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东方文化复兴

一字千军论主权与人权

作者:一字千军 发布时间:2018-01-01 09:08:00 来源:新浪博客 字体:   |    |  

  一个国家的某些特权者侵犯了该国某些底层公民的人权,会给这个国家的主权合法性带来争议。而以此侵犯人权现象为借口引入外部势力非但不能解决问题,反会会带来更大的甚至泛围更广的侵犯人权的灾难。这就是混乱的原因所在。所以不能让主权背黑锅,主权的存在就是为了保障每个人的人权,要打击的是侵犯人权的特权者或特权现象,也就是力求改变与我们有关的主权缺陷,让完善的主权组织变成保护我们人权的有力工具。我们的主权结构里应当剔除损人利己的特权者和国外势力的汉奸傀儡。这些人借助外国势力来“保护”本国人权代价都极大,比如对伊拉克和利比亚来说,损失已经到了当地人民无法承受的地步。伊拉克共有480万人无家可归,200万人沦为难民。当西方说“人权高于主权”时,一定是有条件的,目的是实现扩张,其前提是实用主义,要么地下有丰富的油气储藏,要么战略位置极其重要,这个时候人道主义干预就来了。

  躲在主权后面侵犯人权的现象必须杜绝,国家不能毫无限制的随心所欲的行使权利,同时要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护公民的权利,尤其是要保证上访的百姓免受渎职官员的威胁,百姓的冤屈应得以伸张。否则天文数字的维稳经费也解决不了人权的指责问题。

  有人躲在主权后面侵犯人权,也有人躲在人权后面侵犯主权。“人权高于主权”是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干涉别国内政的一个借口;西方如果不把它当成干涉别国内政的借口,该提法本是可以接受的。尽管人权与主权本属于统一的同类项。但恰恰是由于侵犯了主权的同时也侵犯了人权,才导致主权的意义更重要。没有国,哪有家;没有家,哪有人?家破人亡而已。历史上没有了国家的人有时地位猪狗不如。没有一个良好的主权体系,人权是很难想象的。主权是防止出现不平等规则的一道防线。如果抽象地谈论人权高于主权,就会为大国侵犯小国打开方便的大门。联合国大会在1981年12月9日通过的《不容干涉和干预别国内政宣言》中强调,“各国有义务避免利用和歪曲人权问题,以此作为干预国家内政,对其他国家施加压力或在其他国家或国家集团内部或彼此之间制造猜疑和混乱的手段。” 纵观古今中外,任何一国的人权灾难,都与“人权高于主权”的外国侵略者有关。中国最近的一次就是日本侵华,日本侵华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人权灾难,制造了大量的杀人惨案和无人村,仅一个南京大屠杀数十万人就被杀害。

  主权应当要,人权也应当要。这两者不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问题,两者并不矛盾。把国家和人分开是不现实的。没有国家存在的一群人注定要被有国家存在的一群人欺负。如果一个集体中,每一个人的利益都要凌驾于集体之上,那么这个集体只有解散。有一个童话:一只工蜂偷懒,被蜂王教育。这只工蜂说,自己采集酿造的花蜜足够自己吃一辈子,所以可以偷懒。蜂王说,应该照顾那些未成年幼蜂。偷懒的工蜂不服,认为自己会采集花蜜,会造蜂蜜,蜂房,就离开了蜂群。结果,在外面,单独的一只工蜂根本无法把采集的花蜜酿造成蜂蜜,也无法盖一个蜂房,最后吃了生的花蜜,再加上没有蜂房御寒,在野外冻饿而死。

  中国目前还有一个海外华人的人权保护问题。当年印尼发生排华暴行时,中国政府只是不痛不痒地谴责几句,害怕背上侵犯印尼主权的名声。但是当暴行发生的时候,行动比抽象的理论问题重要的多,中国应当经济上、政治上采用制裁措施,必要时派出海军陆战队阻止人道主义的灾难。军队就是用来保护人民群众利益的,否则他们对得起那些粮食么。

  不能建立一个有威信的国际法庭来解决纠纷,人权与主权谁高谁低的争论还将持续下去。人权具有普遍性的特征要求这个法庭的法官要能超脱于本人的国籍利益之上,法官在这一点上恐怕很难取得所有纠纷国家的信服,这就要循序渐进的来向这方面努力,达成共识的国家越多,纠纷战乱便越少。最好是有一个在道德规范方面真正言行一致的国家或世界政府,这样可以促进国际法庭威信的建立。此时决策就需要在全球背景下进行思度与考量,“全球治理”的概念就浮现出来了。"一时得失在于力,千古胜负在于理"。西方国家认为可以用武力统一世界,那是完全打错了算盘。

  一字千军 QQ957138271微信号yajun857微信公众号:一字千军微信公众号sunyajun859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