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热点聚焦

金靴杂文 | 闲事三则:方方别墅×黑龙江国有林地被侵占×半月谈

作者:欧洲金靴 发布时间:2021-04-06 09:01:40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1

  深扒方方老婆娘武汉大别墅的明德先生今日再立一功,挖出了大牛:陆定一家族。

  陆定一曾在1966年匿名信事件中称妻子严慰冰有精神病,所以才会写一堆匿名信(而且还栽赃给王光美)想搞臭林家,林彪甚至后来不得不在政治局会议上证明叶群和他结婚时是处女,闹剧一大堆…

  1982年5月26日,中央书记处批准恢复中国作协体制;同年,严慰冰加入作协。

  一个精神病患者竟然能够进入作协,试问这是个什么协会,体制内大牛们的疗养院?

  1966年时,陆定一的中宣部已被毛主席批评为“阎王殿”、“死人部”、“帝王将相部”、“才子佳人部”,是遏止文化大革命上升到政治高度的阻力。

  陆定一的儿子陆德,曾任国家开发银行信息中心局局长和中国防卫科技学院副院长,并在《炎黄春秋》杂志发过文——2013年2月27日(十八大召开后不到半年),陆德在《炎黄春秋》哀叹:“我们这代red二代,只能执政这最后的十年了。”

  唐小禾是陆定一第一任妻子唐义贞的二哥唐一禾的儿子,现任湖北省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壁画艺术委员会主任。

  武汉,鄂城,鹅城,那里是某些人的“老巢”,是固若金汤的碉楼。

  “全国各大军区过去有两个不放心,一个是北京,一个是武汉,拿他们没有办法……”——林彪,1967年8月9日。

  2

  还记得上月末爆出的黑龙江企业侵占国有林地26年建山庄的案子吧,鲸吞土地产权这事,在我看来,越看越像曲婉婷她妈啊…

  二十多年了,东北到今天竟然还在发生国有土地、国有资源被掠夺的事。

视频链接:http://v.qq.com/x/page/o32353jqq62.html

  曲婉婷妈妈张明杰是一个典型,她曾任哈尔滨市道里区政府副区长,主管农村征地工作,曾利用职务与哈尔滨市东江农业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魏某共谋,在哈尔滨市哈齐铁路客运专线工程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哈尔滨市土地储备中心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分中心征收土地过程中,虚构哈尔滨市原种繁殖场土地使用权已经转移的事实,骗取征地款共计3.4985亿元人民币。

  那都是老一辈工人积攒下的血汗钱啊。

  此后,又由他人代表张明杰,与魏某签订《合作协议》约定利益均分。

  双方合作股份为各持项目50%的股份及项目利益,经侦查,案发时双方共同控制的哈尔滨先发置业有限公司账面资金为人民币6500余万元,固定资产为门市房49套(价值人民币1.1亿余元)及途锐越野车一辆(价值人民币80余万元)、依维柯客车一辆(价值人民币19万余元),共计折合人民币1.8亿余元。

  按《合作协议》约定,上述款物的50%应归张明杰及另一名被告人所有,二人共同受贿折合人民币9000余万元。

  东江公司在并购原种场后,张明杰在继续主管原种繁殖场职工安置工作过程中,又未按规定由转让方负责发放职工安置款,而是同意将6160万元人民币违规转入由东江公司实际控制的以原种繁殖场名义开设的银行账户中,并由受让方东江公司负责发放职工安置款,致使其中1000余万元人民币至今未归还。

  同时,张明杰还利用主管农村征地工作的职务之便,收受下属榆树镇党委书记孙某、镇长刘某感谢其下拨征地款而给予的好处费10万元人民币。

  在当时的庭审过程中,检方以张明杰犯罪金额特别巨大及拒不认罪等为由,建议判处张明杰死刑——但辩方律师以证人与张明杰有利害关系、检方查案时出现不规范行为,应该启动非法证据排除及国有土地使用权的界定模糊为由,认为张明杰无罪………

曲婉婷(资料图)

  曲婉婷之所以能够走上写歌唱歌的职业烧钱道路,正是源于她的这位“英雄母亲”(她自己的话),在1999年,那个人均工资只有一千多的时候,张明杰就给女儿曲婉婷买了一架钢琴。

  当年的钢琴价值多少钱?看过电影《钢的琴》的人都知道。

  《钢的琴》的导演张猛曾回忆:“1999年,我在铁岭评剧团看到一架木质钢琴,是当时他们团里的人做的,那时候我开始想这架钢琴的故事。”

  铁岭有一个钢材市场,里面有一大堆失业的工人,他们失业后买了跟自己以前工作时一样的机床,变成了一个个小作坊,但其实这些工人们又都集结在一起,你想做个什么东西都是在这个市场里完成——两个“念头”碰撞到一起,就萌发了《钢的琴》的创作,

  “一个人在突然失业后面对社会时最阵痛的时期,是我一直想拍的,我不想人们把那个时代遗忘掉。”

  正是在“那个时代”里,张明杰送曲婉婷去了加拿大音乐学院上学,一年学费20万+,一读就是九年。

  后来,“学成归来”的曲婉婷回国开演唱会,门可罗雀,张明杰便把一张张上千的门票自己买下来,然后白送出去!请人来听她女儿的演唱会!

  前年8月,哈尔滨中级法院开庭,此间检方去掉此前指控张明杰的贪污罪,将原有三项罪名变更为滥用职权罪和受贿罪。

  曲婉婷在2015年接受哥伦比亚大学采访的时候说:“我的母亲是我的英雄,她是一个勤奋的人,她给了我能得到的最好生活——不管她是如何得到的。”

  曲婉婷奢华的海外生活和昂贵的音乐学费,是数千国企退休工人的安置费、是所有工人养家糊口的救命钱。

  而张明杰贪污受贿、贱卖国企土地、侵吞国有资产,却把那些曾经为了建设国家奉献了自己一生的国企工人,当作包袱轻轻松松甩掉、断了数千家庭的生计。

  当年种场有566名职工被违规解聘,那些工龄接近20年的老职工,其遣散费不足2000元。

  失业之后,所有工人没有退休金、没有安置费、没有一分钱的收入,在零下几十度的哈尔滨冬天这些“被下岗”的国企工人们生活有多艰难可想而知,其中有一名职工因患病无医疗保险治疗,最终上吊自杀。

  真的人间悲剧。

  变更产权、化公为私,近年来相似的案件不止一个曲婉婷,还有就是秦岭别墅案和恒大海花岛案,以及武汉老婆娘案了。

  秦岭案已经破了,恒大案也有了结果(去年12月,先后主政儋州、三亚与海口三地的张琦落马),但老婆娘一案至今没有尾声,让人疑惑。

  其体制内五人合伙瓜分武汉藏龙岛13亩地、鲸吞别墅产权(当时为他们保驾护航的武汉江夏区的书记与区长,一个五年前落马,一个六年前被免职),这是多大的能量竟然动不了她呢?………

  静候,静待。

  “当共产党的官,当人民的公仆,拿着国家资源去搞行贿受贿、去搞权钱交易,这个账啊,总是要算的。”

  3

  半月谈今天真是惊到我了: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这句话在1944年由于湘桂战事危急,蒋府采行美国顾问魏德迈的整军计划,并提出此一口号,由国民政府组织中国青年军——实际就是在知识青年中选拔组建壮丁炮灰团,为他蒋某人送命、且是送给欧美诸强看(印缅战事涉及英国利益)。

  都1944年了,中共领导的敌后抗日根据地人口早由5000万人上升到近亿人、敌后抗日正规军早由40万回升到47万人了——你蒋军才开始“一寸山河一寸血”?之前功夫花哪去了?忙着攘外必先安内,还是忙着祈求国联调查团帮忙“调停”一番?

  而你蒋军“十万青年十万军”的结果又是什么?

  是进入1945年战争都已胜利在望、中共的敌后战场已发起春夏攻势、歼敌16万余人、收复县城60余座、扩大解放区24万余平方公里、解放人口逾千万时,你蒋军竟然在美国空军的保护下还能丢掉河南、湖南、广西和福建等四省省会及200余座县城、使近8000万同胞沦于日寇铁蹄之下,且遗弃了美军6个空军基地和30余座机场……这在当时把美国佬都给惹急眼了。

  “但愿朝阳常照我土,莫忘烈士鲜血满地”,这句话出自国民党陆皓东。甲午战争失败后,他受孙中山所托,设计出了青天白日旗,并提出该号。

  中日《夏令营的较量》,这篇文章最早发表在1993年第2期《少年儿童研究》杂志,题为《夏令营史上的一场变革》,缩写稿《我们的孩子是日本人的对手吗?》发表于1993年7月号《黄金时代》杂志。

  后又被1993年11期《读者》杂志全文转载,文章标题改为《夏令营中的较量》,在全国范围内广为传播。

  事实上,这是一则虚假报道,其作者孙云晓断章取义、扭曲事实。

  在1994年3月5日的《北京青年报·青年周末》中,就已经以一整版篇幅刊登文题为《杜撰的“较量”:所谓日本孩子打败中国孩子的神话》的文章,对孙云晓其文的每一个所谓“事实”进行过披露驳斥。

  半月谈,新华社旗下平台,您是共产党的宣传机器,还是国民党的臭笔杆子?

  我党的党史难道就那么平庸贫瘠、空无一物,以致于让您寻不到半点历史素材用以文章创作、媒体宣发吗?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