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热点聚焦

蒋高明 丨资本主导的食品安全事件回顾之五:三聚氰胺奶

作者:生态家园公共号 发布时间:2017-08-12 08:49:39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ca14aca3664fd56e02369c55c9bc6039.jpg

  资本主导的食品安全事件回顾之五

  一、引子

  谈起人类现代史上的食品安全事件,就不得不提2008年中国境内大面积爆发的三聚氰胺奶粉事件,该事件对中国奶业造成了致命的打击,其负面影响至今依然没有彻底消除。其实,资本逐利是有其共同特点的,中外没有例外。三聚氰胺不仅在国产品牌中出现,那些著名的洋品牌也检测出了三聚氰胺。只不过境外资本成功转移了事件重心,加上媒体跟风报道,中国奶产业才遭受了重大的打击,而洋奶粉所受的影响较小。

  什么是三聚氰胺事件呢?

  这是2008年发生在中国大陆上的奶制品污染事件,或称中国奶粉污染事故,中国毒奶制品事件等,是一起典型食品安全事件。事件的起因是很多食用河北石家庄三鹿集团生产的奶粉的婴儿被发现患有肾结石,随后在其奶粉中被发现化工原料三聚氰胺。

  该事件造成的后果非常严重。截至2008年9月21日,因使用婴幼儿奶粉而接受门诊治疗咨询且已康复的婴幼儿累计39,965人,住院人数12,892人,治愈出院1,579人,死亡4人;截至到2008年9月25日,香港有5个人、澳门有1人确诊患病。中国国家质检总局对国内乳制品厂婴幼儿奶粉进行抽检,多个著名品牌奶粉被检出三聚氰胺。该事件重创中国制造商品信誉,引起各国对乳制品安全的担忧,多个国家禁止了中国乳制品进口。

  二、事件简要回顾

  2000年,随着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乳制品转变成一个巨大市场。为了调节大陆市场供应与需求,除从日本、新西兰等国进口将近30万吨乳制品以应付高中消费层次外,中国绝大多数消费群体,包括婴幼儿,还是以我国自主生产的乳产品为主。  2004年,安徽阜阳劣质奶粉事件(大头娃娃事件)爆发,公布的不合格奶粉企业和伪劣奶粉中,三鹿奶粉在列,但随后证实为疾控中心工作人员失误所致,把三鹿撤出黑名单。后多部门联合发文,要求各地允许三鹿奶粉正常销售。

  2008年3月,三鹿集团先后接到消费者反映:婴幼儿食用三鹿婴幼儿奶粉后,出现尿液变色或尿液中有颗粒现象。

  2008年5月20日,一位网民揭露其在浙江一家超市里买的三鹿奶粉有质量问题,该奶粉令他女儿小便异常。后来他向三鹿集团和县工商局交涉不果,该网民遂以“这种奶粉能用来救灾吗?”为题提出控诉。该控诉被三鹿集团地区经理以价值2476.8元的四箱新奶粉为代价,取得该网民的账户密码以请求删帖。事后该网民表示,他相信了三鹿集团的解释,他买到的是假货,同意接受赔偿并删帖。

  2008年6月,三鹿集团陆续接到婴幼儿患肾结石等病状去医院治疗的信息。南方日报收到网民反应,有人在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食品生产监管司的留言系统里,反映三鹿奶粉导致多起婴儿肾结石,但事后遭到屏蔽。

  2008年7月,江苏徐州儿童医院小儿泌尿外科医生冯大夫,在国家质检总局食品生产监管司留言系统里,反映婴儿双肾结石导致肾衰的病例意外增多,且大多饮用三鹿奶粉,希望政府部门能组织流行病学专家协助明确原因,但是没有得到明确答复。

  2008年8月1日,三鹿集团取得检测结果——送检的16个婴幼儿奶粉样品,15个样品中检出三聚氰胺成份。

  2008年8月2日,三鹿集团分别将有关情况报告给了其注册所在地石家庄市政府和新华区政府,并开始回收市场上的三鹿婴幼儿奶粉。

  2008年8月4日,三鹿对送达的原料乳200份样品进行了进一步检测,确认“人为向原料乳中掺入三聚氰胺是引入到婴幼儿奶粉中的最主要途径”。

  2008年8月6日,三鹿集团承认经公司自检发现,部分批次三鹿婴幼儿奶粉曾受到三聚氰胺污染,市场上大约有700吨,同时发布产品召回声明。

  2008年8月11日,三鹿公关公司北京某广告有限公司,被指向三鹿集团建议与中国某大型互联网搜索引擎公司合作,投资300万元(奶粉事业部120万元,集团公司180万元)屏蔽有关新闻的公关方案,以攻为守,搜集行业竞争产品‘肾结石’负面新闻的消费者资料,以备不时之需。

  2008年8月下旬,三鹿集团最大海外股东新西兰某公司,在得知奶粉出现问题后,向中资方和地方政府官员,要求召回三鹿集团生产的所有奶粉。但中国公司不予召回,该公司只好向新西兰政府和总理海伦·克拉克报告。

  2008年9月2日,河北省产质量量监督检验院对送检的奶粉蛋白质、亚硝酸盐,以及抗生素残留等营养指标、理化指标及安全指标等进行检测,结果全都合格。该检验结果并由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的《每周质量报告》节目专访播出。

  2008年9月5日,新西兰政府得知消息后下令新西兰官员绕过地方政府,直接向中国中央政府报告此次事件,中国政府才严肃对待此事。

  2008年9月8日,甘肃岷县14名婴儿同时患有肾结石病症,引起外界关注。

  2008年9月9日,三鹿代理公关公司致电某互联网搜索引擎公司大客户部,希望能协助屏蔽最近三鹿的负面新闻,由于该提议违反公司规定以及百度一贯坚持的信息公正、透明原则,大客户部在第一时间拒绝了该提议。

  2008年9月11日,甘肃全省共发现59例肾结石患儿,部分患儿已发展为肾功能不全,同时已死亡1人。随后,中国多省已相继有类似事件发生。中国卫生部高度怀疑三鹿牌婴幼儿配方奶粉受到三聚氰胺污染。

  2008年9月11日,新民网连线三鹿集团传媒部,该部负责人表示,无证据显示这些婴儿是因为吃了三鹿奶粉而致病。据称三鹿集团委托甘肃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对三鹿奶粉进行检验,结果显示各项标准符合国家的质量标准。事后,甘肃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声明该局从未接受过三鹿集团的委托检验。

  2008年9月12日,三鹿奶粉下属公关公司,再次致电某大型互联网搜索引擎公司希望能屏蔽三鹿的负面新闻,再次被大客户部予以否决。

  2008年9月12日,三鹿集团声称,由于不法奶农为获取更多的利润向鲜牛奶中掺入三聚氰胺导致奶粉被污染。其实,早在7月中旬,就有记者就从三鹿品牌甘肃省总经销商——兰州兴源食品公司了解到三鹿已经停止生产确认受到三聚氰胺污染的奶粉品牌三鹿优加奶粉。

  2008年9月12日,某网站财经编辑从三鹿品牌总监处得到确认,三鹿在2007年3月至2008年8月5日之前生产的产品受到污染,停售优加系列产品,并且秘密召回,但未公诸于众。这导致在此后的一个多月里,又有一批婴儿仍食用了三鹿问题奶粉。

  2008年9月13日,中国国务院启动国家安全事故I级响应机制(“I级”为最高级:指特别重大食品安全事故)处置三鹿奶粉污染事件。患病婴幼儿实行免费救治,所需费用由财政承担。有关部门对三鹿婴幼儿奶粉生产和奶牛养殖、原料奶收购、乳品加工等各环节开展检查;质检总局将负责会同有关部门对市场上所有婴幼儿奶粉进行了全面检验检查。

  2008年9月13日,石家庄官方初步认定,三鹿“问题奶粉”为不法分子在原奶收购中添加三聚氰胺所致,已经拘留了19名嫌疑人,传唤78人。这19个人中有18人是牧场、奶牛养殖小区、奶厅的经营人员,其余1人涉嫌非法出售添加剂。

  2008年9月13日,河北省政府决定对三鹿集团立即停产整顿,并将对有关责任人做出处理。三鹿集团董事长和总经理田文华被免职,后并遭刑事拘留,而石家庄市分管农业生产的副市长张发旺等政府官员、石家庄市委副书记、市长冀纯堂也相继被撤职处理。河北省委也决定免去吴显国河北省省委常委、石家庄市委书记职务。

  2008年9月21日,香港食物安全中心公布,某国际著名品牌牛奶公司在青岛生产的餐饮业用1升装超高温灭菌纯牛奶,发现三聚氰胺,检出值为 1.4ppm。该公司承认其产品中含微量三聚氰胺,并宣称所检测出的含量不会对健康构成影响。

  2008年9月22日,李长江引咎辞去国家质检总局局长职务,这是因此次事件辞职的最高级官员。毒奶粉事件在中国形成了一股“行政问责与司法问责风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卫生法》和《产品质量法》,三鹿集团最高将被罚两亿元人民币。

  2008年9月23日,香港食物安全中心验出一款草莓味的四洲蛋糕含有三聚氰胺,其含量超标一倍半。亦证实香港市面上出售的某兔奶糖三聚氰胺超标近一倍,而另一批次的奶糖更超标逾5倍。

  2008年9月24日,中国国家质检总局表示,牛奶事件已得到控制,同时宣布2008年9月14日以后新生产的酸乳、巴氏杀菌乳、灭菌乳等主要品种的液态奶样本的三聚氰胺抽样检测中均未检出三聚氰胺。

  2009年1月22日,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三鹿董事长田文华被判处无期徒刑;高层管理人员王玉良、杭志奇、吴聚生则分别被判有期徒刑15年、8年及5年。三鹿集团作为单位被告,犯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被判处罚款人民币4937万元。涉嫌制造和销售三聚氰胺奶的奶农张玉军、高俊杰及耿金平三人被判处死刑;薛建忠无期徒刑;张彦军有期徒刑15年;耿金珠有期徒刑8年;萧玉有期徒刑5年。

  三、拨出萝卜带出泥

  三鹿奶粉引发的三聚氰胺事件,对国内奶产业造成沉重的打击。实际上,原本很多市场上销售的奶粉里就有或多或少的三聚氰胺,只不过没有认真排查而已。一旦排查起来,结果就让人大失所望。三鹿奶粉曝光后,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对全国婴幼儿奶粉三聚氰胺含量进行检查,结果显示很多厂家产品检出了含量不同的三聚氰胺,包括一些国内著名品牌,除了河北三鹿外,还包括广东某某利、内蒙古某利、某牛集团、青岛某元、上海某猫、山西某品牌、江西某乳业、陕西宝鸡、湖南南山等22个厂家69批次产品中检出三聚氰胺,被要求立即下架。

  中国共有109家婴幼儿奶粉生产企业,中国国家质检总局对这些企业的491批次产品进行了排查,22家企业69批次产品检出了含量不同的三聚氰胺。对于不同品牌的奶粉,抽样数从1到30批次,不合格从1到14批次,检出率从0.28%到100%,检出值从0.09ppm到2563ppm。国内两大主要品牌某某牛与某某利也被检测三聚氰胺,但检测值相对很低。然而,无论是检出率还是检出最高浓度,三鹿奶粉都是垫底。

  2008年9月21日,香港媒体委托香港检验中心验出黑龙江生产的“某国际品牌金装助长奶粉”含有三聚氰胺。香港多家连锁超市决定将该产品全面下架,停售及回收的某奶粉包括五款900克装的“某金装助长奶粉”和“儿童高钙奶粉”,以及一款1800克装的“某速溶奶粉”。

  除了婴幼儿奶粉,中国共有290家普通奶粉和其他配方奶粉生产企业。中国国家质检总局抽检154家企业(合计市场占有率达70%以上),有134家企业未检出三聚氰胺,占87.0%。检出三聚氰胺的涉及20家企业31个批次产品,分别占检测企业和检测批次的13.0%和11.7%。需要指出的是,三鹿奶粉生产的成人奶粉,检测出的三聚氰胺浓度依然最高,高达6196ppm,但该品牌下的三鹿牌全家营养配方奶粉,浓度却最低,为1.3ppm。可见不同来源的奶粉受到三聚氰胺的污染是不同的。因是抽检,这里排除了假样品问题。

  四、社会反应

  三鹿牌婴幼儿奶粉事件发生以后,中国乳协协调有关责任企业出资筹集了总额11.1亿元婴幼儿奶粉事件赔偿金。一是设立2亿元医疗赔偿基金,用于报销患儿急性治疗终结后、年满18岁之前可能出现相关疾病发生的医疗费用。二是用于发放患儿一次性赔偿金以及支付患儿急性治疗期的医疗费、随诊费,共9.1亿元。截至2010年底,已有271869名患儿家长领取了一次性赔偿金,由于信息不准确或不完整查找不到,还有极少部分患儿家长没有领取一次性赔偿金。此事反映了中央政府高度重视三聚氰胺事件,本着负责任的大国态度,国家及时平息了该事件造成的社会影响。

  即使如此,三聚氰胺事件造成国内消费者对食品安全问题的高度担忧。中国奶制品行业在随后的网络抽样分析中,民众的信心指数,降至最低点。不少大陆民众人心惶惶,许多人不敢吃大陆厂牌奶制品,外国奶粉销量开始上升,甚至以小三通方式到金门或马祖购买台湾奶制品,或是到香港购买奶粉。除此之外,不少母亲开始尝试改以母乳而非奶粉喂婴儿。奶妈业亦开始窜红,奶妈薪水直线上升,不少人因奶妈薪水高而应征奶妈。

  该事件亦殃及三鹿牌原产地河北省一带奶农,生意明显大不如前,许多奶农由于生产的牛奶卖不出去,只好忍痛倒掉。

  三聚氰胺事件2008年爆出,曾以18.26%的市场份额领跑国内奶粉市场的乳业巨头三鹿随之陨落,全行业亦陷入质量泥沼。受此牵连,多家国产奶粉企业遭遇业绩危机。2008年,某牛亏损9.49亿元,上海某品牌亏损2.86亿元,某利亏损更高达16.87亿元,成为三聚氰胺事件中亏损最严重的中国乳品上市企业。

  国外奶粉异军突起,趁机发洋财,迅速改变了国内奶粉品牌为主的中国乳业市场格局。2009年,中国婴幼儿奶粉市场前三名已经全部为国际品牌,多某滋、某某臣和某某氏的市场份额分别为14.2%、11.6%和8%。除奶粉市场外,液态乳的市场份额也在逐渐被外国品牌控制。

  五、国际影响

  三聚氰胺事件对中国奶产品甚至其他中国产品都造成了非常不利的影响,极端的例子表现在,韩国的中餐馆一时无人问津。事发时,我带两名法国留学生在山东做实验,两个女孩在向我反应,她们国家已不信任中国产品,可见问题很严重。

  2008年9月19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要求中国当局,在4名婴儿因饮用含有三聚氰胺的奶粉而丧生后,对此问题“展开全面调查”。世界卫生组织也严厉谴责中国没作好食品卫生的管控,而且还刻意隐匿消息。西太平洋总监在马尼拉批评中国未在第一时间向国际社会通报毒奶粉丑闻。

  事发后,据担任欧盟委员会负责健康和消费者保障的官员称,外国消费者都在观望毒奶粉事件的进展,他也期望北京方面能够有个全面的解释。欧盟官员担忧的是:政府之间、监管人员之间是否彼此开诚公布?经济监管人员有责任公布相关信息,他们期待监管人员在彼此管辖的范围内惩罚拖延。

  随着三鹿毒奶粉事件的升级,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于2008年9月25日联合发布声明,对危机扩大表示担忧,希望中国当局今后会对婴幼儿食品实施更严格的监管。除此之外,不少国家采取了相应对策,限制进口中国奶粉。

  日本 日本主要食品公司丸大食品公司2008年9月20日表示全面回收五种有肉馅或奶油馅的包子和点心,原因是产品的成分包括中国的某某利牌牛奶,担心可能受到污染

  韩国 韩国食品暨药物检验局在韩国国内销售的由天津某国际有限公司生产的产品中检测出三聚氰胺,韩国当局决定禁止进口含奶粉成份的中国产品。

  新加坡 而在20日,新加坡农业粮食与兽医局化验结果显示,中国某某利牌酸奶雪条及中国制某品牌牌草莓味牛奶含有三聚氰胺,要全面下架,所有存货销毁。日本的某清食品有限公司指产品曾使用中国某品牌纯牛奶作原材料,而该产品早前曾验出含三聚氰胺。后又发现,一批在中国上海生产的奶糖受到三聚氰胺污染,呼吁公众不要购买和食用。

  印度 印度于2008年9月25日起下令在三个月内禁止进口中国生产的牛奶和奶制品。不过印度相关官员承认,这个暂时性禁令只是预防措施,因为印度并未从中国进口乳制品。

  印尼 印尼卫生部发表声明宣布,在该国出售的19种中国产奶制品和含奶产品中,有12种三聚氰胺检测呈阳性,含量从8.5ppm到945.8ppm不等。当中一款国际著名品牌的牛奶巧克力三聚氰胺的含量高达856.3ppm,成人吃一包已超出安全标准。

  菲律宾 菲律宾不少母亲不敢再用婴儿奶粉,而改以母乳喂婴儿。菲律宾母乳运动人士爱丝卡拉便指出:“毒牛奶对母亲是种警告,若她们决定使用奶粉喂宝宝,就会在其中发现许多污染物,和生产过程的问题。”

  美国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于2008年9月11日发出警告“中国婴儿奶粉不要购买不要食用”。并将发警告提醒民众不要在网上买中国乳制品。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联社于2008年11月25日报道,美国食品及药品管理局验出美国本土所生产的婴儿奶粉,某某臣补铁婴儿奶粉验出含三聚氰胺,某某巢强化补铁婴儿奶粉含三聚氰酸(三聚氰胺的一种衍生物)。

  巴西 巴西政府于2008年10月8日宣布禁止中国食品进口。巴西国家食品安全机构针对禁令的解释为,由于中国毒奶安全引发忧虑,这项禁令是针对含有乳糖和牛奶的中国制产品,同时禁止此类产品在巴西各地销售。巴西并未有进口这类中国食品的协议,也未在中国设有乳糖工厂,不过仍担心受污染产品从邻国流入。

  欧盟 从2008年9月26日起,欧盟禁止自中国进口含有任何牛奶成份的婴儿及儿童食品,而且所有自中国进口的产品,只要含有15%以上的奶粉成份,将在进入欧盟时进行检测。根据欧盟执委会2008年9月26日发给会员国的紧急通报中,清楚指出,所有含三聚氰胺量超过2.5ppm的产品应立即销毁。不过欧盟一直没有禁止含有中国奶粉的巧克力、糖果、饼干等食品。

  随着上述国家和地区的禁令颁布,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始全面或部分禁止中国奶制品及相关产品(糖果、咖啡和巧克力等)的销售或入口,这些国家包括加拿大、英国、意大利、法国、俄罗斯、日本、马来西亚、越南、印度、印尼、不丹、缅甸、马尔代夫、科特迪瓦、尼泊尔、巴布亚新几内亚、苏里南、多哥、加纳、菲律宾、孟加拉国、文莱、台湾、新加坡、坦桑尼亚、加蓬和布隆迪等。可见,当时这些国家对中国奶产品是如临大敌的,其实他们国自己的奶产品质量问题却被掩盖了。

  对中国奶产品的质疑几乎是一边倒,可见舆论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为中国奶产品说句公道话的国际组织不多,世界卫生组织就是其中之一。2008年9月26日该组织称,不要把中国描绘成“万恶之源”,这些问题会出发达国家,同样也会出新兴工业国家。他们正在帮助中国对相关机制进行改善,宣称所有食品安全问题都源于中国,是完全错误的。

  六、三聚氰胺怎么混入了牛奶中

  一个是人喝的奶,一个是化工原料,两者风马牛不相及,它们两个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呢?

  原来是有人为了规避检测而搞的所谓发明,据说该发明还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奖。原来,三鹿集团采取的是一种公司+农户模式,公司为了自身的利益经常压价收购,农民为了自身的利益就掺水售奶,但掺水稀疏后蛋白含量会降低,于是市场上就出现了三聚氰胺这样的产品可以帮助奶农过关。三聚氰胺刚开始是以“蛋白精”名义出现在市场上的,加到牛奶里可以提高牛奶里的“蛋白”含量。

  其实,农民增加的不是什么蛋白质,而是氮。检测蛋白质含量的常规方式为凯氏定氮法,就是检测其中含的氮的多少,而氮是蛋白质区别于其他营养物质的元素。一个三聚氰胺分子含有三个氮原子。在检测中可以提高氮元素的含量。三聚氰胺无色无味,不容易识别。牛奶注水,重量增加了奶农可以多卖钱,加入三聚氰胺提高氮的检测含量,就可以达到“蛋白质”含量标准。其实,在三鹿奶粉事件之前,向牛奶中加三聚氰胺已经潜规则几年了,否则就不会出现国内外奶粉检测时,出现大面积的三聚氰胺奶。

  三聚氰胺,英文Melamine,化学式C3N3(NH2)3,俗称密胺、蛋白精,科学名称为“1,3,5-三嗪-2,4,6-三胺”,是一种三嗪类含氮杂环有机化合物。白色单斜晶体,几乎无味,微溶于水(3.1g/L常温),可溶于甲醇、甲醛、乙酸、热乙二醇、甘油、吡啶等,不溶于丙酮、醚类;对身体有害,不可用于食品加工或食品添加物。三聚氰胺以尿素为原料,生产1吨三聚氰胺约需3吨尿素。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尿素生产国,尿素产量大且价格低廉,丰富的尿素资源使得中国三聚氰胺生产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然而,无序的竞争造成中国三聚氰胺产能扩张严重,竞争激烈,行业产品价格上涨乏力。过剩的三聚氰胺工业产品竟然找到了牛奶用武之地,真是咄咄怪事。三聚氰胺是工业原料,人体没法吸收,婴幼儿的消化系统脆弱,食用含三聚的奶粉后就会出现很多结石一类的症状。

  后来发现,除了“三胺奶粉”,还出现了“三胺蛋”,涉及众多知名品牌。之所以会发生众多“毒”食品,概因连续十几年来大量饲料添加剂的泛滥使用(将三聚氰胺掺入到饲料中提高“蛋白”含量也是潜规则)。按常理说,一般的奶农、养鸡农户不太可能有三聚氰胺这样的“科学知识”,其源头应在科研人员那里。从科研到生产这个复杂流程中,将三聚氰胺化工原料转变成“蛋白精”,没有科研人员的推波助澜,是不可能在相关食品中蔓延的。不良企业赚了高额利润,那么发明人呢?

  七、三聚氰胺事件的教训

  事件发生后,为了买到放心奶粉,中国的年轻父母们把目光投向了乳业大国荷兰、澳大利亚等,奶粉代购业生意兴隆。多家国外超市的奶粉一上架便被搬空。为了不让本地婴儿断粮,荷兰各大中型超市都施行了严格的针对中国人的限购政策。即使已经回归祖国的香港,也开始对来自大陆的奶粉购买者采取限购措施。

  三聚氰胺事件的教训如下:

  第一,食品监管部门监管滞后。尽管我国针对食品安全制定了严格的法律条文,尽管有关质量监管部门不断发出了食品安全可放心食用的信号,也采取了具体行动打击食品造假与食品投毒犯罪,但屡屡爆发的食品安全事件还是让那些监管部门难堪。食品监管总是在媒体曝光后,三聚氰胺事件也不例外。有人说“食品质量是监管出来的”,这句话也对也不对。须知道,食品行业是良心行业,造不造假?食品里面添加了什么?谁也不如企业明白,全国几十万家食品企业,如何监管得过来?一些监管部门与食品造假部门建立“猫鼠同盟”,食品质量检查时为企业通风报信,为的是企业上贡的那些好处。长期以往,食品监测形同虚设。为什么后来大面积排查发现如此众多的三聚氰胺奶,如果这样的工作早做,及时发现问题,及时整改,可能事件的负面影响就不会像今天那样大。

  第二,中国奶食品企业过度看重了资本的力量。国人花高价购买洋奶粉,这是多么大的市场啊,可中国的奶食品企业却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市场被他人占领,自己只能占领一些下游市场。食品行业不同于其他行业,这是个良心行业,需要老老实实做食品,来不得半点虚假。为什么三十年前中国的食品企业不出现质量安全问题呢?因为当年的食品企业是不会为了钱而造假的。向奶粉中添加三聚氰胺,用废旧皮革做酸奶,奶制品中重金属超标,企业昧着良心赚钱,却把消费者赶到了国外。企业宁愿花大价钱请明星做广告,请“专家”搞危机公关,为什么就不能自己专注做放心食品呢?世界上的事情就怕认真,如果中国奶制品企业认真做好食品,困难还是能够克服的,消费者还是能够支持的。

  第三,中国食品专家的错误站台导致了事件升级。一旦出现了食品安全事件,总有那么一些专家跳出来替企业解围,什么没有百分之百的安全食品,是中国人对食品质量要求太苛刻了,三聚氰胺只要不超标吃一点没事,面粉增白剂无害,酒中的塑化剂喝一点没事,甚至地沟油的主要成分也是脂肪少吃没事,转基因食品比绿色食品还安全,吃含转基因Bt毒蛋白大米比喝凉水还安全,草甘膦比食盐还安全,等等等等。这些昧着良心说出来的话,要不是企业给予了大量好处,那些人会冒着挨骂的风险出来搞危机公关吗?敢问那些食品专家,你们能够阻挡中国消费者抢购洋奶粉吗?为什么不去研究一些放心食品的生产与加工工艺呢?须知道,只有在健康的环境下,用健康的办法才能够生产健康的食品啊。

  第四,中国消费者盲目跟风。外国人的食品不卖中国人,这是典型的消费歧视。 “中国人请回到中国去”,这样的逐客令发生在21世纪的文明世界是多么不和谐啊。其实,中国消费者不明白的是,国外的劳动力成本更高,为了节省成本,他们才研究出了集约化养殖技术,添加剂和转基因也都是发达国家先搞的。所谓安全,仅仅是制定了一些标准,国外企业相对认真遵守而已,洋食品照样会有安全问题的。而真正放心的安全食品是运输距离越短越好的,舍近求远可解一时之急,并不能从源头解决问题。

  第五,全体中国人民因三聚氰胺事件而蒙羞。作为有着五千年农业文明的大国,我们何以沦落到跑到洋人家门口买食品的地步?中国人有着优秀的作物栽培技术,有着悠久的动物饲养技术,有着天人合一的理念。中国人理应消费自己的食物产品,中国企业要做好国产品牌,科学家要讲真话做有意义的科研。中国早在几十年前就解决了吃饭问题,几十年前中国大陆很少有食品质量问题。全社会应当反思,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今天吃饭要看别人的脸色的被动局面?

  八、结语

  过去几年来,由于农业严重违背自然规律,肉类、蔬菜生产中大量使用添加剂、激素、化肥、农药、农膜,甚至死鸡、死猪也进入食物链,很多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要不是三鹿奶粉事发,消费者依然会蒙在鼓里。但这个代价太大了,揭开真相是用无辜孩子们的生命换来的。有关部门认真吸取教训,痛定思痛,从食品安全的源头抓起。具体到奶食品产业,要从优质高蛋白植物饲料抓紧,培育优质奶牛品种,科学养殖,严格控制添加剂、激素与抗生素使用,早日让那些焦躁不安的妈妈们买上放心的国产奶制品。

  本文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75-1070515.html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