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热点聚焦

花姐到上海之后……

作者:遥望黎明 发布时间:2021-12-05 08:12:35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文 / 子午

  上海“小红楼”的事终于还是在网上不胫而走、广泛流传了。

  前年的事、去年的案子、今年年初财新周刊的一篇详细报道,然而,“孤陋寡闻”如笔者直到今天才通过一些自媒体触摸到。

  黑社会老大把当地政法官员拖下水,编制了一张令人窒息的大网,哄骗、圈禁众多妙龄女子,供权力和资本玩弄,强奸、代孕、取卵……受害姑娘报案被派出所挡回去、中央巡视组亲自部署收网的情况下当地政法委书记还通知黑老大跑路,这些令人乍舌的细节恐怕姜文在电影里都不一定敢拍;更令人乍舌的是,这事发生在2019年的上海杨浦,而不是1919年的上海黄埔滩。

  《让子弹飞》的结尾,老三带着老四老五老七,搂着花姐去浦东当县长……

  张麻子问他,“不跟我回山里了?”老三却反问他,“还想回山里啊?”

  张麻子有些愣怔,又有些失望,无奈地问道,“老三,你跟我在一起,不高兴吗?”老三却很勉强地笑着,“高兴!就是……有点不轻松。”

  火车上,花姐问道:“老三,去上海还是浦东?老三!去浦东还是上海?”老三回道:“上海就是浦东,浦东就是上海!”

  离去的火车上,隐约能看到黄四郎穿上的师爷的衣服,而张麻子只能孤独地重新踏上“上山”的路,一切似乎又回到了起点……

 

  花姐原本是被黄老爷买下的良家妇女之一,她们是一群“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苦命人。前面几任县长都不能为她们做主——鹅城谁最大?“流水的县长,铁打的黄老爷”。

  黄老爷将她们提供给达官贵人玩乐,靠着她们收买达官贵人,为他提供情报、搜刮财富。不成想这一套却在张麻子这里“翻了车”,受尽欺凌压迫的花姐觉醒了,她右手拿枪指着自己,左手拿枪指着张麻子,要求参加张麻子的队伍去打倒欺压自己的黄四郎。

 

  然而悲哀的是,觉醒了的花姐也不愿跟着张麻子回到山里,而是做了老三的“老婆”,跟着老三去了浦东……

  花姐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吗?“小红楼”主角赵富强“现身说法”为我们揭示了答案。

  2020年9月22日,“小红楼”主人——47岁的赵富强站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被告席上等候宣判,落网前的他已经是上海誉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家资以十亿计。

  “小红楼”并非红色,只是坊间的叫法,对标的是“厦门远华红楼”,而这里是上海杨浦区许昌路632号。

 

  上世纪90年代,杨浦已经是上海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淘金地”,刚到这里闯荡的赵富强还是来自江苏泰兴农村的一个小裁缝。为了最快地抓住最赚钱的行业,立足上海滩,他走了一条一本万利的捷径:皮肉生意。

  最早被他推“下海”的竟然是他自己的老婆,然后他老婆又做起了皮条客,结识了很多农村来的打工妹。赵富强不厌其烦地向这些刚刚进城的少女们讲述自己的妻子如何“献身赚钱”、脱贫致富的励志故事;对于不顺从的少女,赵富强会将她们强暴、殴打、拿裸照和视频威胁,逼迫她们就范……

  被解放的“花姐”到了上海,又重操旧业,还成了老鸨的角色,这不仅仅是花姐个人的悲哀了……

  积攒了一定数量的“小姐”,赵富强又租了两个小门面,先后开设“旺盛美发店”“双双美发店”。在这里,每次交易只需150元,“小姐”没有分成,全部上交,仅在年底分到一些生活费。一名曾在上述美发店工作的女性对采访她的记者控诉:“赵富强是个魔鬼。”

 已经赚足第一桶金的赵富强像上海的所有有钱人一样,选择投资商铺。判决书显示,2004年起,赵富强逐步介入商铺租赁,通过欺诈手段垄断房源,使用暴力、“软暴力”等方式解决租赁纠纷。他从就近的杨浦区门面房入手,靠着豢养的打手,以极低的成本控制了杨浦区的多家门面房。近几年因参与当地政府的拆迁清场,逐步拿到大量国企房源。被抓前,赵富强再度转型经营“汇吃汇喝美食城”,且已在上海三个区开设分店。

  更加讽刺的是,2017年1月,因运营上海法治天地频道《平安上海》栏目的上海万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资金链紧张,罪行累累的赵富强投资了《平安上海》栏目,成为这个法治栏目的运营人。

  “小红楼”6层的“记账房”有一个记账本,密密麻麻地记录了赵富强控制的上千家商铺门面。这些房屋所在的路段多达几十个,有的路段的门面多达十几个,租客不乏上海银行这样的大客户。

 

  这样的黑恶性质的买卖当然一开始就不可能被法律所允许。赵富强就直接利用手下的“小姐”们进行性贿赂,他首先搭上了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杨浦分局江浦工商所副所长冯伯平,从此开启了一场人搭人的政商关系网。

 

  大楼戒备森严,门口有退伍军人做保安,内部每个角落均布有摄像头,不同楼层不同房间都需要相应的门禁卡才能打开。“小红楼”6楼有多个套房,一批年轻时尚、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被“圈禁”在这里,想逃跑几乎是不可能的。网上流出的小红楼内景,其奢华程度堪比“皇宫”。就在这座“皇宫”里,他频频邀请各级官员、名流在创富大厦里消费,或是提供性贿赂拉官员下水,或是拍下视频、以此威胁、胁迫他们下水。

  在美国留过学的大学生陈倩,被赵富强以招聘“汇吃汇喝美食城”运营专员的名义骗到这里。2017年底,赵富强在一次强奸后,允许陈倩去银行领点补偿费,陈倩才找到机会拜托银行柜员报警。其后,赵富强直接带着陈倩母亲赶到警局,最后以家庭纠纷的名义撤案。被带回的陈倩连续十几天被强制注射催卵针取卵供赵富强牟利,患上了严重的腹腔积水,永远失去了生育能力。

  另一名被赵富强暴力取卵的舞蹈老师崔茜,在逃离之后被赵富强派人在大街小巷播放裸照威胁。破釜沉舟的崔茜在2018年11月向上海市纪委进行第一次举报,“控告赵富强强奸残害女性、使用钱色拉拢腐蚀干部”,但举报信没有引起重视。2019年初,崔茜又向杨浦区公安局报案称被赵富强强奸,要求离婚,这才以“强奸案”立案,与之同时法庭上的崔茜以微信群发的方式,再次举报赵富强长期行贿、嫖宿,并实名列举多位政府官员、国企干部和警务人员。当时,正值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到上海的前夕,赵富强的黑色保护伞终于撑不住了。

 

  2019年3月24日,小红楼的员工被遣散干净,但赵富强仍然心存侥幸。直到5月15日收网前,杨浦区委政法委原书记卢焱把他拉到办公室告之,“快走吧,马上收网了”。赵富强当晚开车逃回江苏泰兴老家;次日13时许,赵富强在江苏老家被捕。

  在赵富强的生意版图已经扩大到北京市海淀区的同时,赵富强已经开始出现向老家转移资产的迹象。在泰兴老家,赵富强投资几千万修了四条马路,老家当地政府就给了个牌子“富强路”,赵富强还在村里施以小恩小惠,一来彰显自己在上海“混得好”,二来恶贯满盈的他竟成了当地有名的“乡贤”。

  2020年9月22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赵富强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对其他37名被告人分别除以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至二十年之间的徒刑,其中杨浦区原政法委书记卢焱被判有期徒刑17年,杨浦区法院院长任涌飞被判有期徒刑7年6个月……2020年12月30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维持原判。2021年11月1日,曾任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主持审理赵富强涉黑案的上海松江法院院长张铮被查……

  如果姜文把上海滩也拍成三部曲,那么,赵富强的“小红楼”应该会比《一步之遥》精彩吧。“上海、浦东,彼时彼刻、此时此刻”……​​​​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