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热点聚焦

从特朗普的言行看美国的焦躁

作者:伏牛石 发布时间:2017-10-10 21:06:32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特朗普以一个成功商人身份成功当选美国新一届总统,实事求是说,事前恐怕连他自己都不可能真正看好自己有那么一天真能入主煌煌白宫,成为世界第一强国的掌门人。而之前普遍被人们看好的希拉里,几乎连同她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信心满满在等待她顺利成为美利坚帝国历史上首位女性总统的激动而焦渴时刻,一下子被出人意料的选举结果震惊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原本胜券在握的希拉里败给了多数人都不看好的特朗普,让希拉里自己甚至包括美国东北亚至为亲密的盟友日本、韩国,还有一直梦想着能有一天把台湾从中国领土上独立出去的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都大跌眼镜,叫苦不迭。可以肯定,日本的安倍、台湾的蔡英文在那一具有颠覆性时刻,不会不暗暗叫苦自己何以当初看错了对象,抱错了大腿。他们更会暗暗责骂自己何以当初那样太早太急太不加掩盖地把讨好的秋波频频送给了最终败北的希拉里?

  特朗普的当选,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对美国精英政治的一种极大讽刺,更是美国民意对其现行政治体制的一种不满式宣泄与逆反式戏谑。谁都知道,特朗普虽然是一位成功商人,但他与华尔街那帮帝国财富的真正主宰者以及代表他们根本利益的美国政治精英们相比,在民众中是基本没有什么怨愤与敌对情绪的。美国民众对希拉里这样本人及其家庭长期游刃有余于美国政界的政治精英们的不满与怨愤,相比只能主宰个人不菲财富的特朗普来说,一定是十分明显与深刻的。民众对精英政治及其所代表的那个阶层的不满,就充分体现在他们仅有一票之权的选举上。精英们看好的人偏偏不投,精英们反对的人偏偏要投。于是乎,同样不代表民众利益但没有明显民怨的特朗普如愿当选。然而,民众选举特朗普为总统,并不意味就肯定他、认可他,真心实意支持他。他的当选,用中国一句俗语来说,只不过是民众一种瘸子里面挑将军的无奈之举罢了。

  在当今中国,不少人一直以来都在为美国的政治体制歇斯底里地叫好,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看中了美国政体竭力维护极少数精英阶层利益至死不改的传统。我们这些人,即便没有美国华尔街那帮美国富人所拥有的亿万财富,却偏偏有那帮人永远甘居人上人的心理渴求。几乎多数人都知道,一个社会财富分配存在高度悬殊与不公的世界,一个高下尊卑事态一步步走向极端的社会,绝不是人类社会的终极走向。它的阶段性存在,既是社会发展进程中最卑鄙龌龊的短暂毒光闪现,更是社会发展进程中瞬间的雾霾集结,终有一天会被历史严正斥责与鞭挞。它的存在不仅充满血腥,而且极其腐朽与肮脏。它的最终覆灭与彻底铲除只是时间早晚问题,绝不是它会如何继续繁荣发达亦或试图永远畅行于人类社会之中。

  从上述意义上来说,特朗普虽贵为财富掌控之人,但他必定游离于美国主体政治之外,虽然他身上灵魂上不乏多数财富持有者同样的血腥与肮脏,但较之于做过美国第一夫人兼国务卿的希拉里来说,其血腥与肮脏程度就远没有作为政客的希拉里表现得那么直接、那么立体、那么时时诉诸大众目光之中的受关注程度和极大社会影响力。必定在私有制为主体的美国,诸如特朗普那样大大小小的财富大亨比比皆是,而作为第一夫人和国务卿的希拉里只有一个。特朗普之前的一切行为意义顶多只代表他个人的事业及其家族,而希拉里不管是作为第一夫人还是作为国务卿,其行为意义就不仅仅是她的个人与家庭了,也不再是她当初所从事的单纯律师职业了,她更多的行为自觉不自觉就被贴上了国家政治的标签。

  民意对现行体制的不满与反弹成就了特朗普,而特朗普充其量暂时还只是一个绝对成功的商人,还不能算是一个与其经商一样成熟成功的政客。必定在现实生活中,政商虽有某些相通之处,可细究起来却又是两门差异很大的领域或者说是学问。特朗普虽年逾古稀,眉发皆白,但在政治上他实在又是一个咿呀学语的幼儿。他绝对不具有希拉里处理政务的得心应手和老道老辣,具体表现在他上任伊始对外交事务的处理上就显得太过随意太没章法。

  在台湾问题上,特朗普刚一上任,就不顾及中美两国新旧矛盾的纠葛与相互约定,很快就与原本不看好他的蔡英文通了电话。蔡英文之流和台湾历来领导人一样,唯美国马首是瞻。在美国总统大选锣鼓正酣之时,她由于自己的政治短视错把媚眼投给了希拉里。本来美国大选尘埃落定后,蔡英文心里一直忐忑不安,生怕她几乎一点也不了解的特朗普会记恨她疏远她。一旦那样的话,这个本来就举步维艰的小菜一碟,恐怕就没有多少立足台湾的诱人味道了。可就在蔡英文夜不能寐食不甘味的时候,特朗普突然就答应了与他通电话。这无疑给郁闷中的蔡英文注入了一支兴奋剂,一时间整个台湾岛上,所有台独分子一片欢呼,似乎特朗普的电话就是他们实现独立的福音。然而,这帮人的盲目高兴依然裹挟在他们的坐井观天上,特朗普虽然政治上随意单纯甚至生疏,可美国政治体制里面却不乏老谋深算的政客某与幕僚。几乎就在蔡英文欢喜的呼叫声还未落拍,特朗普又同习近平通了电话。谁都知道,特朗普同海峡两岸领导人通电话的分量与重要性孰轻孰重。不管特朗普与蔡英文的通话是出于对蔡英文当局的暂时安慰也罢,还是对自己一时间不明此举所产生的负面意义到底有多大的懵懂突然醒悟也好,反正我们可以揣测,他与习近平的通话所涉及的内容肯定是事关中美两国的核心利益,而特朗普与蔡英文的通话,也不用太过费思量,那一定是哄小孩般的支护应付甚至是大人塞给小孩糖块一般。

  即便特朗普刚刚入主白宫,尚不知道中美之间在激烈矛盾之下的相互和解与平衡对两国有多重要的话,他手下的那般幕僚可不是白吃饭的,他们一定会很快把中美之间的矛盾冲突与有关利益一一向新主子陈述明白。特朗普能成功经商,又能成功击败劲敌希拉里入主白宫,那就说明他绝不是只知吃干饭而不知道喝汤的白痴。商人历来是不做亏本生意的,除非他误判形势上了别人的圈套。特朗普尽管这些天来在台湾问题上一直大发议论,甚至扬言要在美台国防事务上大有突破底线之说,其实都不过是一种小儿游戏,或者说是一种商场杂耍罢了。如果一切都像他或者他的属下扬言的那样,我们可以想象,他马上就要开始的中国之行还能行得成吗?中国领导人能够容忍一个敢于践踏两国约定危及自己核心利益的外国领导人以国宾身份来自己的国家出访吗?

  其实论玩政治谋略,西方政治家几乎很少是东方政治家的对手。只是自鸦片战争后的一百多年来,东方政治家的雄才大略与聪明智慧在西方发达的科技攻击之下,许多人早已把自己沦为气节胆略上的侏儒了。他们明明有智慧有能力在国际事务占据上风,可由于失却了固有的胆魄,过分瞻前顾后,致使近现代史上类似日本那样的撮尔岛国,能够把自己的浅薄蛮横做派一个时间里在东南亚地区横行无忌,更使得今天国际局势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后,日本小岛上的几个军国主义跳蚤依然希图自己的帝国能死灰复燃,继续当年军国主义时期横行亚洲的迷梦。

  特朗普的随意外交集中表现在他的口无遮拦上,当然也表现在他某些看似果决的举动上。他刚入主白宫,就兑现竞选时的承诺,很快退出了TPP。TPP这个地区性经合组织,原本是为了遏制中国而立,看似率性而为的特朗普说退出就退出了,这很让日本的安倍伤感了很久。美国的退出当然对中国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件好事。退出一个由依附他的小兄弟们成立的微不足道国际组织,对美国来说就如同小孩搬家家,高兴了就玩一会儿,不高兴了就一翻脸走开。他知道那些看他脸色行事的兄弟国家不敢对他怎么样,也不能对他怎么样。在他们面前率性而为一下两下,权当是玩闷了出口闷气,打回二踢脚。

  在重大国际事务上,特朗普依然秉承自己的一贯做派,他那张无遮拦的大嘴几乎一刻也没有闲着。最近他又在朝鲜问题上频频发声了。按说一个只有两千多万人口的半个半岛国家,一直以来硬是以毫不屈服的语调与行为同世界第一强国美国叫板,美国哪里容忍得了?中国历史上,实力绝对强大的大宋赵匡胤对南唐小国国君李煜曾霸气下话: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不管李煜如何委曲求全,甚至以父子关系比喻大宋与南唐关系,赵匡胤也不肯动任何恻隐之心,硬是把李煜的国灭了,把李煜本人作为俘虏押往大宋,使他天天以泪洗面,触目伤心,只能以写诗填词来排遣自己那一江春水般的愁绪了。如果朝鲜不是处在与中俄两个大国交界的地方,恐怕有十个朝鲜也早已被美国以莫须有罪名给灭了。君不见中东北非地区的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还有如今内乱不息的叙利亚,哪个不是在美国直接或间接打击下或灰飞烟灭,或国将不国的?

  特朗普的看似没章法与口无遮拦,有时候也是看人面子给人情面的。对朝鲜一再搞核试验,一再试射导弹,美国一直以来都是气不打一处来。几任美国总统无不被朝鲜一事搞得灰头土脸的。特朗普似乎不愿意这样,这些天来他不断对朝鲜发声,大有在他手里一定要彻底解决朝鲜问题的决心与意志。他的言论中最引人注目的有两条:一是说朝鲜问题对美国来说是迟早要解决的,现在没有解决,那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二是说,朝鲜问题对美国来说始终放在头等大事上,面对媒体他很神秘地说朝鲜问题“绝不是一件小事”。

  如果说特朗普最适合做什么职业,我的答案是做外交官。因为外交辞令常常是话里有话,言有尽而意无穷。美国主管外交事务的蒂勒森做不到的,他的主人特朗普做到了。

  你看,何谓暴风雨前的平静?谁都知道暴风雨是什么,意味着什么。前苏联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学家高尔基有一篇著名散文诗《海燕》,那里面的暴风雨隐喻着推翻沙皇统治的革命风暴。特朗普这里的暴风雨,明眼人一听就明白这是对朝鲜发出的最后通牒。如果朝鲜不听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的警告,美国就要对其大打出手,来一场类似伊拉克阿富汗那样的战争。平静指的什么?还是不问自明,那就是给你朝鲜一段考虑的时间,如果你按照我的意愿做了,那就永远平静下去;如果你不照我的意见去做,那你就永远不能平静,只有接受美国人卷起的“暴风雨”了。

  特朗普说的朝鲜问题绝不是一件小事,更是寓意明了。对美国这样的世界头号强国来说,它所面对的国际国内事务多如牛毛。被称为小事者固然入不了世人的耳目,而被称为大事者则为数寥寥,知者甚多。当年打击科索沃是大事,两次打击伊拉克是大事,发生九一一事件时大事,随后发动对阿富汗的战争是大事,间接打击利比亚是大事,插手打击叙利亚事件是大事,指使乌克兰反对派推翻合法政府是大事,支持埃及一排打倒另一派然后再支持军方对民选总统发动政变是大事。朝鲜问题不是一件小事,那就是说是一件大事。被美国列入自己国家大事的国际问题,就美国人一直以来的习惯做派来讲,那就是军事打击。

  特朗普说起这话的时候,态度悠闲,面含笑意,似乎温文尔雅,似乎闲庭信步,似乎胸有成竹,似乎志在必行。

  这似乎展示了他作为政治家的举重若轻,又好似面表现出了他面对危局大有泰山崩于前色不变的从容。其实在笔者看来,这一切都是纯粹类似三流演员的拙劣表演。故意在紧要关头给众人留一个悬念,让你去猜测去等待去寻求解决的办法。

  特朗普面对朝鲜问题说这样不言而喻的话,看似不以为意,实则杀气毕露。他的悠闲自得面带微笑已经沁润着杀戮者的血腥残暴和习以为常。只不过在这里,特朗普所要威胁的对象绝不仅仅是朝鲜,那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他真正要威胁的是朝鲜的近邻——中国与俄罗斯。不管中俄两国在朝鲜问题上真正的意图在哪里,但他们绝不会接受美国对朝鲜再次发动战争。殃及池鱼的道理人人都懂,仅就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与尊严讲,中俄两国尤其是中国也不会允许美国人再次在自己的家门口燃起战火。中国外交部长王毅的那句话已经具有再明白不过的警告意味了:我们决不允许任何国家在自己的家门口滋事。朝鲜就在我们的家门口,六十多年前,新中国成立伊始,为了捍卫国家民族的尊严和利益,中国就曾出兵朝鲜,同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殊死拼杀,并最终取得了那场具有深远历史意义战争的伟大胜利。今天的中国,已经空前强大,如果此时听凭别的国家在自己家门口发动战争而置之不理,那真会被人贻笑千古了。

  特朗普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与一个原本在他眼里微不足道的朝鲜之间的博弈,其实就意味着他同中俄两个大国之间的较量。大家都心知肚明,谁也蒙骗不了谁,谁也别想蒙骗谁。中国领导人一贯就是临事从容,淡定应对。绝不会像特朗普那样轻易对国际社会发声,绝不会把重大国际事务如同儿戏一般随意说道。毛泽东时代如此,今天也是如此。只要看看这几年中国政府的一系列内政外交行为,明眼人就会明白。

  说这么多,绝不是小看特朗普,要知道特朗普绝不可能是一个缺乏政治智慧的领导人。以其经商多年的经验,他绝不会做蚀本生意。中美两国在今天的历史天平上,许多方面已经很难分清孰轻孰重。轻易冒犯中国,不要说特朗普,就是那些一贯对中国持有偏见的美国政客们,也知道这里面意味着怎样不堪的后果。固然,对一个国家尤其一支军队来说,忘战必危,但以自己绝对的强大实力避免战争发生才是新时期任何国家任何军队追求的最高目标。

  美国人已经强大了上百年,当惯了颐指气使的老大,一旦看到有谁威胁到了自己老大的地位甚至有取而代之危险的时候,流露出几分酸意,表现出几分惊慌,那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特朗普对朝鲜的连连发声,其实就是美国人在自我感觉霸权地位受到威胁后心理上焦躁不安的反应。不然的话,一个小小朝鲜如何能牵动美国高层那么敏感的神经?使得自己的总统在极短时间内喋喋不休地对它反复发声呢?

  美国的焦躁并不十分明显,这一点表现最为突出的当属日本的安倍。日本虽然貌似还有几分气力,还希望自己有复兴军国主义梦想的可能,但它必定是一个站不起自己身杆的国家。他同韩国一样,美国才在背后主宰着它的家和国呢。一个没有自己独立主权的国家,想在这个世界上称老大,那也真算是太自不量力了。真有那么一天,日本彻底摆脱了美国这个太上皇的压制与制约,它才有资格做一做自己的美梦。可说一万句,美国会那样为它松绑吗?

  美国的焦躁就是日本的焦躁,在这一点上虽然他们的焦躁有同有异,可他们必定都在焦躁啊。

  这两个对我们威胁最大国家的焦躁,何尝不是对我们真正强大起来的反证?但是我们应该高度警惕这些人的焦躁,因为焦躁之人得不到合理的心理调治,往往就会做出出人意料的反常之举,就可能对未及提防者带来意外的伤害。

  如今的中国政府,需要的是淡定从容,需要的是增强内力,需要的是练强筋骨,需要的是内部稳定,需要的是官民一心,需要的是铲除内贼,需要的是众志成城。唯有如此,我们才能闲看花开花落,坦应八面来风。

  2017-10-10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