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热点聚焦

吴铭:中国的“金融风险”能够化解吗?

作者:吴铭 发布时间:2018-07-11 08:18:2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446d402eebf6b7ff065691daf4e857a2.jpg

        民族复兴网编者按:基辛格说,谁控制了石油,谁就控制了所有国家;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人类;谁掌握了货币发行权,谁就掌握了世界。

  据中国政府网消息,7月2日,新一届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成立并召开会议,研究部署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等相关工作。
  在刚刚公布22条之际,召开这么个“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的会,让人觉得棵啸。
  中国能否化解所谓金融风险,那首先要看中国的“金融风险”究竟是指什么、是如何产生的。搞不清楚这些问题,谈“化解”,等于修建空中楼阁。
  中国金融风险(应该称作金融危机),其表现是多方面的。这里仅拿一个最突出的问题作为突破口来说明问题,其他的问题可以举一反三、不言自明。本文突破口仍然选在“缺钱”上。
  缺钱,也就是说,中国政府、中国企业、中国家庭甚至是中国银行,都极为缺钱,所以,不得不欠债。而诡异的是,中国广义货币发行量,自1990年起,则逐年大幅上升,请看下图。
 

4f5b982ee1a23c43650b1902c9b9215e.jpg

中国自1990年以来广义货币发行量表


  那么,1990年以前,货币发行量仅1一2万亿元人民币的时候,中国不那么缺钱,而当前,货币发行已经达到了177万余亿元,怎么就“缺钱”了呢?
  毫无疑问,至少,这种增发货币以解决“缺钱”问题的办法,从1990年至今28年的历史实践看,已经是完全失败了!也就是说,增发货币根本解决不了“资金不足”即缺钱的问题,相反,鉴于中国地方政府欠债逐年上升,反而使“资金不足”问题更加突出。
  那么,在如此增发货币的情况下,资金不足问题为什么非但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突出了呢?
  笔者在其他文章中已经论述过,之所以出现这种货币增发越多中国越缺钱的诡异的、不可理解的问题,完全是因为中国经济是殖民地经济,人民币的发行是以引进外资、商品出口所获取的外汇为依据的,所以,在用增发货币以解决资金不足问题的过程中,中国必然采取扩大开放、吸引外资、加强出口、赚取外汇的开放、出口政策。而中国引进外资、出口赚汇所得的外汇,在中国市场上,都被兑换成了人民币,而交给了外国投资商、出口赚汇企业,这就是人民币的发行方式。
  这种发行方式,实际上就是印钱只给外国投资商、国内出口商,而不给中国政府、中国企业、中国家庭,这就急剧地加大了外国投资商、中国出口商和中国政府、中国企业家庭在货币获取方面的不平等!按说,中国发行的货币,本应优先考虑将发行的大部分货币给中国政府、企业和家庭,但是,由于人民币的发行只“锚准”了外汇,所以,人民币发行不但不优先、不大部分给中国政府、中国企业和家庭,反而几乎全部都给了外资企业和出口企业,几乎不给中国政府、中国企业、中国家庭。
  简言之,如此巨量增发的人民币,在开放政策、引进外资、出口导向之下,几乎全部都给了外资企业、出口型企业,而没有给中国政府、中国企业和中国家庭,所以,中国政府企业家庭才会非常缺钱。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还有更雪上加霜的方面,让他们的缺钱问题更加尖锐。
  在外资和出口型企业拿到这些新发行的人民币之后,它们必然要购买各类资源、服务、劳动力等等。由于我们的改革开放政策对外资极其渴求、不加限制、政策极力扶持,所以,外资(以美元为例)是可以源源涌入的。这样,外资企业在中国市场购买各类资源、服务、人力或者并购中国企业时,就拥有了极大的优势。请注意,办企业,最关键、最要命的不是什么人才、土地、管理、技术,而是资金!据上所述,外资恰在资金方面,在中国开放政策的大力扶持之下,比中国本土企业拥有极大的、不可相比的优势。拿到中国银行发行的人民币的外资企业,就可以随心所欲地购买任何物品,这就导致物价大幅上涨,也就是恶性通货膨胀。
  在如此通货膨胀之下,原本就缺钱的中国政府、中国企业、中国家庭,就显得更加“缺钱”,也就是资金不足。
  而改革开放政策是:中国越是“缺钱”,就是越要开放中国市场、强化出口导向,以获取更多的外汇,并以此为依据,增发更多货币。如此,形成恶性循环,越渴越喝盐水,越喝盐水就越渴……
  当前,为解决缺钱问题,中央已经出台了政策,说是规范地方政府的借债行为,意味着中央财政对地方债务不再负任何责任。而实际上,地方政府的负债已经达到了惊人的程度。上世纪末,我家乡的一个镇政府,就负债达800万余元而根本没有还钱的可能,我听了感到不可思议。至于今天中国各级各地地方政府的总欠债是多少,应该是天文数字。根据国家审计署和中国财政部,2012-2014年,中国的地方政府性债务分别为15.89万亿、17.89万亿和24万亿,地方债规模已经接近甚至超过了德国GDP,其中,2014年债务增幅达6万余亿。据说,截至2015年末,我国地方政府债务16万亿元,债务率为89.2%。而中国的GDP:2012年54万亿、2013年59万亿、2014年64万亿、2015年69万亿、2016年69万亿、2017年82万亿,每年增长5万亿。从平均数字上看,似乎地方债务增幅没有GDP增幅大,但是,已经有些地方政府因为负债而发不出工资了。
  因为中央财政对地方政府债务不再负责,所以,又出台地方政府可以自行发债券的政策。债券,实际上就是一种货币。这让我想起了唐朝的“节度使”制度,节度使,全名“节制、度支、黜置大使”,节制,指负责官军队管理和作战;度支,指管钱粮财政;黜陟,实际指官员是任免升降。“节度使”制度最终导致安史之乱、藩镇割据,直到宋朝才消灭,而宋朝失之于过于削弱武将职能,又导致积贫积弱,被动挨打,混乱几百年,直到大明朝,才算告一段落。而中央政府不管地方债务,也就是不管地方的财政,实际上埋下了金融分裂的伏笔,兼之地方政府的任免权,后果不堪设想。
  地方债务问题,就是中国金融危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金融危机的一个缩影。
  从1990年以来的改革史看,中国政府解决“缺钱”比如“欠债”问题的办法是以一贯之的、持之以恒、从不反思的。直到今天,仍然是“加大市场开放程度和深度以增强对外资的吸引力”,引进更多外资,以便于以外汇为本位,增发更多人民币。这次公布新22条,进一步开放中国市场,就是出于此种目的。可以预见,如此大规模、全纵深、高强度、无限制的开放,必然会导致更多外资涌入中国市场,也必然导致以如此巨量外汇为依据,增发海量的人民币并送给外国投资商(不给中国政府、中国企业、中国家庭)。当然,后果是引发更加恶劣的通货膨胀,进而导致中国政府、中国企业、中国家庭更加“缺钱”!进一步导致中国经济更加外资化、依附化、外向化。而外资通常关注高科技、金融业、资源等高端产业,所以,如此开放市场、引进外资,还会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低端化、无利化、去工业化、空虚化。
  现在,美国作为中国最大出口对象,已经对中国商品采取限制,大打贸易战,中国的出口导向以获取外汇的政策受到极大的打击。所以,为获取外汇,中国必然更加依赖“开放市场、引进外资”政策。这是这次仓促扩大市场开放、公布22条的另外一个压力。
  也就是说,引进外资是导致中国金融危机的关键病根。这个病根发展到一定程度,就是金融危机。
  可是,我们解决金融危机的办法是什么呢?是进一步扩大市场开放,进一步引进外资!
  也就是说,用来解决我国金融危机的办法,恰是导致我们金融危机的根源。
  这种办法当然不可能解决金融危机,而是再一次饮鸩止渴,将金融危机积累得更加巨大而已。如果说用处,也仅是把金融危机推迟几天,岂有他哉?!
  采取这种导致中国金融危机的办法来管制金融危机,还信誓旦旦地说中国能管控“金融风险”,你信吗?反正我不信。
  这里批评一下“占豪”公众号。占豪认为,引进外资,然后,我们大量印发人民币,可以“稀释”外资,所以,22条风险是可控的。占豪对经济金融问题,简直是无知透顶,原因如下:
  其一,如果说“稀释”外资,那就得是让人民币投资到美国,然后在美国兑换成美元,才能达到稀释外资的作用,而不是让外资投资到中国,然后换成人民币并购中国经济。但美国是禁止人民币在美国兑换成美元的。不但如此,美国对来自中国的投资,也是极力限制的。请特别注意,中国到美国的投资形式是美元,这些美元是中国引进外资或者出口商品才获取的。准确地说,这不是中国到美国“投资”,而是去美国“索债”,当然其所索取的不是美元钞票,而是美国的产业、商品、资源、服务。美国拒绝中国的美元“投资”,本质是赖账。
  其二,如果非要从稀释角度看问题,22条如此开放市场、引进外资,如同外国将更多的水倒在我们的油缸里,稀释的是我们的财富,然后,外资按照自己出的水就平分了我们被其稀释的油,我们还是损失了油。
  其三,外资来到中国,直接被兑换成了人民币(外资拿走了中国以此为依据所发行的人民币的绝大部分),在22条之下,在中国大肆并购,在中国政府、中国企业严重缺乏资金、无法与之竞争的情况下,就直接控制了我们的金融、高科技、农业、能源等关键行业,其后可以随意涨价。而我们所发行的人民币又几乎全部给了外资,并不掌握在中国政府、中国企业手中,对外资哪里还有什么稀释作用?
  其四,占豪不明白,外资只是一个气泡,是空手套白狼。准确地说,外资是寄生虫、外资是杀人刀、外资是海洛因、外资是癌细胞,根本不存在什么稀释不稀释的问题。
  其五,用“稀释”这种概念解释扩大开放、引进外资问题,是极不严肃的。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