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热点聚焦

社会真理不具客观条件

作者:士心 发布时间:2018-05-16 08:59:18 来源:blog.sina.com.cn/synbada 字体:   |    |  

  摘要:客观指人站在观察对象立场的认识。科学真理反应的是物质自然运行实际,具有客观性。社会学反应的应该是社会实际,社会真理应该是人类发展的本质,趋势,正义。社会真理评价者也是被观察的对象之一自身无法超脱社会真理不具备客观条件,只能从历史发展的本质,人类发展的趋势,多数人的利益、正义来评价。马克思主义代表了上述标准,成为这个时代的真理。马克思辩证法指人类物质与精神劳动形成的创造,对现实的改变。历史过程本身并不是辩证法,而是人的辩证法之展示。

  对客观需要明确定义:1.指物质自然2.人的观察对象。后者包括前者,并且把所观察的社会事物、人的思维领域囊括进去。客观指站在观察对象的角度,实际上还是人的认识,事物在人的头脑中的反应,抽象。习惯上所说的客观,排除了人的主观认识,把主观与客观对立,割裂了主观与客观的联系。如果指物质自然运动,其是先在的,人观与不观它都存在,就定义1.而言最好用物质自然,避免习惯与哲学定义发生歧义。对概念定义,采取形式逻辑是为了界定研讨范围,避免概念与内容游离,不知所云发生误解以至发生诡辩。

  按照物质自然,人化自然,人类社会​三种划分方式,分别阐述。

  科学反应的是物质自然运行实际,真理具有客观性。

  物质自然是先在的,类生命产生与物质自然运动,人类是生命物种之特殊运动的结果。物质自然不依赖人之存在,人类观与不观它都存在,人类只能认识它而不能改变它。

  人化自然,指与人相关的、受到人类活动影响​的物质自然与环境。根据这部分物质自然受人类活动影响的多少,其运动规律受到扰动的多少来判断,这部分不具有完全客观性。必如地球上的动植物,他们属于物质自然的一部分,但又受人类活动影响,不完全具有自己的运动规律。土地,河流,气候也是如此。

  马克思哲学关注的范畴​

  马克思哲学关注是人,人的发展本质,人的视野范围内的事物。这个半径之外的事物,不是其研究的内容,与人无涉视之“无”,这是物质自然与人化自然的区别。把客观与主观对立,割裂二者的联系,根源在于忽视了两种自然的划分。物质自然本身是科学内容,不是马克思的关注点,人与自然的关系才属于马克思关注的内容。人体作为物质的部分,受自然运动影响,与之相关的科学及进展是马克思关注的。马克思和恩格斯都关注与人直接发生关系的科学进展,比如人体血液、细胞,解剖学,生物化学进展等。马克思及其哲学并不潜入自然科学研究,不是具体物质自然研究的学问。马克思哲学有科学的基础和内容,但把其完全归于科学,似有遮蔽追求社会正义的嫌疑。中国革命之初,马克思主义的科学逻辑征服了部分知识分子,大多数人和劳动者为其正义所感召,这是革命过程的普遍情形。

  社会学真理是人类的主观真理​,大部分不具有客观性

  明确了上述问题,我们再看人类社会之真理:观察人类利用推广科学到生产的影响,由此产生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化,观察人类自身发展内在必然联系的学问。与物质自然研究不同的是,观察者是被观察对象中的一员,不具有超脱性,无法客观,因此我们说社会学真理是人的主观真理。

  之所以说大部分,是说人作为物质体,生产所需物质具有物质自然的属性,具有客观条件,科学有其用武之地。而由于社会存在,历史环境、不同的阶层、阶级对劳动分工,物质分配,自然资源的占有,产生不同的看法。各阶级的道德,正义和自由等意识观念不同。林黛玉之美焦大欣赏不来,农夫更欣赏不了。剥削统治者的真理与劳动者的真理不会是同一个内容。评判真理者,自身是被观察的对象之一,无法超脱阶级的立场。观察评价真理者都是生活在社会里,无法脱离社会,成为社会的客体来观察社会。这就是不具有客观条件的含义。

  黑格尔辩证法与马克思辩证法之比较​

  人类的特殊发展历程与意识与物质的相对运动密切相关。作为物质体受自然运动影响,作为意识体却是自然的反动力。黑格尔对人类的贡献就是把意识的特殊研究的广泛深入,把历史与人类意识联系起来,揭示了人类发展的部分本质。其缺陷是忽视了意识依存于人类的物质体上,把意识作为独立存在发展的主体。意识发展的最高形式-绝对精神成为历史进程的主宰,人类用头着地行走。人类意识脱离了本体,黑格尔视野出现了倒影和幻觉。

  马克思哲学的劳动创造学说揭示了人类发展的本质和​规律。人是由物质与意识构成的统一体,物质劳动与精神劳动是人类发展的双重本质,意识引导形成的创造活动成为人类发展的动力。马克思生前未用过唯物辩证法来称呼自己的哲学,我们根据马克思对黑格尔的批判继承,对现实生活中人的物质维持与生产来定义。辩证,其哲学渊源为黑格尔哲学中辩证法中的否定环节,创造活动是人类意识与物质行动的双重否定,意识与物质行为结合起来对现实的否定,包括对现存的意识和物质的否定。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黑格尔哲学批判】:“黑格尔的《现象学》及其最后成果——作为推动原则和创造原则的否定的辩证法——的伟大之处首先在于,黑格尔把人的自我产生看做一个过程,把对象化看做失去对象,看做外化和这种外化的扬弃;因而,他抓住了劳动的本质,把对象性的人、现实的因而是真正的人理解为他自己的劳动的结果。”马克思批判继承了黑个人辩证法,增添了物质劳动及相应的否定,也肯定了劳动的意义:创造了人类自身。实践唯物主义以物质与精神两种劳动形式为基础展开,是唯物辩证法的另一种说法。

  习惯上理解的辩证法:过程本身成为主体,人们头脑中的东西只是过程的反映。社会历史依着这种辩证法运行,成为不以人们意志转移的过程。真理成为过程的形式展示、与人无关的客观存在,与人类创造活动无关。人类社会历史的发展由客观辩证法主持,他上帝、绝对精神之外的第三个具有绝对控制力量的真神。这是误读、误解。马克思辩证法:形式、过程只是人的创造活动的反映-现实人活动的影像。习惯上理解的辩证法,把马克思辩证法颠倒了,历史发展成为臆测的过程产物,把人类活动的倒影当成人类活动的现实。这种历史观看似唯物,却与黑格尔历史观有相似之处。令人厌恶之处,这种历史观抹杀了人类的意识与其发展的高阶段产物-精神与意志,还不如黑格尔辩证法。黑格尔承认人类特殊的意识。

  人类的创造是社会发展的推动力,是人类物质与意识的否定力​同义语。联系到马克思对黑格尔精神劳动的本质定义,是推动、创造历史的否定性,劳动意味着创造。物质劳动分为产生价值劳动和不产生价值劳动,实践指一般人的行为,创造之特殊指非同寻常,打破重复的劳动。复辟是重复、倒退行为,不属于创造。就像盗窃,属于实践,却是一种寄生行动。创造与劳动有差别,与一般实践差别更大。马克思的实践唯物主义,是升华了的实践,不是人类的一般劳动,而是创造,只有这样的实践才能改变现存的事物。

  马克思哲学是主义的核心​

  人们依据马克思根据经济学研究对历史发展做出的预测,与实际发展做对比,发现有差异,​一些结论没有兑现。创造是人的发展本质对现实的否定性,对惯常的趋势是改变,对即成事实产生的一般抽象结论具有否定性。马克思的个别经济研究结论不兑现,为其发现的辩证法推翻,反映了创造的魅力,证明马克思哲学不过时。

  人作为物质体受物质自然运动影响,作为物质意识的统一体也受社会约束和影响。观察对象事物自然会受到自然与社会的约束和影响,与事物实际运行规律产生差异。创造是主观设想与改变事实的相对运动,必然要达到主观设想与改变对象事物的统一和同一。只有对创造的环境和条件有充分的认识,才能达到主观愿望,实践创造不具有绝对自由。前人意识和物质创造是后人创造的条件和环境,这种积累是自由创造的前提。因而我们说,创造是人类主观意识与行动的产物​,受自然与社会的约束,创造的自由取决于人类物质与意识的积累,改变现实不存在绝对的自由。真理:人类对于创造接近实际的认识。是人类本身发展的认识。客观真理是物质自然科学追求的同一,人类大同是马克思主义的真理追求。

  社会真理验证至少需要几十年到上百年,而人类的生命有周期限制,生活与真理的追求需要平衡。道德伦理即是生活的价值观和平衡标准,也是真理的最低尺度。从现实生活准则来说,真理也只能是的主观标准。比如毛泽东的“实事求是”,对于现实存在,依照马克思原理求内在联系。如果按通常的客观,物质自然标准求是,必然与社会真理冲突。而这个“客观”,物质标准通常是按照一定的社会阶层的利益制定,本质上不客观。马克思主义的社会标准,按人的物质与意识为二者的平衡标准,不会走向二者的任一极端,是按照劳动者的利益与发展趋势平衡的,不能错误理解为否定人的物质性。理论上,物质与意识任何一方走向极端吞灭另一端,都是是对人的否定,对马克思辩证法的颠覆。求是的标准,体现社会学真理与谬误之区别。

  马克思墓碑上刻着​“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

  ​马克思主义真理展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本质,人类发展的趋势,人类的正义愿望。《德意志意识形态》费尔巴哈章第二部分第二段“实际上,而且对实践的唯物主义者即共产主义者来说,全部问题都在于使现存世界革命化,实际地反对并改变现存的事物。

  概述:黑格尔“凡合乎理性的东西都是现实的,凡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暗示偶然性必定会消亡,似乎它知道自己的命运,会自动诉诸必然性,抑或是偶然性中隐藏着某种趋向必然性的“潜能”,转变只是时间问题,一切皆顺理成章。嫁接论,把所谓的辩证法按在唯物论上,没有消除其过程的宿命论,而最重要的意识之推动、创造性的否定原则没有继承过来。

  主观与客观并非是绝然的对立,从思维的主体分析,二者有着直接的联系。笔者多处用实际代替客观一词,想避免误会。上述观点并非我个人的创新,而是笔者对他人创新的叙述。下面属于本人体会。

  1.创造展示其偶然性,其特殊在于寻求精神与物质结合的自由,向全面占有人的前进。人类的创造活动是这条道路上的推动力。马克思辩证法是人类创造的同一表述。

  2.偶然是人类不可预测、不可把握的​因素。人们习惯上把偶然视作通往自由的障碍,认识偶然是为了获得必然,获得规律的同一。而偶然的创造是人类发展的动力,人类变化的奇异点,人类发展的显著特征。成为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研究无法绕过的节点。

  3.连接创造的偶然形成的节点,形成历史发展的规律,又成为必然。这种必然与一般过程存在明显差异,他否定重复、习惯,打破寻求固定规律的幻想。他要求人们围绕创造-这种偶然、同一的差异来需求人类历史发展的规律。

  4.人们想象的可预测的固定过程与创造无法同一,二者相悖。

  上述体会也没有新奇,在马克思著作中都有相应的论述,笔者以前未能体会到。比如第四点,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费尔巴哈章第一部分结尾是这样论述的:

  ​“只要描绘出这个能动的生活过程,历史就不再像那些本身还是抽象的经验论者所认为的那样,是一些僵死的事实的汇集,也不再像唯心主义者所认为的那样,是想象的主体的想象活动。​​”

 

  ​

 

 

  ​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