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热点聚焦

彭水周:关于“联想”问题的政治辨析

作者:彭水周 发布时间:2021-12-01 13:33:1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2021年岁末,由爱国青年明德先生发起,著名爱国大V司马南果敢跟进,以一往无前的大无畏胆略,在“司马南频道”连续推出六期、总时长达2个多小时的节目,以过往媒体公开披露的事实和一系列翔实数据,对IT业“巨无霸”“联想”一路走来,暴露出来的诸多问题进行质疑和抨击,成为年末最吸睛的“压轴大戏”,在社会上掀起几乎一边倒的舆论巨澜。在这起司马南与“联想”高层对决事件里,通过司马南发布的视频节目和“联想”的应对举动,经过网络舆论及时广泛传播,只要稍对社会热点感兴趣的人,对“联想”的“前世今生”和司马南揭露“联想”的主要问题,早已了然于胸。简要概括起来,不外乎以下几点:一是当年通过令人眼花缭乱的改制“骚操作”,将国有资产变公为私,改进私人腰包,即国有资产流失问题。二是一直以来,“联想”的奋斗目标就是赚钱,从来不敢、也未想过向西方叫板,另起“炉灶”搞科技创新,以科技立企,始终甘做西方资本、技术的附庸。说白了,“联想”就是一家国际化电脑元件组装公司。三是“联想”20多个高管中,一大半是外国人,而“联想”电脑长期作为中国政府机构办公指定采购电脑,存在国家信息安全问题。四是“联想”电脑销售媚外欺内,在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配置高售价低,而在国内售卖配置低售价高,玩压榨同胞的无耻“双标”。五是在中国政府长期采购支持和庞大的中国民用市场长期拥趸下,“联想”竟出现“资不抵债”的亏损黑洞,而与此严峻形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联想”高管,尤其是“柳杨”,居然仍心安理得的拿亿万年薪。这不由得使人产生“联想式”怀疑,拥有丰厚市场利润的“联想”陷入“穷途末路”,是不是由这些内、外高层“蛀虫”造成的。六是“联想”借“联想”这只光鲜亮丽的“蛋壳”,“不务正业”地孵出很多衍生业务,其中包括放贷食利业务,而且干起来,也是呈现出“一口想吃出个胖子”的“巨鳄”态势,一口气拿下6张放贷牌照,铆足劲头打造自己的金融帝国。但事与愿违,其不良贷款率长期居高不下,其运作过程中曝出的黑心“断头贷”,更是饱受世人非议。至于发生在2016年的“吃里爬外”的“5G投票门事件”和滴滴与“联想”的关联等问题,倒是题外话。

  明德先生和司马南捅“联想”这只大马蜂窝时间,恰逢《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发布之时。对司马南真凭实据地“连珠炮”质疑和抨击,以及以网络平台为主阵地掀起的讨伐“联想”的汹涌社会舆情,联想高层除了通过“女秘约饭局”和赞助爱国学者研究、爱国团体访学,支持红色旅游等,向司马南伸出“橄榄枝”,释放和解善意,以及通过舆媒名嘴,“皮里阳秋”地说教式干瘪地鼓噪几声外,并未见拿出有说服力的实质性对策。从司马南“单挑”联想,“联想”高层以及主流媒体几乎沉默式反应,不难看出“联想”的心虚;或者说,它是在耐心地等待着什么。

  时代在前进,改革也在同步推进,政治和社会气候似乎随着自然界季节的变换,也在悄然发生变化。不难想象,如果司马南在数年前,或更早时候,如此“火力猛烈”地挑起“发难”改革先锋“联想”事件,将会是怎样的一种结果?只怕不待长期以来独擅“改革”解释权的“精英”“专家”口诛笔伐,单是“联想”自己,就早已通过诉诸法律、祭出“反改革”政治杀手锏等手段,劈头盖脑一顿“乱棒”,毫不“温良恭谦让”地把敢于挑战水车的“堂吉诃德”司马南打落马下。这决非信口胡谄。2018年5月,即联想“5G投票门事件”发生后的第三个年头,针对社会上对“联想”“吃里爬外”给华为使绊子,还有涉嫌侵吞国资的訾议声浪,联想掌门人、“企业教父”柳传志,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举办的柳传志校友报告会上,底气十足地厉声放言:“你再BB,顶多说完了卖国贼这事,投票这事基本解释了。你再说我侵吞国有资产,说多了,那我就起诉你!”“泰山”的话可谓一言九鼎,此后,公开质疑“联想”和柳传志的声音果然销声匿迹。

  作为在改革开放40周年庆祝大会上荣获“改革先锋”称号的柳传志,可谓一个时期的改革典范。可以这么说,他和他的企业“联想”代表的是一个特殊时代,一个“摸着石头过河”,也可以说是许多人借改革之名、乘机“浑水摸鱼”的时代。作为时代符号的“联想现象”,是当时改革语境下普遍的时尚的社会现象。所以对柳传志的质疑、声讨,客观地讲,就是对以柳传志为代表的一个团体的质疑、声讨;再往深处讲,对柳传志和“联想”发展方向的质疑、抨击,就是对改革中出现的政策失误的质疑、纠偏。

  尽管柳传志于2018年举办的校友报告会上,声色俱厉地以威胁口吻,警告社会上“诋毁”自己的人,但他只能为那个时代他代表的那个群体背书,除了不能拿出无论从国家大义、还是从社会道义来讲令人信服的证据、说词,洗清自身“原罪”外,没有任何实质意义,这使他的丧失道德支撑的“振振有词”,散发出一股烂泥里冥顽石头的腐臭气味。

  值得玩味的是,柳传志咄咄逼人的口气里,似乎还透露出一股有恃无恐的要挟意味。

  既然“无范本可照抄”的中国改革开放是“摸着石头过河”,那么就难免产生失误,难免存在假“改革”之名巧取豪夺、损公肥私的不法之徒。在改革进程中,不断反思纠偏,通过逆向再改革,消灭寄生在国家、人民财产肌体上不劳而获的寄生虫,剜除腐蚀改革、企图以一己之私阻挡改革深入推进的毒瘤,已成为大势所趋,成为人民的切盼,成为新时代的呼声。

  《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中指出,“党清醒认识到,外部环境变化带来许多新的风险挑战,国内改革发展稳定面临不少长期没有解决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以及新出现的一些矛盾和问题,管党治党一度宽松软带来党内消极腐败现象蔓延、政治生态出现严重问题,党群干群关系受到损害,党的创造力、凝聚力、战斗力受到削弱,党治国理政面临重大考验。”“党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支持国有资本和国有企业做强做优做大,建立中国特色现代企业制度,增强国有经济竞争力、创新力、控制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构建亲清政商关系,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和非公有制经济人士健康成长。”“党坚持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健全新型举国体制,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加强基础研究,推进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和自主创新,强化知识产权创造、保护、运用,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和世界科技强国。”特别强调,“独立自主是中华民族精神之魂,是我们立党立国的重要原则。走自己的路,是党百年奋斗得出的历史结论。党历来坚持独立自主开拓前进道路,坚持把国家和民族发展放在自己力量的基点上,坚持中国的事情必须由中国人民自己作主张、自己来处理。”

  《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以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观,深刻指出我国改开过程中累积的亟待解决的深层矛盾和问题,这些矛盾和问题严重影响党群关系,危及党的执政地位和社会主义政治制度;严重影响社会稳定,阻碍改革开放进一步健康深入推进,阻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以《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内容,观照司马南针贬“联想”的系列实事问题,我们既能看清人性的贪婪,私欲之下的罔顾社会主义法制和人间道义的无法无天、胡作非为,触摸到改开之初“摸石头过河”的混沌乱象的症结之所在,又能感受到新时期我党正视历史问题、自我刮骨疗伤、纠正前进方向的勇气和决心。

  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曾谆谆告戒,“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不同的特点就是共同富裕,不搞两极分化。如果导致两极分化,改革就算失败了。”“少部分人获得那么多财富,大多数人没有,这样发展下去总有一天会出问题。分配不公,会导致两极分化,到一定时候问题就会出来。这个问题要解决。过去我们讲先发展起来。现在看,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不比不发展时少。”

  “联想”改制,罔顾宏观政策和天理道义,公、私勾结,化公为私,将国有资产改进自己私人腰包;“联想”高层自说自话,公然理直气壮地拿天价年薪;“联想”在急功近利、唯利是图的“贸工技”道路上一路狂奔,甘做世界零件“拼图公司”,乐当西方科技、资本附庸,且在电脑销售配置、价格上,媚外欺内,毫无民族气节,丧失道德廉耻,这样的非中非外、不伦不类的“大杂烩”式企业,却长期扛着“民族企业标杆”大旗,其创始人柳传志被誉为“企业家教父”;“联想”自发生倪、柳关于“技工贸”“贸工技”之争,最后以柳传志完胜开始,便在一门心思投机赚钱道路上开足马力奔跑,形成国际电脑组装公司,彻底掐灭了倪光南院士科技兴企、科技报国的希望火苗。

  在当今全球经济一体化时代,科技革命内涵已发生深刻变化,对于一家现代企业来说,其竞争的终极目标,是拥有自主知识产权、代表世界尖端水平的核心技术。即使从传统意义上来讲,拥有产品核心技术,也是一家企业应具备的基本要素,从企业这一本质要求来讲,“联想”即便作为一家普通“企业”,也是徒有虚名。

  事实上,“联想”只是介于企业、市场之间的一个媒质,具象一点说,就是一个在市场大海中“见缝插针”的精明、但短视的商人、掮客,它依赖自身光环和优势,在政、商各界和社会上长袖善舞,编织维护自己攫利和发展的复杂而坚强的关系网,在政府办公设备采购这块巨大“蛋糕”中,“联想”电脑长期处于垄断地位,同时,也因其耀眼的品牌光环,长期得到国人的青睐、拥趸,但令国人失望的是,“联想”之“芯”从来就不是“中国之芯”,这是“联想教父”柳传志始终不渝的发展“初心”所决定的,这仅从“联想”现在27名高管中拥有14名外国人这一点,便可证实。

  实事上, 柳“教父”不过是为外国资本家打工的“打工皇帝”,“联想”在国内创造的利润,大部分都流进外国资本大佬的口袋里去了。非但如此,在中国政府和全国人民支持下,“联想”竟令人难以置信地演绎出“资不抵债”的荒诞剧。还有更传奇的,“联想”通过“一切向钱看”的丰富联想,成为“与时俱进”的吸血“八爪鱼”,在柳传志主导下,把中科院以“国拨地”名义划给“联想”建设科技园的大宗土地,擅自改变用途,搞房地产开发,实现财富极速变现。此后,这只“八爪鱼”的多路出击、四方攫利,尤其是进军高回报、同时也是高风险的金融放贷领域,因吃相过于难看,涉嫌违规违法,饱受社会垢病和舆论揭露、抨击。

  “联想”借助“联想”国际品牌的唬人外壳,偏离脚踏实地做大做强、做精做专企业的“初心”“本业”,褪变为泛概念化、企业目标模糊、只知道红着眼睛满世界捞钱的大“杂耍”,由于“电脑组装工厂”的自我矮化定位,每年须向西方主子缴纳数百亿美元的技术专利费,再加上联想高层“与国际接轨”的天价年薪,将从国内庞大市场赚得的利润吞噬殆尽,而其它衍生业务,随着经济政策随形势变化调整、纠偏,加上“联想”自身经营不善,也多呈铩羽之势,终成“空想”。“联想”的现实情形是,债台高筑之下,徒剩一个空洞的躯壳。

  司马南将历年媒体公开披露的“联想”信息整理后公之于世,并加以条分缕析,让我们清晰看到“联想”一路走来所暴露出来的系列问题,它与《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中所提到的“长期没有解决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支持国有资本和国有企业做强做优做大。”“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独立自主是中华民族精神之魂。”等对改革开放以来的历史经验总结和面向未来的发展论断相观照。“联想”买办式、简单粗暴吸血的发展道路,对于谋求国家、人民利益来说,对于谋求中华民族复兴伟业来说,对于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来说,不仅不能起到正面推动作用,反而会产生破坏作用。“联想”已背离我党提出的“科技兴国”“共同富裕”初心口号太远太远。

  《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中有一句直面现实、振聋发聩的话,那就是“党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没有任何自己特殊的利益,从来不代表任何利益集团、任何权势团体、任何特权阶层的利益。”它必将成为解决改开以来一切遗留问题的根本指导思想,必将将那些借改开之名上下其手、偷天换日、损公肥私,企图以“原罪说”逃脱法律审判、人民惩罚的不法之徒绳之以法,荡涤长期以来政经领域淤积的污泥浊水。

  写到这里,不得不提及素来有“风向标”之称的《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先生,在这场声势浩大的质疑、抨击“联想”浪潮中,他“冒天下人之大不韪”,跑出来,同以往在关键时刻站出来,评论社会爆炒的热点话题一样,貌似公允地当起了“裁判”,发表了一篇具有鲜明胡氏风格的点评。对胡锡进点评司马南质疑联想的点评,社会上有识之士的各种评论已经够多的了,但我还是想在这里谈谈自己的看法。

  胡锡进的点评可谓冠冕堂皇、四平八稳,颇有“政府代言人”的味道,说他是“风向标”,一点也没抬举他。然而,透过胡的左右逢源、温文尔雅,我们还是不难窥见其观点的鲜明倾向性和暗藏的锋芒。与其说他是在帮“联想”和以“柳杨”为核心的联想高管说话,倒不如说是为造就“联想”和“柳杨”们的那个非常时代站台。他说得很客观,也很扎心。他说“国有资产流失”是“那个时代的产物”,并警告说“追究联想是否导致‘国有资产流失’,需要非常非常谨慎,因为有不少民营企业和股份制企业都有所谓的类似‘原罪’。”他很担心,“如果反过来追究,甚至形成一个运动,将会对中国民营企业家的积极性造成打击,增加他们的不安全感。”

  胡锡进的陈述与担心,也正是“联想”及当年走柳“教父”设定的“联想”道路的企业家们所要说的和忧心的问题。

  但胡的点评,明显存在较多混淆原则性概念的东西,如当年改革开放,虽是顺应时代发展滚滚洪流,但并非不受约束的不讲政治、不讲法制、不讲四项基本原则的任意滥觞。《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社会主义的公共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国家保护社会主义的公共财产。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用任何手段侵占或者破坏国家的和集体的财产。”当年推行国企股份制改革,以提高生产效率和经济效益不错,国企和集体经济改革的结果,致使国资占比缩小也是既成实事。改革虽然是“摸着石头过河”,允许走弯路、甚至走错路的探索,但前提是在社会主义政治大法的原则性框架内探索、实践,决非抛开社会主义政治、法制,抛开国家民族利益,官商勾结、狼狈为奸、监守自盗、损公肥私,国有资产流向须“有道可循”,——这里所说的道是国家民族之道,社会主义制度之道,社会道德和民心之道。

  胡锡进以“摇摆”口吻,说“联想”“‘国际化’模式是否也是中国企业各种经营类型中应予尊重、保护的一种,同样是值得探讨的。”想反问一句:“联想”的“‘国际化’模式”是什么样的一种国际化模式?探讨、学习它的放弃核心科技研发,一心抱紧洋大人的“粗腿”,誓当“洋买办”的跪姿?还是研究、学习它中外高管自我设定“天价年薪”的“多元”分配模式?

  在关于企业面向全球开放经营的“国际化”“多元”方面,胡锡进搬出日本索尼公司,意思是想将它同联想相提并论,为“联想”说句“公道话”。但无论从技术层面、经营层面,还是从国家民族利益层面来讲,将“精工”索尼与“拼图”联想相提并论,都是对索尼的一种侮辱。

  胡氏语言风格的最大特点是“摇摆”,在摇摆中寻找一种可能的平衡。他的一千多字的点评中,充斥着“大概”“似乎”“是否”等模棱两可的“摇摆性”字眼,像极了一条圆滑的泥鳅。

  他说,“我们不再崇拜联想,与声讨和清算联想,似乎是不同的事情。”对“联想”的崇拜与否当然与对它的声讨、清算不是一回事,这看似废话的一句“废话”,细思起来,却大有文字游戏的玄妙,它无形中加重了不必纠结于声讨、清算联想的语意。

  紧接着,胡锡进以探测性话语遥问“联想”未来结局,“我不知道历史会如何看他们当年的风光,会从他们发挥了那段时间的引领作用来加以肯定,还是会聚焦他们之后的,视为一种‘堕落’。我觉得视距越远,越能看得更清楚。”中性的话语,不敢肯定的结局,其实夹带着对“联想”过往的肯定,这不难从“他们发挥了那段时间的引领作用”这一断句中看出,不难从明贬实褒的措词中看出。他只“摇摆性”提及“联想”“‘让别人去闯’、自己在老路上‘闷声发大财’”的“堕落”,却只字不提联想的“大财”从何而来,以及“联想”堕落的根源,并且胡氏之贬还建立在“我不知道”历史是否这样看这一“摇摆”前提基础上,这就在否定的同时,也具有肯定的意味。

  最后,胡锡进说改革开放发展到今天,不少“都有所谓的类似(‘联想’)‘原罪’民营企业和股份制企业占了大半江山,发挥着不可取代的作用。”这已是“木已成舟”的实事,他担心“如果反过来追究,甚至形成一个运动,将会对中国民营企业家的积极性造成打击,增加他们的不安全感。”意思是应对已经发展起来的民营企业“原罪”既往不咎,团结一心向前看,如刻意追究民营企业家的历史问题,将会产生影响社会稳定、影响经济健康发展、破坏来之不易的良好改开局面的后果,甚至会影响中国进一步改革开放。

  但是,问题是,历经百年斗争风雨的中国共产党真的如胡锡进先生所说的这般脆弱吗?在决定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大是大非问题上,真的会含混带过吗?回答当然是否定的。

  我党从来是善于刀口向内、自我刮骨疗伤,一切从国家民族和人民利益为根本出发点的政党,百年征程中,尽管一路筚路蓝缕,历经艰难险阻,但在涉及根本性原则问题上,从来是立场坚定,态度鲜明,在每一个关系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关键时刻,总会直面历史问题,以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观为指导,以壮士断腕的大无畏革命勇气,激浊扬清,拨乱反正,绝非以姑息养患的消极隐忍方式,背着沉重历史包袱痛苦蹒跚。尤其是那些乘特殊历史时期“浑水摸鱼”,巧取豪夺国家财产、人民血汗的蠹虫,更是要彻底清算他们的不法罪行。唯有如此,才能实现政通人和,还共产党历史和社会主义社会朗朗乾坤,才能更好地团结全体人民,轻装上阵,在新的历史时期开创中国改革开放新境界。

  关于我党对待历史问题的处理态度,从我党1935年“遵义会议”决议和1981年十一届六中全会对建国以来党的重大历史问题决议中不难看出。所以,胡锡进的“担心”纯属多余,他的似是而非、似非而是的暧昧态度,不像是一个判别事物是非态度鲜明、立场坚定的真正共产党人的态度,甚至欠缺作为站在国家民族和人民利益立场说话的一名共产党员的基本党性。

  诚如《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中所指出的,“我党之所以能够领导人民在一次次求索、一次次挫折、一次次开拓中完成中国其他各种政治力量不可能完成的艰巨任务,根本在于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求真务实,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及时回答时代之问、人民之问,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坚持自我革命。勇于自我革命是中国共产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显著标志。自我革命精神是党永葆青春活力的强大支撑。先进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不是天生的,而是在不断自我革命中淬炼而成的。党历经百年沧桑更加充满活力,其奥秘就在于始终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党的伟大不在于不犯错误,而在于从不讳疾忌医,积极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敢于直面问题,勇于自我革命。只要我们不断清除一切损害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的因素,不断清除一切侵蚀党的健康肌体的病毒,就一定能够确保党不变质、不变色、不变味,确保党在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进程中始终成为坚强领导核心。”

  对于如何处理、解决“联想”及其所代表的那个特殊时代遗留下来的深层矛盾和问题,也许我们可以从我党百年奋斗史中、从上面摘自《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的两段话中可以找到答案。

  “只有运动的抽象即‘不死的死’才是停滞不动的。”这是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论的精髓。依据马克思这一不断运动、变化着的动态唯物发展原理,改革的涵义并非一成不变固化于改开之初受时代局限的政治思维定式,改革应是一个始终呈正向运动、充满时代朝气的科学词汇,它不仅意味着对旧体制、旧观念的改造,去糟存精,而且意味着在改革的过程中,又伴随着对成为历史的改革阶段的唯物反思和建立在反思之上的逆向再改革。“只要扬起改革大旗,所有的决策和行动就百分之百是正确的”观念,是不值一哂的背离马克思主义的荒谬唯心论,我们只有始终朝着实现共产主义崇高理想的光辉方向,坚持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观,坚持同最广大劳动人民站在一起,坚定不移地推进科学改革,推进对改革阶段性过程反思、纠偏的再改革,通过长期的反复的实践砥砺,才能找到通往真理的金光大道,才能巩固党的政权,才能确保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健康蓬勃发展,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民族复兴网首发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