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政策动向

面目不清的混合经济将会走向何方?

作者:鱼翔浅底 发布时间:2017-06-20 08:33:22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四十年的私改开放以后,社会上私有制的经济基础增量资本,已经是尾大不掉不受控制了,那些一家两制浑水摸鱼中饱私囊的官僚体系资本财团,必然会虎视眈眈所剩无几的国有企业,和广大农村的土地资源存量资本,希望来一个蚕食鲸吞。由于地方政府的国有企业私改开放以后,造成了几千万下岗工人民生艰难民怨沸腾,官僚体系社会精英不便于直截了当的化公为私了,就必须理论创新忽悠群众,这时候“混合经济”的变脸魔术就应运而生了。

  所谓的混合经济,就是国家内部各行各业,都是既有公有制也有私有制的经济成分。共产党夺取政权以前,从古至今几千年的历史阶段,只有单一的私有制压迫剥削财富掠夺,形成了周而复始的扯旗造反历史周期律。共产党夺取政权建立新中国,政治制度仍然是一党专政,经济制度的所有制,却形成了一个化私为公和化公为私的循环往复历史过程。

  毫无疑问,国民党留下来的烂摊子,是纯粹的私有制经济基础,不符合共产党反对压迫剥削财富掠夺,实行人人平等共同提高的政治理想,必然需要进行社会主义公有制的改造。但是新中国一穷二白,共产党并没有公有制的资本,只能是暂时依靠私有制经济基础恢复生产,向公有制过渡短时间不可能实现的,毛泽东准备这个过渡期在十年到十五年。

  旧中国的上层建筑被共产党取而代之,私有制经济基础是不屈服的,刚刚解放的上海,就上演了资本家和共产党斗法的历史活剧,资本家有意识的操纵控制了两白(粮食、布匹)一黑(煤炭),造成了囤积居奇社会混乱妄图把共产党挤出去,不料想共产党尽其所有,从各个解放区调集两白一黑涌入上海稳定物价,旷日持久的较量资本家终于败下阵来了。抗美援朝之中不法奸商的以次充好坑蒙拐骗,以及反右运动之中,私有制代理人要求共产党下台的狂妄叫嚣,让毛泽东不得不加快了社会主义公有制的改造,彻底剥夺了他们的经济基础生产资料,这些人就失去了和共产党斗法的资本,不能够按资分配财富掠夺优哉游哉,只能够按劳分配思想改造赖以活命了。

  在这个历史阶段,是公有制经济基础发展壮大,私有制经济基础不断瓦解,实际上就是混合经济之中公与私相互转化的历史过程。

  完成了社会主义公有制改造,各行各业只有两种公有制经济基础,一个是全民所有制国家经营的集体经济,一个是集体所有集体经营的集体经济,国家所有制是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出资人,集体所有制是社会上基层的各单位出资人,没有任何个人的资本介入,当然没有按资分配的活动舞台了。从上到下的干部群众劳动者,全部是差别不大的按劳分配,任何人都不能据为己有任意处置倒买倒卖,这个纯粹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历史阶段基本上维持了二十年。

  毛泽东去世以后,那些一贯主张补课论的人重新上台,开始了化公为私的私改开放,但是不能够明目张胆改变原来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存量资本,只能是放开搞活私有制个体经济的增量资本,悄悄的改变两种经济成分的比例;南巡讲话以后,就迫不及待的对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基础存量资本动手术了,所谓的企业改革提高效率,本质上是打破了公有制的垄断地位,让位于化公为私的个体经济蚕食鲸吞,最终结果是形成资本主义私有制经济基础的垄断地位。由于老百姓不相信先富起来带动共同富裕的鬼话了,城市里面企业改革的股份制混合经济也是遇到了很大阻力,官僚体系社会精英不得不狂妄叫嚣,要杀开一条血路强力推行仍然是效果不大,在农村地区进行混合经济的社会试验就非常必要了,塘约道路就是混合经济的社会试验。这时候的混合经济,表面上和建国之初的混合经济一样,既有公有制也有私有制,既有按劳分配也有按资分配,但是却类似于数学里面的双曲线,只有最近距离的貌合神离形左实右,没有相互融合的共同方向。其发展方向并不是为了回归社会主义公有制的经济基础,而是要巧妙的化公为私蚕食鲸吞所剩无几的国有企业,和广大农村的土地资源。

  所以说,不要认为组织起来的集体经济,就一定是回归社会主义公有制了,不同方式组织起来进行大规模生产活动,是弱肉强食从林法则资本逐利市场经济的迫不得已,其经济成分里面混合方式各有不同,但是生产资料的私有化按资分配,是资本受益人拿大头的利润滚滚,那些普通打工仔的按劳分配,只不过是拿小头赖以活命的温饱状态。这个混合经济的两面派角色,在官僚体系社会精英的政策倾斜下,完全可以实行见风使舵选择方向的,顶层设计如果是真正的回归社会主义公有制,就可以再一次进行社会主义公有制的改造,顶层设计如果是继续维持私改开放,就可以想方设法化公为私蚕食鲸吞所剩无几的公有制经济基础,何去何从走向何方,取决于顶层设计的上层建筑意欲何为,但是老百姓能够寄望于既得利益者良心发现改邪归正吗?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