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热点聚焦

任志强的反共气焰为何如此嚣张?

作者:钱昌明 发布时间:2015-09-27 00:43:1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a26334af2daf8ecfd4a27b775115debb.jpg

——由任志强与团中央“撕起来了”的联想

  9月24日,“凤凰网”发了一篇《团中央与任志强微博上“撕起来了,”任:我不反党》的新闻,颇有意思。不由引发出笔者的一番联想。

  习近平总书记接任以后,除了坚决开展“反腐”斗争以外,针对党内长期不讲理想、信仰,以致许多党员忘记了自己是共产党员身份的现状,多次对党员谈理想与信仰问题。再三要求共产党员必须守住自己的精神家园,千万不能忘记“为共产主义奋斗”这个大目标,万万不可迷失共产党人的政治方向。他多次强调: “理想信念问题是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必须经常讲、反复讲。”(《习近平同志在参加河北省委常委班子专题民主生活会的讲话》)“理想信念是共产党人精神上的‘钙’”,缺不得!(《习近平同志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一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

  “共产党人的最高理想是实现共产主义。实现共产主义需要一个相当漫长的历史时期,但我们党员干部心中要有这盏明灯。我们想问题办事情,当然要从眼前的实际情况出发,以正在发生正在进行的事情为中心,但如果丢失我们共产党人的远大目标,就会迷失方向,变成功利主义、实用主义。┄┄党员、干部首先不能动摇信仰,动摇了就会失去根本。共产党人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做到政治信仰不变、政治立场不移、政治方向不偏,守住自己的政治生命线,守住自己的政治灵魂。”(《习近平同志在参加河北省委常委班子专题民主生活会的讲话》)

  习近平同志还指出,衡量一名共产党员、一名领导干部是否具有共产主义远大理想是有客观标准的。它可归纳为“四个能否”: “能否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能否吃苦在前、享受在后,能否勤奋工作、廉洁奉公,能否为理想而奋不顾身去拼搏、去奋斗、去献出自己的全部精力乃至生命。”(《习近平在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上的讲话》)

  新生资产阶级分子、反共分子任志强,偏偏不卖习总书记这个账!非得锣对锣、鼓对鼓,面对面地来干一仗。他几次跳将出来,气焰嚣张地攻击中国共产党“为共产主义奋斗”的最高纲领。

  9月21日中午,任志强又发表了一条长微博《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文中以冷嘲热讽的手法,亵渎、攻击中国共产党的最高纲领——“实现共产主义”,说它完全是“欺骗”、“愚弄”人的。说自己“曾经被这个口号骗了十几年”,他讽刺万千中国共产党人为这一伟大目标所付出的牺牲与奋斗,彻底否定前30年为建设共产主义第一阶段——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成就,污蔑、攻击党的领袖毛泽东:

  我、任志强,一直“受骗”了!

  “直到打倒‘四人帮’和三七开的三中全会,才让我们知道更多的错误来自那个曾经的伟大领袖。

  “被毛指令打倒的刘、彭等原来都是英雄。被打倒的右派们被平反了。人民公社解散了。农民的土地重新分配到户了。文革的一系列错误被纠正了。被破四旧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的传统文化又回来了。高考让中国人又可以重新读书学习了。

  “公私合营之后的公有制经济被打破了。计划经济体制彻底宣告失败了。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饿死了几千万人,文革也不知冤死了多少人。或许建国后因错误政策死去的冤魂比战争死去的还多。但改革开放却彻底让中国人摆脱了温饱的困扰。

  “邓小平告诉我们,中国只是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这个初级阶段也许要几代人的努力才有可能变成中级阶段。还要不知要几十代人才能实现更高的目标。

  “邓小平还告诉我们,从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到共同富裕是几代或几十代人要共同努力才能实现的目标。没有一步步扩大的中产阶级,就不可能实现共同富裕。

  “但急燥的中国人恨不得在一代人都还没有结果时,就想达到共同富裕的目标。更希望现在的年轻人就成为了共产主义的接班人?

  “从封建社会到资本主义社会用了上千年,中国改革后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还不到四十年,就想让共青团员们接共产主义的班,岂不是天大的笑话?也许几十代人的努力也仅仅是走在实现共产主义理想的长征路上。”

  ┄┄

  在任志强看来,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共产主义,可“有”与可“要”的只能是:

  “先脚踏实地的解决好眼前面临的制度建设问题,先要让中国人对这个能让人民分享民主与自由的制度充满信心,先要实现稳定的六边形收入结构,先要让法律真正能保护人民的生命与财产的安全,先要让中国人能容入世界共同的价值观。否则又如何实现共产主义呢?总不会是让世界人民都融入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中吧!”

  任志强要的是什么“制度”?西方的政治制度;要的是什么“信心”?是“分享”西方的“民主与自由制度”的信心;要的是什么“民主与自由”,就是资本的民主与自由;要的是什么“安全”?就是资本的生命与财产的安全;要的是什么“价值观”?就是西方的“世界共同的价值观”,一句话:就是全盘西化,走西方资本主义的路。

  除了这些,其他什么都是假的、骗人的!这就是任志强的逻辑。

  任的评论一出,自然激起了一切坚持共产主义崇高理想的共产党人的愤慨。共青团中央23日发表了署名“景临”的微博《与任志强先生榷》。认为

  “共产主义是一个崇高的目标。我们共青团员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是指接过奋斗的班,而不是坐享其成的班。只要我们一代接一代延续下去,共产主义就一定能实现。”

  看到有人来批驳,任志强立即像打了鸡血似的“兴奋”起来,随即再发题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长微博,讥讽团中央的微博水平低,公然提出:“团中央应该聘用个更明白些的枪手反驳”。任写道:

  “团中央发表了一篇与我榷的文章。心平气和的送了顶反党反共产主义的大帽子。只好再写几句。千万别让团中央用愚昧再去欺骗年轻的一代。千万别让改革开放退回到改革之前。我不在乎别人骂我,但团中央不能用无知欺骗社会!”接着,任志强写了“五条”理由,表示决不认领“反党、反共产主义”这顶“大帽子”。

  笔者以第三者立场看,任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博文,除了有一股政治上的“反共嚣张气焰”以外,根本经不起学术(事实与逻辑)标尺的检验,任的“五条”辩驳,作为“论战”,实在不过是一种苍白无力强辩!没有一条是站得住脚的。且看:

  第一条,“我不反对中国共产党。至少在目前还是优秀共产党员。我的文章中没有一句反对共产党的话。只有对历史与现行政策的一些表述和看法。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党的文件中有明确和肯定的结论的。不要以为对党的历史和现状提出批评就是反党。”

  “目前还是优秀共产党员”,就不会“反对中国共产党”?“文章中没有一句反对共产党的话”,就不会反党了?这是什么逻辑?

  任志强不会不知道:当前揪出来的“大老虎”,哪一只不披着漂亮又华丽的外衣?周永康、徐才厚之流,他们不仅都是“优秀共产党员”,而且还都是党中央的领导成员呐!然而,如今谁会否定他们不是货真价实的“反党分子”?

  “实现共产主义”,是中国共产党的最高纲领,是每个共产党员的“入党誓词”。亵渎与背弃党的最高纲领,背弃自己的誓言,这样的党员,难道不是“叛党”?一名反对党的最高纲领的人,难道还不是“反党”?

  任志强的微博,仅仅只是“对历史与现行政策的一些表述和看法”;其内容真的“绝大多数都是党的文件中有明确和肯定的结论的”?只是他个人“对党的历史和现状提出批评”?

  请问任志强:你污蔑、攻击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你全盘否定社会主义三大改造,你彻底否定前30年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成就,你这样彻底、极端地搞历史虚无主义,难道只是“对历史和现状提出批评”吗?请问你又凭什么讲,你的这些言论“都是党的文件中有明确和肯定的结论的”呢?请你举出是哪一年的哪一号党中央文件?你这样红口白牙的胡言乱语,这不是明摆着是在污蔑、造谣吗?

  第二条,“我更不反对共产主义理想。文章中我非常明确的提出的是我也希望实现共产主义!只是问应该走什么样的路径去实现这一目标。这么明确的话,居然成了‘郑重其事的反对共产主义理想’?太有些‘莫须有’了吧!”

  任志强揣着明白装糊涂,这是想糊弄谁啊?别以为世上只有你“聪明”,把广大读者当“阿斗”。谁都知道,共产主义(包括它的第一阶段——社会主义)就是要消灭私有制。你不是主张不要丢掉“老祖宗”,要读《共产党宣言》吗?那很好,我们就来读两句:

  第一句:“共产党人可以用一句话把自己的理论概括起来:消灭私有制”。

  第二句:“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按:消灭资本主义制度)才能达到。”

  你,作为一名新生的资产阶级分子,你反对共产主义的政治观点,在《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微博中,难道表白得还不够清楚吗?你却说自己“也希望实现共产主义!只是问应该走什么样的路径去实现这一目标”。你说这话,叫“言不由衷”,亏你说得出口,难道你一点也不感到自己这种作派,是一种十足无赖式的虚伪吗?

  这话应该让我们来问你:你不是共产党员吗?而且还是一名“优秀共产党员”!你在博文中公开鼓吹“全盘西化”,——这种南辕北辙的政治道路,能实现共产主义的崇高理想吗?

  第三条,批人家“无知”。他写道:“团中央的文章中极端错误的将共产主义的目标理解为‘反映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政党’的胸怀和远见,更是一种否认历史的无知!”

  究竟是你任志强自己无知,还是人家无知?现在是在讨论中国共产党的最高纲领,从中国出发讨论中国的问题有什么错?

  是的,马克思主义是讲无产阶级国际主义,讲解放全人类的。然而,共产主义运动也总是在一个个的民族国家里发生、进行的。19世纪60年代起,随着第一国际的建立,马克思主义在国际工人运动中(主要在欧、美)得到了广泛的传播与接受,随后就在各民族国家建立起马克思主义工人政党。1869年第一个民族国家的马克思主义工人政党在德国成立,以后又相继在荷兰(1870年)、丹麦(1871年)、美国(1877年)、捷克(1878年)、法国(1879年)、意大利(1882年)、比利时(1885年)、挪威(1887年)、奥地利(1889年)、瑞典(1889年)、瑞士(1889年)、俄国(1898年)等民族国家建立并开展斗争。俄国十月革命以后,在列宁领导的第三国际影响下,各国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工人政党纷纷形成为各国共产党。一句话,全部国际工人运动发展的历史充分证明:

  共产主义运动首先是民族的,同时又是国际的;脱离民族国家的共产主义运动是不存在的。

  任志强用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来否定中国共产党的民族国家性质,这不仅是无知,而且是对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歪曲。他所以要这样,无非就是学舌蒋介石对中国共产党的污蔑,攻击共产党不代表中国人民的民族利益,是“听命”苏联的。仅此而已,岂有它哉!(然而,中国共产党得中国民心、得中国天下的史实,已给了这一污蔑以最响亮的耳光!)

  第四条,无非是重复他的“共产主义空想论”污蔑。认为“共产主义要的是世界的大同。但如何取得世界各国,世界各民族共同的价值观呢?这仍是个尚存在着巨大分歧的问题。中国可以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的实际结合,建立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但这最多也只是‘中国梦’,不是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是人类的崇高理想与追求。只要各国共产党人坚持这个信仰,坚持斗争,人类这一目标终究会实现!这叫立场决定一切。对像任志强这样一个崇尚私有制度的剥削者来讲,马克思主义真理,对他永远只能是“对牛弹琴”!读者如果要懂得个中道理,只有靠各人自己去钻研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恕笔者在此不再展开了。

  第五条,任志强反对“空谈接共产主义理想的班”,主张“要通过改革”,解决当前“老有所养,少有所敎,病有所医,居有其所”等社会问题。他大声疾呼:“改革只能前行而不能后退,早已是十三亿中国人的共识。”据说,只要继续“改革”,这些问题就能解决了。

  任志强嘴里的改革,真的“是十三亿中国人的共识”吗?

  人所共知,在毛泽东思想时代,根本就不存在“养老”、“教育”、“医保”、“住房”等社会问题。正是私有化改革制造了“两极分化”:一方面让少数人变成了像任志强那样的一个暴富的新生资产阶级;另一方面,又让多数人沦落为被剥削阶级地位的“弱势群体”——从而产生了“养老”、“教育”、“医保”、“住房”四大问题。

  改革者,变革也。在社会主义中国搞改革本身没有错,它要改变一切不适应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上层建筑。问题是改革的方向与目标必须对头。改革只能是使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越来越巩固,而不相反;改革只能是使社会主义的上层建设越来越完善,而不是相反;改革只能使社会主义国家的主人——占人口极大多数的劳动人民越来越满意,而不是相反。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章总纲第一条明确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破坏社会主义制度。”

  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是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社会主义公有制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实行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原则。国家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

  第七条:“国有经济,即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经济,是国民经济中的主导力量。国家保障国有经济的巩固和发展。”

  笔者认为,必须继续改革。但改革的方向必须认清。借用邓小平的话说:

  “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一靠理想二靠纪律才能团结起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111页)任志强所讲的所谓“养老”、“教育”、“医保”、“住房”四大问题,难道不正是私有化改革的怪胎?以往的“改革”还必须“照旧”吗?

  “如果产生了什么新的资产阶级,那我们就真是走了邪路了”。(《一靠理想二靠纪律才能团结起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111页)像任志强这样的亿万富翁算什么?不是“新的资产阶级”?难道他们都是金钱魔术师,不靠剥削就能把自己一个个变成大富翁?

  “如果搞资本主义,可能有少数人富裕起来,但大量的人会长期处于贫困状态,中国就会发生闹革命的问题。中国搞现代化,只能靠社会主义,不能靠资本主义,历史上有人想在中国搞资本主义总是行不通。我们搞社会主义虽然犯过错误,但总的来说改变了中国的面貌。(《吸取历史经验防止错误倾向》《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229页)但为什么现在会有那么多的人要求走西方的资本主义道路?

  客观事实是:任志强们已在改革过程中迷失了自己的政治方向,早已把自己由共产党人“异化”为新生的资产阶级分子。既然任志强们的阶级身份改变了,什么阶级说什么话,他们的阶级感情自然也就改变了!他们自然会与占人口极大多数的劳动人民的思想感情格格不入。听听任志强的一些“名言”吧:

  “公开房屋成本,就如同让开发商公开自己老婆的胸部有多大。”

  “最穷的人不需要讨论房价,政府管了,要廉租房、经适房干嘛。”

  “贫富差别恰恰来自于你对资产的投资,过去投资了房产今天都是富人,过去没投资房产的人,舍不得买的人活该,该你穷!”

  看看吧,任志强的言论,那一句是站在劳动人民的立场上讲的?全都是搞私有化“改革”的产物。

  好了,行文至此,也已够冗长的了。

  现在的问题是,在社会主义国家里,在中国共产党执政的情况下,像任志强这类新生的资产阶级分子,他们的反共气焰为何得以如此嚣张?居然敢公开与党的总书记的倡导唱反调,敢于公开亵渎、攻击中国共产党的最高纲领?更不可思议的是:像任志强这样的反共分子,居然不是个共产党员、而且还是个“优秀共产党员”? 难怪鼓吹“新的资本主义就是‘灵’”的辛子陵,他的“污毛”政治谣言能够不断流传,甚至引起国外正义人士的愤慨,却仍能在国内继续打着共产党员的招牌招摇撞骗!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