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热点聚焦

子午:覆盖12岁以下接种?检讨莆田突防别搞错了主要方向!

作者:子午 发布时间:2021-09-16 08:06:58 来源:子夜呐喊 字体:   |    |  

  截至9月14日8时,福建省本轮累计报告本土阳性感染者139例。

  本轮“突防”的一个重要特征是在莆田、厦门、泉州都出现了工厂的工人聚集性感染,在莆田出现了小学学校的学生聚集性感染。莆田已累计报告的94例感染者中,28例是来自协胜鞋厂的员工,36例是来自幼儿园及小学的学生;厦门33例,新增确诊均是首例病例在厦门某工艺品公司的同事;泉州最初的2名确诊病例也都在莆田的鞋厂上班,且均已完成疫苗全程接种。

  《健康时报》9月12日报道,莆田市教育局9月11日已发布通知,加大12-14周岁学生的第二剂接种工作力度,要在9月15日前,全面完成教职员工和12-17周岁学生疫苗接种工作,比原计划提前半个月;莆田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还表示,下一步会继续扩大疫苗接种人群,“逐渐覆盖12岁以下人群”。

  低龄人群接种是否有“紧急使用”的必要

  媒体只报道了泉州最初的两名确诊病例完成了疫苗全程接种,莆田、厦门、泉州三地工厂及公司员工的接种情况并未明确说明。不过,从福建9月1日报道的疫苗接种成绩来看,尽管福建从7月份开始全面放开60岁及以上人群接种,18岁以上人群全程接种覆盖率已完成82.2%,第一针覆盖率更是高达91.8%。

  然而,从低龄学生和工厂员工感染的绝对人数对比来看,未接种疫苗的低龄学生的感染比例并不比大概率已接种的工厂员工高,且小学、幼儿园的社交距离、“亲密程度”要大大高于工厂工人。反过来讲,现有数据并不能说明,已接种的成年工人并比未接种的低龄学生具备更强的免疫力。

  另一方面,从《中华流行病学杂志》去年2月统计的数据来看,40岁以下青壮年死亡率明显低于高龄人群,全国迄今为止还未出现10岁以下低龄死亡病例。

  而即便在有大量死亡病例样本的美国,低龄重症及死亡病例也是极少的,且大多有基础性疾病:

  尽管中国生物的疫苗7月份已经获批在3-17岁人群中紧急使用,但从上述死亡病例年龄分布来看,笔者认为低龄人群尚不具备“紧急使用”的必要性。

  9月13日,广州一位妈妈在微博上讲述了自己12岁的女儿在接种之后出现严重不良反应的状况:

  目前,医疗部门并未证实不良反应与接种有关。但笔者呼吁全社会还是应该积极关注此类案例,有关部门应该细致研究和谨慎对待对低龄人群“紧急使用”疫苗的安全性问题。

  在低龄人群接种覆盖的必要性不大、安全性有待确认的情况下,当前因为莆田突防所出现的“向低龄人群覆盖接种”的主流声音和导向是很有问题的。

  莆田“突防”真正需要检讨的问题

  按照有关专家的说法,既然疫苗“防重症不防感染”,那么,在防疫已经取得阶段性全面胜利的中国,就不应该把病毒阻击的主要希望寄托在疫苗身上,还是应该检讨防疫工作方面的漏洞。

  上一轮南京机场的“突防”已经暴露出了巨大的漏洞,负有职责的相关人员业已被处理;而本轮莆田突防,暴露出来的问题也不小。

  1、“外防输入”的漏洞

  福建本轮“突防”的源头疑似为新加坡入境者,其妻子在鞋厂工作、儿子读小学,从家庭接触感染,再到工作、学习的社交接触感染,从而形成了公司、工厂和学校的三条传播途径。

  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入境人员林某杰自8月4日从厦门机场入境后就被集中隔离了14天,其后又被送到仙游县集中隔离了7天,8月26日开始实行7天居家健康监测。到9月10日莆田的小学出现感染者,再反查到林某杰才最终确诊,已经是再其入境38天之后,期间他还经历了9次核酸检测和1次血清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网络上,群众呼吁延长入境人员隔离期的声音非常强烈,但专家表示“超长潜伏期是罕见现象”,延长隔离期会对经济生活造成影响,弊大于利。

  然而,此类超长潜伏期、多次核酸检测呈阴性的案例已经不是个例。仅过去的一个多月,媒体就报道出了多起案例:8月7日,郑州有一例确诊患者共进行8次核酸检测,前7次检测结果均为阴性;8月20日,湖北荆门有一例,第10次核酸检测检才是阳性;8月27日,云南瑞丽有一例,确诊前12次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9月10日,广东广州有一例感染者,第9次检测结果才呈阳性……

  笔者认为,为了完善“外防输入”,进一步延长入境人员的隔离期是有必要考虑的。相对于延长隔离期给个别入境人员造成的“不便”,病毒“突防”对一个地区的居民造成的“不便”和伤害要大得多。高级领导的国际会晤都能在网络上进行,个体的经商和旅游难道比“国是”还重要,非得出入境?

  即便不考虑延长隔离期问题,目前的防疫措施对入境人员隔离期结束后的监测强度也是远远不够的。

  2、工厂和底层劳动者防疫的漏洞

  有媒体采访了莆田发生聚集性感染的鞋厂员工,新加坡入境人员林某杰的妻子吴某某系该厂首个病例。在林某杰结束21天隔离期,回到家中之后,吴某某就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感冒症状:

  据员工讲述,尽管鞋厂的工人工位间隔都在一米以上,但大家平时都是不戴口罩;更加令人疑惑的是,在工友们都知道吴某某的丈夫从国外回来的情况下,吴某某感冒请假回家之后,工厂为什么没有安排对其进行核酸检测,以尽早排除风险?难道工厂老板真的以为工人打完疫苗,防疫工作就可以高枕无忧?

  吴某某感冒之后,当地社区就没有丝毫的察觉?没有因为吴某某丈夫刚刚结束隔离期而产生警惕?

  这个现象说明,工厂和社区的日常防疫措施是不到位的,存在着很大的侥幸心理;当地疾控部门对工厂、社区防疫措施的监管更是不到位的。

  3、学校防疫的漏洞

  首先值得肯定的是,此次莆田首次发现的阳性病例,是仙游县在对开学后在校学生每半个月10%例行核酸适时抽检时发现。这个经验应该在全国的学校、企业、商场等人员聚集的单位全面推广。

  经历一年多的战疫,校园防疫虽然已经积累了很多经验,但依然存在漏洞。为了确保学生的安全,很多地方的学校普遍要求孩子和家长在开学前14天无特殊情况不得离开本地,有中高风险地区旅居史或从境外回来的人员更是排查的重点。但是,林某杰从境外归来,虽然经过医学隔离观察期后解除了隔离,但有没有考虑到可能还存在隐患呢?他回家6天后,其家庭成员林某发在9月1日正式开学上课,学校有没有掌握到家长从境外归来这个情况?有没有要求孩子开学前提前做一次核酸检测?

  当然,这个漏洞跟上面所说的目前对入境人员解除隔离之后的监测强度不足是有关的。

  我们虽然没必要因为莆田“突防”搞得风声鹤唳、影响了基本的社会经济生活,但毫无疑问,进一步加强对入境人员及其密接者的健康监测、增强“外防输入”的力度是完全有必要的;把教训总结放到了“低龄接种覆盖”、大造这样的“恐慌”和舆论,就完全搞错了主要方向!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