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热点聚焦

第五纵队,危害巨大!

作者:沧海笑 发布时间:2017-05-15 14:16:5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但是在现实中许多公民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许多言论和行为实际上只是对自己生活中不如意的情绪性发泄,而党和国家却无奈的躺枪,背了黑锅。“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七尺之躯,亡于趾疾”,在中国这样一个庞大的国家,许多无心之举一旦乘以十四亿,其结果就是毁灭性的。

第五纵队,危害巨大!

晋商曾号称中国传统十大商帮之首,称雄中国商界五百余年,其足迹不仅遍及国内各地,还出现在日本、东南亚、俄罗斯、中东和欧洲,可与犹太商人相媲美。

现在提起晋商,许多人脑海中不禁浮现出电视剧《乔家大院》中的场面:豪华的大院、汇通天下的票号、信义为本的经商理念还有那简朴抠门的生活习惯。但是当代很少有人知道在数百年前的明末,那时候有一批晋商堪称大明朝的第五纵·队,充当了明朝灭亡的掘墓人。

一、大明王朝第五纵队的那些事儿

晋商发迹于明初,明朝建立后与蒙元残余势力展开了百年拉锯战,为了国防需要明朝在北方设立了九个军事重镇(称“九边”),驻军数十万。北方边境郡县无法供应驻军庞大的军需物资,只能依靠转运。为了解决边军后勤问题,明朝实行“开中法”,即朝廷以“盐引”为酬谢,鼓励商人把粮食草料运输到边塞。(注:中国自汉武帝开始一直实行食盐专营政策,而盐引就是在政府专营盐场购买食盐额度的凭证)

晋商敏锐地抓住了商机,依靠自己吃苦耐劳、坚忍不拔的精神,忍受常人难以忍受的艰苦,将粮食主产区的粮食运送到边关,获得盐引,之后在国营盐场购买食盐销往全国获利。那时的晋商,凭借自己的勤劳和汗水,获得了大量财富,逐步崛起。明朝中叶,朝廷与蒙古休战互市。晋商又一次抓住机会凭借地利优势与蒙古人开展贸易活动。到了万历年间,晋商的大本营张家口、包头等地“百货坌集,车庐马驼,羊旃毳布缯瓦缶之属,踏跳丸意钱蒲之技毕具”,一片繁荣景象。

第五纵队,危害巨大!

明末,女真人叛明自立占据东北。明朝在萨尔许等战役失败后对满清转为守势,意图通过经济封锁削弱女真人的实力。明末的东北不能与今日相提并论,农业、手工业、冶炼等相当落后,占据了东北的后金根本做不到自给自足。攻破了明朝的城镇,为了速战速决,只能抢掠金银等贵重物品,但这些不能吃喝的金银非但不能增强后金政权的实力,反而因为金银太多,引发了通货膨胀,导致实力被削弱。

所以明朝针对后金的经济封锁可谓是抓住了其要害,但是天才的计划必须加上可靠的执行才能达到预期效果,一名叫范永斗的山西商人和他的七个商业伙伴让这一天才的计划形同虚设,名存实亡。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

【“如果有10%的利润,资本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资本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资本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以范永斗、王登库、靳良玉、王大宇、梁嘉宾、田生兰、翟堂、黄云发八家山西商人为主体的部分晋商凭借商人灵敏的嗅觉很快和女真贵族们结成了利益联合体。晋商们通过贿赂相关官员很快让蒙古山西一线的边关形同虚设,他们以张家口为基地,从全国各地采集商品,然后往返关内外,从事走私活动,为后金大量输送粮食、铁器、火药等战略物资。而后金在关内抢劫的各种物资以及东北的特产,都交给他们处理。

第五纵队,危害巨大!

作为商人,晋商们拥有遍及全国的商业网络,他们就通过这套网络为后金提供情报。明末,外有后金叛乱内有农民起义。如果仔细研究历史就会发现,每当明朝军队将起义军包围将给予毁灭性打击之时,后金军队总会准时攻破长城、入寇北京,迫使明王朝不得不将围剿军队回撤以保卫北京,而起义军也因此转危为安。后金军队每次进攻明朝,总能找到防线的薄弱环节,有针对性的展开进攻。甚至北方各个重镇、关隘的守将姓名、士兵的数量和装备的细节女真人都知道…… 文明程度较低的女真人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这些情报的获得以及和起义军某种意义上的“合作”无不是大明内部第五纵队的功劳。

满清不断通过战争从明朝身上放血,晋商们不断通过走私为后金输血,最终,明朝在内外攻击下轰然倒塌。清朝入关后,顺治召见晋商八大家,封他们为内务府皇商,史称“八大皇商”。 为了表彰晋商对大清建国的贡献,清朝把北方边境的贸易经营权全部给予了晋商,不许他人染指。功劳最大的范永斗被命主持边关贸易事务,并“赐产张家口为世业”。

第五纵队,危害巨大!

(范永斗)

二、资本没有国界,但商人有祖国

明朝灭亡毕竟那是三百多年前的历史了,其灭亡是多种因素共同起作用的结果。满族也为中国做出了巨大贡献早已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当代晋商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贡献良多。历史不容改变但公道自在人心,我们没有能力改变三百多年前晋商以危害国家安全、以变相掠夺同胞生命财产为代价去换取小团体利益的行为,但是针对三百年前晋商的这段黑历史,理应有一些反思。

当代有许多人读到晋商这段黑历史,可能认为晋商的做法没有什么错误。毕竟在明末,不但商人卖国,同时贵族、官员、军人、文人都在卖国,在那个互相比烂的时代里,晋商不过是比较显眼而已。信奉西方自由主义的同胞们也许会认为,晋商不过是在进行商业交易罢了,考虑到历史的局限性,他们不过是在追逐利益罢了,毕竟商人就是为追逐利益而生的。

西方经济学的奠基人物亚当·斯密和其巨著《国富论》可谓闻名中外,他们是整个西方自由主义的基础。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亚当·斯密最重要的作品不是《国富论》,而是《道德情操论》,在该书中他就提出:人具有道德的一面,企业家或者资本者也一样。商人凭借自己的努力获得财富,但是财富的获得离不开相应的社会环境。如果没有明朝开中法和开放边贸,晋商能够完成原始积累吗?

明末著名的东林党,其幕后支持者就是江浙一带的豪商,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采取各种手段阻止朝廷征收商税、矿税,中央财政困难崇祯皇帝向他们募捐时如铁公鸡般一毛不拔。明朝灭亡,拥有庞大财富的他们在征服者眼中就是一只只肥羊,屠刀之下不但财富不存连生命也没有保证。当家破人亡之际,不知他们有没有后悔自己曾经的行为,可惜为时已晚。所以,经商必须有底线。资本的本性是逐利的,市场经济的规则就是遵守法制,法制就是道德的底线,在法制框架内,资本才能是自由的、逐利的。

第五纵队,危害巨大!

有人评论中美两国政治差异时说:“在美国,最有钱的五十个人就可以决定坐在白宫坚定之桌后面的那个人;而在中国最富有的一百人联合起来都不能左右政·治局的决定。”我们国家政·治体制的一个优点就是保证了国家自主性,让执政团体做出的决策能够符合国家和民族的根本利益。而保证我们国家自主性的关键就在于党对国家的全面领导,反映在经济上就是经济必须要政·治挂帅。

中国从古至今就是一个世俗国家,行政力量是社会的绝对主导力量,一部中国历史实际就是一部中国政·治史。中国现实就是“大国经济要政治挂帅”,套用西方政·治经济学的术语来讲就是国家资本主义或者凯恩斯主义。这样的政经关系在中国是被普遍认可的,取得的成果也是有目共睹。

2016年“宝万之争”爆发,原本一宗简单的市场并购行为最终上升到实体经济与金融产业之争、产业政策之争、国家调控与市场自由化之争等国家战略走向的博弈。今年2月,保监会对姚振华及其执掌的宝能系做出处罚,为“宝万之争”做出了最终裁决,同时政府相关部门的决策和表态也为一年多以来关于国家未来战略走向的争论给出了官方的回答,即“中国经济必须由政·治挂帅,中国不会走向欧美式的政·治经济发展道路”。

“宝万之争”已暂时偃旗息鼓,但是如果没有国家干预,这场斗争的结局会怎样呢?其结果必然是实体经济被进一步打击削弱,金融脱离其本职(为实体经济服务)野蛮生长,让中国经济“由实转虚”自废武功,最终成功让中国去工业化。可以想象,当中国没有了世界第一的工业能力时,新的“八国联军”还会远吗?

第五纵队,危害巨大!

三、居安思危,思则有备,有备无患

自改革开放以来,西方各种思潮在中国大行其道,国内的第五纵队和国外各种势力相结合,在中国推动“颜·色革命”,比如网传的《中情局对华“十条诫令”》 (因发文受限,故不一 一列出)。

第五纵队,危害巨大!

细细读完这“十诫”,无论其出自哪儿,真实性如何,但是,“十诫”中的大部分在中国已经变成了现实!!!

西方对中国和平演变,首要目的就是要颠覆我们的人民政·权,但根本目的就是要摧毁我们这个民族和文明传承。的确,党和国家现在存在许多问题,执政中也有过大的失误,当前的官方理论的确解释力不足且与现实脱节。但是许多人只是看到了不足的一面,而忽视我们建国以来所取得的巨大成就。

当前在网络上或者现实生活里,大众如同三十年前的苏联人民,攻击政府和执政党似乎成为一种潮流或者是“政治正确”。

每当考古工作者发现一座古墓或者某人将自己发现的文物上交国家时,“挖人祖坟”、“500元的奖金和锦旗”等论调绝对席卷评论区;

每当新闻报道某位公职人员倒在工作岗位上或者见义勇为时,各种阴谋论、政治美化宣传论不绝于耳,让笔者怀疑一些同袍是不是真的是伪装成人的禽兽,毫无基本人性可言;

每当某些民国新闻或者历史旧事出现在媒体上,各种对领导人和执·政·党的攻击铺天盖地,让笔者错觉中国竟如此兴旺,有这么多的国师和专家,像个诸葛亮一样指点江山、挥斥方遒,恨不得一个个穿越回那个时代,让自己成为称霸宇内、唯我独尊的中华帝国开国太祖……

第五纵队,危害巨大!

绝大多数的中国人绝对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子孙,但是许多同胞缺少的不是对民族、国家的爱,而是一份理性和辩证判断。许多人对于党和政府的攻击,其出发点绝对是好的,大家都希望能够国富民强,建设和谐社会。

但是在现实中许多公民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许多言论和行为实际上只是对自己生活中不如意的情绪性发泄,而党和国家却无奈的躺枪,背了黑锅。“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七尺之躯,亡于趾疾”,在中国这样一个庞大的国家,许多无心之举一旦乘以十四亿,其结果就是毁灭性的。

笔者曾经在东南沿海某发达城市从事过高考文科综合辅导工作,由于师资、收费、知名度等诸多因素,能来笔者所在辅导机构学习的学生其家庭非富即贵。

一位成绩非常好的学生和我闲聊时曾告诉我,她非常厌恶中国,觉得dang就是社会的毒瘤,中国正是有了这个组织才被西方社会所不容。我没有和她争论,只是告诉她:“你现在还没有给这个国家缴纳过一分钱的税收,也没有给这个社会做出过贡献,你现在享有的都是这个国家和那个组织提供给你的,你没有权力去反对”。

后来在工作中,我发现和她有同样思想的学生不在少数。这些没有社会经验和必要判断力的学生的这些言论来自哪儿,不外乎源自身边人和网络。他们中的许多人凭借自己的努力和家庭背景,未来必定会掌握大量的社会资源甚至有部分人会进入决策层。

在那时,随着老一辈逐步逝去,中国是否会成为下一个苏联?“中华人民共和国”中的“人民”二字是否还能依旧存在?

第五纵队,危害巨大!

艺术家易卜生有句名言:“每个人对于他所属的社会都负有责任,那个社会的弊病他也有一份”。国家和社会的确存在许多问题,而作为这段历史进程的见证者和参与者每一个人都应该对国家和社会负责。希望所有的同胞在社会中能够多些理性,少些戾气;多些读书学习,少些盲目跟风;多些自我反思,少些愤世嫉俗。

唯有此,一个和谐、公正、民主的社会方能可期。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