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热点聚焦

质疑莆田发展的性质

作者:辽宁王忠新 发布时间:2017-05-17 08:20:1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医疗诈骗之乡”“童养媳之乡”

746359779cccd8b99fa79062f49933f6.jpg

  1983年11月,莆田县升格为福建省下辖的地级市,只辖一个仙游县,是共和国最小的地级市。2013年末,全市户籍总人口329万人,常住人口285万人。莆田是著名的侨乡,截至2012年,莆田市共有海外侨胞150万人,侨资企业1518家,占莆田市全部利用外资75%以上。2015年,全市生产总值1655.2亿元,财政总收入185.2亿元,经济总量排在福建九市第七位。自改开以来,莆田无疑发展了。可对于莆田的发展道路,有两大疑团却令人费解。

  一、莆田发展的支柱---“医疗诈骗之乡”

  莆田的发展,莆田系医疗无疑立下大功,可“莆田系”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1、从游医、医生、医院的“三变”。改开的大潮一起,莆田平地冒出一大批神乎其神,能包治性病的江湖游医,依靠在电线杆和厕所上,刷兜售治疗性病、皮肤病的医疗广告,开启“莆田游医”时代。

  上世纪末,国家对公立医院投入逐年减少,医院将不赚钱的科室外包,掀起一轮“院中院”(医院科室承包)的风潮,很多民营专科医院,如爱尔眼科,最初就是以这种院中院的形式存在。莆田系游医通过“老中医、包治淋病”,挖到第一桶金之后,登堂入室,成为正规医院的“医生”。

  2000年前后,混乱院的院中院被大量取消,莆田系则用积累的资金,“蛇吞象”的由承包科室转为承包医院,并大量自建民营医院,什么仁爱医院、玛丽女子医院等,绝大部分是莆田人开设,仍保持大部分是男科、妇科的游医风格。“因性病这东西不敢声张,不好意思在公立医院实名登记,哪怕治坏了,也认个倒霉,不会跟别人说,所以他们能从里面发财”。

  2、主要靠铺天盖地的广告去骗。莆田系医院的敛财之道,重要一条就是大量做虚假广告。不少有“莆田系”医院,仅搜索引擎上的推广费就占到营业额的70%、80%。特别北京、上海等竞争激烈的城市。有医院一年收入1.2亿元,将1亿元投给搜索引擎。“莆田系”医院一年投在网络搜索引擎的广告达200亿元,70%投给百度。

d959496b4b98f2a98b751dc7e113e4d3.jpg

      3、莆田市将医疗产业列入支柱产业。执业医生想开诊所都不易,不靠谱的莆田系民营医院却遍地开花,一群骗人的江湖郎中,做大了中国医疗事业。截至2014年7月,全国民营医院11830家,莆田人从事医疗产业6万人,兴办民营医院8000多家,莆健总会:“莆系医疗已占据全国民营医疗市场份额的85%以上”,至于与公立医院和军警医院的合作还不算在内。总资源3400亿,年就诊1.69亿人次,年产值2500亿。相比2015年莆田主要行业产值:食品加工业320亿,工艺美术业350亿,装备制造业240亿,莆田已将医疗产业列入莆田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之一。

  4、从游医成长出一批亿万富豪。当年,靠1毛钱偏方成本起家的莆田系游医,已纷纷化身亿万富翁,产业遍布全国。有人统计,国内的“玛丽医院”“玛利亚妇产医院”大部被詹氏家族控制。以“华夏”、“华康”、“华东”命名的医院基本被陈氏家族控制。以“博爱”、“仁爱”、“曙光”命名的医院大部被林氏家族所控制。黄氏家族掌控北京较为知名的有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和玛丽妇婴医院。

  5、莆田系巫医成了“老鼠过街”。被称“中国打假第一人”的王海,18年前就开始揭露莆田系的隐秘帝国及医疗欺诈。从2014年7月,新东方一位教师进入云南玛莉亚医院分娩死亡。到2016年5月,大学生魏则西掏尽全家的腰包,却被赤条条送进太平间,莆田黑手终于引爆舆论。2016年5月4日环球时报发社评:《已成“过街鼠”的莆田系面临严峻考验》:莆田系确有较强烈的“缺斤少两”“以次充好”的“农贸市场味道”。连每年拿莆田系100多亿,整天打假广告的百度都宣称,2014年累计拒绝违规医疗机构客户超1.3万家,6成以上是莆田系医院。新京报报道:《莆田系把犯罪当事业做》!

  莆田系一群农民和骗子掌控和垄断国家救死扶伤的医疗保健行业,多年作恶多端,该令人多么可怕!人们也在质问:莆田的发展就等同医疗诈骗之乡吗?只可惜莆田系的问题,至今也无有关部门给国人一个交待,或许,又不了了之了!

  二、莆田发展的硕果---“童养媳之乡”

  所谓童养媳,就是由婆家养育女婴、幼女,待到成年正式结婚。旧社会,因老百姓的生活贫苦,为解决家境贫寒娶不起儿媳妇,童养媳甚为流行。解放后,国家颁布了婚姻法,抱养童养女的问题得到了彻底解决。可谁想到改开之后的莆田,竟成了“童养媳之乡”,而且,拐卖妇女儿童达几十万!

a3508020b1cadcec1aa2a5d73f7d4f49.jpg

  1、最为丑恶的童养媳成莆田现象。改开之后的莆田,不仅买卖“童养媳”死灰复燃,还大面积的整村、整个地区的抱“童养媳”。

  福建省莆田市东海镇坪洋村,一个只有900多户,共4300多人的小山村,几乎家家都抱“童养媳”,多的一家三四个,全村竟抱养了近千名“童养媳”,当地人习以为常。直到有一位教师将其“童养媳”妻子活活砸死,人们才开始关注这里的“童养媳”现象。

  抱“童养媳”还绝非是一个村子的个别现象,至少在莆田市普遍存在。有记者在莆田县灵川径里小学作了调查,该校6年级有学生60人,女生33人,其中“童养媳”14人,占女生总数的42.4%;五年级有学生63人,女生31人,其中“童养媳”7人,占女生总数的22.6%。 曾金清校长说,在灵川镇“童养媳”很普遍,一般村里女孩中约有百分之十几是“童养媳”。

  2、几个QQ群就有2万多童养媳寻亲。莆田人多称童养媳为“长乐子”、“闽侯子”,但长乐或闽侯的故乡却不是莆田,莆田的童养媳多数来自遥远的贵州、四川、云南等地,是被人贩子一路诱拐至此。改开之初在莆田,买卖一个女婴才35元钱。2009年,张善国在长乐当地一家摄影店建立了寻亲的专门联络点,分别成立了数个QQ群,2010年,汇总了各个QQ群的数据后,登陆寻亲的莆田童养媳至少在2万名以上。而这仅仅是主动登录QQ群,主动要求寻亲的童养媳呀!

  3、“至少数十万妇女‘外买’”。《中国福建莆田童养媳问题调查》中明确指出:“至少数十万妇女‘外买’”“在人口拐卖最猖獗的八十年代,当时的北高镇人口约为16万人,我们按每个家庭八个孩子计算(加上父母10人),16万人约为1.6万个家庭,以当时每家买一个童养媳来计算,北高镇就应该有1.6万个童养媳,如此推算,荔城区就有9.6万童养媳,而整个莆田地区就有57.6万个童养媳,也就是说,整个莆田地区的当时收买的童养媳数量就应该接近六十万人。” 连国家女子铁人三项队被撞身亡的“铁人”陈荔红,都是买卖到莆田的“童养媳”,她住的家“当时连门窗都没有”。

  据重庆市委网站2010年8月16日报道,在一起各地儿童被拐卖到福建长乐的解救案中,17名被告人连续作案14起,拐卖儿童15名,最小的不到2岁,最大的刚满7岁。犯罪团伙中有夫妻、兄弟、姐妹、父子……,已形成盗抢、诱骗、接应、运送、贩卖一条龙。

  4、拐卖童养媳还包藏多少其它罪恶。同旧中国的童养媳一个极大的不同,旧中国的童养媳是跑到外地抱养一个女孩来做童养媳,或“合法”的公开买来的童养媳。与旧时双方家庭自愿议价商定来完成交易的买卖方式相比,改开的童养媳一个最大的特点,多以偷、拐、骗的“替代”性方式来完成交易,大多涉嫌严重的刑事犯罪。仅在莆田一个地区的寻亲QQ群里,就有至少2万多名童养媳,这可是被拐卖的2万多女童,遑论几十万妇幼!从云南、贵州、四川拐卖来如此巨额数量的女童当童养媳,这是多严重、多恶劣、多惊人的,集团化、规模化、产业化的恶性犯罪!?

  法律明文规定:如果处于14岁以下的年龄段,无论女方是否愿意,只要发生了性行为即可视为强奸幼女。可像媒体曝光的童养媳马泮艳,《17岁少女三次被卖当童养媳 又被逼站街拉客》,她12岁被卖了4000元,14岁生子,亲姐仨都是如此。而像马泮艳这样悲惨的童养媳,那仅仅是一个吗?莆田大规模拐卖来的童养媳,有多少马泮艳?又包藏了多少其它的罪恶?甚至被活活打死!

  5、买卖妇女儿童当地基本不管。福建莆田,2008年在册人口仅300万出头,却有着与其人口总数极不相称的数万名,甚至几十万童养媳。政府有关部门对“童养媳”问题,则显得消极无为。莆田东海镇党委书记陈清水认为,“童养媳”自由恋爱的比较多,有为报答养育之恩和“哥哥”结婚,对此我们没有权力干预,只要她们口头表示自愿,我们就要给她们办结婚手续。

  《中国福建莆田童养媳问题调查》中明确指出:“当地政府及公安部门都知道几乎家家都有童养媳,也都知道她们很多人没有户口,但对于这些家庭为何突然多出一个孩子,却从不过问,因为很可能买孩子的就是他们的亲友。各乡镇的邻里、亲友们也都相互‘保密’;。其实这种情况下就算有人说了也没太大作用,反而可能会遭到人贩子的报复威胁。”而且,在莆田地区不仅拐卖妇女、女童,拐卖来的男孩,更是“抢手货”!

  改开后的莆田地区经济发展起来了,可如此大规模的拐卖女童当童养媳,这不令人发指?当地的有关部门为什么都装聋作哑?如此的追求发展能是硬道理?

  结束语:凡有重大社会罪恶,必有惊天的腐败。莆田市成震惊全国的“医疗诈骗之乡”“童养媳之乡”,政府竟然不闻不问,这必有腐败惊人。从1993年初到1997年6月18日就任市委书记的许开瑞,因腐败被查处免职;原莆田市市长陈少勇,在莆田任职近10年,后转任福建省委常委、秘书长,被判无期;莆田市长张国胜跳楼身亡;“福建首虎”副省长徐钢,在莆田当副市长时,与不少莆田商人官商勾结等等。这些腐败官员长期当政,莆田特色的犯罪如何不猖獗?民怨如何不沸腾?从上世纪九十年初,福建莆田市一度成全国著名的上访之乡,举报贪官数居全国之冠,进京上访数居全国之首。

  都说发展是硬道理,可老百姓绝不要腐败的发展,绝不要罪恶的发展,更不要发展的腐败,更不要发展的罪恶!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