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热点聚焦

贼喊捉贼,老美居然冲中国喊反“帝”!

作者:千钧棒 发布时间:2018-02-08 07:22:1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贼喊捉贼,老美居然冲中国喊反“帝”!

  岁末年初,美国佬对中国的一些称呼和说法令中国人哭笑不得。

  上点年纪的中国人对“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和平演变”这些概念并不陌生,而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现在美国佬把这些帽子都给中国扣上了。

  美国得州大学奥斯汀分校近日拒绝了香港“中美交流基金会”的捐款,理由是防止中共的统战活动,避免该校的学术自由及观念交流受到限制。美国媒体强调,“中美交流基金会”的主席是中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并宣称政协是中国的“主要统战工具之一”。

  美国“国会与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去年底召开了主题为“中国伸展长臂输出特色威权主义”的听证会,被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称为“吹响了反击中共意识形态入侵美国的号角”。美国敲中国正在“渗透”及“和平演变”西方国家的警钟。

  2017年12月18日美国白宫发布的新版《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总统特朗普将中国定义为“修正主义国家”,视中国为美国的战略竞争者。报告就美国国家安全利益的“挑战者”列出了三个类别,分别为“修正主义国家”“流氓政权”“跨国威胁性组织”。俄罗斯与中国被列入第一类,因为两国被认为是“改变现状的国家”。

  一些影响力巨大的期刊杂志已经花费大量笔墨评估中国领导人所秉持的意图,那就是要修正或者颠覆“全球秩序”。

  而更加令人大跌眼镜的是“美帝”竟然称中国为“帝国主义”。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国务卿蒂勒森1日展开为期6天的拉美5国之行,访问墨西哥、阿根廷、秘鲁、哥伦比亚和牙买加。就在前往墨西哥的途中,他于1日在得州大学奥斯汀分校发表演讲,称拉美地区不需要“新帝国主义列强”。“中国现在正在拉丁美洲站稳脚跟。它正利用其经济影响力将这一地区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问题是,各国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美国为什么会这样定义中国?我是这样看的:

  一、关于这几个概念的来历和与之相关的历史事实

  记得在毛泽东时代,“打倒帝修反”是人们大都熟悉的口号,再具体一点就是:打倒美帝,打倒苏修,打倒各国反动派。很多人还记得毛主席1970年的“5.20声明” 发表以后非常流行的一首歌里面的几句歌词:“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

贼喊捉贼,老美居然冲中国喊反“帝”!

  什么是“修正主义”?网上查到这样的表述:修正主义,是在共产主义运动之中歪曲、篡改、否定马克思主义的一类资产阶级思潮和政治势力,是国际工人运动中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反对马克思主义的马克思主义思潮。

  毛泽东把“赫鲁晓夫掌权的苏联”说成是“修正主义”,缩写成“苏修”。因为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斯大林逝世后,以赫鲁晓夫为首的修正主义集团背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赫鲁晓夫最终在一九六四年被迫下台。另一位修正主义头子勃列日涅夫取代了其职位,因为勃列日涅夫提出了“有限主权论”和“社会主义大家庭论”等有利于苏联扩张领土权力的理论,歪曲“国际主义”精神,并且挑起中苏边境战争,所以,中国又称当时的苏联是“社会帝国主义”国家。

贼喊捉贼,老美居然冲中国喊反“帝”!

  当年中国说苏联是修正主义,是说苏联的发展模式背离了中国人心目中的正统社会主义,是对国内社会制度的修正。

  而现在美国说的修正主义,指试图对现有的国际秩序(当然,是指现在的以美国为主的霸权主义秩序)的修正,与社会制度无关。

  两个“修正”的含义完全不同。

  “和平演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帝国主义企图搞垮共产党和社会主义而实施的一种新的政治战略,是帝国主义在对社会主义国家进行军事侵略、武力威胁或暴力颠覆的同时,通过非军事、非暴力的手段,从政治、经济、文化、外交等等方面对社会主义国家内部制造动乱、分裂和破坏活动,进而把社会主义国家“和平”纳入资本主义轨道,以达到建立帝国主义“一球一制” 的“世界新秩序”的目的。

  1957年4月23日,杜勒斯在纽约发表演说,明确提出了和平演变社会主义的六项政策。同年6月,他又在旧金山发表演说,明确提出要将中国和平演变的希望寄托表中国第三代或第四代身上。在杜勒斯的鼓吹下,美国的艾森豪威尔政府正式提出了“和平取胜”战略,以促进苏联和共产党“内部的变化”。

  1964年6月16日,毛主席在一次会议上明确地说:

  【为了保证我们的党和国家不改变颜色,我们不仅需要正确的战略和政策,而且需要培养和造就千百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帝国主义预言家们把“和平演变”的希望寄托在中国党的第三代或第四代身上。我们一定要使帝国主义的这种预言彻底破产】。

贼喊捉贼,老美居然冲中国喊反“帝”!

  帝国主义即垄断资本主义,是资本主义的垄断阶段,也是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阶级和最后阶段。

  英国经济学家霍布森在1902年出版的《帝国主义》和德国经济学家希法亭在其1910年出版的《金融资本》等著作中试图系统的阐述自己关于帝国主义的观点。列宁在1917年出版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一书中,批判、继承和发展了他们的思想,第一次对作为资本主义特殊阶段的帝国主义开展系统的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分析。列宁认为,“如果必须给帝国主义下一个尽量简短的定义,那就应当说,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垄断阶段。”(《列宁选集》第2卷第808页)列宁在该书中指出,资本主义从自由竞争阶段向垄断阶段的过渡是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最后完成的。

  列宁在《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一书中,对帝国主义的基本经济特征概括为:

  第一,资本集中与生产集中高度发展,在主要产业部门乃至整个经济生活中产生了居支配地位的垄断组织。

  第二,工业垄断资本与银行垄断资本日趋溶合为金融资本,金融资本的进一步集中又形成金融寡头。这表现为:

  ① 生产集中和垄断。

  ② 金融资本与金融寡头。

  ③资本输出。

  ④国际垄断同盟。

  ⑤瓜分殖民地。在19世纪70年代以后,随着自由资本主义向垄断阶段的过渡,金融资本统治的形成,帝国主义列强卷入了夺取殖民地的高潮。因为,对于垄断资本来说,殖民地有着不同于以往时代的特殊意义;殖民地作为原料产地和销售市场的意义更为重要体系,同时,它又是帝国主义国家资本输出的有利场所。从1876年到1914年,列强掠取了将近2500万平方公里领土,把世界领土分割完毕。全世界土地总面积的2/3已沦为殖民地,总人口的56%已沦于殖民压迫之下。随后,帝国主义列强之间就不可避免地展开了重新分割世界领土的斗争,其中几个大国争夺霸权的斗争,更为激烈,终于导致1914~1918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这五个特征是互相联系的,共同反映了帝国主义的垄断实质。

  列宁特别强调资本主义内部的竞争,并把他的主要的政治结论发展为,帝国主义时代的积累产生资本主义内部战争的倾向。正是从这种框架出发,他把第一次世界大战定为帝国主义战争,同样地,共产国际在纳粹入侵苏联以前,也把第二次世界大战定为帝国主义战争。

  二、无论是从哪个角度看,中国与这几个概念都毫无共同之处。

  1、美国说的修正主义,指试图对现有的国际秩序(当然,是指现在的以美国为主的霸权主义秩序)的修正。

  而自从上世纪有一段时间中国喊出“解放全人类”的口号以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在客观上是现有的国际秩序的维护者,尽管美国在苏联解体以后把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但是中国不接受,甚至在2008年由美国造成的金融危机爆发以后,中国不但没有趁它病要它命,还拉美国一把。中国还拥有大量美国国债,客观上等于给美国输血。中国既没有像前苏联那样与美国进行意识形态对抗,更加没有与西方国家或者西方国家集团进行国家之间和军事集团之间的军事对抗,从中国政府到中国的一般民众,都没有改变所谓的现有的国际秩序的计划和意识,老美显然是神经过敏,杯弓蛇影了。

  2、至于所谓的中国要“和平演变”美国和西方,更加是天方夜谭。虽然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在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内部出现了一些向往社会主义制度的思潮或者打出社会主义的旗号的现象,但这是西方国家的内部矛盾所致,跟中国毫无关系或者说关系不大,如果非得跟中国扯上的话,那就是美国的99%的人开始觉醒,并且自发地把目光投向了东方的快步崛起的中国。而更具讽刺意味的是,特朗普上台前,美国及其在我们国内的代理人还高唱所谓的“普世价值”,还标榜这成为了世界各国的共同价值观,美国用发动战争和推动“颜色革命”两种方式强行输出这种价值观,怎么就这么短短一年多时间,美国和西方就变成被输入者了?你的所向无敌的“普世价值”呢?

  3、至于称中国为“帝国主义”,属于标准的贼喊捉贼。一些人声称只要有资本输出就是帝国主义,那么在当今全球化的时代,除了极个别的非洲第四世界国家以外,大部分国家(比如印度、巴西、南非、韩国)都是帝国主义国家了。

  判断一个国家是不是帝国主义国家,是要从整体上,看这个国家是从外部攫取剩余价值,还是向外部输送剩余价值。虽然中国今天的GDP接近于美国的70%,但是和当年苏联和日本(位居世界第二)不同,中国的GDP中相当多的高技术高附加值的成分是外资,美日欧韩除了通过在华资本剥夺剩余价值外,还向中国出口高附加值的商品,如大飞机、芯片、精密零部件、软件以及金融产品,此外还从中国掠取大量廉价的资源性产品和低附加值的劳动密集型产品。所以从整体上看,中国对外主要是被美日欧乃至韩国剥削剩余价值。

  无论是从英国经济学家霍布森在1902年出版的《帝国主义》作出的定义和德国经济学家希法亭在其1910年出版的《金融资本》等著作中作出的定义还是列宁作出的定义,中国都与“帝国主义”这个概念毫无共同之处。

  三、从美国对中国的几个称呼看力量对比发生的变化。

  德国近代史上的被称为“铁血首相”的奥托·冯·俾斯麦曾经说过:“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内。”虽然历史上美国在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以后不敢轻易招惹中国,但是平心而论,无论是在政治经济还是军事实力方面,美国相对于中国来说都是强国,只有相对处于强势的一方才能够在军事征服与和平演变两种手法之间作选择。而现在美国居然认为中国在“和平演变”美国,虽然是夸大其词和混淆视听,但是多多少少反映了美国佬在一定程度上的心虚。

  如上所述,从中国政府到中国的一般民众,都没有改变所谓的现有的国际秩序的计划和意识,而美国称中国和俄罗斯是“修正主义”国家,多多少少反映了美国由过去的目空一切变化为对中俄有所忌惮,也体现出对中国和俄罗斯建立国际关系新秩序的能力的重视。

  至于把中国说成是“帝国主义”,纯粹是贼喊捉贼,一个最强的帝国主义国家美国,把从帝国主义列强的铁蹄下站起来、富起来,并且刚刚开始强起来的中国称为“帝国主义”,确实让中国人哭笑不得。

  当然,美国国务卿这样说并没有强调中国强大的意思,而是把美洲当成美国的后院,吓唬美洲国家不要与中国打交道。这样的做法实际上就是历史上“门罗主义”的翻版。在拉丁美洲国家正在进行独立的时候,美国已经把拉丁美洲看作自己的势力范围。1822~1823年,当欧洲“神圣同盟”企图干涉拉丁美洲的独立运动时,美国积极推行起“美洲事务是美洲人的事务”的政策。1823年,美国总统门罗向国会提出咨文,宣称:“今后欧洲任何列强不得把美洲大陆已经独立自由的国家当作将来殖民的对象。”他又称,美国不干涉欧洲列强的内部事务,也不容许欧洲列强干预美洲的事务。

  而中国现在是智利、阿根廷、巴西和秘鲁的最大贸易伙伴国,中国与古巴、委内瑞拉是友好国家,巴拿马刚刚与台湾断绝关系同时与中国建交。中国既没有派遣雇佣军入侵古巴,也没有入侵格林纳达和巴拿马,抓走他国的政府首脑,也没有像历史上苏联那样,把导弹运到古巴,让美国佬不安。更加没有像美国那样,穷兵黩武,对其他国家频频发动侵略战争,跟“帝国主义”有半毛钱关系吗?

  美国攻击中俄,实际上是为了给美国自己做广告。因为蒂勒森的演讲宣布2018年是“美洲人之年”。在把美国与中国进行对比之后,他高调地说:“我们不通过不平等的回报寻求短期协议。我们寻求具有共同价值观的伙伴。和美国在一起,你们将拥有一个多维度的伙伴。”“在今年这个美洲人之年里,美国将继续成为西半球最坚定的、最强大的和最持久的伙伴。”

  但是一个侵略成性的帝国主义国家美国把爱好和平的中国称为“帝国主义”,实在是荒诞不经。

  四、从美国对中国的几种说法看美国的战略意图以及中国应该如何应对。

  无论是把中国说成是“修正主义”、“帝国主义”还是宣称要防止中国对美国的“和平演变”,说明虽然美国在局部上对中俄采取守势,但是总体上对中俄还是采取攻势,我们既应该从这些可笑的说法中看到力量对比发生的微妙变化,增强自信心,更应该从中看到杀气腾腾。美国吓唬美洲国家不要跟中国打交道,属于破坏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行动之一。

  美国宣称防止中国“和平演变”美国,实际上是强调和提高了两国意识形态对抗的烈度,其实这一进程从奥巴马时代就开始了,2016年底,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了《波特曼-墨菲反宣传法案》。根据该法,美国国防部将在2017年获得额外预算,专门建立一个反宣传中心,用来反制来自俄罗斯、中国和其它国家的政治宣传与谣言。这说明美国佬的底气没有他们自己以及中国的公知吹嘘的那么足,公知常常吹嘘美国和西方国家的所谓的“包容”,并且忽悠中国放任他们一小撮人的为所欲为,没想到美国不但由国防部来对付其他国家的宣传,甚至从理论上上升到防止中国对美国的“和平演变”的地步,这让公知们情何以堪?

  至于特朗普政府公布特朗普任内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就美国国家安全利益的“挑战者”列出了三个类别,分别为“修正主义国家”“流氓政权”“跨国威胁性组织”。俄罗斯与中国被列入第一类,并且与美国恨之入骨的伊朗、朝鲜和对美国的安全造成威胁的恐怖组织相提并论,体现了美国政府坚持敌视中国的政策。只是由于中美两国经济上的互补性和美国在国际关系问题上有求于中国,所以还策略性地与中国保持接触。

  对此,中国必须放弃对美国的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当然,放弃幻想不等于选择对抗,但是我们只有坚定不移地走强国强军之路,以实力求和平,才能够最终避免战争,而不是如某些公知所希望的把武器交给强盗来求和平。至于美国把中国说成是“帝国主义”来吓唬美洲国家,相信没有几个国家会听他的,因为这些年来美国自己充当反面教员教育了全世界很多人,在美国现在陷入前所未有的孤立地步的时候,估计蒂勒森白忙活了,我们还是应该坚定不移地推进“一带一路”战略,迎来“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的局面。至于“和平演变”问题,虽然中国没有这种计划和打算,但是既然美国佬如此抬举中国的影响力,咱们就不妨加大宣传力度,相信美国和西方国家的民众会有自己的判断力。

  无论是宣称防止被中国“和平演变”也好,把中国说成是“修正主义”、“帝国主义”也好,都阻挡不了中国崛起的步伐,在美国把这些我们曾经在历史上用于那些强大的对手身上的词语用于我们身上的时候,我们在一笑置之以后,最重要的还是朝着“十九大”确定的战略目标继续往前走,至于某些人的咬牙切齿和向隅而泣,就由他去吧!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