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黄树东:资源配置的僵化观点行不通

作者:黄树东 发布时间:2018-05-16 19:49:14 来源:《北京日报》 字体:   |    |  

  建立在新古典经济学原理之上的发展经济学,虽有理论贡献,但对发展所开的药方功效非常有限。

黄树东:资源配置的僵化观点行不通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制度与繁荣:一个新世界的开始》一书,是笔者2011年《中国,你要警惕》出版以来,观察阅读和思考的结果。

  2016年的历史现象表明,美国经济在三个层次上都出现了问题,损害了许多中下阶层的利益,导致了漫长的低增长

  在写作过程中,我的案头上一直翻开着马克思的《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它是分析历史事件的典范,是马克思主义的经典作品。任何重大的历史现象,必然有深刻的政治、社会和经济原因,尤其是经济原因。这些重大历史现象中的个人在某种程度上是被历史推动的。马克思说,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但是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创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条件下创造。我们需要用这个方法来客观地看待2016年及以后西方的某些现象和个体。这也是本书试图要做的。

  我们需不需要深刻理解这些历史现象背后的原因?从经济上看,这个原因是不是就包括经济制度、经济结构和经济政策?经济制度、经济结构、经济政策是经济上的几个不同的层次。如果我们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方法,我们是不是就会得出结论:2016年的历史现象表明,美国经济在这三个层次上都出现了问题,损害了许多中下阶层的利益,导致了漫长的低增长,导致了美国的相对衰退?这大概正是许多美国中下层的看法。

  进一步讲,按照马克思主义的方法,我们是不是还会得出另外一个结论:假定在经济制度上我们搞美国那种市场经济,在经济结构上也搞“后工业化”以及“去工业化”衍生而来的“轻资产经济”,让第二产业的比重同美国相似,在对外经济关系上让产业和资本大规模外移,或过度地把国内市场让给别人,我们会不会出现类似的政治、社会、经济问题呢?答案是可能的。而且,结果更惨。因为人民币还不是美元那样的世界货币,中国还不像美国一样控制了许多关键技术和产业,北京、上海的金融街还没有取代华尔街,而且美国人均收入远远高于中国。避免美国的经济制度,避免美国的经济结构,避免美国的对外政策大概是这些历史现象给我们的启示。这是《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中的方法。

  建立在新古典基础上的那些发展经济学,没有认真解构发达国家发展的真实经验,因而为发展中国家开出的药方的功效是非常有限的

  这本书不仅希望为中国也希望为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提供一点借鉴。笔者一直认为,建立在新古典经济学基础上的那些发展经济学,固然有许多经济学上的贡献;但是,它们没有认真解构发达国家发展的真实经验,因而为发展中国家开出的药方其功效是非常有限的。

  单纯从新古典、从市场均衡来寻求经济发展,成功的例子非常少,而失败的教训比比皆是。这是为什么呢?新古典经济学,或者原教旨市场经济学为什么没有为发展中国家提供解决经济发展的钥匙?这就需要我们不从新古典理论,而是从发达国家的发展历史当中去寻求发展的真实原因。

  从《大国兴衰》开始,笔者就采取历史研究的方法,来研究经济和经济学。这个历史的研究方法,在本书中得到进一步的延伸。书中试图利用大量的经济数据来证实或证伪某些流行的经济理论上的假定。比如,我们用数据表明,单纯的市场经济注定是贫富悬殊极大的经济,是低增长的经济,是导致“中等收入陷阱”的经济;如果让市场经济自然演进,可能就会变成泡沫市场经济,变成金融殖民主义的经济,酿成金融危机。原教旨市场经济学家们,包括中国的某些学者,在讨论经济问题的时候,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演绎概念,而没有深入地研究历史和现实,从而出现概念的逻辑和历史的逻辑脱节的现象。当概念的逻辑和历史逻辑脱节的时候,就出现了市场空想主义或市场乌托邦,有时候就变成了类似于“针尖上可以站几个天使”那般的争论。

  新古典市场经济学犯了一个片面性的错误,一个缺乏辩证法的错误,那就是无视市场经济的二重性

  新古典市场经济学除了缺乏历史和逻辑统一的研究方法以外,还犯了一个片面性的错误,一个缺乏辩证法的错误,那就是无视市场经济的二重性。市场经济一方面是资源配置的方式,另一方面是一种经济关系。资源配置是通过人们之间的经济关系而发生的;人们之间发生经济关系的同时就推动了资源的配置。这是一个硬币的两个方面。如果我们要全面了解市场经济,就必须从这两个方面入手,这就是政治经济学的任务。新古典经济学用资源配置来取代经济关系,就把经济学庸俗化了,也就失去了解释现实经济的能力,永远无法自圆其说地解释:为什么有2008年的经济危机?如果只从资源配置的角度出发来看待市场经济,它就永远是均衡的。这就违背了客观事实。

  其实,只要我们检视实证的材料就会发现,市场经济无法达成“一般均衡”的原因,就在经济关系方面。这种经济关系导致了贫富悬殊,从而导致需求不足、投资疲软,导致过剩,导致资产泡沫,这些都是资源配置的扭曲。不仅如此,上述过程还导致了一般价格的扭曲,导致经济的全面失调和危机。市场经济的经济关系和资源配置,是相互作用和反作用的。如果我们研究历史,就会发现,西方的经济历史里面,政府总是通过经济关系入手来解决资源配置方面的某些大问题。市场经济关系导致需求不足投资疲软,从而导致经济增长非常缓慢。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政府力求为过剩寻求市场需求。第一,在经济发展的早期,这个提高总需求的手段可能是战争,也可能是扩张国土吸引移民。这两个手段都属于广义的经济关系,而不属于市场自发的资源配置。第二,在进入中等收入阶段以后,则是通过更加直接的调整经济关系,来解决资源配置的扭曲,解决经济危机等问题。比如,罗斯福的“新政”就是通过局部调整经济关系,改善资源配置扭曲的现象,从而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迈入高收入阶段的。

  西方经济发展的历史告诉我们,政府从来不是简单的“守夜人”。从调整经济关系、从调整市场对资源配置的扭曲这两个角度看,政府有天然的职责调整资源配置,使之更加合理。当然,不能走极端,既不能搞市场放任,也不能搞政府包办一切。任何真理多跨出一步就成了谬误。新古典市场经济主义多跨了不止一步。

  新古典经济学还有一个毛病,那就是僵化,还没有量化观念

  在方法论上新古典经济学还有一个毛病,那就是僵化,还没有量化观念。它反对政府作用的逻辑是这样的:政府干预扭曲了价格,从而导致资源配置的扭曲。在亚当·斯密时代,政府对经济的直接干预,对资源配置的影响,对价格的影响,微乎其微。斯密在《国富论》里面陈述的是他那个时代政府和市场关系的事实。他试图把他那个时代的现象归纳成普遍的永恒真理。这其实无可厚非,因为他没有见到更有效的政府和市场关系。关键是那些后继者们,在当今时代依然刻舟求剑,把亚当·斯密那个时代的现象当成永恒的真理,而罔顾现实。

  现实是什么呢?现在,关于政府该不该影响价格已经成了一个伪命题。即使在美国,政府对价格的影响也是一个基本前提,一个既存事实,一个给定的变量。政府对价格的影响是当代市场经济运作的基本条件。1929年,美国联邦支出占GDP的2.99%。在那个年代,说政府没有影响价格可能是一个历史事实。然而,到了2017年,美国联邦政府支出已经占GDP的20.5%,还不是一个市场主体?这占GDP20.5%的美国联邦政府支出,不会对资源配置产生影响?不会影响价格?只有过分天真烂漫的人,才会说“Yes”。所以,斯密那个时代已经成了历史,斯密图解的那个时代已经不复存在。我们要有我们时代的经济学,这个经济学必须承认政府对价格和资源配置的影响这个市场经济的现象或事实。

  新古典经济学无助于解决当今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

  当今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是新古典经济学无法解决的。市场自发的资源配置是无法实现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这个目的的。微观经济学通篇闭口不谈社会经济的目的。生产什么、为谁生产都由市场决定,而市场不会自发地以上述目的为目的。这不仅是许多市场经济的现实,也是新古典经济学的基本特点。不仅如此,如果我们假定市场配置资源能够自动实现上述目标——“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那它就成了市场经济一般的目标了,而不是中国特有的了,那也就成了美国这类市场经济的目的了。按这个荒谬的逻辑走下去,可能连我们社会的这个主要矛盾都要被否定了。简而言之,为了解决这个主要矛盾,政府必须对经济实施必要的干预,让市场对资源的配置有利于达成上述目的。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