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热点聚焦

美国种族歧视“不死病毒”无可救药

作者:肖志夫(一壶茶一闲人) 发布时间:2020-09-14 12:57:58 来源:老夫子杂货铺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5NDAzMjcyNA==&mid=2649822361&idx=1&sn=0bc2ac506dc895653d4b7afd8d6742ad&chksm=885172a2bf26fbb4f69425bc3bb849505394a864d3a5fcafd34a897546d1bc32148ee7bbe6b2&token=2091224727&lang=zh_CN#rd 字体:   |    |  

  据美国中文网报道,因美国明尼苏达州4名警察暴力执法导致非裔黑人乔治·弗洛伊德窒息身亡,引发全美持续不断的示威抗议活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抗议种族歧视和警察暴行的示威活动9月13日进入第108天,冲突再次升级,一群示威者在游行过程中占据了火车轨道,影响了火车通行,还有一些人在街道上阻挡车辆通行,并向警察投掷鸡蛋、石块、水瓶和燃烧弹等物体,警方使用了一些武器来控制人群,并以行为不检、拒捕和企图逃跑等罪名一共逮捕了27人。

  种族歧视由来已久根深蒂固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报道,一个小小的火星自美国起燃,在世界各地引起了爆炸般的连锁反应,并迅速而精准地蔓延到它的历史源头——靠跨洋贩奴贸易发家的英国,点燃了埋藏了4个世纪的引信。

  在英格兰西南部的布里斯托,当地数千名抗议者以更激进、更反叛的姿态,扳倒了在这个城市占据中心位置的的历史偶像爱德华·柯尔斯顿的雕像。布里斯托历史上以奴隶贸易闻名,而奴隶贸易的直接经手者就是这位柯尔斯顿。在市中心广场上,柯尔斯顿雕像举手托腮,低头沉思,这座雕像立于1898年,已达122年。爱德华·柯尔斯顿生于1636年,死于1721年,如今在距离他离世近300年的时候,布里斯托人不再以他为荣了,他用奴隶贸易赚来的钱,曾经给这座城市镀了金,如今,所有闪光之处都已经变成耻辱。从1700年到19世纪20年代,英国的奴隶贩子一共从非洲贩卖了超过300万名黑奴,其中绝大多数贩往北美殖民地,成为今天美国种族歧视的源头。

  有历史学家认为,北美的种族歧视始于1619年第一批黑奴被贩卖进北美大陆。1776年《独立宣言》发表时,奴隶制在北美十三个殖民地是合法的,黑人奴隶被视为奴隶主的合法“财产”。18世纪80年代,美国人口中黑人奴隶占1/7。1787年制定联邦宪法时,南北方代表出于各自利益考量,对黑人奴隶“算不算人”的问题展开激烈的争论,最后达成“五分之三条款”妥协,即黑人奴隶的人口折为五分之三后计入各州人口总数。

  根据种族歧视的概念(指一个人对除本身所属的人种外的人种,采取一种蔑视、讨厌及排斥的态度,并且在言论行为上表现出来),笔者认为,对黑人的歧视一开始连“种族歧视”都算不上,因为他们“不算人”,而是被视为等同于牲畜的“财产”,可以任意驱使和买卖,所以应当从部分地计算人口开始,对他们的歧视才能认定为种族歧视。美国黑人遭受的种族歧视主要包括剥夺选举权、受教育权和其他权利,压低工资,任意逮捕、拷打甚至杀害,强行限制在“保留地”内居住等,以政府形式的种族隔离制度时期达到了顶峰。

  1831年法国作家托克维尔到美国实地考察后发现:黑人在废除奴隶制的州里面都享有选举权,这是法律赋予他们的权利,但是他们要真的去投票,就会有生命危险;黑人也被准许去敬奉上帝,而且同样是白人敬奉的那个上帝,但是黑人单独有自己的教堂和教士;黑人死后会被潦草处理,甚至不能埋在同一块墓地里,生前不平等死后也不能平等……

  1863年,林肯发表《解放宣言》,解放了叛乱州种植园主的奴隶,并特别豁免了边境州和联邦征服的前邦联地区的奴隶。1865年,第十三条修正案被纳入美国宪法,它的最大成果是在美国及其实行管辖的地方废除“奴隶制和不情愿的苦役”,即在全国范围内废除奴隶制。这是美国历史上一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伟大事件。对黑人奴隶而言,其意义之重大更是不言而喻,因为他们终于摆脱了数百年“动物或工具”的身份而成为法理上的“人”。

  之后,经过美国人民艰难而漫长的反种族歧视斗争,尤其是马丁·路德·金1963年发起和领导的美国黑人民权运动,美国黑人的生存环境和政治地位发生了根本性的进步。

  但是,美国的种族歧视至今仍然存在,种族矛盾仍然是美国最尖锐的社会矛盾,并成为社会稳定最严重的隐患之一。

  据《华盛顿邮报》统计,在遭遇警察的情况下,手无寸铁的黑人被警察枪杀的概率是白人的5倍。美国司法部研究报告显示,美国每年约有400人在警民冲突事件中死亡,其中黑人死亡人数比白人要多2倍以上;在司法实践中,黑人犯罪往往受到比白人犯罪更重的处罚。连美国前任首位黑人总统奥巴马也多次叹息:“我们目睹了太多这样的悲剧。这些都不是个体事件,而是我们刑事司法体系的一种病症,是长年累月存在的种族歧视”。

  从笔者看来,人们对美国种族歧视仅限于对黑人的种族歧视这一认知存在严重的片面性。总体上应该定性为信仰新教的盎格鲁·撒克逊裔白人(WhiteAnglo-Saxon Protestant)对其他种族的歧视,不仅包括黑人,还包括北美原住印第安人和其他“移民”种族。

  美国人对印第安人的种族灭绝是最大最恶劣最可耻的种族歧视事件,这笔历史血债是抹不掉的,也是还不清的。一般历史学家都认为,北美印第安人的总数超过1000万,到19世纪末期,只剩下20多万,98%惨遭屠杀,而希特勒的集中营大约杀害了世界上三分之一的犹太人,就毫无疑问地定性为种族灭绝。

  在当今美国社会的种族歧视中,还有一种特别的“种族歧视”现象被人们忽视,那就是“四等人种、华人最惨”。第一等盎格鲁·撒克逊纯种白人;第二等欧洲其他白人以及第一等人的混血(一二等合计约占比62%);第三等拉美裔(占比超过13%)、非洲裔(占比超过13%);第四等亚裔。在亚裔中,韩裔、日裔、印度裔等善于抱团,而华裔一盘散沙,而且保持了中国人忍气吞声、委曲求全等“传统美德”,因此华裔混得最惨,谁都可以欺负。笔者搜索360百科“种族歧视”词条,其中列举了美国大量的种族歧视例子,几乎是清一色的非裔黑人欺负华人。

  白人自带“不死病毒”深入骨髓

  为什么美国的种族歧视如此根深蒂固?笔者认为,最根本的原因是白人的种族优越感,“白人至上主义”深入骨髓。美国白人这种种族优越感,主要源于欧洲工业化强大后,靠武力掠夺和征服世界建立起来的,伴随着一神论的社会排他性,彻底固化到了每个西方人的意识里,更被带到美国发扬光大。因此,他们一直认为白色人种族裔优越于其他族裔,“白人至上,余皆劣种”,白种人理应统治其他族裔。现任总统特朗普也是一位“白人至上主义”者,他发表过许多种族歧视的言论,比如在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在与人私下交谈时说:“黑人太蠢了,他们不会投票给我(Black people are toostupidto vote for me)。”

  建国之初,几乎所有的美国生物学家、物理学家,还包括那些被称为种族问题的专家们一致确信:黑人是低等种族(inferior beings)。英国观察家詹姆斯·布莱斯(James Bryce)大胆声称:“黑人没有抽象思维、科学探究和任何发明创造的能力”,“由于无法用语言形容的低劣,他们无法同高等种族交往”……同布莱斯一样,当时几乎所有美国人都把黑人与印第安人等同,认为他们都不属于真正的人类,即便给了他们自由,也没办法把他们当作自己人看待,觉得他们长得难看,智力低下,没有趣味,基本上就是介于人和动物之间的一个物种。这样就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通过剥夺黑人受到高质量教育和担任较好工作的机会,占统治地位的种族就更加理直气壮地利用因此产生的黑人的“无知”和贫穷,把各种低质量的设施和服务名正言顺地提供给黑人。

  我们知道,美国人的祖先是信奉基督新教的英国清教徒。《基督教美洲传播史,或1620~1698年新英格兰教会史》有这样的记述:人们在一股对宗教强烈的感情激励下,建设起新英格兰。对我们中居住在英国的人,上帝向他们发出了号召。上帝还向无数彼此之间并不相识的人发出了号召,号召他们放弃家乡的安逸生活,渡过凶险的重洋,前往荒蛮之地,在那里生存发展,这样做背后的唯一动机是出于对上帝的服从。

  清教徒自认为是上帝新的选民,北美应该是一个“山巅之城”——只受上帝统治的自由平等世界,并且承担着向世界传播自由和正义,把人类从罪恶之路引导到人世间新的耶路撒冷的神圣使命。清教徒信仰的纯洁性,落实到对血统纯洁的狂热痴迷。因此,这些信仰坚定的清教徒们,为了获取这片上帝给予的“应许之地”,以便能将其建设为心目中的“流淌着蜜与奶”的美好家园,毫不犹豫地向当初的恩人印第安人举起屠刀。这种信仰越纯洁,党同伐异的属性就越强,对待不同信仰的人手段越暴虐。

  美国建国纲领《独立宣言》中高喊“自由、平等、人权”,实际上仍然是来自于清教信仰。所谓“天赋人权”中的“天”,其实是指上帝,而所谓的“人”,并不是指所有人类,而是指信仰新教的白种男人,后来这个含义被归纳为“WASP”,即信仰新教的盎格鲁·撒克逊裔白人(WhiteAnglo-Saxon Protestant)。《独立宣言》是WASP价值观的集中体现,WASP价值观是美国上流社会的主流价值观,也是美国的立国基础。立国之初特别强调血统及信仰的纯洁性,这就为日后的种族歧视和种族冲突埋下了种子。

  种族矛盾不可调和相伴相生

  托克维尔认为,当代人仅仅废除奴隶制是不够的,还要去破除人们心中对黑人的三大偏见:奴隶主的偏见,种族的偏见,肤色的偏见。托克维尔说,在我看来,那些认为欧洲人终有一天会和黑人走到一起的看法是绝不可能的。只要是白人强大的地方,黑人的地位肯定是低下的,肯定是被奴役的;只要是黑人比白人强大的地方,白人就会被黑人消灭。这两个民族注定不会走到一起。那些造成种族隔阂的法律正在消失,但是民情的障碍一点没少;奴隶制逐渐被废除,但对黑人的偏见一点没少。

  我们看到,美国反种族歧视的示威抗议活动轰轰烈烈,似乎就要“变天”了,美国就要四分五裂了。但是笔者认为,过一段时间后示威者都会恢复理智,社会也会回归平静,因为美国是一个法治国家,美国人民包括黑人都具有较强的法规意识,尊法知法守法已经成为一种自觉,“发泄”完了也就完了。同时,美国的政治制度具有较强的“自我修复能力”,会出台一些法律法规,适当照顾到黑人弱势群体的利益,对受害者给予一定的补偿。

  同时,多数黑人不过是一帮乌合之众,相对素质比较低下,抗议活动也呈现出松散和无组织性,也缺乏长远奋斗目标,因此也就停留于示威游行的喊喊口号、涂鸦标语,激进一点搞点打砸抢,成不了大气候。

  由此笔者认为:表象的形式上的地位平等容易实现,但人类灵魂深处的平等意识很难形成,因而所谓的“人人平等”不过是一个伟大的理想,人们永远在追求理想的路上。美国种族歧视就像一种“不死病毒”,无药可治。反种族歧视活动只能暂时地缓和种族矛盾,而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因此美国种族歧视将长期存在,不断地“内耗”着这个国家的实力。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