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媒体为何千方百计贬低林浩抬高范跑跑?

作者:邋遢道人 发布时间:2018-05-16 19:43:24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媒体罗列了林浩在“被树为英雄所产生的苦恼”,以及跑跑在辞职后从读庄子享受到的乐趣,一贬一褒尽在平淡的描写中。感觉这几个小编虽然年轻,但已经学到点几千年来中国酸文人那种拘小节而忘大义的本性,狗苟蝇营的风范和含沙射影言不及义的手法。其实道家从不轻视俗人鄙视俗规,恰恰相反,道家讲的是“和其光同其尘”(说难听点就是同流合污),认为道并不在上而在下。

  进到候机厅时离飞机起飞还有两个多小时,就到书店转一圈,一眼看到门口一杂志封面上有“对话林浩、范美忠‘英雄’与‘懦夫的震后十年’”字样,以为会比顺手买下翻翻,有点感受。

  这篇文章是《VISTA看天下》杂志的小编们写的,开始还觉得这个小编很能抓题材,谁知道文章开篇就有“林浩和范美忠身边记者如蜂”的字样,原来把范跑跑当成“人物”的媒体还不少。小编眼里,林浩和范跑跑本没那么大差距,虽然开头用了“当时”一个“殿堂”一个“地狱”,但殿堂前面用的是“被抬上”,地狱前面用的是“被打入”,在加上“英雄”和“懦夫”都是用的引号,微言大义,本文的主旨不往下看其实也清楚了——把范跑跑从地狱往上抬抬,把林浩从殿堂里往下拽拽。看来现在要求媒体宣传正能量,也是说说而已。(下图为文章附图,愁眉苦脸的林浩和悠然自得的范跑)  

媒体为何千方百计贬低林浩抬高范跑跑?

  其实,早在10年前就有人做《VISTA》同样的工作,而且花本钱更大。凤凰台《一虎一席谈》请来范跑跑,组织一批心底柔软的女嘉宾与脾气暴躁的转业军官郭松民对垒,在主持人巧妙的安排下,最终把小郭气得离席而去,落得个“郭跳跳”的外号——跑方大获全胜。

  贫道当年是看完这个节目的,当时就说,假如站在跑跑及其女粉丝对面是贫道,肯定早就投降了。原因很简单,因为主持人胡一虎不断把范跑跑的批评者封为“道德的捍卫者”。在当时的中国,“道德的捍卫者”是“道德卫士”的另一种说法,流行的逻辑是:

  中国人被道德绑架了几千年,束缚了人性。假道学至今还束缚着中国人的思想。

  当这个判断句为“真”的前提下,也就是“道德批判是错误的”作为推理的大前提的时候,任何对范跑跑的批评都毫无说服力,是完全错误的。贫道是在强国论坛斗嘴斗出来的主,对辩论或者诡辩的各种技巧都领教过,肯定不会在这个判断句作为大前提的情况下贸然与跑跑团队辩论。非要参加辩论,贫道会首先否定这个判断句。(这里就不再叙述了,后面把10年前的帖子附后)

  《VISTA》这篇文章的小编显然谙熟个中奥妙,所以文章第一段就认定当时把范跑跑“被打入地狱”的手段是“道德评判”。既然是“道德评判”而不是“法律评判”或者“人性审视”,小编用“被抬上”、“被打入”和加引号的英雄、懦夫就理直气壮顺理成章了。

  文章主体部分罗列了林浩在“被树为英雄所产生的苦恼”,以及跑跑在辞职后从读庄子享受到的乐趣,一贬一褒尽在平淡的描写中。感觉这几个小编虽然年轻,但已经学到点几千年来中国酸文人那种拘小节而忘大义的本性,狗苟蝇营的风范和含沙射影言不及义的手法。贫道懒得细究这些文字的价值,但对小编把跑跑现在以读庄子为乐讲庄子为生,看做跑跑由读庄子“得救了”,觉得不舒服。把范跑跑与贫道祖师爷放在一起说,还透露出跑跑的精神已经趋向庄子的境界,贫道的感觉小编是亵渎神仙。

  小编写了点跑跑现在的行迹,贫道看来无非显示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典型特征,继承了北大这几十年毕业生的传统,贫道怎么也与庄子联系不起来。

  小编对范跑跑的个性特点抓的倒是很准:他“跑”前“跑”后有一点没有改——一直以为自己比别人高不止一个层次。

  跑前:北大一毕业就写文章把老师挨个贬了一遍;到学校教书一要批教材,二要贬老师(“中国的文科老师多数是白痴”)。

  跑后:对自己先学生逃命很是得意津津乐道。

  一直到四处讲庄子的时候,还声称表姑、舅舅不算亲戚;认为给老丈人倒酒不公平;同学聚会别人划拳他吟诗;声称“钱理群教授也水平不高……”。

  范跑跑的行径表明他自觉精神境界高人一等,不屑与俗人为伍。看来小编以为逍遥游里鲲鹏展翅扶摇而上九万里。而世人无非蜩与学鸠,小知不及大知,一览众山小的气概就算领悟了庄子。

  其实道家从不轻视俗人鄙视俗规,恰恰相反,道家讲的是“和其光同其尘”(说难听点就是同流合污),认为道并不在上而在下。“上善若水”不是赞扬水纯洁干净,而是指“水往低处流”,最终“处众人之所恶”(大家都讨厌的地方),才“故几于道”。有一个很著名的故事:

  东郭子问于庄子曰:“所谓道,恶乎在?”庄子曰:“无所不在。”东郭子曰:“期而后可。”庄子曰:“在蝼蚁。”曰:“何其下邪?”曰:“在稊稗。”曰:“何其愈下邪?”曰:“在瓦甓。”曰:“何其愈甚邪?”曰:“在屎溺。”东郭子不应。

  道在哪里?庄子说到最后是“道在屎尿里”,再没那么恶心的地方了。

  连舅舅表姑都不认,给老丈人倒杯酒都嫌丢份子的人,说是领悟到庄子真谛。贫道只好笑话小编没见识。

  对范跑跑秒回当年遭到“道德批判”,小编这样写:

  时隔十年,范美忠用一种知识分子的腔调来描绘这段经历:“历史和上帝选中了我,选我来完成这个时代的思想转型。转型需要有个重大事件引起讨论来实现。选中我,是它看得起我。”

  贫道觉得大概众多记者的到来让跑跑有些得意起来,开始胡诌起来,对这段历史叙述得颠三倒四。

  历史和上帝并没有“选”跑跑,跑跑完全是毛遂自荐。情况是,地震后没有人注意、发现范跑跑在地震时先学生逃命并向公众透露了这个事情(也许上帝知道,但上帝当时确实没说),是跑跑自己向公众透露了这个情节并表示对自己的这种行为很得意,这才有了什么“思想转型”。上帝没有看得起跑跑,跑跑自己看上了自己。

  严格来讲,跑跑当您的行为更像“暴露狂”:

  就像跑跑屁股上长了个脓疮,也知道长在这个地方的这种东西大家都讨厌,但不改多年的脾气,当街把裤子一脱露出屁股上那个红白相间的脓疮来显摆,嘴里还喊着“都来看”。

  跑跑今天还这样说就属于“知识分子的腔调”!?中国知识分子们也太那个了吧!

  10年前看了凤凰卫视的这个节目贫道就感慨:

  “凤凰台办了件什么事情呢?就是把一泡狗屎端到大家面前,强迫大家闻,还一点办法也没有。”

  范跑跑的暴露狂行为就是泡狗屎,臭不可闻。狗屎在地上大家都看见了,无非说声真臭就躲开了。凤凰台一本正经地用几十分钟的热线节目把这泡狗屎端出来,理由竟然是让大家辨别一下这泡狗屎究竟臭不臭!贫道还真不在意胡一虎故意引导出“有点香”的结论,只是觉得这么光鲜的一个电视台把一泡狗屎端到席面上不“专业”!!

  有这么恶心人的媒体吗?

  《VISTA》杂志是个小东西,与凤凰台不能比。杂志的小编与台湾来的大名鼎鼎的唬一唬差得远,但《VISTA》小编们把早已扫在路沟里变黑变硬的狗屎捡出来,挤上点沙拉撒上点孜然放到路当中,却是学到了主流媒体的本事——虽然让人恶心。

  各位小心,别踩住了!

  附文

  为什么在电视台上辩论不过范跑跑

  邋遢道人

  (2008-06-13)

  前一段看到网上对范跑跑的讨论没有怎么注意,因为想起来一句歇后语:磕瓜子磕出个臭虫——啥号仁儿(人)都有。但是看了凤凰台邀请范跑跑的辩论会,觉得事情比较大了,一是没有想到范跑跑还有那么大的市场,还是女人市场,二是凤凰台竟然给范跑跑提供舞台,让他表演,而且还能舌战群儒,大获全胜。

  说实话,如果再组织这样的辩论会,贫道不敢说自己能够辩论过范跑跑。甚至估计连数学也很难成功。贫道说的“辩论过”不是指说服范跑跑,而是指不被对方逼到不得不承认对方的命题,而且还显得“讲理”,让多数听众觉得自己占了上风。

  很多网友说贫道的帖子逻辑比较严密,实事数据都很翔实,加上语言尖刻,是个辩论好手。尤其是数学的帖子,逻辑性很强,很难发现什么漏洞。加上嘴强牙硬,谁都没办法。可为什么贫道自己就甘拜下风,还拉上数学呢?道理很简单,因为逻辑是命题推演的规则,而命题是真还是假,逻辑并管不住。而在一些命题已经被大家认为是真的情况下,你逻辑再清晰,再能抓住对方不符合逻辑的推演,照样会掉到陷阱里。

  比如,假如以下命题为真,你敢与范跑跑辩论吗?

  ——中国人被道德绑架了几千年,至今假道学还束缚着中国人的思想。

  ——人性表现为个人权利,中国几千年漠视人性,而西方自文艺复兴人性开始张扬,中国现在需要解决的就是个人权利。

  注意,贫道举的这两个命题,已经在中国人心里成为“真理”。贫道很清楚,假如这两点为真,还辩论什么?范跑跑实际站在中国几代知识分子费劲心机搭了个永远打不败的擂台上。郭跳跳为什么灰头土脸?简单的很,主持人最后把他封为“道德的捍卫者”,自然让听众认为不就是个“道德卫士”嘛,联想翩翩,于是给范跑跑鼓掌。仗还没打就输了。贫道这么要面子,何必出那个洋相?

  辩论并不是比你的逻辑是否清晰,反应是否敏捷,辩论实际是在比谁的大前提“被承认为”真,谁的大前提很少人认同而已。

  贫道不敢上台辩论,但拆台的本领还是有的。贫道如果上台辩论,一定不辩论别的,就去否定这两个命题。

  中国人被道德绑架了几千年,这个命题似乎鲁迅都说过。但现在连毛泽东都不能“凡是”,鲁迅自然也不足为凭。用道德而不是法律治理社会,我们似乎是中国人的专利,还似乎是很丑恶很凶残的事情。其实,中世纪的欧洲人一样也用道德在治理,无非他们是基督教道德罢了。

  中国人之所以觉得道德在中国管理中重要程度高,真实原因是:

  中国是个宗法社会,基层治理基本依赖宗族管理。而中国古代是个“小政府”,一个县里除了县令、县丞、师爷吃皇粮,剩下的都是“地方自筹”,甚至依赖富人赞助来运行。一个十几万人的县,政府人员全部加起来不过几十个人。之所以中国能基本控制住这群自由散漫的小农,因为中国社会的基本细胞是宗族,而宗族有没有多少行政权力,“道德批判”就是最基本手段。

  中世纪的西方,分为终身制的贵族、市民、农奴。所谓法制和道德,是在贵族和市民中间实施的。占人口主体的农奴并不享受法律治理,遵循的是农奴主的“家法”。领主自然不用对农奴讲什么道德,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他们。人家的新媳妇自己先睡——这恐怕连动物的“道德”都不符,但这些道德规范西方一直到18世纪还没废除。

  因此,关于中国几千年的道德和西方几千年的道德谁起了什么作用,还是要从实际情况看。贫道认为,对于中世纪欧洲的农奴来讲,能享受中国人的道德管理,恐怕会欢天喜地还来不及。伊斯兰教也主要是道德约束而不是私法约束。信伊斯兰教的突厥人打到南欧,农奴们纷纷归顺。

  因此,说中国人被道德“绑架”了几千年,是用词不当,造成命题错误。因为在阶级社会,老百姓不被道德绑架,就被法律绑架。道德是多数人认为是合适的行为规范来确定的,而且变动性比法律强。道德是通过语言教诲完成的,法律是靠暴力惩罚完成的。违反道德的多了,新道德标准就形成了。而法律是少数人制定的,在西方中世纪农奴肯定不在法律制定者范围,古希腊古罗马时期的奴隶和被压迫民族也肯定不能参与法律制定。

  被道德绑架不好,被少数人决定命运的法律绑架更可怕!

  假如命题改为:中国人几千年来以道德为主的管理下,是比西方几千年在法律管理下有更多的个人权利和自由,因此是值得肯定的。估计范跑跑就没办法与贫道辩论。

  接着说人性问题。大家天天说人性,说很多东西符合人性,比如爱自己符合人性,母性自然是人性的体现,自由、平等、博爱符合人性,等等。贫道喜欢从定义出发,既然说人性而不是兽性,就要找到一个把人与动物区别的指标。必须有个定义,还要指出哪些属于人性,哪些实际是兽性。凡是动物有的特性都叫兽性,或者叫本能也行。只有动物没有而只有人有的习性才能叫人性,否则就没办法讨论。

  如果这样分析,会发现爱自己是典型的兽性,母爱也是兽性。追求自由、追求平等权利、爱整个群体,是狼都有的特性。每条狼虽然都在一个等级关系中按照行为标准来行事,但每条狼都可以观察到在追求更大的活动空间而不满于这些规范,头狼没吃完,所有狼都在试探头狼对自己偷吃以口的容忍度,也就是扩张自己的自由度;头狼才有交配权,而稍微成熟点的公狼都试图取得与头狼平等的权利;至于对其他狼的爱护和帮助,简直就是狼的公理。因此,你简直找不到文艺复兴发掘的东西哪些是人性,细究起来都是兽性。如果说文艺复兴是兽性复兴,的家会觉得恐怕有点吓人,但如果不是,也要找到点理由才是。

  那么,人性究竟是什么?贫道说出来可能的家更生气,人性就是神性。不过这个神性不一定都是指神,而是指人“经验以外”获取的精神财富,是先验的信仰。

  (此处删除一大部分,因为与正文关系不大)

  贫道觉得,范跑跑的问题根本不在于是否能辩论清楚,因为范跑跑太精明了,他把一泡狗屎作为真来进行逻辑推演,任何人与他辩论,首先要与这泡狗屎打交道。而没有人能够取胜——只要狗屎被大家看作是真——而逻辑不解决狗屎问题。唯一的办法是,不让狗屎上台面,把它埋起来。其实对于这样的问题,任何正常的社会都会这样做。你见过哪个国家在一家大型电视台讨论过类似臭不可闻的问题吗?这根本与言论自由无关。

  试想一下美国CNN举办一场辩论会,正方的理论是:黑人其实本来就肮脏而且低能。而且这场辩论会还是在美国马丁路德金的纪念日举行。或者美国也出了个范跑跑(美国出不了,因为美国是“依法治国”,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对教师象跑跑那样属于违法,造成伤害还要追究刑事责任。其实范跑跑最应该庆幸的是中国还是道德绑架,不是法律绑架,就这他还后悔没生在美国呢),于是CBS或ABC电视台邀请美国范跑跑出来辩论跑得对不对。

  凤凰台办了件什么事情呢?就是把一泡狗屎端到大家面前,强迫大家闻,还一点办法也没有。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