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热点聚焦

黄卫东:评中美贸易战中方的三项新政策

作者:黄卫东 发布时间:2018-07-10 11:29:36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总结:在精英和专家们看来,三项新政策是借助美方压力对付反对派,推进新一轮改革;是美国精英在帮助他们推进中国的发展。从中美利益得失来看,是中国单方面奉送货币和经济主权给美国和西方,是单方面妥协投降。被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控制了思想的主流经济学家们不退出历史舞台,中国就只能一直实施送国主义的经济政策,不断削弱我们子孙后代生存的物质基础。

 

  近日来,中美贸易战正酣,美方的要求越来越多,从最初的要求中方减少对美出口逆差,明确要求将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削减1000亿美元;到要求中国扩大开放投资范围,却反过来限制中国对美投资,要求中国不要报复,其官方说法是要求中国不“反对、挑战或以其他方式报复美国限制中国投资美国敏感技术领域或事关美国国家安全的领域”;甚至要求中国政府取消本国的技术发展行动,如取消《中国制造2025》。此外,美方加大了对中国主权的侵犯,例如,5月27日两艘美国军舰擅自进入中国南海西沙群岛领海,侵犯中国领海主权。还公开提出到中国南海建设“自由岛”作为对付中国的移动军事基地。在台湾问题上,美国则公开宣称,准备派遣军队入驻台湾,要公开支持台湾分裂势力;在美国国内则突破中美建交确定的原则,公开宣传台湾是一个独立国家,例如5月8日,美国白宫公开声明支持美国航空公司将台湾列为国家。可以说,美国的火药味越来越浓。

  当然,中方迎接挑战的宣传调门也越来越高。每当美方提高要价和威胁行动时,中方的回应就会更加激烈一些。昨日(7月6日)美国宣布正式行动,开始对34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25%的关税。新华社北京7月6日电根据海关总署关税征管有关负责人的表态,中国对美部分进口商品加征关税措施已于北京时间6日12:01开始正式实施。“来而不往非礼也。中方承诺不打第一枪,但为了捍卫国家核心利益和人民群众利益,不得不被迫作出必要反击。”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回应说。

  但是,在笔者看来,这都是双方意识形态化的宣传。在中美贸易战不断升级的同时,我们必须注意到,中国一些部门最近发布的三大涉及中美经贸往来的新政策。

  第一,6月28号国家发改委颁布《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修订说明,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在农业种子、电网、铁路、海上运输、测绘、金融机构等22个领域向美国和西方资本家全面开放。从文件本身来看,是不在限制和歧视外国资本家,是平等对待外国资本家,应是我国政府在加快落实加入世界贸易协定所承诺的国民待遇原则。

  第二,6月15日,国务院推出《关于积极有效利用外资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若干措施的通知》,要求地方政府制定倾斜措施,推进外资进入中国,可谓是新一轮的优惠引进外资政策,它既违反中国宪法,也违反世界贸易协定的非歧视的国民待遇原则,可以说,违反了现代人类社会文明的基本准则,恐怕是单方面应美方要求制定的政策4。这样的荒唐政策能够堂而皇之的发布出来,真是骇人听闻,更荒唐的是,除了少数批评者,主流媒体还大肆宣传。

  第三,4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宣布今年11项金融开放重磅措施和时间表,让外资可以自由进入中国金融业,可以自由开办银行等印钞机构。市场交易主要使用衍生货币,都是银行发行的,远多于央行发行的现钞。易纲预计到6月30日六项金融开放措施将大部分到位,年底前还将推出另外五项开放措施。

  虽然网上反对声音不断,但主流经济金融专家们大都相信,这都是在按计划推进执行中国加入世界贸易协定所做的承诺,甚至在4月28日,曾任中国央行专家委员会委员,现任政协常务委员的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在清华大学主持“中国与世界思想对话会”,众多高官和主流学者济济一堂,会后的新闻稿公开宣传,我们的金融开放就是晚了。事实上,金融开放是我国金融界在20多年前就制定的改革目标,是主流媒体一直在宣传的改革目标,也是一直在逐步推进的改革,一直是官方文件的重要内容。主流精英们争论的不是目标,那是早已决定的,得到主流经济界精英们共同认可的,而是实现目标的时间表。作为我国金融界领头人,长期担任央行行长的周小川博士曾在九十年代初著书,对此做过详细介绍和论证。主流专家们大都相信,美国的很多要求,不仅是合理的,而且是有利中国经济发展的,早就该实施了。早在2006年,财政部长楼继伟就公开发表文章,宣称中国是按照美国精英推销的华盛顿共识原则进行改革的,宣称我国经济取得了巨大进步,就归功于此。2013年国务院研究中心的经济学家与美国精英控制的推销华盛顿共识的世界银行合作,为中国制定了今后的改革蓝图,其基本原则仍然是华盛顿共识。顺应主流专家们的观点,政府制定这些措施,也就十分自然了。当然,在主流专家们看来,美方也有一些出于美方利益诉求的不合理要求,诸如贸易顺差问题等,中方就要强烈反制了。

  笔者曾在去年年初在《海派经济学》上发表学术文章6,论证我们的主流经济金融专家们所秉持的观点,基本来自美国的意识形态经济学教科书,而与美国培养人才的金融和经济教科书的论点,以及美国和西方政府实际实施的政策是相反的。其根源在于他们大都是美国精英用意识形态经济学培养出来,为美国利益服务的人才。举例来说,就对外贸易来说,增加国际贸易规模,有利于提高各国生产规模,从而提高生产效率,降低成本,是十分有利各国经济发展的,但是,其基本原则是贸易平衡,这是美国大学为培养国际贸易人才所使用的《国际经济学》教科书(如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克鲁格曼著)所明确的经济学原则,甚至德国精英曾将该原则列入宪法,视为不可违背的神圣原则。其原因在于,贸易顺差等于拿物资换取外国政府印制的不断自动贬值赖账的货币欠条,更重要的是,让对方印制货币欠条,就可以拿走我们的物资,这等于让对方无代价地占有了我们的货币主权,操纵我们的市场经济,十分有害我们的经济发展。就美国来说,如果美国一直追求贸易顺差,还怎么对外输出美元,实现中美精英们吹嘘的“美元霸权”?美国精英通过意识形态经济学让他国迷信这种荒诞的经济学说,才推动他国搞贸易顺差,让美国贸易逆差,才实现美国印美元就可以购买他国物资。我国主流经济学家们主张并推进贸易顺差,自2002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每年都是贸易顺差,而且顺差额度越来越大,常常超过5000亿美元。

  当然,近年来大部分贸易顺差都被外资在中国的利润所抵消。例如,4月3日,德国德意志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在发表的一份中美贸易关系研究报告中指出,仅苹果公司2016年在华收入480亿美元。它们大都是美国苹果公司利润,流回到美国。它们都是苹果公司在中国境内销售手机所得,苹果公司以极低价格,从中国境内的外资生产企业采购,转手以3-5倍价格销售,利润高达500%,远超中国政府对内资企业暴利的限制,却不受中国政府限制。中国早就制定了《价格法》限制暴利。这与旧中国时代治外法权何等相似。

  两国相互之间增加贸易,通过对外贸易可以增加产品生产规模,增加生产效率,促进经济发展,改善人们的生活,这是公认的道理,但是,这主要是针对友好国家,尤其是同盟国之间的合作,而且各国条件不同,通过对外贸易获得的收益不同,双方就会相互协商相互开放的条件。就中美贸易关系来说,事实上,美国一直限制向中国出口很多技术和设备,而且还通过《瓦森纳协议》,限制其盟友出口,甚至在苏联倒台以后,将俄罗斯也纳入到该协定,通过某些利益的转移,让俄罗斯也限制向中国出口技术和设备。可以说,中国是美国最敌对的几个国家之一,对出口到中国的限制甚至超过了几次与美国陷入不公开战争的俄罗斯。

  但是,美国却单方面要求中国按其制定的世界贸易协定的原则,贸易自由化,政府不得干预和限制对外贸易。当然,此次中美贸易战,美方又进一步提出,政府要制定措施,按照美方需要,干预中美贸易活动,高价购买美国商品,减少对美贸易顺差。却不提,中美贸易产生巨大顺差的根本原因,在于中国按照美国精英主导的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构要求,制定低人民币汇率11,外加出口退税等措施的结果。中国只要取消了这些十分有利美国利益的措施,就能自然消除大规模贸易顺差,维护自己的利益了。美方的要求,实质是要求在另外一些方面取得补偿。而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们则再一次在西方意识形态经济学指导下,要求中国政府维护这些政策,为美国利益服务。最终的结果,就是美国必将选择某种形式的退让,让中国的主流专家们又一次指导中国政府获得了中美贸易战的又一次“胜利”,让中国老百姓继续为美国和西方免费生产。

  而中美贸易战,美国要求的补偿,或者说获取的更大利益,就在于使中国加大开放投资和金融,从而获取更多的中国经济和货币主权,这已经变成了中国公开宣布实施的政策,让美国稳拿到手了。其关键在于金融开放,让中国政府承诺资本项开放,又叫资本项货币可兑换,其实质是要求中国政府承诺,人民币和美元之间的自由兑换。相反,美国实施的货币可兑换,则是政府不干预和限制市场上的货币兑换,而不是政府承诺参与货币兑换。中国实施这样的货币可兑换承诺,实质等于将货币主权交给外国资本家包括美国资本家,让美国精英印钞,就可以兑换人民币,就可以购置中国的各类资产,包括工厂,基础设施等。而中国根本就不可能拿人民币从美国人手里换来大量美元,甚至拿财富换来的大量美元都难以在美国购买资产。而此次三项政策,则是落实美方的要求,加大开放各类资产力度和范围,增加美国主导中国印钞机的能力,特别是同意美方可以在中国办银行,让美方可以更加方便地印钞,购买更大范围的中国资产。过去美方已经通过印钞购买了大量中国资产,让美国每年在中国获取的利润,就远超在中国的贸易逆差。按照中科院一项研究报告,美国在2011年中国获得的财富就高达3.66万亿美元,约占当年中国产出一半。美国哈佛大学弗格森教授早在2007年就指出,中美贸易模式是中国负责生产美国负责消费的中美国模式。

  主流经济专家们的核心错误之一,是神话货币,尤其是美元和西方货币。自古至今,我国历朝历代都发行了大量货币,从未有过缺钱问题,常见的是发钞过多带来的通货膨胀问题。可是,到了伟大的改开时代,精英们口口声声宣传中国缺钱10,长期制定政策推动出口产品和工厂赚取美元等西方货币,长期依据外汇储备发行人民币12,发行的人民币都拿去换西方货币,交给西方,而换来的西方货币,则必须储备起来,作为市场上发行的人民币的依据,最多只能购买美国和西方的国债,基本没有利息,或者年利率只有0.26%,几乎等于免费将外汇借给西方,从而等于将发行的人民币免费交给西方。储备的西方货币与发行的人民币是一一对应的,让人民币实际成了西方货币代用券。西方的某个教授可以发行虚拟货币,到中国交易人民币,可是精英们却不敢自主发行货币。这可能是主流精英们不敢反抗西方压迫的重要原因,唯恐中断了与西方的经济往来,就无法发行货币,不能进行市场经济了。也有评论认为,这是精英们要引进外来势力推动改革而实施的一项特别措施,并非他们不敢自主发行人民币。要知道,在旧中国,就是控制了一个县的小军阀,都会排除中央政府货币,自主发行货币牟利。

  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就是双方自愿的原则,任何一方都可以终止贸易,包括国家出面停止某项措施,如中国停止向美国出口某种资源,如稀土矿产。当然,另一方也有权选择自己的行动,这也就是常说的贸易战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西方各国之间曾打起了贸易战,让各国经济陷入困境,甚至引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死伤上亿人,很多国家都变成一片废墟。这是中国的主流经济专家们极力避免的,只是他们以为在开放投资和金融方面的妥协,本就是应该做的,是经济发展的必然。原因在于,美国传授的意识形态经济学,就是让他们笃信美国推销的市场自由化理论,从而缺少基本的货币金融常识,深信政府只会起负面作用;却控制了很多国家经济大权,积极推动本国政府放弃货币金融主权,将货币金融和经济主权交给市场,也就交给了美国和西方资本家。就历史来看,30年代的贸易大战,与今天的贸易大战有本质不同。那时美国和西方精英们还认识不到,可以大幅度提高本国劳动者工资,增加本国消费能力和市场容量,从而解决生产过剩,而是指望出口换黄金来解决生产过剩问题。现在美国和西方早已将大部分生产能力搬迁到中国等地,早已不再会生产过剩了。生产过剩的是中国,而不是美国,然而精英们却仍然学三十年代的西方精英,寄希望于出口换美国印制的不断自动贬值赖账的美元欠条了。

  更重要的原因在于,主流精英们在西方意识形态经济学熏陶下,早已将中美关系看成是夫妻关系了,一切争吵,都不过是中美精英夫妻间的问题,甚至美方的很多要求,在他们看来,都是在帮助中方,更具体地说,是在帮助他们。他们也早已多次公开宣布,要借助美国和西方,加快改革。此次加大金融和投资领域开放,在他们看来,与其说是对美国的妥协投降,不与说,是借助美方的压力,对付国内反对势力的一次改革。当然,由于对美崇拜,针对很多美方不合理要求,精英们也无条件接受,甚至不需要协议,就单方面自行实施,如控制温室气体排放9。

  过去蒋介石时代,中美签订了很多不平等条约,但这些条约本身,从字面上,对双方是完全对等的,不对等的是双方执行起来的效果,如双方军舰可以自由使用对方港口,问题是蒋介石时代中国基本没有远洋军舰,不可能使用美国的港口。然而,现在中美签订的很多协议,从字面上就不平等,很多是中国单方面执行的协议1,2,更大的问题在于,很多措施不需要写到协议上,中国的崇美专家们就主动推动在国内实施。典型的就是精英们不断推动的人民币资本项可兑换,就是单方面将中国的货币主权送给美国精英的改革。过去我们批评蒋介石卖国,蒋介石确实和美方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协议,谋求美国精英的支持,包括提供了远多于抗战时期的军火,用于对付国内老百姓的反抗,维护自己的反动统治。而今天的精英们则不求任何回报,主动地将中国的经济主权和金融货币主权交给美国,只能称之为送国。

  当然,也许某些左派会认为,他们个人获取了私利,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日前特朗普已命令美国中央情报局,由于中国的银行仍然与朝鲜保持经济往来,中情局马上制定出制裁中国银行界高管的方案,列出具体名单,制定出具体制裁措施,准备好没收这些官员在美国和盟国的资产。一旦美朝会晤失败,立即实行对中国这个制裁方案。国内反腐败进行得轰轰烈烈,覆盖面十分广泛,却放过了对我国经济危害最大的金融业腐败,也是十分奇怪。

  在旧中国时代,蒋介石虽然依赖美国和西方维持自己的反动统治,然而,正如毛泽东主席所赞扬的,蒋介石仍然是一个民族主义者,由于充分认识到美国和西方对中国的恶意,仍然在一些重大问题上维护了中国的主权,如货币主权;多次抵制美国搞一中一台的企图。然而,今天的主流精英们,眼看着美国一步步侵犯中国的领土和领海主权,却堂而皇之的宣传中美夫妻关系,按照美国的要求进行改革,不断将更多的货币和经济主权交给美国和西方。就现实来看,美国和西方已经拿走了中国发行的大部分人民币,购买和控制了大量中国工厂等资产,形成了中国负责生产,美国负责消费的中美国殖民地经济模式,不断消耗大量不可再生的矿产资源,侵害我国的环境和人民的身心健康。

  现在中国的左右派都一片乐观,声称中国必将取得中美贸易战胜利。在笔者看来,被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控制了思想的主流经济学家们不退出历史舞台,中国就只能一直实施送国主义的经济政策,不断削弱我们子孙后代生存的物质基础,除非毛泽东再生。

  作者:黄卫东,博士,从事研究工作

  参考与相关阅读:

  1、朗普要对中国发起贸易战与中国的应对-察网

  http://mt.cwzg.cn/theory/201701/33913.html

  2、新协议是中国单方面承诺开放主权的不平等协议

  http://www.pinlue.com/article/2017/05/2712/272124789204.html

  3、的金融洗劫为什么能够得逞?_海疆观察_论坛_海疆在线

  http://www.haijiangzx.com/2018/0312/1963195.shtml

  4、贸易战:美国要求中国开放金融的目的是什么? - 产业人网

  http://www.caogen.com/blog/Infor_detail/78174.html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