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热点聚焦

房东、万科一起挣钱 背后的“秘密”却鲜有人知

作者:微工荟 发布时间:2018-07-13 08:21:09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5a2d32ef78c791fd5e8ae8b42a7f6a51.jpg

  日前,万科在深圳城中村的改造引发了一波舆论热潮,居住在富士康周边的工友们不满资本进村导致的房租高企,张贴了公开信要求富士康提高工资,跟上房租涨幅,并补缴住房公积金。

  房租上涨一直是打工者的心头之痛,每年在最低工资还未提高之前,房东们就提前知道了消息并提高了租金,不同的是往常每次涨房租都在100左右,但是在深圳城中村改造的情况下,租金涨幅普遍提高,改造后公寓价格有的是先前的2-4倍,涨幅最少的情况也是涨了200-300,还不算新增的物业费等杂费。

  为什么租金价格会大涨?站在资本立场为万科洗地的专家会说:以前每年房租都在涨啊,不要觉得万科进来了就针对他,万科是为了给租客提供更安全舒适的环境,城中村改造根本不挣钱。

78e9cf07eca170a5be1aec398f21d1b3.jpg

  谁要是相信万科不能挣钱这样的鬼话,就是不理解资本的本性,至于资本怎么挣钱,根本不是我们操心的事情。对于资本挣钱的本性,马克思那里早就写道:资本来到人世间,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专家在给万科辩护的时候,指出了一个既成事实,就是说以前房东都在涨房租,为什么没有那么大的反对声音,万科来了就开始反对呢?

  感谢专家,在我们反对万科等资本进村的时候,把自己的盟友——广大的食利阶层——房东们也出卖了。在《打工人大撤退!!!清湖、伍屋、宝湖都住不起了!》这篇爆款文中,作者以金地草莓的单间公寓价格1880计算,在金地与房东的交易中,房东拿920,金地挣960。房东与金地几乎平均瓜分了租金。

  不管是金地、万科为代表的地产资本,还是房东所代表的土地所有者阶级,他们都在工人住房问题上机关算尽,无情地压榨工人,今天就让我们好好分析一下他们的丑恶嘴脸,认清他们的本原面目。

  为什么房东会年年涨房租?

  本文的开头指出了一个现象,每年最低工资上涨之前房东们就会以此为理由抬高租金,于是一个现象产生了:工资提高了,租金也会跟着提高。

  这就反复印证了共产党宣言中的那句话:当厂主对工人的剥削告一段落,工人领到了用现钱支付的工资的时候,马上就有资产阶级中的另一部分人——房东、小店主、当铺老板(现在是各种小额贷款)等等向他们扑来。

  租金是由于什么因素决定的?恩格斯在论住宅问题中指出,决定房租的三个因素是:1、整个房屋或房屋一部分的建造和维修费用;2、依房屋位置好坏程度而定的地皮价值;3、当时的供求关系。

  城中村住房作为一种商品,工人每月花费租金去购买它的使用权,但是区别于一般商品,房子的价值除了建筑房子的价值耗费之外,还包括地皮的价值也就是土地的价值。

  结合决定着房租的三个因素来看,在万科等地产资本介入城中村改造之前,花在房屋上的建筑资本是房东自己投资的,每年涨工资之前维修费用是没有什么变化的,供求关系也基本稳定,因为没有人口大量涌入。在这些前提下,房东每年也要在涨工资之前提高租金,背后的原因无疑是和房东占有土地相关。

  于是,问题就变成,为什么房东可以依靠土地占有随意涨房租呢?

  历史上,小资产阶级活动家蒲鲁东-也是空想社会主义者曾经提出一个观点,说租客与房东的关系,就是工人与资本家的关系,租客和工人都是遭受同样的剥削和压迫的对象。

70609ecfc74534eba1875c0743223ac4.jpg

  很显然,蒲鲁东没有搞明白的是,房东与产业资本家的区别,更不知道的是房东对土地的占有,产生了一个叫“地租”的东西。工人和租客面临的压迫是不一样的,前者是资本主义的主要祸害、根本祸害,后者是前者基础上衍生出来的,但引起的众怒却更广泛,不仅包括工人还有许多小资产阶级。

  地租从哪里来?

  地租是由“地主”对土地的垄断权力形成的。

  比如,在工业用地上,比如富士康厂区,工人劳动的剩余价值被产业资本家郭台铭占有,但是因为富士康租用了别人的土地需要支付租金,一部分剩余价值就流入到了房东们的腰包里,这部分剩余价值就转化为地租。

  在住宅用地上,工人是作为租客购买商品化的房屋使用权,工人与房东之间不存在雇佣关系,是商品交换关系。有人说,房东占有的租金收入来源于房屋建造资本剥削建筑工人产生的剩余价值,这一点当然没错,但是这个剥削是针对建筑工人的,而不是租客,而且在房租中占据的比重并不高。

  房租受地租决定这一点,上文已经指出来了。在房地产中,地产商们主要的投机对象就是土地地租而不是房屋——重要的是地块,而不是建筑本身;城中村房东的租房收入也是如此,主要是靠地租挣钱,当然不会对改善房屋环境操心。

  但是一旦万科等资本介入增加固定资本改造房屋,或者城市化发展导致的某区域人口突然涌入扩大了住宅的需求,都会推高建筑地租。这也是房东们为什么非常欢迎这种现象的发生的原因。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垄断价格产生地租。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三卷《建筑地段的地租》中指出建筑地租表现了:

  垄断价格在许多情况下的优势,特别是对贫民进行最无耻的剥削方面的优势,因为贫民对于房租,是一个比波托西银矿对于西班牙,更为富饶的源泉。

  这里面实际揭示了房东每年任性涨房租的原理,说的简单一点就是涨房租是不需要“理由”的,因为房东对土地具有垄断权。因为垄断,所以房东可以随意涨房租。

  但是房东需要考虑一些条件,尤其是考虑购买者的购买欲和支付能力可以承受。对于房东而言,涨工资就意味着工人的支付能力提高了,不租房子就要睡大街,所以还是要继续租,你工资涨了他就涨房租,就是这样霸道。

  房东们凭借垄断土地所有权,制造垄断价格,从而给自己不断地产生寄生性的地租收入。城市化的发展以及万科等这些地产投机商的介入,造成地租的进一步增加,工人租客们在这些寄生虫的联合压迫下遭受的压力越来越大.

  但毛主席说的好,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别看这些剥削阶级高歌猛进,一旦人民群众团结起来,新时代地主以及地产商们的贪得无厌注定是没有好下场的。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