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东方文化复兴

侯亮平与高小琴对唱的《沙家浜》,背后有哪些真实历史?

作者:北京日报纪事 发布时间:2017-04-26 13:23:4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db380601515b1d3622822a4c109bad2b.jpg

  热播剧《人民的名义》中,侯亮平、高小琴、祁同伟两次唱京剧《沙家浜·智斗》,这让一些不熟悉京剧的年轻观众犯起了迷糊,阿庆嫂怎么不寻常?刁德一到底姓蒋还是姓汪?

  阿庆嫂,是春来茶馆老板娘、中共地下工作者,胡传魁是国民党“忠义救国军”司令,刁德一则是沙家浜镇地主刁老财的儿子,后任国民党“忠义救国军”参谋长。《智斗》唱段描写的就是阿庆嫂为掩护新四军伤病员,防止国民党反动派迫害,而与刁德一、胡传魁之间展开的的一番斗争。

  《沙家浜》是京剧经典,《智斗》唱段更是几乎家喻户晓,不过,《沙家浜》背后关于新四军的真实斗争历史,却未必人人皆知

  他们到底是姓蒋还是姓汪?

  ——《沙家浜》唱词 

  忠义救国军原来“姓蒋”

  《沙家浜》中的胡传魁队伍打着“忠义救国军”的旗号,是新四军的凶恶敌人。那么,忠义救国军到底是一支什么样的队伍呢?

  忠义救国军是一支“姓蒋”的队伍,它的前身是“八一三”事变爆发后,由国民党“军统”负责人戴笠、上海帮会头子杜月笙、杨虎等人组织的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苏浙行动委员会别动队,由杜月笙任主任委员。上海沦陷后,该部残存的1000余人根据戴笠指示撤到皖南整顿。

  1938年1月,戴笠将其改编为忠义救国军,明确其性质为第三战区长官司令部直属的敌后游击武装。3月,戴笠在武汉成立忠义救国军总指挥部,亲自兼任总指挥。

  沦陷以后的东路地区,有国民党部队溃退时丢弃的大量武器。日寇对城市和交通要道实行点线占领,广大农村处于混乱的无政府状态,出现了数以百计的“游击队”和“游击司令”,群雄角逐,鱼龙混杂。按其组织成分大致可分为:国民党散兵和警察为主体组成的;帮会头子和地痞流氓乘机拉起来的;地方人士出面组织的;失去联系的共产党员和进步群众发起组织的。

  戴笠先后派出多名特派员,到东路地区扩张势力,收编杂色武装。例如,于淘生原系戴笠手下一名老牌特务,1937年10月到浦东时,还只是国民党军队某部的一个特务长。上海失守后,于淘生搜集了一批散兵游勇,共有五六百人。这支部队军纪松散,敲诈勒索,甚至和毒贩勾结参与绑票,班长都带老婆,五六百人的队伍家眷就有一二百人。就是这样一支队伍,也被收编为忠义救国军第四大队。

  忠义救国军虽然也组织过一些针对日伪军的暗杀和破坏活动,但这支特务流氓武装的根本任务还是限制和打击共产党。1939年5月,它两次攻击“江南抗日义勇军”(简称“江抗”,是新四军江南指挥部领导的主力部队之一),9月初又集中3个支队向“江抗”进攻,1941年1月参加了围歼皖南新四军的行动,此后,又分兵三路向新“江抗”进攻,是江南东路地区进攻新四军的急先锋。

  1946年1月,忠义救国军和其他特务武装合并为交通警察总队。

  乱世英雄起四方,

  有枪就是草头王。

  ——《沙家浜》唱词

  胡传魁确有其人吗?

  据《芦荡火种》编剧文牧同志讲,剧中的胡传魁和刁德一一样,原本都是没有原型的虚构人物,只是因为胡传魁的性格有些胡搞,所以才让他姓胡,就像刁德一性情刁滑,就让他姓刁一样。

  但当戏剧公演后,当年参加过江南东路斗争的新四军老战士们,却几乎一致把胡传魁对号入座到一个叫胡肇汉的人身上,这其实只能算是一种巧合。不过我们如果来看一看胡肇汉的历史,对于理解当年东路斗争的复杂性倒是很有帮助。

  真实历史上的胡肇汉,是东路新四军的一个危险敌人。此人经历颇为复杂,确实有胡传魁的流氓、投机色彩,最后成了坚决反共的顽敌。

  历史上的胡肇汉,完全不是胡传魁那样肥头大耳的“草包司令”,而是目如鹰隼,阴险毒辣,倒颇有几分像刁德一。

  胡肇汉生于1906年,湖南岳阳人,岳阳警官训练班出身,20岁起就混迹于国民党警界,先后担任江苏省第一区水上警察中队长、青浦县水巡队长等职。1937年上海失守后,他投奔太湖程万军部任副官。当时阳澄湖一带有一支由当地士绅陈味之组织的抗日游击队,胡肇汉受命到这支队伍中,帮助陈味之组建部队。此时胡肇汉的地位,倒有点儿像刁德一式的参谋长。胡肇汉在队伍中结帮营私,竟然发动兵变,把陈味之残酷杀害在阳澄湖中,自己当上了这支队伍的“司令”。

  “江抗”东进时,许多地方武装都被“江抗”收编,与“江抗”为敌者多被击溃、肃清。胡肇汉眼看大势所趋,也一度加入“江抗”,被收编为独立一支队,仍任司令。“江抗”西移时,胡肇汉借口“请病假”开了小差,收集他的剩余旧部四五十人,又组织了一支队伍。

  后来,新“江抗”组建时,也争取过胡肇汉。胡肇汉经过反复衡量利害,终于答应和新“江抗”合作,还和新“江抗”的队伍一起进行了联欢。

  但当1940年下半年,随着国民党当局开始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胡肇汉再一次见风使舵了。他先接受国民党第二区保安第一团团长的委任,后又率部充当忠义救国军的“先遣队”,和新四军不断制造磨擦。他带队捕杀新“江抗”湘城办事处主任钱良臣等,“皖南事变”后,又袭击新“江抗”成立的阳澄县政府,将县长陈鹤用开膛剖肚“点天灯”的方式残酷杀害。

  1941年6月,胡肇汉窜犯新四军苏常太根据地,在横泾镇(今沙家浜镇)驻扎7天,后被我新四军组织反击给予狠狠打击,胡肇汉本人侥幸逃脱。

  抗战胜利后,胡肇汉一度担任国民党太昆边区清剿指挥所主任,后长期担任吴县阳澄区区长,继续与人民为敌。1949年春,胡肇汉逃往台湾,随即受国民党军统委派潜回上海,从事破坏活动,1950年5月被我人民政府逮捕归案,当年12月被正法,结束了其反复无常、作恶多端的一生。

  这个女人不寻常!

  ——《沙家浜》唱词

  阿庆嫂的原型到底是谁?

  许多人都认为,在《沙家浜》剧中,人物性格最为鲜明丰满的艺术形象是阿庆嫂,留给人们印象最深的也是阿庆嫂。

  也正是因为如此,一些媒体中甚至形成了“寻找阿庆嫂”热。一个流传最广的说法,认为阿庆嫂就是陈二妹。因为抗战时期在常熟东乡董浜镇上有一家涵芬阁茶馆,是中共地下交通站,接待过谭震林、夏光、任天石等很多同志,茶馆的老板娘就是陈二妹。

  因为陈二妹不是中共党员,于是又有人考证说,曾任横泾区委书记的朱凡是阿庆嫂原型。朱凡是一位上海女性,受党委派到苏常太地区工作,1941年被日军抓获。日寇毫无人性地把她一只脚捆在汽艇上高速在芦苇荡中行驶,让锋利的芦苇切割她的身体,残忍地杀害了她。

  还有人认为王月嫂、范惠琴、干桂宝等很多人是阿庆嫂原型,她们或为新四军送过情报,或掩护过新四军伤病员。事实上,当年在水乡为抗日做出贡献的女性是数不清的。

  正如一些新四军老战士后来指出的那样,这样寻找《沙家浜》原型人物没有什么意义,我们还是应该更多从现实英雄人物本身的事迹去了解、认识他们。

  而事实上,沪剧《芦荡火种》编剧文牧在创作札记中早已说得很明确,春来茶馆的原型是常熟董浜镇上的东来茶馆,店主胡广兴本是个男性。

  新华社前随军记者崔左夫1957年写成的通讯《血染着的姓名》中,就记载了“常熟人民抗日自卫队”司令任天石与东来茶馆老板交代任务的一段。

  东来茶馆是常熟县委设立的一个秘密交通站,老板胡广兴是任天石少年时期的同学,担任了秘密交通员。

  领受了任天石交代的任务后,《血染着的姓名》一文中有如下记载:

  第二天,日落以后,晚风一个劲地吹。董家浜湾汊里,一只没有篷的小船,忽然离堤荡去。岸上巡逻的日军和汉奸,大声追问怎么回事?堤下人回答:“起风哉,绳子挣断了!”日军将信将疑,见小船上并没有人,于是他们要岸上人下湖把小船拉回来。早已站在人丛中的胡广兴同志,第一个出来跳下水去,游不到十丈,他忽然大喊“救命!”两手乱舞,装出要灭顶的模样。下水的人都会意了,慢慢把身子蹲下去,好像水深得要命,游不出去,只好挣扎着爬上岸来。

  日军气得喳呼了一阵,只得走开了。

  小船悠悠地越漂越远,等到天一抹黑,船底下爬出一个人,上了船,小船飞快地向湖心的芦苇荡驶去。

  这弄船的是青年党员胡小龙同志,是胡广兴的侄子,在茶馆做个帮手。就是他,浸在秋寒的湖水里,两手推着船底,把船弄到湖心,再驶到芦滩,连夜把三十多个伤病员全部转移到澄西张家浜的。

  看过《沙家浜》的人,自会把这一段记述与《智斗》一场戏作个对比,也会看出,沙四龙的原型应该是胡广兴的侄子胡小龙。

  在《血染着的姓名》一文中,实事求是地讲到了胡广兴后来的下落。在胡广兴入党一年后,由于环境恶劣,家庭矛盾,他终于离乡到了上海。临走前,他对任天石说:“我是瘦马负重,只能走到这里了。”​​​​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