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东方文化复兴

梅子:八年改为十四年重在强调共产党强调抗联

作者:梅子 发布时间:2017-01-12 16:15:01 来源:新浪博客 字体:   |    |  

  有种逢官必反、逢政府必骂、全天候完全跟着感觉走、无论冬夏与春秋的对人不对事、不调查研究、不讲理、不论证、不分青红皂白的无知浅薄做法在左翼阵营中已强势盛行不少年。他们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疯狂打击一大片,本质上这属牛二行为,却也能蒙蔽忽悠不少人,跟着他们喊打喊杀。这种做法与“饿死三千万”异曲同工,没什么本质差别,所以说极左就是极右。当然,我不是说因知识层次比较低的受蒙蔽者都是极右,而是肯定地指出:那些本来明了真相却故意以偏概全、混淆视听的永恒的“造反分子”,他们就是人渣!

  最典型的例子是:近日,一份署名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所发《关于在中小学地方课程教材中全面落实“十四年抗战”概念的函》在网络上流传,文件表示,根据在教材中要落实“十四年抗战概念”的精神,教育部要求对各级各类教材进行修改,在2017年春季教材中要求全面落实。文件中要求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全面排查,凡有“八年抗战”字样,一律改为“十四年抗战”,并视情况修改与此相关内容,确保树立并突出十四年抗战概念。这一改变深具政治意义和历史意义。

  对此,有些人一看到“教育部”字眼马上就联想到“汉奸”,马上就猜想推测谁是“卖国贼”,马上就断定这是“给国民党涂脂抹粉”,其目的乃是“向日本帝国主义称臣纳降、俯首纳贡”,殊不知把抗战“八年”改作“十四年”肯定是党中央决定,对如此大是大非问题,教育部即便再“牛”,借他个胆,也不敢自专,他们没这个气魄。最确切的证据来自新闻通稿,通稿中教育部工作人员曾表示:“落实‘十四年抗战概念’是贯彻中央相关精神,2016年10月,国务院相关领导就曾批示教育部要全面落实。”由此我丝毫不怀疑把抗日战争由“八年”改作“十四年”的动机,毕竟局部抗战也是抗战,并非只有全国抗战才算抗战,这一改就是把局部抗战与全面抗战结合起来,更加尊重历史事实;但立足教育部多年来的表现和整体品质品格,以及最近发生的全国人民打人渣事件,我深度怀疑他们之所以把两个月前的批示拖到现在留中不发,今天发出来就为转移焦点,借以给邓相超、罗崇敏、左春和、张鸣、贺卫方解围解套,被拿来用作做交易,其深层话语似乎是:咱们各让一步,我下发文件,你见好就收,毕竟大家没血海深仇是不?但这么做其心可议。联想到现如今离春节已经不足半个月,大家马上忙过年,教育部对时间的拿捏,还真算精准,但这并不妨碍实质正义。毕竟党中央的一系列决策,都不容下级单位,拿来交换;毕竟邓相超等一系列人渣的所作所为,已为人民大众所不容。

  在我的印象中,最早提出“十四年抗战”的应该是叶剑英元帅的女儿叶向真,经查,还真就不是,最早提出的乃是左翼,左翼同道每隔段时间就有人提出这个问题,就为强调共产党和东北抗日联军在早期抗日战争中发挥的先锋队作用和所体现出来的大无畏铁血精神。只有尊重这一段史,杨靖宇、赵一曼、赵尚志这些民族英雄才有落脚之地,不致被悬置于空间,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只有尊重这一段史,所谓《黄河大合唱》的第一节也就是“王老三、我问你”那段,也就名正言顺,有了出处;更重要的,只有尊重这一段史,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的光辉著作《论持久战》才能标明时间,尤其当我们共产党人爬冰卧雪、啃树皮、辗转于茫茫森林浴血奋战时,国民党及其军队却在“不抵抗政策”和“攘外必先安内”的幌子下兵败如山倒,纷纷南窜。尤其,就这种行为,迄今还被台湾人标榜“为保存实力”的明智之举,“最起码为全民抗日争取了四年多时间积蓄力量”。可历史事实是:那时蒋介石领导下的国民党及其军队在不仅完全无视全国呼声拒绝抗日,反而一门心思忙“剿共”“剿匪”,并于“剿共”“剿匪”过程中收编消融非嫡系杂牌部队,直到淞沪会战大爆发,亏大了,顶不住了,这才号召保家卫国,发动全民抗战,所以他们囿于“八年抗战”有理由,指的是全民抗战,专指他们参加的这一段,再无其他,这是为自己遮羞;反观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人民军队,尽管打也打了,拼也拼了,死也死了,却先后全都失败了,那时党中央和人民军队的领导权一直被左倾机会主义路线把持,这些人居然非常不合时宜地提出了“武装保卫苏联”的错误口号,正因此,我党再提“十四年抗战”底气不足,有历史创伤,而“八年抗战”这一概念确定时国共双方正谈判合作,再不想节外生枝,于是就约定俗成了,数十年延续下来了。

  中国共产党这一次修改抗日战争编年正是立足事实,勇于正视历史,这才给予正确结论:所谓“八年抗战”的说法是指从1937年“七七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算起,至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的八年时间为止。而如果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算起至日本无条件投降,则为十四年。1931年9月18日夜,在日本关东军安排下,其铁道“守备队”炸毁沈阳柳条湖附近日本修筑的南满铁路路轨,挑起“九一八事变”。事实上,从那时起,包括中国共产党及其麾下的东北抗日联军乃至平民,早已经不畏强暴,奋起抵抗!

  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包括笔者在内的大多数没有经历过那段岁月的国人,都对“八年抗战”这一历史概念存在误解。事实上早在1937年形成全国抗战局面之前,发生在东北局部地区有组织和民众自发的“抗日救亡”一直就没有停息过。众所周知的民族抗日英雄杨靖宇,从1932年就受党中央委托到东北组织抗日联军,率领东北军民与日寇血战于白山黑水之间,英勇奋战。但由于这一时期并没有形成全国性抗日局面,直到七七卢沟桥事变之后全国抗战爆发,作为全民抗战的起点,时间才定格在1937年,实际上从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之后乃至日本侵略中国的那一刻起,就已经点燃了中国抗日的烽火。

  相比下“八年抗战”是倾国之战,是全国人民团结一致反击侵略者的伟大的卫国战争,而此前六年,发生在东北局部被日寇侵略地区的反抗行动,除了部分是由我党组织的抗联武装游击队进行之外,还有不少则是来自民间自发的抗日武装甚至是个体为保卫家园的抗击行动,虽然这些“零散”的抗日行动并不足以撼动日寇全面侵略中国的狼子野心,却也是引燃全国民众团结抗日的一根根导火索。而那个年代流传于全国的一首《松花江上》,歌词中反覆出现的“九一八”,既是对日寇侵略恶行的悲壮控诉,更是在全国吹响反击日寇的犀利号角,中国的抗战理当也不能没有“九一八”这一沉重符号。

  这一切都是无法更改的,却也是必须接受的。

  唯一不能接受的是教育部对上级精神留中不发且师心自用,却又在全民追打人渣时发出来,这不是转移焦点搞交换又为了什么?

  对邓相超、罗崇敏、左春和、张鸣、贺卫方等一干人渣,无论教育部怎么谦恭,无论自由派汉奸怎么站台,无论过节不过节,那实际上就是遮丑护短!凡维持正义、敢为政党划底线、并决心成为国家承重梁的正义之士,都不该心慈手软,怀妇人之仁,须知:各有关单位对邓相超的处理并不彻底,对刘勇则名为处理,实际观望,党政单位在观望,民主党派也在观望。对罗崇敏、左春和、张鸣、贺卫方的处理压根就没开始。他们之所以消极怠工,其根本原因在胡温十年,由于胡某人打死不作为,实质被戏子篡取大权,从而安排了大批自由派汉奸卖国贼进入体制,现如今这些魑魅魍魉坐大了,抱成团了,就能相互支持奥援了,起码能相互掩护了。对此我们应该有清醒认识。

  打虎不死,必为其害。这是基本判断。谨以此为诸位同道戒。我们已取得的经验是:打电话不如写信,写信不如上街,上街不如找上门谈心,找当事人谈心不如找他家人谈心,谈心不如带出门玩玩,而一切要其达成,当配套运用,体制内外互动,就能有效打汉奸。

  今天提供的是痛打人渣左春和、贺卫方的基本信息。

  一,痛打左春和

  左春和是民主党。民盟。非共产党党员

  职务:1,民盟河北省委社会与法制委副主任(民盟是八大民主党派里人数最多影响最大的);2,石家庄市文化广播电视新闻局副局长;3,河北省委党校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专栏作家等。

  河北省纪检委的举报电话:0311-12388,0311-87907225(工作时间)。石家庄市文广新局电话:0311-86684242。

  民盟河北省委员会的电子信箱:hbsmxcb@126.com

  中国民主同盟网站:http://www.dem-league.org.cn/

  河北省纪检委网站举报:Hebei.12388.gov.cn打开网页。

  举报内容:(可自行发挥)  九张截图:1炫耀人大代表身份,却向贺卫方献媚邀功。2炫耀市委党校兼职教授身份。3把民众拜祭开国领袖毛泽东称为邪教活动,居心何其阴毒。4暴露国民党粉立场。5挺蒋介石辱毛泽东。6鼓吹宪政,彪炳日本。7为西方价值观站台。8献媚美国。9曲解爱国。

  针对红色政权和社会主义江山,左春和反动言论所体现的是严重的敌我矛盾,不是人民内部矛盾,应严肃处理,否则人民不答应。

  要求:开除党内一切公职。追究刑事责任。

  二,痛打贺卫方

  贺卫方前几天开始疯狂删贴,这是一个非常可喜的重大信号。

  对此我们判断如下:1,贺卫方这个过街老鼠,开始畏惧人民战争的巨大威力!二、北京大学党内健康力量已经发挥正能量!三,过街老鼠贺卫方现在是如履薄冰、惶惶不可终日!

  试问“律师党徒贺卫方”:你给毛主席泼的脏水能收回吗?你恶毒攻击“共产党没有注册,是非法组织”的铁证能在你愚蠢的删帖中消失吗?雁过留声,人过留名,毒舌喷火,铁证如山!同志们注意收集证据。同志们:拿起电话,拿起笔,拿出实际行动,发出怒吼!举起铁拳!把贺卫方消灭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去!

  北大纪委办公室010-62755622,监察室010-62751265,传真010-62751312。

  北京大学电话:010-62752114

  北京大学教务处电话:010-62751430

  北京大学校办电话:010-62751201

  北京大学法学院:01062751691(贺卫方直属单位)

  北京市民热线:01012345

  

  梅子QQ群:429544029

  梅子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5928569038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