃和平演变的战略之前,中美关系中的任何具体问题,都无法得到根本解决。  

谈谈美国的“法治霸权”:中兴和台湾问题都是活标本

  孟子老早以前就曾经云过:“以力假仁者霸”。美国标榜的法治理念,在国际交往之中,常常表现为法治霸权。美国以其强大的军事、科技实力为后盾,以其美元的国际统治力为基础,经常通过法律的手段,将对手置于死地,且还不耽误自己的法治名声。中国屡屡中招,现在的中兴通讯,还有近40年来的台湾问题,都是活生生的实例。由于多重原因,笔者无法详谈中兴通讯事件,就谈谈台湾问题吧,不过这也并非聊胜于无,而是触类旁通,道理是同一个。

  按照孟老爷子的说法,霸道就是表面上冠冕堂皇,但实际上不是以理服人,而是以力服人,也就是说霸道者常常是先讲一通让人云里雾里的说辞,然后不管您懂不懂、通不通,反正您得跟风没商量。洒家就是讲法不讲理了,您能拿俺怎样?霸道者不是像想象中的那样,总是威风凛凛地行使霸权,也不都是航母开过来,导弹飞过去,有时霸道者也是一副无赖嘴脸,耍了无赖可以获利也是霸权的一种形式。

  法治的精髓在于法律的一致性、平等性和公平性,如果法律不合逻辑,前后矛盾,层级间打架,变成了实用主义者手里的工具,那就背离了法治的初衷。回看在台湾问题上,美国对中国通过各类法律文件,而屡屡得手的法治霸权主义行为,就可以看到,法治也可以是美国在国际社会中,行使霸权的一种手段。具体说来,招数很多。

  第一招儿,暗渡陈仓。1979年1月1日,中美宣布建交了,《建交公报》文字很短,其它更多的内容,双方重申了《上海公报》的原则,没有全面展开。《建交公报》明确,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唯一的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建交之后,美国可以和台湾人民(“人民”二字的黑体是作者自行标注的)保留“文化、商务和其它非官方关系”。

  原以为终于可以舒一口气了,老大难问题终于落儿听儿了,家里的镇宅老姑娘算是找到了婆家。可是,一觉醒来, 4月10日美国总统就签署了《台湾关系法》,而且这法案的生效日,还就是1979年1月1日,中美建交的日子。此前,2月28日众议院提出动议,3月13日众院通过,3月14日参院通过。之后,我们曾经天真地期待的总统否决,成了水中月、镜中花。趁我们打个盹儿的功夫儿,美国人实打实地告诉我们,您内安稳觉,白搭了。

  《台湾关系法》追认了美国总统与中国政府的建交行为,但对于台湾问题做了一个重大修改。《建交公报》里说,美国可以和台湾人民保持“文化、商务和其它非官方关系”,《台湾关系法》里把它改为,与台湾人民的“文化、商务和其它关系”,删除了“非官方”(中文三个、英文一个)字。此外,还确立了美国对台的几项基本原则,比如,美国法中所有的涉及外国国家、政府等词汇,均适用于台湾。这些原则对中国而言,件件戳心,血淋淋的。

  中国抗议了,但是,最终还得吞下苦果,忍了胯下之辱。美国说服中国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美台经济往来的现实利益,让中国人整明白了商业社会的现实取向,资本家嘛,经济利益是第一位的。也的确有这方面的原因,当时台湾正执着亚洲“四小龙”之牛耳,全球满世界的滴滴答答吹喇叭,美国的确没法放弃来自台湾的商业利益。记得当年有一泛美航空的事儿。该公司恢复了赴台航班,中国抗议了,但是,泛美航空解释说,我们飞大陆的航线没人坐,飞台湾才能挣到钱,才能养活飞大陆的航线。中国没辙了。现在的年轻人很难理解这样的故事,会以为是临时现攒的火星文写就的天书,甚至不知道还曾经有过一个叱诧风云的泛美航空,但当时的确如此。由于这样大的商业利益在,《台湾关系法》里的一些规定,比如涉及商业票据的法律性质和有效性的规定,也不是没有商业法律上的意义。

  但这绝不是故事的全部,甚至不是故事的核心。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台湾的院外活动团体和美国的反华议员们,并不是仅仅为了商业目的,甚至不是主要为了商业目的。《台湾关系法》的主旨,还是在法理上否定《建交公报》里“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的这一原则。《台湾关系法》认定台湾问题为国际问题;澄清美国和中国大陆建交的基础为,期待台湾问题未来将以和平方式解决,并在大陆武力解放台湾时,保留美国武装干涉的权利;军火商的利益当然不会被忘记,武器卖多卖少美国自己定;设立美国台湾协会,等等。这些原则为后来台湾问题的演化,埋下了全部的伏笔。

  第二招儿,鱼目混珠。按照美国法的原则,议院公布的法律高于政府对于外国的承诺,《台湾关系法》的立法层级比三个公报要高,美国政府无法更改国会的立法。于是乎,美国政府就只能鱼目混珠,把不同的概念及其内涵堆砌在一起,从中渔利。美国政府多年来用一句廉价的信守三个公报的承诺,来搪塞中国,其实,美国政府的承诺不仅随时有可能被推翻,而且承诺的内涵和理解也是随行就市,朝三暮四。直到2017年,美国助理国务卿还在国会坚持说,《台湾关系法》、《六项保证》和三个公报都是美国对台政策的基础,但三个公报和其它两个法案,不仅内容上相互矛盾,而且法律效力层级相差很大。

  1982年的《817公报》是鱼目混珠的教科书式经典。《817公报》基本上确立了中国大陆至今为止的对台政策,就是争取和平解决台湾问题,(但由于提及《上海公报》而可以确认没有做出放弃武力解放台湾的承诺);美国行政部门同时做出了不向台湾增售武器,并最终完全停止的文字承诺。美国总统明知《817公报》的内容违反《台湾关系法》,还是闭着眼睛签字,事后赶紧让手下跟台湾当局做出《六项保证》,以平衡国内政治。《台湾关系法》明确要求总统与国会共同决定向台销售武器的种类与数量,总统在未经国会批准的情况下,独自做出的承诺与意向陈述,都只是说说而已。说完没有被起诉追责,总统就有足够的资格,趴在被窝儿里偷笑了。

  《817公报》之后,美国人单方面搞出一个对台湾的《六项保证》,通过法律词汇的技术处理,放肆地玩弄形式履约与实质履约之间的落差,在实质上全面推翻《817公报》的承诺。其中最无底限的是第一、四、六项,不确定停售武器的时间表,不改变原有的台湾主权地位的立场,《817公报》不可解读为美国政府同意售武之前要与北京磋商。《六项保证》经国会认可,已经上升为《台湾关系法》同等层面的美国法律,比三个公报的层级都要高。

  中国加入WTO之后,美国一直对中国步步紧逼,追究的就是中国用国内立法规避国际承诺,可是轮到美国的时候,就可以百无禁忌了。国内一个立法,国际承诺就成为一个可以被任意拿捏的软雕塑,可以由美国人进行无限制的夸大或缩小的解释。一边说最终要终止售武,一边又说没有期限,几个意思?等地球毁灭了再说?美国原来的台湾主权地位的立场是什么?签署《817公报》本身算不算售前磋商?

  第三招儿,逗您玩儿。2018年的《台湾旅行法》已经演化为,在十字路口当街儿耍流氓的把戏了。《台湾旅行法》完全把三个公报的内容,变成了“逗您玩儿”,美国法治演化为一种耍流氓的工具。《台湾旅行法》绝口不提一个中国的承诺,反而明确写明台湾是一个国家,这只能说明在美国立法者眼中,载明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的三个公报就是几张废纸。这种态度也包括美国的行政部门,总统签署法案时,也早就对前任的承诺进行了选择性地遗忘。

  1954年12月2日,美国和台湾签署《美台共同防御条约》,明确台海不能有战争,共同反对共产主义,并建立了盟国关系。虽然这一条约在中美建交之后被废止,但美国人一直对此情有独钟,直到2016年,美国国会在做出《六项保证》这一与台湾相关的决议时,还开宗明义地回味台湾在冷战期间与美国建立起来的深厚友谊,并认定台湾是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反共盟友,瞬间完成了1954年的快闪。快闪地实在太快了,还没有看清楚《美台共同防御条约》里约定的,美国在台驻军的权利是否也登台了。

  美国的对华政策,包括台湾问题,骨子里一直就没有变,我们看到的变化只是形式。1972年美国需要中国牵制苏联,1982年美国需要中国的市场,到了2018年,美国发现中国可能要翻天了。平日里,只要中美之间出事儿了,总是听很多人在指责乃至嘲笑中国人不懂美国,其实,中国人对于美国的了解程度,远胜于美国人对于中国的了解程度,倒是美国人从来不觉得自己需要真正地了解一下中国。中美之争的核心还是意识形态,意识形态不是空话,它反应在具体制度、体制上。在美国继续不接受中国的意识形态的存在合理性,不放弃和平演变的战略之前,中美关系中的任何具体问题,都无法得到根本解决。

  台湾问题就是美国法治霸权的活标本,面对霸权,面对地痞流氓,唯有一巴掌打过去,才是解决问题的良方。在霸权主义者、地痞流氓被打醒之后,才能把他们再拉到孟老爷子那里,讲明白什么叫“以德行仁者王”。好在1972年2月28日中美双方还发表了《上海公报》,中方保留武力解放台湾的权利,美方只是希望和平解决台湾问题。《上海公报》被若干次引用,她才是中美关系真正的压舱石,所有稍微对我们有利一些的文字,都在《上海公报》里。假设当年商讨《上海公报》时,没有那种就算谈不成也要坚持原则的勇气,在今天的台湾问题上,我们真的连一点回旋余地都没有了。

  2018年4月24日记于西山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