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热点聚焦

梅子:委内瑞拉通胀率飙升13779%,敲响谁的警钟?

作者:梅子 发布时间:2018-05-10 08:11:2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cae897c93a93cdc8904ad3f4ade6ebc9.jpg

        【法新社】报道:委内瑞拉在野党率领的国民议会于当地时间5月7日公布的研究指出,该国过去一年通货膨胀率飙升13779%。委内瑞拉国民议会财政经济发展委员会发布报告称,与2017年同期相比,2018年4月通货膨胀年增长率达13779%。

  这个数字证实了此前的预估数据,显示委内瑞拉是目前为止全球通货膨胀率最高的国家。据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料,委内瑞拉2018年通货膨胀率将突破13800%。

  据报道,尽管这个南美洲国家石油蕴藏量居全球之冠,仍出现部分债务违约,且粮食和药物严重短缺。而委内瑞拉外汇存底减少,总统马杜罗政府不断印钞,致货币玻利瓦尔变得几乎一文不值。

  【观察者网】分析:私营经济咨询机构去年12月31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委内瑞拉在过去一年内的累计通胀率就已超过2735%,并跨过了每月通胀50%的门槛,“技术上”进入了恶性通货膨胀状态。

  据了解,委内瑞拉2016年累计通胀率为525%。反对派控制的国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1-11月,委内瑞拉物价上涨1369%。  此外,去年年底,三大国际评级机构轮番调降该国的主权信用评级,使得委内瑞拉继续融资或寻求债务重组的成本变得极高。

  总统马杜罗和亲政府经济学家认为,这是美国发起的经济侵略,其中存在多个“地缘政治原因”。但另一派经济学家和反政府人士认为,马杜罗拒绝对本国以政府为主导的经济模式进行全面改革,又不停止滥印钞票,将会使局面变得更糟。

  看到这两则报道震惊激荡,很自然想到了“为什么”。

  委内瑞拉的经济肯定出了问题:连年经济萎缩、老百姓吃不饱肚子、社会动荡、政府陷入信用危机还千方百计地推卸责任,一方面撒了欢似地开动印钞机疯狂印钱,而单单印钱的纸张成本就大大超过了纸币本身的标识价格成本,以至于印出来的纸币价值还比不上同等重量的厕所卫生纸价值,于是乎本币失宠,民间流行硬通货,美元,畅通无阻;另一方面则是政府对外伸手,咱中国就借给他们不少,被三番毁约,既不给油,也不还钱,当时被许多网友骂作“凯子”,这不是没有道理的。要知道货币是政府信用,它本质上就是欠条,当一个主权国家狼狈到如此程度,哪怕手伸得再长,再没法取信于人,借钱还能借得到吗?借不到钱,没法解当下燃眉之急,公共管理失灵,全社会处处告急,国民经济已实质崩溃,整个国家已基本失控!

  怎么会走到这一步?整个的过程,的确耐人寻味。当年的委内瑞拉作为南美最富有国家,石油储量全球第一,人均生产总值曾短期挤入前四,甚至名义财富曾经闯入全世界的前二十!历史并不遥远,它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或者说是什么原因让这个曾经“富得流油”的国度濒临破产?对此,不少人把责任归于政治强人查韦斯,请别忘该国的经济实际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就逐渐滑坡,二十年来没起色,恰恰就是这一点让人民越来越感觉绝望才谋求变轨,成功把查韦斯推上了大位;查韦斯当选后所开启的查韦斯时代以国有化保持高福利,并初步实施工业化战略,但却因拒绝被纳入国际化进程,频频被西方指责、被屡屡刁难,偏偏每当这时,查韦斯就反过来把美帝骂翻!

  对此如果你还是不相信,那么有史为证:委内瑞拉的二百年历史里,先后更换了二十七部宪法、发生了超过一百次军事政变。上世纪七十年代借助石油危机和美国暂时衰退的机遇,委内瑞拉领导人实施了一系列国有化政策,以收回被美国资本控制的经济命脉,也多少实施了一些社会建设举措。然而石油利润的涌入,迅速产生了“荷兰病”,石油工业挤压和打击了其他产业。特别是未能促动种植园大地产制而自耕农农业的凋敝,导致农村人口逃亡进入城市,形成全国70%以上人口处在城市贫民窟中的这一巨大雷区。如包括一般城市贫民,则总计有90%城市化贫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委内瑞拉名义上成为了南美最富裕国家,理论上来说还是当时全球最富裕的二十个国家之一,折合人均GDP近4700美元,相当于美国的近4成。贫民窟,高收入,两极分化,这是当时委内瑞拉的标志性缩影。

  但这只是“贫富悬殊+石油繁荣”的假象,对处在城市贫民窟中的全国70%以上人口,世界最富裕国家这个头衔就是莫大的讽刺。在整个上世纪八十年代,石油危机造成的石油价格异常升高被终结,石油畸形繁荣终止,带来的结果当然不可能是整体经济结构的恢复,而是惨烈的经济崩溃。那时,包括委内瑞拉在内的多数拉美国家都陷入了灾难时代,是超高通胀、极低增长甚至负增长。不仅委内瑞拉,其他拉美国家也纷纷出现过三位数乃至四位数的通货膨胀率!

  但当别的拉美国家终于经济稳定下来的九十年代,委内瑞拉继续陷入每年通胀30%甚至60%的地狱之中挣扎。终于,通货膨胀率突破100%,民怨沸腾,终于把查韦斯送上了总统宝座。查韦斯操盘委内瑞拉,他首要的大政方针就是维持稳定,首先以石油销售所得维持国民高福利,全民分房,不让老百姓变作“房奴”;其次他已认识到粮食乃安国之本,总共开拓农地达50%以上,自始至终让政府政策向粮农倾斜,没一丝含糊;再次他进一步认识到本国石油虽丰沛,但质次价低,且开发成本惊人,靠石油根本就不可能立足整个世界,就此,只能以暂时收益积累资本,寻求边路突破;最后,他透彻认识到工业化才是真正走向现代化的强国之路,而工业化在委内瑞拉遭遇的瓶颈便是普遍缺乏人才,于是乎国有化、全民教育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但这么做却恰恰触怒西方。其一,委内瑞拉坚决拒绝把自身纳入国际体系就意味着时时刻刻准备给西方砸锅;其二,西方因为制不能降服查韦斯便处处掣肘,而查韦斯偏不服软,就生生杠上美国了!

  现如今,当我们回顾这一些就不难发现:历史之所以划出这么个奇怪的轨迹,盖因为那时候委内瑞拉并不难过,手有余粮心不慌,斗争起来,很有底气;其次就是查韦斯具有冷静的的前瞻忧患意识,他不是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而是无情的国际政治与本国缺乏基本素质教育国情根本就没为委内瑞拉崛起预留闪展腾挪的相应空间,所以他们才自始至终,面对由美国主导的国际化进程,画地为牢,士不可入。这是无可辩驳的历史事实。另一个尚未完全证实的疑点是查韦斯怎么死的,对此,查韦斯生前就不止一次地在公共场合公开说“遭美国暗算”,考虑到美国向来不乏这方面的内外丑恶记录,此说具有可能性,但是,美国人为啥暗杀查韦斯,不就是对他再也受不了,转而谋求换马继而为自己培植代理人上台吗?再者,委内瑞拉遭遇危机时查韦斯已逝世接近三年,到现在已四年之多,结论:此危机与查韦斯没直接关系。那些所谓的“大嘴巴精英”,也不过为西方舔腚而已。

  为什么委内瑞拉陷入深度危机。照我看,委内瑞拉经济不好,通货膨胀严重,主要原因有二:第一,国民经济决策者水平低,在本来不错的经济基础上居然搞得江河日下。第二,是强大的敌对势力的干扰破坏所致。两个因素同时作用,导致经济几乎崩溃。至于全国为什么走到这一步的内部因素,第一原因是查韦斯的接班人马杜罗,他因循守旧、不思进取、做一块、错一块,于是就全面龟缩;第二是委内瑞拉的国家体制,它是资本主义体制,却有社会主元素,它本质上权力独裁,但却有完善的西方民主,两者根本不兼容,不砸烂一个旧世界,就不能建设新世界,当正方遇阻,反方必然复辟!至于委内瑞拉陷入危机的外部原因很复杂,在国际关系纷纭万状的新时期,时而美俄角力,时而中美龃龉,很难说美国会分心把精力聚焦小国,但委内瑞拉很倒霉,形同两个大象在打架踩死了一只蚂蚁,美俄斗趣,美国为遏制俄罗斯操纵油价走低,偏巧委内瑞拉的油质偏低、售价偏低而开发成本偏高于是乎穿透成本底线,就成为引发灾难的导火索!

  但是必须指出:这一套美国玩顺了,我们该有所警惕。

  1985年9月22日,美国、日本、联邦德国、法国以及英国的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简称G5)在纽约广场饭店举行会议,达成五国政府联合干预外汇市场,诱导美元对主要货币的汇率有秩序地贬值,以解决美国巨额贸易赤字问题的协议。因协议在广场饭店签署,故该协议又被称为“广场协议”。只此一招,日本至今还不过气来。

  但是,如果说广场协议让日本受伤,那受伤只是外伤,表面上伤筋动骨,却没伤己心肺肝脏,那么美国借亚洲经济危机糟蹋韩国,则实质伤及心肺,让韩国元气大伤。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时,大批韩国家族式集团倒闭,而美国则乘机出手,大肆收购股权,突然就控制韩国大企业79%左右!须知韩国实行的是国家资本主义,大企业乃国民经济的主导产业,当其时,尽管韩国大妈不惜捐首饰力保,也竹篮打水一场空,迎来了持续尴尬局面,而且没办法回头。现如今的全球经济形势疲软,家族式集团的弊端再次凸显。许多韩国家族集团呈现出“章鱼”式发展,涉足多个行业,成立多个子公司,通过相互抵押进行贷款。但只要其中一环出现问题,全盘皆崩,美国还会割稻子!

  如果说美国让日本外伤、韩国内伤,但是最耸人听闻的还是美国借普世价值名义毫不手软地抢劫俄国,那根本就是一场是无前列的空前灾难,是人类历史上的独一例!在此我们必须指出:上世纪五十到六十年代,苏联的国力弱于美国,中苏联手使美国陷入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两个泥潭。上世纪七十到八十年代,美国与苏联对抗中处于劣势,而苏联同时将美国和中国作为打压对象,中美走向联合,导致苏联陷入阿富汗泥潭并走向衰败。这是整个宏观叙事的大背景。  中美走向联合,前苏联走向崩溃,美国连俄罗斯都不肯放过。  据俄杜马听证会公布的材料,从1992年到1996年,改革给俄罗斯造成的经损失,按1995年价格计算,超过9500万亿卢布,相当于卫国战争期间损失的2.5倍:

  ——综合国力被严重削弱,生产大幅度下降。与1991年比,GDP下降56%,工业下降了60%,农业产值下降50%。与美国的差距拉大,1986年国内生产总值相当于美国的一半,1999年降为美国的1/10。

  ——持续的严重通货膨胀,多年恶性通货膨胀,不仅造成经济生活混乱,而且使广大民众遭到空前浩劫。改革以来,物价飞涨,卢布贬值。消费价格指数1991年比上年上升168%,1992年上升2508.8%,l993年844%,1994年2l4%,l995年131.4%,转轨5年,物价上涨了近5000倍。稍后几年通胀略有下降,但仍高居两位数,1996年21.8%,1997年11%,1998年84.4%,l999年36.5%。81%的居民已经没有储蓄存款。同时卢布大幅贬值:美元与卢布比价1991年为1:59,1992年l:222,1993年1:933,1994年l:2205,1995年1:4562,1998年跌到1:6000,不得已,先后两次进行币值改革,但是仍然止不住卢布的大幅贬值,老百姓的财富被洗劫一空。

  ——对外全面开发市场,收效甚微,不仅本国民族经济受到跨国公司挤压,而且屡遭国际金融大鳄的冲击。改革以来,俄引进外资累计仅为400多亿美元,而外逃资金约1500多亿美元,国家外汇储备仅为270亿美元。1998年5月俄罗斯金融市场发生动荡,外商在不到两周的时间里抽走资金约140亿美元。

  这就是当年俄罗斯片面相信美国人的承诺并按照美国人的要求进行以金融改革为核心的经济体改革的结果。事实上,俄罗斯改革自始就是在西方国家官方策划、干预下进行的。叶利钦政府不仅在理论和对策方面全盘接受了美国新自由主义的那一套,甘当小白鼠,而且聘请美国人萨克斯(Jeffrey Sachs)担任顾问,实际操刀主导俄罗斯的改革。美政府派遣了庞大的专家顾问组在盖达尔、丘拜斯内阁的机构中参与有关改革方案和法规的起草工作。西方国家政府和其控制的国际金融机构还以援助为手段,直接干预俄改革。最后俄罗斯改革失败,美国人萨克斯辞职了事,但美国人却借机将俄罗斯财富洗劫一空。

  综上,通过委内瑞拉通胀,通过日韩俄遭遇抢劫,我们应该明白了:什么叫系统性风险?无法通过分散投资来规避的风险,就是系统性风险。打个比方,洪水来了,有陆地或树杈可以避险的,这是市场风险。而当洪水淹没了所有的陆地也没有树木,无论逃到哪里,都会被洪水淹没,这就是系统性风险。当前美国所遭遇的就是典型的系统性风险。这次风险有多大呢?看看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比2008年膨胀了多少倍,看看美国的债务,比2008年膨胀了多少倍。美国高达21万亿美元的债务,相当于150%的GDP,这个规模,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所以,当风险爆发时,它的强度,也将会是史无前例的。

  这个包袱谁来背?答案:中国。除此再没第二个。

  中国真能认输吗?不能。绥靖,等于灭亡。

  当庆幸已经有国际友人给予忠告。

  据报载:在今年5月5日由北京大学主办的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上,新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著名的全球化问题专家、国际政治经济学家萨米尔.阿明对着坐在旁边的林毅夫说:“我很热爱中国。中国朋友们,不要幼稚,就算变成资本主义国家,西方也不会放过中国的!”他强调中国直到今天还没有加入到金融全球化,只要没有加入到金融全球化进程中去,就可以避免目前资本主义危机带来的震荡。如果加入了,那么不可避免地,中国的成就就会付诸东流,并且像俄国那样受到掠夺。此外,中国不能放弃土地不是一种商品的原则(即,不要土地私有化——译者注),如果放弃这一原则,中国就没有希望了!中国也就不能在一个和平的环境下成为一个大国。他指出,西方对朝鲜、伊朗的攻击是因为它们离中国很近,并且要使西藏和新疆从中国分裂出去。这是“集体帝国主义”对中国的地缘政治战略。西方就是要拆除所有中国能成为大国的潜力。中国对帝国主义的回应应该是怎么样的呢?阿明认为,毛主义提供了回应的一个基础。这是世马会上听到的非常赞同的观点。

  有此忠告,请想:谁为跌入深渊的美国埋单呢?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