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东方文化复兴

一个人民:如何对待传统文化

作者:一个人民 发布时间:2017-01-08 19:03:42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最近国内兴起一股传统文化的热潮,各种国学培训班日益火爆,各种国学大师高来高去,各种国学社群(多借助网络)如雨后春笋。还有声音呼吁国家要加大传统文化方面的教育。甚至出现了要以传统文化来治国理政的政治思潮、政治力量。

  面对传统文化的热潮,社会反响不尽相同,有的高度认同赞扬推动,有的表示反对批判忧虑。我觉得对此可以百家争鸣,进行辩论。

  许多反对传统文化热潮的人士,忽略了一个历史背景,中国的近一百多年是个深受西方侵略的历史,形成了一种崇拜西方的民族自卑心理。特别是近三四十年,中国人对西方的跪拜更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认为西方的一切都是无比先进无比优越的,必欲引进而后快。就是今天,不是还有很多公知文人无限崇拜西方的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在那里上窜下跳,帮助西方反华势力推墙沉船吗?前不久刚过去的2016圣诞节,神州上下不是一片“铃儿响叮当”吗?那棉花做的假雪,塑料做的松树,纸盒装的苹果,红裤子白胡子老头形象,学校男女学生的青春荷尔蒙发作,不是到处可见吗?可见,西方文化对中国的影响还很巨大,甚至越来越深刻。完全丧失了作为中华民族的主体性、认同感,就会使得中华民族在与其他国家民族的利益博弈中处于极端不利的地位。看文化从一个国家输入到另一个国家,表明这个国家相对于文化输出国处于附庸地位。如历史上的藩属国与宗主国,殖民地国家与帝国主义国家,就是这种关系。与文化流向相反的,是财富流向——输入文化,流出财富。在这种历史背景下,今天中国传统文化的兴起有其积极意义,这是中华民族心理自信的合理回归。批判当前中国传统文化热的学者,必须清楚这一历史背景,不能光是打击、泼冷水。打得不好,打击的是中华民族的主体性、认同感。

  当然,今天的传统文化热潮也是有很大的问题。如认为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无比优越,完胜西方文化,把西方文化贬得一钱不值,认为只靠中国古人的那一套就能解决今天世界的一切问题。这就陷于狭隘保守,狂妄自大,固步自封了。这是新自由主义主导的全球化的反作用力的一种表现。新自由主义是今天西方文化的突出代表,其在全世界的推行,造成国家间的发展不平衡、个人间的贫富悬殊,引起全世界的反感、愤怒,引发全世界普遍的民族主义、国家主义情绪。中国当然也受到这种思潮影响。所以对于一些比较过头的传统文化“热”,我们要理解,当然也要引导。

  更要注意的是,传统文化热中的资本力量。他们极力推动传统文化是出于将之当成一个商机的动机,他们往往把传统文化变成了心灵鸡汤之类庸俗的东西。还有的是利用传统文化中的一些糟粕,来规训底层乐天安命,感恩赐予。这些都是需要批判的,我们应该牢牢把握传统文化的解释权。

  鲁迅先生当年批判中国封建文化糟粕,遭到习惯力量的反对,鲁迅提出:“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须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会来调和,愿意开窗了。”鲁迅先生当然不是要拆掉中国传统文化的屋顶,挖掉中国传统文化的根本,而是要革除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糟粕,引进西方文化中的有益部分(开窗)。后者是鲁迅先生的目的,前者是鲁迅先生的策略,一个是道的层面,一个是术的层面。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道的层面是不能理解的,鲁迅先生需要用术的办法达到道的目的。在许多人还在无限跪拜西方的今天,建立中华民族的主体性、认同感,文化自信,文化强势,还方兴未艾,现在不是对传统文化泼冷水的时候。当然,后来有人误会鲁迅先生全盘否定传统文化,今天又变成全盘推崇传统文化的倾向,我们也是要加倍警惕。

  有的人认为重拾传统文化是走向保守,缺乏创新。有的人有一种把创新神圣化的倾向。他们做的一切不是为了解决当前的问题,不是为了人民的普遍幸福,而是为了创新而创新。我们应该是怎么做更能解决问题,怎么做更能为人民带来幸福,我们就怎么做。我们可以从古今中外一切优秀的文化成果中汲取营养,只要能解决当前问题,为人民带来幸福。在这样思考、努力的过程中,自然而然会有我们自己的东西出来,这就是创新。不能一提传统文化就给人扣上保守、不创新的帽子。传统文化难道不是我们可以从中汲取营养的文化宝库之一吗?

  有的人认为西方文化中的民主、法治具有普世价值的特性,是大浪淘沙最后沉淀下来,属于全人类的思想财富。这种说法似是而非,过于简单化。中国古代没有民主、法治吗?显然,中国古代的国家政权要有合法性,要得到人民的拥护,也是要有人民性的,不得民心的政权都是不能长期存在的。这是中国的历史事实,也是中国的古代思想家的学说反复阐发的,如孔子孟子的仁政思想。当然有的人说这还不是完全的民主思想,但是,难道现在西方实行的就是完全的终极的民主吗?西方民主不能解决现实问题,面临破产事实已经摆在世人面前。

  中国古代也是有法治的,不能把现在西方的这种司法独立、三权分立、什么都法法法的状态,定义为终极的最善的法治。西方的民主、法治没有给人民带来普遍的幸福,也不能解决现实的问题。西方国家经济衰退,社会不满,靠民主法治能自行修复吗?不能。面对这样的现实,我们有的人还一厢情愿认为,民主法治是至高无上的价值,这是观念僵化。当然,我们要有我们的民主,我们的法治,能解决现实问题、能为人民带来幸福的民主、法治。我们应该从一切优秀文化成果中汲取营养,我们应该从实践中找到智慧,发现办法。但是,民主、法治不是全部,而仅是一小部分。在西方文化的主导作用已经失败的今天,世界何去何从,我们要的是创造一个新世界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