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东方文化复兴

梅子:王长江撒野属于党内派系斗争,更是阶级斗争

作者:梅子 发布时间:2016-08-08 10:15:40 来源:新浪博客 字体:   |    |  

   王长江事件的最大意义就是告诉我们敌人在哪里。敌人就在党内,就在党的最高层,就在那个卖国修正主义集团。走资派还在走。

王长江不是小萝卜头,却也不是带头大哥,他就是个点火的。

这厮死乞白赖地往外跳有其深刻的历史根源、社会根源和认识论根源,有其阶级本质和卖国贼本质,有其人渣本性,这是需要认清的。为期四十年的改革开放过程始终伴随着褪红、否毛、去政治化、去意识形态化,独显经济,而经济本身就造就阶级分野,也就是说经济最具阶级性,不可能游离于太极世界,呈自由状态,这就决定了四十年来的政治走向欺骗,经济演变为掠夺,而资产阶级自由化其本身标榜自由,实质贩卖历史虚无主义、民族虚无主义、现代修正主义、后帝国主义,向美国投降,向共济会投降,给全党全军全国人民转基因,使之成为全球资本实力的仆从,被予取予求,被自生自灭,被柔性屠杀,被西方玩弄于股掌之上而不自知。这样的社会存在与社会意识定位反映在社会管理层面最典型的表现就是阶级斗争熄灭论并由此导致虚君实相、钱重民轻、总理倾轧总书记、利益围剿正义、敌对势力包围中国,党权先被稀释溶解,然后被既得利益者变作特殊利益集团,大幅度变作自由派荼毒残害众生的帮凶。体现在国际层面,那就是汉奸卖国贼为了个人安全和个人利益,把全民利益及子孙后代出卖了。

接连四十年的改革开放就是这样。邓某浅薄,却敢以钢铁与自由派对话,那是他一定程度上承认阶级斗争,承认阶级斗争在特定历史时期,有可能激化,所以敢于决策,先把你灭了再说;胡太子他爹本乃当代最龌龊的人渣,当家闹事,无耻无畏,摸耳朵吓唬陈邓,全天候公费旅游,却被裹上一层层锦缎,把这头蠢驴过度包装起来,供人膜拜;与胡太子他爹想比,赵大智慧做的最绝,所以能被圈起来养老,优哉游哉,乐不可支,以致于圈得上瘾不出来,圈到蹬腿,真是赚便宜大发了去啦;江总曾威风一阵,他试图拨乱反正搞社教被南巡讲话威胁搞军事政变,后又被朱大忽悠高度分权,反复以辞职逼宫,没了脾气;与江总相比,胡总做傀儡十年算来也被温戏子耍了十年,优柔寡断,蛇鼠两端,西南那边红一角,共产党找到出路了,又能振作精神了,又能焕然一新了,又能与工农大众打成一片了,美国不高兴,基辛格不高兴,戏子不高兴,既得利益集团不高兴,于是就上演风波楼,把真正的共产党人锁入大牢;前鉴不远,习总上桩,闪展腾挪,玩得比以上诸位溜得多,却也数度惊险过关,每每出指惊雷,就被“轮椅中国”的两个副手携“参”、“众”两院上演动物世界卸去力道,然后再被内阁强力对冲,先曲解,再打折,再见缝下蛆,以致于舆论界全方位失陷,还跳动官心对圣意,以文件落实文件,以开会落实开会,形同全天候软性罢工,不贪不吃不占,反正我就不干,不干活了。

最大的污点其实也是亮点。好在经济已探底,经济危机,就这么个情况,无论谁都玩不出花来,而社会却已撕裂并高度腐烂,一触即跳,一点就着,工农大众怒目苍天,眼看就要摸起菜刀砍一砍了,这时候还否认阶级斗争,不就是拿天下苍生当傻瓜吗?有关十九大的传说看似茶壶风波,实际是裤裆里造反,什么“李汪体制”啊,什么“枪毙习泽东”啊,什么“秘密杀害薄某”啊,什么“把毛主席移出纪念堂”啊,等等,等等,查一查全是香港的自由派报纸造谣,乍一看背后准有西方黑手,再一看国内肯定有汉奸配合,你认为王长江跳出来很偶然啊?王长江被枪盯着往外跳,拿枪者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保护伞和黑后台,还有美国鬼子,逼着他前边开路,提前亮剑十八大,打响颜色革命第一枪,赢不了你也恶心你,大不了先抹你身鼻涕!

王长江何许人也?教授。中央党校教授。曾被美国鬼子培训过的中央党校教授。享受国务院特别津贴的中央党校教授。担任中央党校教研部主任的中央党校教授。请问:中国共产党党啥时候吃饱了撑的,找来这么个乌龟王八蛋牵头研究党建啊?在党建领域,他到底搞了多少鬼?这么做不就是驴驹子吊颈嫌命长吗?难道这也是大智慧?

王长江说:中国共产党“刚建的时候绝对不是帮助老百姓怎么掌权,不是这样,它就是为了把老百姓弄到自己身边,跟当时掌权的斗,说老实话,你干的事就是破坏就是捣乱。”在这厮眼里,中国共产党不是为人民服务的党,而是纯粹破坏捣乱党。这和当年国民党反动派诬蔑共产党是“土匪”有何区别?这不是明目张胆地为国民党反动派鸣不平吗?党建主任这么做,这不是吃饭砸锅拿共产党耍猴又是什么?

王长江摆出一副专家的模样忽悠人们,他说,政党是舶来品,是“西方民主政治”的产物,“但是,问题出来了,难道我们是在民主政治中产生的吗?我们所在的制度不是一个民主的制度,是一个不民主的制度当然你不能说,喔,不民主的制度,那就不适合政党生存啊,那得等那个制度向前发展,发展到民主制度,而且要发展到代议制民主,这个时候你才应该建立政党。”这厮的意思是说,政党是西方民主政治的产物,因此在没有实现西方民主政治的前提下根本就不应该建党,这说明中国共产党的建立违背规律的,它不应该领导人民民主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因为“我们所在的制度不是一个民主的制度,是一个不民主的制度”,对于这个不民主的制度,你还“不能说”,“得等那个制度向前发展”,只有“发展到民主制度,而且要发展到代议制民主,这个时候你才应该建立政党”。现在发展到代议制民主没有?没有,因此中国共产党现在存在是不合法的。在王长江看来,中国的当务之急,就是首先实现西方的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度,然后才能建立政党,中国共产党不合法。可真正的问题是中国共产党既不合法,你王长江早已认识到了,那还钻入党内干什么?

王长江诬蔑说中国共产党已经失去了公信力。这句话看似符合实际,但却实质偷换了概念,他把中国共产党与钻入党内且已窃取了大权的腐败分子、资改派、卖国贼、修正主义集团混淆在一起,见缝下蛆,犯了以偏概全的逻辑错误。事实上业已失去公信力、被普天下劳苦大众所唾弃、恨不得把他们生剥活埋的是党内腐败分子、资改派、卖国贼、修正主义集团而不是中国共产党本身,这些人恰恰就是王长江他们这伙披着人皮的狼,包括决策的、筛锣的、摇笔杆的、拉帮套的,闻味的、数钱的,他们拉下一滩屎想跑,别说门,窗户都没有!

在通向九流殖民地的买过流水线上,王长江仅是点火者,他妄图利用焦枯的民心一呼百应,山呼海啸,乘机发动颜色革命给共产党摘牌、给社会主义送葬,起码在十九大上让主子篡权,好带他投靠美国鬼子与坦克车、冲锋枪以及世道人心对抗,这一方面说明他们卖国求荣的贼心不死,另一方面也证实了这一伙人渣内心的焦虑,以及美国鬼子的焦虑,再不起事,钱白花了,反倒让拨乱反正成气候了。

汉奸卖国贼的焦虑:经济危机,深不见底,改革改到这一步,开放搞到这一天,那就啥都不用说了,干不动了。不挤泡沫无异于全民等死,等待经济硬着陆,房奴上街,人民造反,既得利益集团坐大后唯一的出路就是等待追查追究追讨追杀;可是如果挤泡沫,马上就大面积失业,老百姓怒目苍天,诞生陈胜吴广,这个代价太沉重,扛不动。而劳动人民却必然问:既然就业率这么重要,你们当初若不摧毁国有企业,不就得了,生孩子掐死倒腾着玩很有瘾是不?老百姓这么一问,改革开放就烂包了,剥夺者被剥夺中不可免,他们不焦虑?

美帝国主义的焦虑:尽管中国经济已积累下大量问题,可它在迅速肥大了几十年后还在增长,而且增长的不慢,这就完了。由于意识形态不同,中国的成功打破了只有美式民主才具有普世价值的神话,这是美式傲慢所不能容忍的。随着中国的成长,美国的发展却在逐步放缓,美国解决世界问题的能力在减弱。这种相对衰落,也是“一超独霸”的美国鬼子不习惯的。总之,对中国崛起美国从心里是不欢迎的,冲击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更是不能容忍的。于是,美国不顾自已的国际责任和汉奸安危,从尚未稳定的阿富汗反恐战场抽身而退,从充满自杀爆炸的伊拉克抽身而退,留下满是硝烟的中东地区,美国重返亚太,为的是美国必须是“世界第一”,美国必须是世界规则的“制订者”。在美国的焦虑中,中东在动乱中挣扎,东亚也开始不安了。 
  美国的焦虑来自其对自身衰落的恐惧。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取得“冷战”胜利后,美国的精英们欣喜若狂,宣称“历史的终结”,美国“一超独霸”,独孤求败。然而,“911”事件后,美国发动反恐战争,继尔又发动第二次海湾战争,陷中东北非于战火中,欧洲也被恐怖主义阴影笼罩。一系列战争消耗了美国的国力,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首先在美国爆发。美国突然发现自己已无力掌控世界,它还得靠温戏子主导从中国给它输血才躲过一劫,于是乎衰落感在美国精英中漫延。而特色中国却一枝独秀,综合国力迅速上升,加速了美国对自身衰落的恐惧。其实,美国的衰落只是相对的,中国即使GDP总量赶上美国,人均还是差美国很远的距离,全面赶上美国更是数十年后的事,在相当长的段时间内中国无力也不可能与美国争世界老大。 
  美国的焦虑源自相对掌控力下降的不自信。美国的领导地位不是自封的,是建立在领导同盟国取得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建立在主导建立联合国等战后秩序、建立在美元霸权及强大的军事实力的基础上的。后发国家要取代美国,是很难有这样的历史机遇的。单一的经济实力或军事实力,都不足以服众。但是,美国近年来从一己自私利出发,多次抛开自己亲手创立的联合国,把自己从国际道德高地拉下。“朕即国际法”、“朕即国内社会"的做法,做坏事太多,树敌太多,透支了国际领导力,透支了自身软实力。缺少道德感召力,仅凭军事硬实力是难以解决错综复杂的国际矛盾的。美国解决国际问题越来越不从心,失去领导力的焦虑使美国失去了应有的战略理性。

正因为美国鬼子从内心焦虑而汉奸卖国贼原罪坐成,即将被清算,他们从内心也焦虑,于是乎南海仲裁与韩国“萨德”轮番上演,右派人渣高级黑与无良戏子用台独一并出笼,其中心话语,却被王长江一番话点透。但极为可惜,美国鬼子在南海所赌无非是中国敢不敢接招,习总敢于接招,中国人民解放军决不怕鬼,更不许任何人在眼皮底下撒野——其结果,反倒让我们摸清了美国鬼子的底线,他们根本没勇气在近海与中国决战,这就妥了,王长江嗓门再高,也白搭了。

十九大看点: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

社会看点:改开走到这一步,已积累下大量难题亟待解决,而解决办法无非武革、文革、靠组织有序矫正三个有效途径,这些难题即便再难,也必有结果,没结果本身就孕育结果。这很要命。民心思变,阶级斗争尖锐化、明朗化、堪堪就要激化,而民心可用,资产阶级自由派想利用,无产阶级革命派也想利用,舆论宣传重要性,从这里凸显起来。除此还有组织化,汉奸已高度组织化,天津审判证明了,他们可随时上街,革命派能否趁他们上街去找他们的老婆孩子“谈心”,再去大街上找他们“谈心”,这很关键。用武力保卫共产党,用鲜血捍卫中华民族,用生命为国除奸,这是每一个中国人的光荣使命。

真正的看点:王长江吹响集结号,蛇已出洞,能照七寸下刀吗?

对这厮怎么处理,对给他帮腔帮闲的怎么处理,我们拭目以待。

如果放过王长江及幕后保护伞、黑后台,共产党真就没救了。由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所缔造的政党,不允许这样。

 

 

梅子QQ群:429544029

       梅子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5928569038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