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别有居心说烟价,你可真“良心”!

作者:长河红阳 发布时间:2018-04-09 08:31:32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在一微信公众号上见一文章《烟草行业的暴利:65元中华烟成本不到3元》,截图如下:

别有居心说烟价,你可真“良心”!

  文章文章说,3元成本的一盒烟卖到了65元的高价,但是,烟厂毛利不过22%,原因,文章在结尾处总结如下:

  【实际上一包烟的成本,由卷烟厂代征54.5%的烟草消费税,而这些税中含有:增值税、所得税、印花税等等,再加上卷烟厂生产成本和利润,然后把烟卖给烟草专卖局,专卖局再转手卖批发给零售商,所以香烟高的价格是高在税费上。】

  文章结尾还说:

  【烟草现在的平均综合税率在68%左右,这一部分被国家拿走了。还剩下32%,零售户的利润一般要求保持在10%左右。那还有22%,这22%的毛利听起来还不错,但这包括物流成本、仓库成本等,烟草企业最终的实际利润率并不高。】

  而国家敢于对烟草征收重税,在文章里的一句话点明了答案:

  【难怪,近年来社会上破垄断呼声颇高,连千百年来铁板一块的盐业都开始松动,但烟草垄断依然是纹丝不动。】

  看,矛头是直指国家垄断啊!

  这个文章(以下简称《3元》),我又在电脑上找了一下,发现这个文章还不是这个微信公众号原创首发,而是抄来的,抄袭的手法还很不地道:微信公众号上,这个文章由三部分组成:“有的香烟卖几块,有的也能卖几百”,“烟草行业暴利有多高?”,“谁在保护烟草暴利?”

  但是,我在电脑上找到的版本,这个文章有四部分,缺失了的,被这个微信公众号砍去的部分是“烟草行业暴利背后,假烟盛行”。电脑版本的网址:

  http://finance.sina.com.cn/consume/puguangtai/2018-04-02/doc-ifysvpey9216028.shtml

  那么,微信公众号为什么要把好好的一篇文章砍去了最后一部分呢?有什么用意呢?看三看四想出了些门道:文章的前三部分说了烟草行业的暴利之后,把罪过全部归结到国家垄断上,微信公众号截取这一段用意就是指摘国家对烟草行业的垄断;而第四部分,造假烟可就是私营资本、私营经济在造孽了!但是微信公众号把这一部分砍去,目的就是为私营经济、私营资本进入烟草业开路!换句话说,这世上只应该有国家垄断办坏事的典型!那么,烟草行业是不是应该为私营资本进入烟草行业打开大门呢?

  这是什么,这不就是重弹民进国退的陈词滥调么!为了唱这个调调,好好的文章割取砍削来给自己的观点涂脂抹粉。

  暂且放下私营、国营的争执不说,现在的高烟价,或者说高税率导致的高烟价合理么?

  我以为,这是相当合理的做法。为什么?抽烟,害己坑人。瘾君子们为了自己的不良癖好-烟瘾,不惜损害自己这是他们自找的,但是累及他人抽二手烟受更大的戕害,他人何辜?烟价高企,再加上公共场合厉行禁烟,算是对他们的一种惩戒,这是应该的。再者,对烟草征收的高税收不都进了国家财政了吗?请问,每年的公共建设的花费中不是有烟草税的成分在内吗?每次咱们国家自然灾害发生之后财政部的拨款里不是有烟草税的成分在内吗?如果说,烟草行业对私营资本开放了,那些私营资本家们经营烟草发财的时候会不会因为追求过高利润造成税收减少,甚至偷税漏税?会不会导致烟草税收猛降?会不会进一步导致国家的建设和赈灾拨付款项受到不利影响?这都是要仔细问个清楚的。不能随随便便就用一句国家垄断导致高烟价,将国家集中力量办大事办实事办好事污蔑为坏事。

  与国企相比,有些常识的人绝对不会认为私营资本家们的纳税自觉性会更高。在为了利润最大化上,一些极端逐利的资本家们是会为少上税动歪脑筋的。假如,烟草行业向私营资本开放了,烟草税的征收就要花比现在“国家垄断”的情况更大的征收成本,而这部分成本又要转嫁到谁的头上?从税收里拨出更多的部分支付这个额外成本的话,入国库的税收肯定会少不少!如果增加的征收税款成本转嫁到瘾君子头上,那么,烟价还会不会降?因为私营经济带来的竞争只是为尽可能多的盈利,国有烟厂的利润率满足不了私营资本,势必会造成税收的损失。损失的税收只会用来满足私营资本盈利的需求,又有多少会被用来使烟价下跌呢?那些“瘾君子”们会享受到烟草业私有化的“甜头”吗?

  我认识的一个熟人,在云南曲靖住了近两年,他在云南的见闻中,大名鼎鼎的“红塔山”烟厂并不是一年到头都生产的。而是国家下指标,完成指标后,工厂就停工,等国家再下达指标再开工。假如,仅仅是假如,这样的见闻是真的,那么这样的做法,在咱国某些“良心者”们看来,就是在用“饥饿”法“限产保价”——限制供货保持烟价高企。那么,按着“良心者”们的“真知”该怎样才能打破这样的由“国家垄断”造成的“限产保价”的恶行呢?那当然是把烟草行业向私营资本开放,让私营资本打劫国家税收,并谎称是在用市场的那只“看不见”的手调控烟草生产,而非用国家的指令强令烟厂应该怎样!可是呢,连“良知们”都明白,完全自由的市场经济有那么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小缺憾:经常产能过剩,经常造成商品大批囤积滞销,虽然,固然,不可避免,瑕不掩瑜……这是一个渺不足道的小缺憾,可是,这不也是资金效率的大陷坑?这不也是资源的平白浪费?那么,“良心者”们有什么高见呢?

  我虽不是“良心者”,但是“良心者”们的鼓吹与做派见了很多,我敢肯定他们一定会如此这般滴做些事情,什么事情?请看图片:  

别有居心说烟价,你可真“良心”!

万宝路香烟的广告  

别有居心说烟价,你可真“良心”!

  万宝路香烟的广告

  看到了吧?他们——进入烟草行业的私营业主一定会唆使“良心者”们为他们鼓吹香烟广告合法化!一定会把铺天盖地的香烟广告推送到你的手提电话上,电视机屏幕上,一定会的!这样的广告为的是培养更多的瘾君子,以及瘾君子的后备军!争取把14亿国人都培养成瘾君子!到时候,一边甩开膀子大干快上生产烟卷,一边用广告培养本不存在的“全民皆烟”新时尚!他们一定会这样干的!做到做不到和他们做不做是两回事!

  因为敞开生产香烟,猛力推送香烟广告肯定会让更多的人因为抽烟罹患疾病的,这是好事情么?那你要看从什么角度了。从“完全自由的市场经济”和“良心”们的角度看,这不是医院的商机么?这不是医药的商机么?这不是医疗器械的商机么?医院周边的餐饮也跟着有了生意么!就连挂号口的黄牛不也有了生意?黄牛也是人,也要吃饭么!当然还有种种普通人想不到的产业链条也能跟着运转起来。

  以上,是以“红塔山”按着国家计划指令时产时停的熟人见闻的推演。如果,这个见闻是真的,那么,这是国家对烟草生产的指令性调控,就有调节烟卷过度向市场投放的用意——毕竟这是个害人的玩意儿!即便“红塔山”的生产不是按这个传闻来进行生产,但是,倘若民资进入烟草生产导致的灾难后果,与我的推想并不会差多远。私营资本进入烟草行业,铁定会用增产降成本的法子追逐利润,这样一来带来另一个问题:烟草的供应量怎么保证?

  烟草这种作物,有一个恶癖:喜肥。也就是说,它要的是高产的肥沃良田才长得好。论到对瘠薄土地的适应性和恶劣气候的抵抗力,远不如玉米、山药蛋、红薯这些与它同出美洲的粮食作物。所以,从明清开始我国有人吸烟的历史以来,烟草种植与粮食种植对肥沃土地的争夺记录就不绝于史。而且,越是昏聩腐败的君主在位,烟草从粮田夺地的现象也就越猖獗。就以清朝的历史来看,从皇太极以下到乾隆,满清国力大致上升的这段时间内,对烟草的态度一直是坚决禁绝、反对的,当然实效如何两说。满清国势由盛转衰的时期——嘉庆年,嘉庆皇帝对烟草的态度经由他先人们禁绝、反对变为支持了。烟草上折射出的王朝兴衰痕迹昭然。

  现在我国的耕地面积比三十年前缩水很多,国家出台各种措施严防死守要保卫18亿亩“耕地红线”,但是,如果私营资本进入烟草行业,在逐利的本性驱使下以各种手段隐性扩大烟草种植面积挤占粮食作物的种植面积,中国人“舌头上的安全”怎么保证?当然,你倒是可以从外国进口烟草,但是,历来中国出口烟草是个挣钱的买卖,最后成了一个烟草进口国,被外国人挣了钱?地道么?

  再者,比照“蒜你狠”“糖高宗”、“豆你玩”的恶例,私营资本进入烟草行业,会不会在烟草收购上上下其手搞黑箱操作?那么,烟草的收购价暴起暴落,烟农利益恐怕要深受其害了,连锁效应之下,烟价上下波动不可免,瘾君子们的“利益”呢?

  当然还有一个绕不开的死结:私营资本为了逐利,会不会在造烟的时候,偷工减料?会不会以次充好?甚至于说会不会象造假酒一样弄出人命?是否抢先进入烟草行业的私营资本就是原版《3元》文章里最后部分说的造假烟的地下黑金的金主?现在造假烟还是地下级别,处于露头就打的犯罪行为,倘若私营资本(乃至于是现在造假烟的黑金)能进入烟草行当,那么正规民资烟厂制假绝不是一个假设,瘾君子们的“利益”会不会受损?

  这可不是我的小人心,这可是最近三几十年来的耳闻目睹:但凡有私营资本进入的行业,总伴随着假货泛滥。就文章说起的盐业放开之后,不是就有“臭脚盐”么?“臭脚盐”之所以没有酿成太大的危害,那是现在的消费者有维权意识,和顺畅的反映民意的媒体通道起了当头棒喝的作用。但是,把杜绝假货的希望都寄托在消费者的维权意识和媒体的良知上,而不从开放盐业这个举措上找祸根,那是不是有这样一个推论——私营资本新进的行业有假货那是应该的!应该让消费者和商家自行解决国家不许插手!消费者斗败了商家,商家倒霉;商家摆平了消费者,那是消费者活该!不许你国家打着“严格管束正本清源”的旗号把制造假货的私营资本一脚踢出门!

  作为一个草民,我就觉得,世上的大门有开启的时候,就应该有关上的一天。进来的是心地纯良的良商,热情招待,出钱买货;进来的是卖假货坑人的贩子,踢出门再永远关上这扇门!

  从《3元》文章的原创者的逻辑上讲,打破国家对烟草的垄断能让烟瘾君子少花钱抽好烟,多抽烟,可是事实上,假货与私营资本相伴随的历史又让人觉得,事情不象逻辑推理那样简单光明。尤其是私营资本刚刚进入一个新的行业初期,尤其是低技术含量的行业(在高技术含量的行业造假挣钱的黑心货进不来),造假势在必然!烟草这样一个低技术含量的行业倘若开放给私营资本,假烟泛滥也势在必然!而且,这样的制假,还未必是一种公然的制假,更可能是一种灰色状态的制假,同行“公议”制定一套“行业规范”,按着他们自己的这个“行业规范”做“准假货”,和国家的标准打擦边球,这样的假货更难收拾。最典型的就是上世纪九零年代末本世纪初,由私营纺织厂主们生生硬造出的“再生棉”——国营纺织厂的风道飞絮、被稀硫酸浸泡褪色的烂布头打碎成绒、废弃的医用卫生材料的混合物。用那个“再生棉”造出的“布”,穿出一身皮肤病!用那个“再生棉”做棉被,一个礼拜就让你浑身小红点点,之后是小红疙瘩,最后破溃,以为得了什么“脏病”。这都是私营资本干的事情。这是我早年安装纺机的见闻,错不了的。把这些勾当“开放”进烟草行当,瘾君子们的“利益”呢?

  无论是《3元》文章的原创作者,还是微信公众号那个不地道的截取他人文章的发布者,你们觉得,怎么解决私营与假货相伴随的这个死结?当然,你可以说应加大力度打假,但是,加大打假力度会增加打假支出的,这个增加的打假支出谁来支付?原本只有国家经营的烟草行业,正规厂家不会制假贩假,该打击的也只有地下作坊;倘若私营资本进来了,能堂皇的制假了,那个造假的生产能力可决不是地下作坊能比的,该面对的打击对象是不是更强大了?这个支出要比早先还大,那么增加的支出谁来扛?国家从税收里拨付?还是转嫁到烟民头上?明明没假货的行当,引进了狼,带来了假货,再大呼小叫打假,无耻!

  社会主义制度下,私营经济本来只应该是国有经济的一个配搭,一撮勾砖抹缝的灰泥,可是现在竟然尾大不掉!被港台媒体用一个“凌驾”来形容私营经济对国有经济的压制与欺凌,可是这些私有经济居然还嫌不足,还要用枪手打前站做狼嚎,咋,抠砖掏洞要把国有经济不剩几根的柱子彻底挖断?

  想得美!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