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刘仰:为偷盗兵马俑拇指的米国青年强力辩护

作者:刘仰 发布时间:2018-04-09 14:39:18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据称,罗哈纳的最高刑期可能达到有期徒刑30年。听到这样的噩耗,我对罗哈纳产生了深深的同情,为他可能遭遇米国司法的不公正判决而担忧不已。我想替罗哈纳辩护,但我没有米国的律师执业资格。因此,我只能以悲愤的心情,为可怜的迈克·罗哈纳写下这份辩护词。希望有热心肠的人,能将这份辩护词翻译成英文转交给他,也许能使他摆脱厄运。

刘仰:为偷盗兵马俑拇指的米国青年强力辩护

  中国的兵马俑文物最近在米国费城的富兰克林学会博物馆展出。去年12月21日,一名24岁的米国青年迈克·罗哈纳于晚间溜进没有锁门的展馆,在用手机与兵马俑自拍合影后,他折断了立姿兵佣的左手拇指,将其藏在衣服口袋里带走了。半个多月后,2018年1月8日,工作人员才发现兵佣少了一根手指。根据监控录像,1月13日,米国联邦调查局官员找到了罗哈纳的家。罗哈纳承认自己偷走了兵佣的拇指,并将其交还给联邦调查局的官员,随后转交给博物馆。

  近日,米国费城市政府通过了一项决议,正式向中国书面道歉。

  作案者迈克·罗哈纳被逮捕后已被保释,等待法庭的审判。据称,罗哈纳的最高刑期可能达到有期徒刑30年。听到这样的噩耗,我对罗哈纳产生了深深的同情,为他可能遭遇米国司法的不公正判决而担忧不已。我想替罗哈纳辩护,但我没有米国的律师执业资格。因此,我只能以悲愤的心情,为可怜的迈克·罗哈纳写下这份辩护词。希望有热心肠的人,能将这份辩护词翻译成英文转交给他,也许能使他摆脱厄运。

  我免费为罗哈纳起草的辩护词如下:

  尊敬的法官大人,陪审团的各位陪审员:

  我叫麦克·罗哈纳,今年24岁。我承认我折断了来自中国的一个兵马俑上的一根手指,这的确是我干的,我不想否认。但我并不认为这是犯罪。事实上,我的这个行为是学习很多我们米国英雄的结果。我想向他们学习。不过,我只是一个自学的入门者,只在米国的国土上弄到了一根手指。与我心目中的那些米国英雄相比,与他们从遥远的中国弄到更大件、更精美、更值钱的中国文物相比,我实在是为自己的学艺不精而感到无比的沮丧,我深深地愧对那些伟大的米国英雄。

  我知道中国古代有个皇帝名叫李世民,他在争夺皇帝宝座的过程中曾经骑过六匹马。为纪念这六匹马,李世民命令当时全世界最著名的画家阎立本和他的哥哥阎立德将这六匹马画下来,最终做成了精美绝伦的浮雕,在李世民死后,放置于他的陵前,这就是举世闻名的“昭陵六骏”。  

刘仰:为偷盗兵马俑拇指的米国青年强力辩护

  如今,其中两骏就在离我们很近的费城的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里。它们精美的躯体上有破碎的痕迹,那是我们先人,米国英雄为了将它们运出中国、运进米国,为了便于装箱运输而故意打碎的。另外四骏目前留在中国西安的碑林博物馆,也有破碎的痕迹,那也是我们米国英雄干的,也是为了打碎装箱后要运往米国。后来被小心眼的中国人发现,四骏没能来到米国,六骏没能在米国团圆,那是我们米国英雄未竟的事业。  

刘仰:为偷盗兵马俑拇指的米国青年强力辩护  

刘仰:为偷盗兵马俑拇指的米国青年强力辩护

  敦煌石窟彩色壁画之美妙绝伦,用什么语言都难以描绘,其中有十多幅如今就在我们米国。那是我们的米国英雄兰登·华尔纳先生用劣质胶水从敦煌石窟的墙壁上剥离下来的。虽然剥离下来的敦煌壁画运到美国已经损坏,有些已经难以修复,但它毕竟来到了我们的祖国,成为我们国家的财富。而且,了不起的华尔纳先生还运用他天才的大脑,用锤子将敦煌石窟里的300多座彩色佛像从底座上敲下来,运到了米国。此外,中国龙门石窟里的很多佛像现在已经没有了脑袋,那也是我们伟大的先人兰登·华尔纳敲下来的,如今,它们完好地保存在我们米国的哈佛大学。

  在我们米国的伟大首都华盛顿,有一座米国国立亚洲艺术美术馆,在座各位应该知道,它又叫“米国弗利尔-塞克勒美术馆”。中国古代最著名的画家顾恺之所画《洛神赋图》的宋代摹本,就在那里,成为这家米国国立美术馆的镇馆之宝。在我们米国的波士顿美术馆里,有中国北齐画家杨子华仅存的传世摹本《北齐校书图》,还有唐代伟大画家阎立本的《历代帝王图》以及张萱的《捣练图》。这都不算什么。中国宋代皇帝宋徽宗的《五色鹦鹉图》也在我们波士顿美术馆。

  中国西周的青铜器,中国宋代画家陈容的《九龙图》、《五龙图》,原属中国龙门石窟的《文昭皇后礼佛图》,《北魏孝文帝礼佛图》,等等,都在我们米国。那些中国文物的历史都远远超过了我们年轻的米国的历史。作为一个年轻的国家,能够拥有比我国历史还长得多的他国的古代文物,这难道不是我们伟大和光荣的见证?这个名单还可以加得很长。仅我们米国国会图书馆就有中国历代地方志4000多种,古籍善本3000多种,私人家谱2000多种。全米国有多少精美的、价值连城的中国文物,几十万件,几百万件?没人准确统计。

  尊敬的法官大人,尊敬的陪审团!

  我说这些只是想告诉大家,只是想告诉你们,你们不能判我有罪。我只不过是从中国运来、拿来、敲来、砸来、剥来、廉价买来无数中国文物的无数米国英雄的不称职的学生,我还没有达到他们的水平。他们中的很多人是哈佛大学那样高尚的学府教出来的,所以他们技艺高超,能力高强。如果你们因为我没上哈佛大学而判我有罪,那将是明显的不公正。

  他们弄到我们伟大米国的无数中国文物,比我折断的那个泥巴做的手指值钱的多,如果你们判我有罪,他们难道不应该判一万个死刑?但他们是光荣的,为何我就有罪?如果判我有罪,这将是米国历史上最荒唐、最不公正的判决。钉在米国耻辱柱上的,将不会是我,而是你们!

  我把那个折断的泥巴手指交给了联邦调查局的官员,其实我是想交给国家,就像那些米国英雄一样,将他们历经艰辛弄来的中国文物陈列在我们富丽堂皇的博物馆、美术馆里。而官员们居然将那个泥巴手指交还给了中国。这种做法如果被法院认可,是否我前面提到的所有尚在米国的举世无双的中国文物,都将交还给中国?你们不能这么做!

  我还想告诉尊敬的法官大人和尊敬的陪审员:如果你们判我有罪,那么,我们米国的很多重要盟国也不会答应。在罂国、发国、得国等我们重要的盟国,有多少来自中国的文物?大概有几千万件。如果你们判我有罪,难道他们都有罪?如果你们将我弄来的泥巴手指还给中国,难道他们也要还?难道你们想看到我们米国以及我们米国的盟国的美术馆、博物馆里空空荡荡?难道你们想把这些无价之宝还给中国?特朗普总统正在向中国人要钱呢,你们这么做,特朗普总统会答应吗?

  我不想占用各位太多的时间。最后,我以我们米国200多年历史的名义,以费城诞生了米国宪法的光荣城市的名义,以米国国会图书馆庄严的名义,以哈佛大学高尚的名义,以米国无数国立、州立、私立博物馆、美术馆的神圣财产的名义,以弄到无数中国文物的无数米国英雄的名义,以特朗普总统“让米国再次伟大”的名义,宣布——我无罪!你们若判我有罪,时刻保佑米国的上帝将会降罪于你们,上帝将会惩罚你们!上帝将永远保佑米国,将无数的中国文物用各种方式据为己有!——我无罪!

  谢谢!

  好了。我的这份辩护书应该能使迈克·罗哈纳成为米国新的英雄吧。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