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热点聚焦

黄卫东:为什么蒋记国民政府坚持不抵抗日军侵略长达六年?(全文)

作者:黄卫东 发布时间:2019-10-03 09:42:06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一、九一八日军侵华后,蒋记国民政府坚持不抵抗长达六年

  2017年台湾“国史馆”将很多民国档案资料,包括20多万份“蒋介石手令”等蒋介石档案照片,放上网络,供公众免费阅览。蒋介石下令不抵抗的手令,也公之于众了。虽有张学良晚年否认蒋介石下达过不抵抗命令,替蒋掩护,但原始历史档案资料清楚地显示,九一八日本入侵中国,蒋介石下令张学良不抵抗日本侵略,已经成为不可否认的历史事实了。就历史来看,蒋长期采用不抵抗政策,持续近六年,直到1937年日军在北京卢沟桥一带发动新的军事进攻,引起全国新一轮抗日浪潮,加上此前张学良兵谏要求抗日,蒋介石才于7月17日,蒋介石在庐山发表著名的“最后关头”演说和《对卢沟桥事件之严正声明》,宣布蒋记国民政府正式高举起抗日大旗。

  在九一八事变后接近6年时间,蒋记民国政府多次军事镇压了国内主张抗日的民众和团体。仅1933年就先后军事镇压同日军作战的察绥抗日同盟军和华东十九路军。甚至到了日军全面侵华时期,在蒋介石的统治区里,抗日仍然是“有罪”的!蒋在天水、西安、重庆、上饶和贵州等地设置了法西斯“集中营”,逮捕、关押各地抗日积极分子,施行精神的和肉体的折磨,当时被囚禁的青年和抗日群众有数十万人之多[1]!

  在此六年,蒋介石还同日本签订了4个卖国协定。第一个是《淞沪停战协定》,亦称《上海停战协定》,是1932年5月5日国民党南京政府与日本在上海签订的协定。协定规定双方自签字之日起停战;取缔一切抗日活动,第十九路军撤防,“协定”还在“共同委员会”名义下,把从长江沿岸福山到太仓、安亭及白鹤江起直到苏州河北为止的广大地区,划给了日本及英、美、法、意等帝国主义共管,等于出卖了大片国土。

  第二个是《塘沽协定》,是国民党政府和日本侵略军于1933年5月31日签定的停战协定。主要内容是中国军队一律迅速撤退至延庆、昌平、高丽营、顺义、通州、香河、宝坻、林亭口、宁河、芦台所连之线以西、以南地区。尔后,不得越过该线,又不作一切挑战扰乱之行为。《塘沽协定》实际上承认了长城是中国与日本扶持的伪满洲国的「国界」,划绥东、察北和冀东为日军自由行动区,也为日军进一步控制整个华北提供了方便,华北主权在一定程度上丧失。协定再一次出卖了大片国土。

  第三个是《秦土协定》又称《察哈尔协定》,是1935年6月27日中日之间关于处理张北事件善后而制定的一项协议。《秦土协定》的签定,使中国丧失了在察哈尔省的大部分主权,也丧失了察省疆土的70%-80%。

  第四个是《何梅协定》,是1935年7月6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代理委员长何应钦复函日本中国驻屯军司令官梅津美治郎,就解决河北事件问题,表示接受6月11日梅津就华北问题提出的备忘录全部条件的通称。何梅协定”使得整个河北的军事、政治、经济都处于日本的控制之下,中国在河北的主权全部丧失,同时使得日本在华北的势力得到了极大的加强,为日本进一步制造“冀察特殊化”和分割华北创造了有利条件。

  正是长期以来,蒋记国民政府推行不抵抗政策,让日本轻而易举地获得大片中国领土以及财富,助长了日本侵略者全面侵华的野心[2]。日本侵略者占我东北后,狂妄地叫嚣:进攻中国如同长途旅行那样轻松,中国军队如同吓唬麻雀的草人,一举手一投足,就能摧枯拉朽。日本关东军司令本庄繁等在给日本天皇的奏折中竟公然狂叫:“臣等敢放言之,对支那领土,可于三个月内完全占领也。”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盐泽叫嚷:“四个钟头占领上海,二十四小时占领南京。”日本军国主义分子为什么狂妄到如此程度?就是因为蒋介石奉行绝对不抵抗主义,使日军,“差不多不费一点力气垂手而得东四省。”解除了日本政府的顾虑,消除了日本上层在侵华方面的分歧,从而推动了日本全面侵华。

  日本国土狭小,资源贫瘠,主要依赖美国供应战略资源,发动战争。日本占我东北后,没有付出任何代价,就获得了大批矿产和工厂等资源,极大地刺激了侵略野心。正如毛泽东同志指出的:“假如没有这样一群卖国贼,日本帝国主义是不可能放肆到这步田地的。”

  二、为什么蒋记国民政府会长期坚持不抵抗政策?

  蒋介石曾公开为自己辩解,解释实行不抵抗政策的主要理由,就是认为有国联和国际条约,日本不敢强占我领土,否则美国和西方会干预日本军事行动。蒋介石曾一再散布要相信国联和国际条约的思想。九一八事变前,他对张学良的代表王维宙说,不必惊慌,有九国公约及国联,日本不能强占我领土。事变后,9月22日,他在南京国民党党大会上又讲:“据中正意见,此次日本暴行,可得下列两点之试验:国际间有无道德或公理,及世界各国无制裁凶暴确保世界和平之决心。……余敢信凡国际联合会之参加国及非战公约之签字国,对于日本破坏公约之行为,必有适当之裁制”。蒋介石一味散布对国联的迷信,军事上却不作任何抵抗准备。对此当时冯玉样就曾一针见血地指出:“日本大肆屠杀,不闻有备战之举,反以镇静为名,徒然日日哀求国联。试问宰割弱小民族的国联能代中国求独立,能代中国打倒该会常务理事之日本吗?与虎谋皮,自欺欺人,仍甘为帝国主义之工具而不悔”。连先后担任过张学良和蒋介石顾问的英籍人端纳也认为“中国方面,则因为对条约与国际法的信念,与对国联势力及美国等信誉之依赖过深,卒为重大的牺牲”。

  鸦片战争以来,西方通过战争和不平等条约,尤其是《马关条约》和《辛丑条约》,让中国用关税和盐税等抵押,到清朝末年,借此控制了中国海关等税务机构,从而控制了中国政府财政和经济,使中国变成了一个被西方侵略者控制的半殖民地国家。在经济方面,工业资产大部分被西方控制,政府机构需要依赖西方才能维持,也就成了西方剥削中国民众的工具。尤其八国联军侵略中国后,西方各国在中国纷纷划定势力范围,建立租借和军事基地,控制周围的领土,中国领土和主权的完整遭到破坏,也丧失了政治上的独立地位。

  1911年爆发的辛亥革命,是孙中山先生领导的中国资产阶级反对帝国主义和满清腐朽统治的一场武装斗争,主要支持者是新兴的资产阶级,他们筹集资金,组织宣传,鼓动年轻人武装起义,反对清政府,但他们与西方势力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辛亥革命虽然推翻了殖民地性质的满清政府,政权却落入以袁世凯为首的北洋新军手中,不能彻底清除外国势力,西方侵略者仍然通过经济和军事控制中国的政局,导致军阀混战。

  一战结束后,虽然中国是战胜国,日本却拒不交还其在一战期间占领的山东半岛大片领土,我国民众爆发五四运动,抵制日货,反对日本侵略,在此压力下,日本不得不考虑退出山东。1921-22年美国组织日本和西方九国在华盛顿召开会议,讨论合作重新瓜分中国和太平洋地区的殖民地和势力范围。1922年2月6日,与会国签订《九国关于中国事件适用各原则及政策之条约》,通称《九国公约》。条约主要内容有:

  1、缔约各国尊重中国的主权与独立及领土与行政的完整;

  2、维持各国在中国全境工商业机会均等的原则;

  3、各国不得在中国谋取特殊权利而损害友邦人民的权利,不得鼓励有害友邦安全的举动;

  4、除中国外,各国不得谋取或赞助其本国人民谋求在中国任何指定区域内获取专利或优越权。

  该条约的实质内容是北洋政府确认美国牵头组成的帝国主义列强联盟宣布在中国实行“门户开放、机会均等”原则,它虽然结束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日本在中国占有的优势地位,却使中国再次成为列强共同宰割的对象,还极大地消除了西方各国在侵略中国方面的矛盾。事实上,当时美国和日本及欧洲列强仍在中国占领大片领土,建立租借,成为国中之国。但是,美国却宣传华盛顿会议,是美国领导逼迫日本承认中国在山东主权,维护了中国领土。更加荒唐的是,当时的民国精英,大都相信这种宣传。这是为什么?

  就历史来看,美国在中国投入的文化侵略,远超其他国家。在旧中国时代,美国就在中国广泛开办教会、学校和医院,一半大学是美国建立和控制的,培养为美国服务的人才。他们很快就充斥了旧中国政府高层,主导了旧中国政府内外政策。美国著名记者白修德在回忆录中指出[3],“在亚洲,甚至在全球,你再也找不到重庆民国政府这样被“研究美国的学者”渗透得如此彻底的政府。而且,也没有哪个政府会如它一般被美国思想、援助和建议摧毁得如此彻底。重庆民国政府的所有官员,无论男女,并不是被美国人征召,供其驱使了,是他们自己主动追求美国的思想和方式”。

  孙中山曾满怀希望地认为,西方的民主可以拯救中国,曾多次争取美英德日等国的援助,都没有任何结果。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党人反帝行动也深受标榜民主共和的西方帝国主义势力阻挠甚至是武力干涉,这是西方侵略者维护他们在中国的特权和利益的必然行动。列强的干涉和受他们控制的国内反动势力的反对,使孙中山的反帝革命活动和事业屡遭失败,不得不重新考虑新的行动策略,借鉴苏联反帝经验,与苏联合作就成了唯一选择。

  1917年十月革命建立的新生苏维埃政权,同样深受西方帝国主义干涉之苦。英法美日等14个国家联合派军队入侵苏联,试图推翻新生的革命政权,曾占领苏联大部分领土。直到1922年10月占据远东部分地区的日本干涉军才被逐出苏联国土,使苏联成为当时唯一清除西方势力的国家,从而成为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人学习的榜样。当时西方各国不承认新生的苏联政权,苏联也急于打破西方的封锁。因此,当同样受困西方侵略者的孙中山领导的中国国民党与苏联联系,很快就取得了响应。

  借鉴苏联的经验,孙中山领导国民党制定了联俄容共和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旗帜鲜明地反对西方殖民者,也赢得了广大民众的支持。在苏联援助下,建立黄埔军校和军队,很快组织北伐。北伐军在各地工农支持下,迅速占领了我国长江以南地区,席卷了半个中国,但也触动了国民党内部很多人的利益,蒋介石就是他们的代表。

  因为个人的命运已经与孙中山的革命事业紧密相连,在孙中山去世前,蒋介石等国民党右派对孙中山的思想和政策能够表示拥护和支持,但是,以蒋介石为代表的一大批民国精英,并没有象孙中山一样醒悟,而是迷信西方。另一方面,蒋牵头的国民党集团又深受当时半殖民地经济的影响。其主要支持者之一张静江是从事国际贸易的大商人,是第一个在法国开商行的华人,其主要利润来自对法贸易。蒋还曾与张等合伙在上海洋场从事股票生意,最多时获利达830万银元。蒋最终在国民党内成为第一号人物,其主要原因之一,就是靠资本家和商人在经济上的支持,解决军费,还常常通过收买瓦解对手。但是,这些资本家和商人十分依赖西方控制的中国经济体系,加上西方文化侵略的影响,使他们倾向对西方妥协投降。蒋在早期所写文章中认为,日俄觊觎中国领土,必然是中国敌人,而西方不外乎经济侵略,主张联合英美对付日俄,其核心理念是依赖其他大国来维护国家安全,没有信心依靠本国力量解决国家安全问题,从其一生的实践来看,都是如此,这也是蒋得到大买办和大商人支持的重要原因。

  1926年初,蒋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后不久,就先后制造“中山舰事件”、“整理党务案”;到1927年发动“4.12政变”,更是大肆屠杀工农,打击共产党领导的工农势力,代表其背后的地主买办势力,向他们的帝国主义主子宣示其投降卖国的路线。1932年初的上海抗战,蒋不得不为保护英美利益在上海与日本打了一仗,后在美英干预下,又与日本妥协,让日本驻军上海。1941年12月7日日本帝国海军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太平洋舰队几乎全军覆没。同日美国对日宣战,9日,蒋记国民政府才正式对日本帝国宣战。在宣战书中,蒋记国民政府宣战的理由竟然是日军袭击英美,也昭示蒋记民国政府是英美忠实走狗,以维护英美利益为第一要务。甚至在此之前,蒋记国民政府仍然按期向日本交纳八国联军侵略中国时签订的庚子赔款,以便证明蒋记国民政府遵守与西方签订的不平等条约。

  日本本无资源,主要依靠美英提供战略物资,才能维持对中国的侵略战争。日本军方从事物资供应的官员总结,当时日本重要资源都仰仗进口,特别是依靠从美国进口[4]。据华盛顿中国经济研究会1938年统计,日本发动侵略战争最需要的钢铁、铜和金属合金,90%以上是美国供应的;日本所需要的石油和石油制品几乎全部由美英两国石油公司供应[5](p102)。曾担任美国国务卿的史汀生于1937年10月5日给《纽约时报》的公开信中指出,日本侵略中国受到美国的积极支持,美国对日本的援助是如此的有效和占如此重要的地位,以致如果没有这种援助,目前的侵略就可能被制止[5](p100)。1938年10月6日史汀生又在致纽约泰晤士报公开信上指出,英美制裁日本,并不需要武装干涉,只要英美两国在经济上拒绝援助日本,日本对中国的的非法侵略将因中国英勇抵抗而失败;第二天,该报发布社论,称赞史氏所论代表美国大多数人意见[6]。国会议员司克脱曾在美国洛杉矶公开集会上发表演讲[7]:“请大家注意,日本目前在中国杀死一百万人的时候,有五十四万四千是美国资本家作为帮凶而杀死的。”

  虽然民国精英后来逐渐搞清楚,美国帮助日本侵略了中国,也十分了解,美国并没有对中国抵抗日本提供多少帮助。例如,1937年,总统蒋介石的夫人宋美龄发表《令人失望之美国态度》,公开指责美国政府当婊子立牌坊,“蓄意阻止中国获得自卫武器。却把汽油、轻重武器、军用物资大量卖给日本,支持侵略者屠杀中国人民的恶劣行径“。1944年,蒋介石曾致电美国总统罗斯福说,到1944年6月,中国抗战部队没有从美国收到一枪一弹,当时中国从美国买来的军火,主要用于缅甸战场,替英国人收复殖民地。由蒋介石儿子蒋纬国监制拍摄,1995年在台湾上映的纪录片《一寸河山一寸血》第19集的解说词,说得更加直白:

  “至于美国,在抗战初期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民国27年底借给我们第一批贷款1千5百万,是用桐油换来的,(民国)29年的那2千万则是以云南的锡来抵偿。老实说,这些钱对我们的帮助远非美国人带给我们的灾祸所能比拟的,因为在1938年底以前,老美的军火商还不断将飞机零件和重型炸弹卖给日本,换句话说,在华北、在淞沪、在南京、在徐州、以迄武汉,难以计数的军民同胞便是在美制的炸弹之下死于非命的。事实上直到1940年8月美国才完全中止对日的汽油、废铁、机器、以及军用物资的输出”。

  但是,面对美国提供物资支持下的日本侵略,当时的蒋介石和他的留美精英组成的政府,却迷信美国和西方承诺保护中国领土和主权,幻想美国和西方出面制止日本的侵略,长期实施不抵抗政策[8],致使日本多次不战而获,侵略野心膨胀,导致全面侵华,使我国军民伤亡高达3500万,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在二战即将结束的时候,美国又背着中国制定《雅尔塔协定》[9],割走了中国外蒙领土,占领旅大等港口。二战后,更是提供了30亿美元军火等物资[10],远超抗战时期,帮助蒋介石镇压人民的反抗,屠杀中国人;还有表面上声称归还中国,实际将琉球群岛交给日本[11]。

  然而,蒋记国民政府为了获得美国支持,以便把持中国,民国精英大肆宣传美国的无私援助,与美国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将中国的各项主权都交给了美国[12]。即使在当代中国,由于美国精英在旧中国时代,通过文化侵略培养了大量美国崇拜者,在中国的主流媒体和网络,仍然到处充斥了美国帮助旧中国的神话,如拍摄电影,将中国人流血花钱,帮英美收复缅甸殖民地的军事行动提供物资运输的驼峰空运,宣传为美国人帮助中国抗日[13] 。旧中国时代最后一任美国驻中国大使司徒雷登在任时致力于分裂中国,却被宣传为帮助中国,又被精英们迎回了中国[14]。这都是美国文化侵略的主要成果。

  三、当代中美贸易战背景下嚣张至极的投降派与最危险的时刻

  最近有人披露中美第十一次谈判,美方提出的新要求,其中两条可谓骇人听闻。 第一条是要求派人巡查中国各级政府,落实中方承诺的不补贴国企,等于是殖民地条款。美国政府就大量补贴国企,如美国工程兵团就是一家维护和建设美国水利设施的工程机构,以美国国内建设为主,光2018年就从美国财政部获得拨款245.5亿美元。美国要求中国不补贴国企,就是不平等要求,更不用说派人巡查中国各级政府了。第二条是要求中方减少贸易顺差,从最早1000亿到后来增加到2000亿,此次美方又提高到3300亿美元。中国实施此条要求,必然影响欧日。以至于欧盟都对中国发出了警告:如果中国运用行政计划的办法购买美国的产品、而排斥欧盟的产品,欧盟将会在WTO起诉中国。然而,披露的消息称,如此蛮横无理的条款,竟然被谈判小组报到上层,最终才被最高领导否决。更骇人听闻的是,主流舆论公开指责的是美方的欺凌,扫了中国的面子,要求美方谈判中必须顾及中方面子,言外之意,不要落实到文字上,等于赤裸裸地主张妥协退让,也显示投降派在我国主流经济界占据了主导地位。

  事实上,在过去20多年,中方落实了无数没有写成纸面上协议的美方要求,交出了大量货币主权和经济主权。这里略举几例,

  (一)自1995年以来,央行依据外汇储备被动发钞20年,发行的人民币都交给美国和西方,发行收益和发行权力都交给美国和西方,总共交给美国和西方27万亿元。

  (二)自2005年,银监会规定,在中国新办股份制银行,必须有西方银行参股。等于规定中国人不能在中国独立新办股份制银行。

  (三)根据苹果公司披露的财务信息,最近几年来,苹果公司在中国交税不足应交税额5%,每年从消费者手里收取的增值税300多亿元,大都被苹果公司拿走,等于在中国向消费者征税。

  (四)自1995年以来,美方控制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每年定期派人巡查中国,早已形成惯例。

  此次崇美带路党还给美方公开出主意,要美方不要受限于法律条文,刺激中国老百姓,根本就不反对美方提出的侵犯中国主权的要求,也不担心他们的投降卖国主张会遭到清算。

  就特朗普上台后中美交涉来看,过去两年多来,美国同中国十一次谈判,多次达成妥协,事后很快就被特朗普推翻,每次特朗普都提出更高的要求,一次次试探中国的底线,诸如派驻人员监管中国的企业到监管中国各级政府;开放货币主权,让美国金融大鳄可以要求中国政府被动参与货币兑换,不仅可以印钞购买中国资产,而且可以自由地开办银行,好方便他们进行金融战洗劫中国;要中国政府承诺不支持企业发展技术,却发动美国和盟国用行政手段全面围剿华为等中国高技术企业,与其一贯推销的自由贸易和市场经济原则完全背道而驰。

  自特朗普上台后,就一再撕毁美国政府承诺的国际协议,一再撕毁同很多国家达成的双边协议,丝毫不讲信用,尽显美国作为一个流氓无赖国家形象的本质。自去年以来,面对特朗普出尔反尔的无赖本质,很多国家已经不再理睬特朗普。为什么只有中国还在不断接受特朗普的不断扩大的无理要求? 这都显示投降派主导谈判,主张毫无底线地退让。

  早在特朗普刚刚当选就发出贸易战威胁,中方公开承诺两项妥协退让措施应对的时候,笔者就指出,这必将招致更多的侵犯和妥协退让。贸易战打响后,投降派控制的主流经济界通过降低人民币汇率10%来维护出口,防止出口下降带来的生产过剩。笔者当时就预测,降低汇率,将导致进口物价上涨,国内购买力下降,使国内生产过剩增加,经济必然下滑。后来统计数据都验证了该预测。笔者还分析指出,其实际作用是保证美国物价不上涨,同时让美国政府白得了关税,是一项单方面主动承担中美贸易战损失,让美方单纯获利的投降措施。最近特朗普宣传从中国收取了1000亿美元关税,补贴美国经济,美国物价稳定,经济形势很好。

  回顾历史,日本侵略中国的时候,面对日本侵略者占领中国东北、华北等大片领土;面对全国老百姓的怒火和多个武装力量的公开武力反抗,蒋介石领导的国民政府仍然主张对日妥协,军事镇压国内的抗日力量,持续近六年。今天,我们很少看到公开反对的声音,崇美精英们丝毫不提他们公开的妥协退让,而是一方面在中美夫妻论背景下,大力宣传中美合作共赢,美方搞贸易战损害美国利益的对美劝说;另一方面则在国内将美国侵犯我国主权的进攻,宣传为美国崩溃前的疯狂,要老百姓相信,在他们领导下中国正在走向伟大的复兴。而反对的声音,甚至在网络的一角,都被精英们限制。崇美精英们除了担心落实到两国协议文字上的公开欺凌,似乎美国什么样的要求都是合理的,甚至宣传是有利中国的。事实上,崇美精英们早就签订了多个在文字上就不平等的中美协定了,甚至很多美方要求,不需要落实到文字上,精英们就自觉执行了。他们早已超出被毛泽东时代批倒批臭的独夫民贼蒋介石了。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当我们唱起这首庄严的国歌时,我们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真正地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事实上,在民国以前,西方列强通过直接侵略的方式把中国变成西方的半殖民地的时候,中华民族还没有真正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因为这些侵略者的行为很容易被全体中国人所识别,继而激发全体中国人救亡图强的义举。王世保先生早在2009年就已指出真正“最危险的时候”恰恰就是现在,就是一大批身居庙堂之上操控国家政策的精英们正在力图把中国变成美国附庸的时候。这些所谓的“精英”是我们国家这几十年来自己培养的掘墓人,与那些直接的侵略者相比,他们对全体中国人民更具有欺骗性和迷惑性。他们正在把中国变成美国的附庸,变成实现美国国家利益的工具,全国却万马齐喑,听不到反对的声音。

  参考文献

  1. 上海市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编, 华中抗日斗争回忆 第6辑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四十周年专辑之二. 1985. p. 219.

  2. 陈崇桥, “九·一八”事变与蒋介石的不抵抗主义. 辽宁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81(05): p. 61-66.

  3. 白修德著, 追寻历史 一个记者和他的20世纪,书摘|抗战烽火里的重庆:蒋介石偏爱留美精英?_网易新闻 http://news.163.com/17/1124/08/D40C7LJO000187UE.html. 2017: 北京:中信出版社.

  4. 中原茂敏著, 大东亚补给战. 1984: 北京:解放军出版社. p. 69-72.

  5. 李长久 and 施鲁佳, eds. 中美关系二百年. 1984, 新华出版社. p. Pages.

  6. 金仲华等著, 1938年的世界. 战时出版社. p. 92.

  7. 陶行知著;江苏省陶行知研究会编, 陶行知日志. 1991: 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

  8. 陶文钊, 中美关系史. 1999: 上海人民出版社. p. 73.

  9. 唐家璇, 中国外交辞典. 2000: 世界知识出版社. p. 730.

  10. 美国国务院编, 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白皮书), in 中美关系资料汇编第一辑. 1949, 世界知识出版社: 北京. p. 84.

  11. 管建强, 美国处分钓鱼岛群岛、琉球群岛严重违反国际法. 东方法学, 2012(06): p. 104-113.

  12. 王铁崖编, 中外旧约章汇编 第2册. 1959: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p. 405.

  13. 姚安濂, [大揭秘]“驼峰航线”的悲惨故事_大揭秘_视频_央视网 http://tv.cntv.cn/video/C33859/8492fb84c7973ddd298396f60a4e5c44, https://www.iqiyi.com/v_19rro24kfc.html. 2012.

  14. 张文木. 司徒雷登其人其事- https://www.guancha.cn/ZhangWenMu/2013_11_22_187466.shtml. 2013.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