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东方文化复兴

张宏良:走错了房间的天才——斯伟江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15-10-26 16:30:45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be15c16eacc0d826b31fff09d75f5828.jpg

  在当今右派阵营中,像斯伟江这种天才不能说是绝无仅有,也可以说是十分罕见。斯伟江在2010年重庆法庭上为李庄所做的辩护词,堪称是历史上辩护词中的经典。可惜这位天才走错了房间,如果他能够在两年后的济南法庭上进行辩护,他的天才将会得到最大程度释放,就凭他的才气、情感和逻辑力量而言,辩护词肯定会成为千古经典。

    只可惜这位天才走错了房间。

       斯伟江这位当年重庆律师团的主将,中国法律党的第一高手,无论任何人读他的文章,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他的立场,都能够从他的天才思想中获得有用的东西,就如同打开一罐八宝粥,无论你是否喜欢它的味道,但是总能吃到肚子里一些东西一样。而这恰恰是当今中国思想界最缺乏的东西。当今中国思想界无论什么政治立场暂且不论,最要命的就是绝大多数——这个绝大多数至少超过百分之99.99——所谓著名学者完全是在咀嚼他人咀嚼过无数次的食物残渣,甚至是已经腐烂发臭的口中秽物,这些秽物让人一闻就忍不住呕吐,其中连一个字的清新气息都没有。

        而斯伟江则不属于这种只会咀嚼他人嚼过食物的学者。他的东西无论好坏,都是他自己思考的结果。他是那种思想能够结出果实的学者,是一个真正的理想主义者。虽然中国右派当中的理想主义者如同凤毛麟角一样稀少,偶尔出现一两个还经常看错,2010年薄熙来就曾经把贺卫方错看成是理想主义者,当时我们就认为贺卫方不是,但是这个斯伟江却的的确确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的自由主义是主要来自于信仰,而不是来自于利益。

      他的可怕之处也就在这里,独立思想的糖衣加上自由主义立场的炮弹,对当今青年的俘获可谓是百发百中。如果中国法律党中多些斯伟江这样的理想主义者,那么右派的胜利将不可阻挡,八十年代中国极右势力之所以如同海潮般不可阻挡,就在于当时的右派当中,有许多刘宾雁、斯伟江这样的理想主义者。如果刘宾雁、斯伟江这样的理想主义者能够在右派中占据上风,那么当今中国将肯定是血流成河的第二个中东。

      好在天佑中华,中国右派当中绝大多数,都是一些实用主义者,更多的则是陈有西那样的政治流氓。陈有西他们那种典型的流氓语法结构,从反面教育了人民群众,在客观上帮助左派挽救了中国。陈有西他们那种典型的流氓语法结构就是:虽然我赞成言论自由,但是对张宏良那些毛派则不应该实行言论自由;虽然我反对思想专制,但是对张宏良那些毛派则应该实行思想专制;虽然……但是……这种典型的流氓语法结构,从反面帮助中国人民认清了倡导所谓“自由民主”的西化派,完全是一帮彻头彻尾的十足流氓。

      人类社会最根本的进步,是政治文明的进步。社会政治力量最根本的胜利,是道义的胜利。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战胜国民党,不是政治力量,不是经济力量,也不是军事力量,而是道义的力量。在政治、经济、军事等各个方面都占尽优势的国民党蒋介石,之所以会丢掉天下,就是输在了道义力量上。比国民党蒋介石更加占尽优势的中国右翼势力,至所以会日薄西山,最终被历史淘汰,同样是输在道义力量上。如果中国法律党中占据上风的是斯伟江这样的理想主义者,而不是陈有西那样的政治流氓,那么至少中国的百年基业将属于右派。

     只是苍天有眼,中国右派对西方垄断资本的依附性,以及西方垄断资本对中华民族所谓“垃圾人口”的灭绝性,惊醒了中国人民,使得曾经一度被右派控制的中国人民越来越多地接受了左派的政治主张,形成了对大众民主和共同富裕的强烈追求,由此决定了中国右派必然走向没落。在中国左右斗争互相消长的过程中,中国右派推行权钱学相结合、勾结西方,出卖国资,掠夺民财,侮辱人民信仰,悖逆天理人伦的道义堕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自杀作用。使得只相信武力、权力、财力和媒体力,而从来不相信道义力量的右派,终于尝到了失去道义的可怕后果。

      只是让人感到扼腕叹息和无比遗憾的是,中国右派虽然即将失败,但是他们在失败之前,已经把中华民族毁得差不多了,他们不仅毁掉了中华民族的自然资源、组织资源和文化资源,同时还毁掉了象斯伟江这样的许多天才。像斯伟江这样的天才,如果不是走错了房间,本应该成为中国文化天空的一颗璀璨新星,可是现在却只能成为一闪即逝的一颗流星,并且还只是极少数人只能抬头才可看见的一颗流星。这就是站错了历史立场的天才悲剧。改革开放以来有两个人最为典型,一个是已经去世的刘宾雁,一个就是现在的斯伟江。

  张宏良微信文章,微信号zhanghongliang101

581251ded1e18db54cd9da0538e74496.jpg

  关联阅读:

斯伟江:在革命和改良之前

d654403fbe0910c4f4b113db87f3372f.jpg

  前些天,我说对上层主动改革不要抱任何希望,就有人给我贴个标签,革命派。似乎,除了改革和改良,现在知识分子就没什么事情可干?这是典型的辩证法塑造的黑白思维。世界哪有那么简单!

《宪法》规定了我国是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国家,确实,汤武革命,顺乎天也应乎人,虽是暴力革命,却也是正当的。但是,当下谈革命,是会被入罪的。理由很简单,我党已经代表人民革命成功,而且继续代表人民,谁要革命,就是反革命。所以,现在谈革命是风险很大的,而且,暴力革命确实成本也高,能避免就避免。再说,革命不是你知识分子想搞就搞的,革命往往是风云际会是,底层揭竿而起,知识分子只是夹在中间的丧家之犬。

谈改良,可以堂而皇之地谈,因为改革、改良的前提就是,皇上大统还在。无非是改良一下零件,让百姓困苦少些,皇上大统稳些。所以,改良派可以说100%,革命派只能谈38%。问题是,改良是求之而不得的,你就是尸谏,最后人家无非封你一个忠戆公,而已,利益如金矿,嗜欲如毒品,靠你几句忠言肯改革?你以为你是谁?世上没有捷径,一切皆有成本。

除却革命和改良,仍有第三条道路。

民主社会,不是变皇上为总统,变XX为议会就成了。制度毕竟是制度,有很多模糊之处,宪法法律未尽到之处,需要人来契合,而如果一个人,一群人,作为中央精英或者地方精英,如果没有足够的民主训练,宽容,遵守规则等,最后,袁大总统的下属,就觉得唐总理欺负总统,宋教仁即便当了议长,一样难展才华。

你看看,就算微博吧,多少人听不得不同意见、讽刺,就拉黑他人,不开放评论。在工作中,一言堂,控制欲,多权谋。在生活中,打子女,不尊重妻子。在社会上,歧视外地人、少数民族,葱白洋人,犬儒主义。这些习惯你可以说是传统文化的熏陶,也未必,传统文化的温良恭俭让哪去了?是扭曲了的专制文化、XX造就的。也是,你死我活,辩证两面,黑白思维造就的。

不鼓吹革命,也不指望改良。能做的事情还很多。你可以先把自己改造为一个适合民主文化的人,平等、宽容,守规则,信任,在工作中能有平和民主的气氛,不阿上,不欺下,尊重他人的合法权益,在生活中能不用暴力教育孩子,多花时间陪孩子,不溺爱,负责任,尊重女性。

如你是老师,多身体力行,教化学生;如你是法官,多谦卑包容;如你是警察或检察官,能不滥用权力。虽千万人,吾往矣。守得住原则和底线;如果你是他们的朋友、家人,你坚持不懈地鼓励他们,身体力行,春风化雨。不要说,我无能为力,你,尽力了没有?如果你在NGO,民企老板、部门经理,你可以更多地训练民主规则,开会程序。如果你在学校社团,或许,也可以一样进行有规则的选举和开会。你是年轻人,努力把自己锻造成才,不要急于经世致用。

威权文化下,最可怕的是麻木,犬儒,如在梦境中被吵醒的人,而痛恨清醒的人。“对现实保持清醒,本身就是苦难。但是,人生的清醒却是一种理智、智慧和哲理的眼光,一个人要有这种眼光,他必须超越现实的纷乱和生活的情欲,在永恒冷静的心境中,观照万物的悲欢喜乐。(路莘《张中晓和他的<无梦楼随笔>》”,虽然可能到不了这个境界,但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有识之人,恐怕不得不为自己的未来和社会的未来做些准备。

民主不是一念咒语就灵的。虽说从做中学,但是,一个社会没有准备好,即便有了选票,一样会补课。俄罗斯,有了戈尔巴乔夫的主动改革,但是,你看,这个社会的精英缺乏规则,最后,普京这种徒有民主形式,实际上以没谱组合的二人转,普京可以独霸政权达几十年,政党没有轮换过,自由的民主国家不算建成。民主不是一天练成的,既然是民主,就不仅仅是精英的素质,还有民众的素质。

民主的生活方式是一种习惯、修养,慢慢塑造就能成形。体制内外,其实没多少差别,如金庸武侠中张三丰所说:这正邪二字,原本难分,正派弟子若是心术不正,便是邪徒。邪派弟子一心向善,便是正人君子。当体制变形时,民众妖魔化官员时,如何应对,我想立身正,有底线,心向善,长远看,绝无恶报。在体制外,也要杜绝黑白思维,所谓无官不贪,为富不仁的帽子,要想想逻辑。官员是一个个的个体,怎么都会一样呢?富人中也一样有仁慈者。不要煽动以身份等的族群仇恨,无论是官民或者外国、民族仇恨。我们这一代代人,都需要涤除内心被污染的思维。

社会个体的丰富多彩,不再非黑即白之后,体制最顽固,也无法长期对抗社会中的大多数人,他们也要考虑成本,何况,体制本身不是铁板一块。试想,多彩的社会上,一群穿黑白中山装的人,没信仰的他们,是多么的落寞和耻辱。即便,他们一意孤行,总会有办法的,都头夜奔,只是一个启示。历史、世界上,这样的出路太多了。

不指望皇上改革,那种所谓低成本的天上掉馅饼,哪个不是内忧外患、快崩溃的情况下才有的,现在的社会,远不到这个程度。如此情况下,谈改良,着眼向上,无疑是在吃鸦片,给喂人吃鸦片。喊可以喊,但,重点只能是着眼向下,向自己。修炼自己,磨炼自己,身体力行,春风化雨,潜移默化,广交朋友,把自己、朋友塑造成一个个可以在民主社会、民主文化下组合的个体,中国的希望,莫不在此!傅斯年以前说,加入政府,不如在民间XX,XX不如办报,现在微博无疑也是一张小报,可见,仍可以作很多事。反之,则如梭罗所说:“有些人仰天躺着,奢谈人类的堕落,自己却不肯坐起来”。把人类改为政府,不就是很多“仁人志士”的写照?

然而,这种自我改变和化及他人是很难的,比戒烟或许都要难些。因为,不平等、不宽容、不妥协等不但根植于周边的环境,最终植根于人性中的某一方面。基督教称之为原罪,儒家认为是人性恶的地方。人永远成不了神,但是,可以成为一个有缺陷但能契合民主文化的人。这不是什么民族劣根性,孔子说,性相近,习相远。后天培养更重要。谦和、包容、有原则但能妥协,平等又不民粹。如果说鲁迅代表不宽容的旧文化,同时代的胡适,像极了新文化的楷模,尽管他花花心肠一大堆。(民主文化,更多的,强调公德,固然,克林顿的私德也有碍瞻观)。谚曰:播种思想,收获行动。播种行动,收获习惯。播种习惯,收获品格。播种品格,收获命运。

诸君,我们虽在权力中心之外,别忘却了,我们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国家的命运,端赖国民的习惯和品格、组合。切莫因他们的冷漠浇灭了你的热心。历史长河中,十年只是一瞬。你改变不了中枢,你可以改变自己和周遭,任外界寒风萧瑟,须养活一团春意。曾文正说,天下风气之变,起自二三子。

仰望天庭,往往会妨碍了脚下的行路。日进一寸,你将会看到逐渐成长的果实!似乎是基督教《先知书》中说,“有人来问:先知啊,什么时候,黑夜才过去,黎明才来到啊?先知说,黑夜虽未过去,黎明却已经来了。你还要问,下次再来吧”。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