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东方文化复兴

东方欲晓:用什么眼睛看主席?

作者:东方欲晓老师 发布时间:2014-12-26 09:56:44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东方欲晓老师:用什么眼睛看主席?

——谨以此文怀念毛泽东主席逝世38周年  

3b799eb85acb6b96d6b7fecf6db802d1.jpg 

  编者按:东方欲晓老师的这篇《用什么眼睛看主席?》于今年9月8日由我网以特稿的形式登出。登出之后在全社会引起极大的反响,当日的阅读量就超过30000,网友们盛赞该文,一位网友说:“想不到,真想不到,这年头还能看到一篇有理性、客观、公正、精辟、通俗、据理用心全面陈述的好文章,我觉得此文立意明确、客观公正、观点鲜明、举例确切,值得一看,值得收藏,值得宣传,我决定想办法打印保存,赠予朋友!”还有网友针对该文提出了一些新的材料和建议。作者因此做了认真的修改,今天再由我网刊出。让我们在缅怀这位伟大的思想家、伟大的民族英雄、全世界被压迫人民的领袖毛主席的同时,也做一点认真的反思:我们需要的到底是什么?

  

       主席已经离开我们三十八年了。在这三十八年里,他老人家一直遭受不公正的评价和对待。天理不存,愤懑满胸。于是,写下这些文字,以表心境,寄托哀思。但,所哀的并不是主席自己。

  谨以此文怀念毛泽东主席逝世38周年。 

  对于中国共产党的缔造者、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缔造者、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毛泽东主席如何评价,这本来不是什么问题,但对中国共产党,对中国人却成了问题,以至于三十多年来,不论是党内还是党外,不论是学者还是百姓仍在争论不休,这本身就是问题,对共产党来说,是要命的大问题。因为这个问题源于党,说明共产党自身出了问题。因为,如何对待主席考验着共产党的政治良知,检验着共产党是否还具有先进性。

  对主席的评价,大概有四种观点:右派里有两种观点,代表两部分人。一部分人主张全面否定,一部分人主张部分肯定。有人管前者叫极右派,后者叫右派。左派里也有两种观点,代表两部分人。一部分人主张全面肯定,一部分人主张部分否定。有人管前者叫极左派,管后者叫左派。这样划分是否科学不重要,但这四种观点是客观存在的。

  那么究竟怎么评价主席,用什么目光看主席呢?下面从六个方面谈一下看法: 

  一、主席有没有错误,有什么错误? 

  主席有没有错误?当然有。只要是人,除了死去的和没有出生的,都会犯错误,这话是主席讲的。所以,主席也不能例外。既然只要是人都会犯错误,就连主席都犯过错误,与主席同时期的党的领导者和以后的所有领导者都不可能没有错误。因为不论理想信仰、思想境界、对人民的感情,还是认识事物的水平、实践经验、领导才能,谁也不会也没有超过主席的。只不过这些人没有干出主席那样伟大的事业,你的错误和你的功绩一样,不那么显眼罢了,但你不能说你没有错误。可笑的是,不论我们编的党史、主席的传记,还是历届领导人纪念主席的讲话、学者的纪念文章,包括一些左派同志为主席辩护写的正面文章,都在谈主席的“严重错误”,从来不谈别人的错误,有时甚至用别人的“正确”来证明主席的“错误”,甚至在为别人歌功颂德的时候也总是忘不了捎上主席的“严重错误”,以此来证明别人的伟大、光荣和正确。历史是这样的吗?事实是这样的吗?在大谈历史唯物主义、大谈实事求是的时候,张口毛主席犯了什么错误,闭口不谈别人的错误,不谈自己的错误。几十年的问题堆积如山,眼巴前的错误就在这儿摆着,还在不断地犯着,却没有一个人敢于站出来承认是错误,是自己犯了错误,甚至是现时代的错误,还一个劲地往“文革”头上推,往“极左”头上推,往主席身上推,这哪里有半点历史唯物主义、半点实事求是精神呢?一些人常把“解放思想”挂在嘴上,然而,对主席什么思想都可以解放,对别人却搞“不争论”、“保持高度一致”、“维护权威”,这样做还有点公理吗?在否定主席的时候说主席搞“家长制”,甚至说主席搞专制,那么这又是搞的什么制?

  说主席的错误,一开始讲“晚年犯了严重错误”,指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以后。后来时间又往前提了,提到五十年代中后期,事件是: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主要是文化大革命,性质是“极左”。这里重点谈一下文化大革命。

  对于文化大革命,《决议》定性为“十年动乱”、“十年浩劫”、“国民经济濒临崩溃边缘”、“没有任何进步意义”、“给党和人民造成了严重损失”。后来领导人的评价大都延续这些说法,只不过表述略有不同,态度都是“全盘否定”、“彻底否定”。换句话说,文化大革命是主席干的一件彻头彻尾的错事、坏事。也就是说,从1966年到1976年主席去世,他老人家带领全党、全国人民整整干了十年没有一点好地方的、彻头彻尾的错事、坏事。后来对主席的一切否定、一切妖魔化都是由这个结论而来的,这是铁的逻辑。

  那么,对于主席发动文化大革命到底是不是错误?是什么错误?有多少错误呢?我认为主席不是犯了“发动文化大革命这样××××的错误”,而是在文化大革命中有错误。在文化大革命这件事上主席的错误不是发动文化大革命本身,而是对革命过程的把握。我们评价一个人做的一件事,必须将动机、过程和结果统一起来,只讲动机不讲过程和效果不是辩证唯物主义,只讲效果不讲过程和动机也不是辩证唯物主义。评价文化大革命也是这样,如果全面否定、彻底否定,必须从动机、过程、结果三方得出其“完全错误”的结论。首先看动机。  动机包括两个方面:一、做这件事为了谁;二、为什么做这件事,也就是做这件事有没有道理。为谁发动文化大革命?这个问题《决议》也没敢回避,为了反修防修。后来的领导人的讲话也承认这一点,现在有良知的人都对此没有异议。至于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说是“权力之争”,已没有多少人相信。也就是说主席发动文革不是为自己,而是为这个党、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这个人民。这总不能算错吧?为什么做这件事?也就是反修防修这个理由站住脚站不住脚呢?或者说,当时的历史背景和用历史眼光看,有没有反修防修的必要呢?有没有必要为了反修防修发动一场文化大革命呢?《决议》和后来的领导者都认为没有必要,是主席错误判断形势,党没有变修的危险,党内没有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换一句话说就是主席主观臆断、头脑发昏、大惊小怪、小题大做。那么,到底党有没有变修的危险呢?八九年苏东剧变和中国的“六.四”事件已经用铁的事实证明了;党内有没有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华国锋以后的一些人也已经用自己的行为证明了;是不是复辟资本主义?今天的中国现实也已经说明了。为谁发动文革,为什么发动文革,不论从理论还是实践都证明主席是正确的,那么怎么能说“领导人错误发动”呢?怎么能说“没有任何进步意义呢”?这个动机错在哪儿呢?

  再看过程,看结果。文化大革命在实践过程中有没有错误?从结果看有没有错误?有什么错误?错误是有的。主席从来不回避问题,也从来不比别人缺少纠正错误、承担责任的勇气。用主席的话说文革是三分错误、七分成绩,具体错误一是打倒一切,二是全面内战,在一个时期内出现了派性斗争,部分地区出了打砸抢。这些问题都是客观存在的,我们必须承认,就如改革开放出现的问题一样,也必须承认。那么,对这些问题的产生,作为党的最高领导人,作为文化大革命的主导者,毛主席自然要承担责任。但是要承担什么责任必须搞清楚。而要搞清主席承担什么责任,必须搞清这些问题是怎么产生的。就好比一场战役,出现了部队伤亡过大大问题,要追究责任,必须弄清是战役战略制定问题还是战役组织实施问题,还是过程把握问题,还是士兵战斗的问题,还是敌人破坏问题。文化大革命中这些问题是怎么产生的呢?是战略制定有问题吗?当然不是,主席是战略家,有谁还比他懂得战略部署呢?文化大革命的主要对象是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在文革之初就说清楚了,重点非常明确。主席和中央从来没有说过将矛头对准广大基层干部和知识分子,更没倡导过打砸抢。这事说起来就可笑,一个共产党的领袖怎么会让他的人民打砸抢呢?这个帽子怎么能扣在主席头上呢?所以,从战略制定上讲没有问题。换句话说,上述问题的产生和战略制定没有关系。那么就看组织推动。谁负责文革的组织推动呢?刘少奇、邓小平最初是组织者,江青、张春桥等人一直是组织者。文化大革命推动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他们都有责任。刘邓的责任是故意将斗争矛头引向教师和学生,干扰斗争大方向。后来的派性斗争他们脱不了干系。江青等人是思想激进,伤害了一些老干部。那么主席负什么责任呢?主席犯了两个错误:一是对运动中一些苗头性问题没有及时消灭在萌芽状态。二是过于相信了自己的群众。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历来是主席的一贯思想。但人民群众中也有落后的,人民群众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在特定的环境中也会暴露出落后的甚至丑陋的一面。同时,加上一些干部为了一己之私故意挑动群众斗群众,故意鼓捣群众采取过激行为,最终出现了“全面内战”、“打倒一切”。所以,主席犯的错误是没有及时控制好运动势态。但必须强调,这不是主席一个人的错误,是中央集体的错误。尽管如此,文革中的乱并不是思想和道德层面的乱、社会秩序层面的乱,而是政治秩序层面的乱。虽然有些打砸抢,但是短时期、局部的,是极少数人的行为。这些所谓的错误并不能代表文革的全部,不是文革的本来面貌,怎么能将文化大革命用“十年浩劫”、“十年动乱”来概括和定性呢?所以,对于毛主席和文化大革命,可以这样看:一、毛主席没有犯“发动文化大革命这样的××××的错误”;二、文化大革命中有错误;三、文化大革命中的错误是中央领导集体的错误,应由中央集体来承担;四、文化大革命中的错误,有主席把控不及时造成的,有文化大革命组织者别有用心干扰破坏造成的,也有组织者思想过激和一些干部群众不觉悟造成的。所以,文化大革命中的错误的责任不能由主席一人承担,更多的责任应该由文化大革命的具体组织者,包括后来带头否定文化大革命的人来承担,由大大小小的捣乱破坏者来承担。即使这些也不能代表文化大革命的本质,也不能以此证明从结果看文化大革命是彻底的错误、完全的错误。这一问题下面要谈到。 

  二、文化大革命除了“严重错误”还有什么? 

  对文化大革命怎么评价,除了问题和错误,有没有正确的地方、成功的地方?有没有历史贡献和历史意义?三十多年后共产党人有没有正视这一问题的勇气?有没有实事求是的精神?有没有坚持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思想素养?这不仅是共产党人的个人问题,而是涉及党往哪里去、国家往哪里去、人民往哪里去、民族往哪里去的大问题。实际上,三十多年来,对文化大革命的评价,一直存在争论,只是一方压制另一方罢了。历史发展到今天,我们不能简单地再用三十多年前的感情、立场和目光看问题了,我们有责任将这一问题讲清楚。只要共产党还承认自己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就应承担起这一历史责任。

  那么,文化大革命到底有没有成功的地方,到底取得了哪些成就呢?答案是肯定的。这里不再列举文化大革命中取得的具体成就,因为这些许多同志谈的很清楚了。这里只想谈一下文化大革命的历史影响、历史意义和历史贡献。

  1、挽救了中国共产党。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实质上的挽救,就是深刻教育了共产党,彻底改造了共产党,使党更具有了马克思主义的先进性。只不过主席去世后,这种先进性又丢掉了。这一点有人不愿承认,但请思考两个问题:一是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共产党更像共产党,还是现在的共产党更像共产党?二是文化大革命时期共产党更受人民拥护,还是现在共产党更受人拥护?只要还有点做人的良心,都不难回答。二是形式上的挽救。现在尽管人们对共产党有这样那样的看法,但是这个党毕竟还存在,否则在八九年就垮台了。可挽救这个党的不是别人,正是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和这一理论指导下的伟大实践——文化大革命。“六.四”事件就是57年的右派向党进攻的翻版,其本质是党内的修正主义和党外的右派利用党自身问题和学生的爱国热情向党进攻的“颜色革命”,目的就是颠覆共产党政权,复辟资本主义。而这正是文化大革命要解决的问题。当时掌权人能处理这一问题,说明他们还不想让共产党垮台,这正是毛主席反修防修、防止和平演变的思想在起作用。同时,党员干部、军队、人民能够理解和支持处理“六四”事件,也正是文革实践和教育的结果。中国人民经过历次运动的教育,特别是文化大革命的洗礼,有了较高的政治觉悟。他们拥护共产党、热爱共产党、相信共产党,关键时刻要站在共产党一边。所以,有人说文革是反修防修大演练,结果在“六.四”事件上中派上了用场。当然,共产党没有接受教训,没有通过“六.四”事件自醒,虽然保住了政权,却更加快步地演化了,这是自己的悲哀。

  2、挽救了中华民族。如果没有文化大革命,八九年的动乱会提前二十年。如果这场动乱没有被制止,就等于中国的“颜色革命”就成功了,中国就像苏联一样四分五裂,分成了十几个国家或几十个国家了。如果没有文化大革命,中国现在可能民族冲突不断,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还生活在血雨腥风当中。

  3、真正实现了人民民主。党内反对文革的人和社会上的敌对势力给主席定的一条罪就是破坏了民主,说主席搞专制,是暴君。这才是真正颠倒黑白。文化大革命的主要对象是谁?是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反动学术权威,也就是多数人革少数人的命。文化大革命的形式是什么?是群众运动,人民群众是革命的主体。人民群众为主体的、由多数人革少数人命的一场革命怎么会是专制呢?文化大革命不论从形式上到实质上都是民主,只不过我们搞的是人民民主。文化大革命在教育改造走资派和知识权威的同时,一方面对以人民为敌、以国家为敌、破坏社会主义事业和人民生产生活的人要打击、要专政,这是公理,没有任何错误。一方面对广大人民实行民主,就是人民当家作主。当什么家?当管理国家的家,也就是人民有管理国家的权力。第一,人民代表可以参与到国家和各级管理机构当中。第二,人民可以管理国家管理者。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干部必须接受人民的批评教育,就是用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形式批评干部的缺点,揭露他们的不足,使其时刻警醒,不断提高思想觉悟。二是将其放在人民群众之中,接受人民改造。干部和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一方面使他们与群众相融合,拉近和人民群众之间的距离,增进和人民群众之间的感情,从而扑下身子更好地为人民服务;另一方面,让他们在劳动中学习人民群众的优点,改变自身不足,使其不变质。三是时刻接受人民群众的监督。那时期下派干部在农户吃派饭,如果忘了交粮票,晚上就得主动检查,做自我批评,这就是群众监督的作用。所以,干部都得看群众的脸色办事,都得夹着尾巴做人,基本上没有贪官。人民群众将一个执政党、将国家的管理者管到这种程度,请问,世界上哪里还有这样更加纯粹的、更加彻底、更高境界的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呢?

  4、建立了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什么是一个民族的先进文化?先进文化必须有助于实现人人平等,必须有助于人们树立崇高的理想和信仰,必须有助于增强民族气节和爱国意识,必须有助于民族团结和统一,必须有助于人们树立高尚的道德情操,必须有助于鼓励人们奋发向上,必须有助于树立科学进步思想,必须有助于消灭和铲除一切落后的、腐朽的、丑恶的东西,必须有助于人与社会的全面进步。而在文化大革命中这些基本都做到了,这些就是文化大革命时期中国社会的真实写照。那么,当时是如何倡导和建立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呢?首先,毛主席著作是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理论基础,特别是以“老三篇”为代表的经典文章对树立社会主义价值观起到了巨大的指导作用。第二,大张旗鼓地树立宣传雷锋、焦裕禄、王进喜这样一大批体现社会主义思想的先进典型,发挥他们在全社会的榜样作用。第三,通过文艺作品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新道德、新风尚。那时候的文艺除了文艺形式、作品数量相对少一些以外,但没有半根毒害人民的毒草,没有落后的、反动的、丑恶的、腐朽的东西,都是积极的、健康的、进步的、向上的。没有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牛鬼蛇神,反映和歌颂的都是人民群众,是工农兵。所以,在社会上形成了为人民服务、热爱祖国、热爱集体、崇尚科学、劳动光荣、甘于奉献、大公无私、助人为乐、见义勇为、奋发向上的良好社会风尚,这样的文化比现在的所谓文化是进步了还是落后了呢?

  5、提高了国际形象和国际地位。中国的国际地位不是韬光养晦养出来的,不是GDP堆起来的,也不是“负责任的大国”吹起来的。第一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废除了和帝国主义一切不平等条约,赶走了殖民主义者,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第二是抗美援朝,打败了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教训了美国这个头号帝国主义国家。第三是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期间,一是和苏联在珍宝岛打了一仗,打击了苏联超级大国的气焰;二是在发明原子弹基础上成功试验了氢弹和发射了人造卫星;三是抗美援越战争;四是支援亚非拉人民革命,建立第三世界国家统一战线。做这些事情的结果是世界各国纷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是美国总统低头来见毛主席。这才是中国国际地位和负责任大国的形象。

  6、在全世界撒下了人民革命的种子。文化大革命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一次初步实践,也是对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一次思想启蒙教育,一个重要思想是造反有理。为什么要造反?因为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任何政权不论其性质如何,如果不自我教育、自我觉悟,不接受人民的监督和批评,都有可能走向人民的反面。代表资产阶级和封建地主阶级的政权自不必说,代表广大人民的无产阶级政权也是如此。那么,当这个政权背叛了人民怎么办?就要进行革命,就要造反。所不同的是在社会主义国家要进行的是文化革命,即用人民的力量,从思想文化上对整个党进行彻底改造。具体做法是教育改造代表这个党的执政者,使他们的思想深处破除当官做老爷的封建思想和资产阶级思想,将权力还给人民,真正实现人民当家作主,同时,要老老实实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主席核心的思想和毕生的追求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因而创造了“为人民服务”这一最高境界的执政理念,并作为全党的宗旨。也可以说是主席自己在为人民服务。但仅靠他自己是不能实现他的思想的,他必须通过一个组织、一个政权、一支队伍为人民服务,他要他的组织里每一名成员成为为人民服务的忠诚信徒。当这些人不能忠实实践他的思想的时候,就要进行彻底地思想改造。主席在建国后,特别是在晚年将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对共产党的彻底改造上。但是,在实践中他深深感到改造党比改造人民更难。因为得到越多的人要让他们放弃,他们的不满情绪会更加强烈,反抗会更加激烈,所以改造遇到的阻力也就更大。一些人拒不接受改造怎么办?就要将其打倒。过去我们常说“毛主席、共产党”。实际上毛主席和共产党是一个对立统一体。当共产党实践主席思想的时候,毛主席和共产党是统一的;当共产党不能实践主席思想的时候,毛主席是毛主席,共产党是共产党。毛主席高于共产党,因为他的思想是这个党的灵魂和方向,是他的思想赋予了共产党的先进性。所以,当这个党要背叛他、背叛人民的时候,他就有可能革掉这个党的命。因此,他不怕身败名裂、粉身碎骨,也毅然发动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

  文化大革命不仅使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受到了一次反封建思想、反资产阶级思想的深刻教育,其影响也扩大到了世界各国,包括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尽管目前世界范围内社会主义革命处于低潮,但随着人类社会生产资料的有限性和私人占有这一矛盾的不断加剧,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矛盾也必然加剧,那么“造反有理”必然会成为革命的逻辑和革命的火种,世界范围内人民革命一定会兴起,这也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7、 文化大革命是对人性进行的一次彻底改造。文化大革命的目的无疑首先要改造党,防止党和社会主义制度改变颜色。这本身就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重大发展和巨大贡献。但是,如果我们对文化大革命的理解、对主席的理解仅限于此是不够的。主席作为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伟大导师,作为伟大的思想家和革命家,按他的境界和胸怀,不可能仅站在中国、站在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角度考虑问题。其实,我们联系主席一系列思想和实践,看出他往往是站在全人类的角度,站在人性的角度思考问题的。主席认为人是社会动物,因而人性中落后的一面是可以改造的。只有对人性进行彻底改造,人才能不断觉悟,才能成为一个纯粹的人,人类才能不断进步,人类社会才能达到理想状态。那么,作为一个先进的政党,或者干脆说是主席自己,必须担负起改造人性、改造人类社会的历史使命。要改造人性、改造人类社会,第一步必须取得政权,即无产阶级革命;第二步,必须建立起改造人性相适应的社会制度,即社会主义制度;第三步,就是对人的思想灵魂进行改造。而要改造人,必须先改造这个党,必先改造主导思想文化传播的知识分子。在改造党和知识阶层的时候由人民去参与,使人民在改造别人的同时自己也受到改造。在文革中,教育改造对象是三个层次:一是党员干部,二是知识分子,三是人民群众。文革中大力倡导“狠斗私心一闪念”、“斗私批修”、“大公无私”和“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等,都是对人性的改造。通过改造使人越来越人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越来越物化,使人最终达到全面发展。这才是文化大革命的深远意义。只是这一点当时党内一些人是理解不了的,现在一些所谓的共产党人更理解不了。所以,伟大毛泽东。 

  三、否定了毛主席,中国共产党、国家和社会怎么样了?

  一位党的缔造者,国家的缔造者、军队的缔造者,被从他手里接过政权的后人们公开地、持续地、坚定不移地指责、批判、否定了三十多年,而且看样子今后还要一直这样指责、批判、否定下去。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到底想做什么?这样做到底给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中华民族带来什么?三十多年了,我们难道还不应该冷静下来严肃地想一想吗?不用说主席没有什么严重错误,有的错误是小人的栽赃和污蔑,有的所谓的错误,用历史的眼光看,恰恰不是什么错误,而是正确和伟大,只不过是一些人看不到或不愿承认罢了。那么,即使主席真的有错误,对一个政党来说,难道就应该大张旗鼓没完没了地指责和否定吗?一个家族,为了家族的荣誉和昌盛,还要维护祖宗的形象和地位呢!你见美国总统什么时候否定过华盛顿?你见国民党什么时候否定过孙中山?蒋介石连江山都丢了,你见过国民党总将他的严重错误挂在嘴上了吗?资产阶级政党尚且如此,我们这个具有马克思主义先进性的共产党呢?三十多年来,历届领导人总忘不了说这样两句话,一句叫“讲政治、顾大局”,一句叫“维护中央权威”,说明讲政治和维护中央权威对共产党来说太重要了。既然这么重要,怎么到了主席这里,就可以不讲政治了、不讲大局了、不用维护权威了?更何况不论你是第几代,你的权力都是主席给的呢?而且,主席和他的思想是这个党的灵魂和根,否定了主席,共产党就没了灵魂和根,这么大的政治怎么就不讲了?这么大的大局怎么就不顾了呢?说到对主席功过的认识,一位农民说过这样的话,毛主席的功劳就像一座山,我们说也说不完。他的过失就像一把黄土,我们不舍得说啊!一个农民尚且有这样的觉悟、这样的情怀,难道一个喝着老人家挖的井里边的水,靠着老人家栽的大树乘凉的、具有先进性的共产党连这点觉悟、这点情怀都没有吗?我们当然要实事求是,但实事求是的前提是维护党的荣誉和生命,损害党的荣誉、危害党的生命的所谓的实事求是不是马克思主义。带着个人情绪、个人立场的否定根本也不是什么实事求是。

  当初否定文革,给主席“三七开”的人说,否定文革、否定主席是拨乱反正。所谓拨乱反正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拨党内生活之乱,要恢复党的正常生活。说主席破坏了党内生活,搞家长制、一言堂。那么我们看看主席是不是搞家长制、一言堂,谁在搞家长制、一言堂。主席经常开“神仙会”,一开就是十天半月,甚至一两个月,让大家充分发表意见。意见不统一,休一下会,接着再开。请问,有这样搞家长制、一言堂的吗?正是主席这种民主作风,才在党内形成了既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每个人都能独立思考、有个人风格的领导集体和政治局面。主席去世后有过这样的集体,有过这样的局面吗?我们可以想一想,如果主席真的搞家长制,能将国家主席让给别人吗?如果真搞家长制,有人敢不让主席参加政治局会议吗?如果主席真搞家长制,有人敢在开会时多次打断主席发言吗?如果主席真搞家长制,能在七千人大会上为别人的工作失误承担责任,反被该负责任的人指责“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吗?如果主席真搞家长制,有人敢在文革中干扰斗争方向,挑斗群众斗群众吗?如果主席真搞家长制,还在老人家在世时,有人就敢给自己翻案吗?如果主席真搞家长制,能够出现彭德怀、刘少奇、邓小平现象吗?如果主席真搞家长制,怎么会除了主席的路线,还有一个“刘邓”路线?当然,主席确实搞过一言堂,对那些想把党和国家引入歧途的人,主席就是一言堂。因为,在原则问题上主席从来不让半步。但即使这样,主席对他们依然是大慈大悲的菩萨心肠,总是抱着教育、挽救的态度,当他们确实到了死不悔改的地步,才放手发动群众,发动文化革命。其实就算主席真的搞了家长制,天下是人家带领共产党打下来的,人家毕竟还是党中央主席,是一把手,还有这个名份,有这个资格,是名正言顺。而从来就没有当过党的一把手的“第二代领导集体的核心”接连换下三位党中央一把手,这叫什么?当人们对其所推行的一套发生怀疑时,竟公开讲不争论,不让人说话,这叫什么?到底是谁搞乱了党内正常生活,是谁破坏了民主集中制?谁在破坏党的团结和统一?二是拨思想之乱。认为毛主席的路线偏离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偏离了社会主义,要反到他们所理解的真正马克思主义上来,反到他们所说的真正的社会主义上来。那么看,三十多年来都反正了什么呢?丢掉了公有制,推行私有制,这是社会主义的正吗?放弃了计划经济,搞市场经济,这是社会主义的正吗?将少数人培养成资本家,将工人阶级由领导阶级变成被剥削被压迫阶级,这是社会主义的正吗?一个红色社会主义社会里还有黑社会,这是社会主义主义的正吗?文艺舞台上充斥着落后、愚昧、腐朽和肮脏,这是社会主义的正吗?几千万良家妇女沦为“小姐”靠卖身为生,这是社会主义的正吗?社会上流氓横行、骗子遍地、五毒俱全、乌烟瘴气,这是社会主义的正吗?政府和开发商穿一条裤子拆掉人民的房子,然后连说理的地方都没有,人民稍有过激行为便被“维稳”,这是社会主义的正吗?如果你认为主席的路线背离了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就应做得比主席好,让人们相信你做的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真正的社会主义。然而,你做的恰恰是真正背离了马克思主义,背离了社会主义,这是拨的哪门子乱,反的哪门子正呢?

  将毛主席视为乱,将自己视为正,也就是毛主席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而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主席不是中国共产党的正宗,自己才是中国共产党的正宗。所以,要对主席进行指责、批判、否定。这在国际共运史上不是天大的笑话吗?三十多年来,一些人就是打着这样的旗号,大张旗鼓地、坚定不移地、持续不断地对主席进行指责和否定,结果是怎样的呢?中国共产党、中国社会变成什么样子了呢?

  1、 党丢掉了灵魂,没有统一全党的指导思想;

  2、 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没有理想、信仰和方向;

  3、 全党没有统一意志,思想涣散、组织松软;

  4、 丢掉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严重脱离了人民群众,甚至成了人民的对立面;

  5、 党员干部持续不断地、大面积地腐化堕落;

  6、 党民矛盾尖锐,社会矛盾激化;

  7、 党员不爱党,不关心党的命运,都在糟党、坑党、害党;

  8、 社会道德沦丧,一切丑恶肆无忌惮泛滥横行;

  9、 外交被动软弱,国际空间越来越小,我们的敌人遍天下;

  10、 生存环境严重恶化,发展不可持续;

  11、 党和人民的公敌横行,汉奸国贼遍地;

  12、 党被丑化、妖魔化、罪恶化,党的执政合法性受到质疑,执政地位受到空前挑战。

  总之,否定了毛主席,便砍掉了党的旗帜,丢掉了党的灵魂,动摇了执政根基,党不像党、民不像民、国不像国。党危险了,国家危险了,人民危险了,民族危险了。这,就是结果。文革中有一句话,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一些人想搬起否定主席的石头砸主席。可历史会说话,不论是谁,不论将自己打扮得怎么样,最终砸的是自己的脚,不,是自己的脑袋!须知,随着时代的变化、人民的觉悟,历史会还毛主席的清白。有的人已用自己的错误证明了主席的正确和光荣,用自己的低下和渺小证明了主席的崇高和伟大。如果一些人仍然抱着那些扣在主席头上的不实之词不放,自己终究会被砸个粉身碎骨。 

  四、用什么眼睛看主席? 

  有一个奇怪的现象,不论是党内党外,不论其是什么身份,做了什么,都敢对主席指责几句、骂上几句。一些人在指责和谩骂的时候忘了两个最基本的问题,主席是谁?你又是谁?有一句话叫“狗眼看人低”。据说在狗的眼睛里,一切东西都比它小。所以,狗见谁都敢咬,见什么都敢咬,它觉得就自己高大。而当它被对方教训,吃了亏后,才长了记性,以后再也不敢挑战对方了。请注意,这里绝不是骂人,而是在说明一个道理,我们应该用什么心态、站在什么角度看别人,特别是看主席这样的历史人物。在对主席的评价上,一直有两种看似很有道理的说法。一种说法是主席是人不是神,并以“实事求是”的名义,要将主席从神坛上请下来。于是动员、放纵社会上一些人进行了轰轰烈烈地妖魔化运动。主席不是神,也从来没有人说过主席是神。但不是神就是和你一样的人吗?就是你所理解的人吗?三十多年了,随着一些人对主席的指责和否定而带来的反思,随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社会的变化,随着人类社会的变化,我们应该更加冷静清醒了,看得更加深远了,对主席的认识,也就应更加全面、客观、深刻、科学了,应该达到一个新的高度。如果我们的认识还停留在三十多年前、四十多年前,还不能达到敌人的高度,还有什么先进性可言呢?主席当然是人不是神,但也绝不是一般意义的人。否则,我们便无法理解他六十多年的追求和实践,无法理解他在这伟大追求和实践中所做出的包括失去七位亲人的巨大牺牲,无法理解都是七十多岁高龄了仍不惜粉身碎骨还要奋力一搏,无法理解他和他的思想在全世界产生那样广泛而深远的影响,直到现在人们在他身上有说不完的话题。主席的理想信仰、志向抱负、气度胸怀、思想境界、道德情操、智慧韬略、胆魄勇气、毅力意志、英武神勇、才学能力和忘我的牺牲精神,在共产党人中是任何人都不能比的。他们有些人可能具备某一方面,但没有谁能够像主席这样全面而超群。因为不具备主席这些超人的品格,所以也就无法理解主席的思想和实践。特别是对文化大革命,当触及他们灵魂和利益的时候,一些人便做出本能的抵抗。仅就这一点就说明这些人虽然曾出生入死和主席一起闹革命,但其思想境界仍然停留在旧时代,仍然是带有落后的、庸俗的、低下的一面,其世界观确实需要不断进行改造。对于主席这样的历史巨人,如果你看不到他的本来面貌,你也不应用你的眼光,你的境界去看他、认识他。你应该抱着敬畏的心态去仰视他,这才是一个共产党人应有的品格。

  影响评价主席的第二句话是“贫穷不是社会主义”。随这句话而来的是“发展是硬道理”。言外之意是主席不搞发展,主席时代贫穷。这一观点更具迷惑性,以至于现在许多人不能觉醒,以至于一些左派同志好像也为此所困惑。什么是贫穷?为什么贫穷?主席时代是不是真的贫穷?应该怎么比较?这里不做论述。因为历史在那摆着,只要有一点良心和认识能力的人都不难回答。如何衡量一个社会或者用什么作为评判社会好坏的标准,或者什么样的社会才算好的社会?要想弄清这些问题,必须先弄清人是什么,人民是什么。因为对主席的评价不是简单地看他哪件事做得对错,而是看他走的什么路线和道路。人们之所以拿前后三十年做对比,比的也不是哪件具体的事,比的是路线道路。而走什么路,取决于他们对人的认识,对人民的认识,对人类社会的认识。主席的理想信仰和刘邓的理想信仰都是建立在对人的不同认识基础上的,主席和刘邓之争实际上源于对人的认识不同,他们所走的不同的道路,都是自己对人本质认识的结果。刘邓更看重人的物质性,因此注重满足人的物质需求。基于这种认识,邓小平认为衡量社会好坏的重要标准是物质财富,是发展速度。所以他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发展是硬道理”、“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主席坚持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观,认为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人的唯一属性是社会性。人不但需要吃穿住行,而且要有理想信仰,有思想道德,有公平的要求、安全的要求、和谐的要求、温暖的要求。这些需求都是人的社会性决定的,反映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因而,衡量一个社会的好坏就不能简单地看物质财富的多少,看发展的快慢,还要看社会的文明程度,看人自身的进步与发展。作为一个社会,一个执政党,当然要满足人的物质需求,当然要发展,但必须弄清几个问题:一是为谁而发展,二是怎么发展,三是除了发展还要做什么?为谁而发展?是为多数人,还是为少数人?这就是所有制问题,是根本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问题。怎么发展是发展手段和发展方式问题,这里指的不是具体的手段,而是道路,是计划和市场的关系问题。除了发展还做什么?这是人与社会全面进步的问题。将近四十年了,这三个问题都没有解决好,所以党和社会才出现了这么多矛盾和问题。邓说世界的主题是和平与发展。其实发展与和平本来就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只要发展,必然造成生产资料占有权争夺的矛盾,在国际上反映的是国与国之间的矛盾,在一国之内反映的是少数人和多数人之间的矛盾。因此,必然造成战争,必然出现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那么,世界上所谓的和平是不可能的,国内社会成员之间的所谓和谐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要私有制存在,市场经济存在,世界的主要形态便是生存与战争,或生存与斗争,只不过这些战争或斗争有时表现激烈些,有时表现平缓些。可以说当前世界上和国内所有问题都与发展有关,许多问题恰恰是所谓的发展造成的。特别是中国,因为我们的人口众多,赖以生存的生产资料相对更加贫乏,所以,发展与生存的矛盾更加突出,当代人的所谓发展已经严重威胁到了子孙后代的生存。鼓励你没有节制地疯狂的发展,本来就是美国等西方国家的一个阴谋,我们死抱着这个“硬道理”不放,并跟人家比GDP,这不是领着中华民族往死路上狂奔吗?

  邓小平说一切要看人民满意不满意、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但人民是什么?不是活着的人才是人民,不是当代人才是人民。人民包括生生不息的子孙万代。如果这样发展下去,中华民族还能生存多久?一个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子孙死与活的政党将来怎么面对自己的人民?而且,对于一个具有先进性的政党来说,发展是不是唯一使命,除了发展要不要做点什么?一个民族和人民要不要有点理想信仰?要不要有点道德情操?要不要维护好生存环境?社会要不要文明和进步?人要不要全面发展?如果为了所谓的发展,这些都不要了,那么共产党的先进性在哪里?共产党有什么存在的资格?所以,从这个角度讲“发展”怎么会是硬道理呢?如果这个道理真的硬的话,那么按邓小平的逻辑,现在的中国共产党比毛泽东时代的共产党更受人民的拥护,党的执政基础比毛泽东时代更加巩固。事实是这样吗?恰恰相反。否则,你为什么开个“两会”五百里以外都要戒备森严,都要以十当一将老百姓看起来呢?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那么,三十多年的实践已经检验出了富裕也不是社会主义,发展也不是硬道理。我们为什么被“发展”二字所绑架,用此作为衡量一切特别是评价主席和主席时代的重要标准呢? 

  五、由谁在什么时候评价主席才更合理、更客观、更公正、更科学? 

  第一个问题,谁最有资格评价主席。中国共产党公开评价主席是八一年那个《历史决议》,这个《决议》是谁主导下做的?是邓小平,邓小平是做什么的?是在文革中被革了“命”的革命对象,是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党中央确定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主持起草《决议》的时候是中央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一个在文化大革命中被革了“命”的革命对象主导评价领导文化大革命的领导者,一个不在中央集体领导核心里边的人主导评价已故的中央领导集体核心,一个活着的能张嘴说话的矛盾一方主导评价已经故去的不能开口说话的矛盾的另一方,他的合法性在哪儿?合理性在哪?这能客观吗?能公正吗?能正确吗?能科学吗?假如哥俩打架,老二打不过老大,等老大不在了,老二说当时我是对的,我大哥是错的。天下有这样讲理的吗?评价谁对谁错怎么也不该由当事的一方说了算,也应该由第三方来做结论吧?那么在主席活着的时候邓小平多次写保证书检查自己犯了错误,永不翻案,又怎么解释呢?而在主席去世仅仅两年就翻了案,而且在实践上是彻底翻了个个儿。虽然邓小平在评价毛主席的问题上也说了一些正面的话,但他说的那些都是客观存在的,是任何一个只要叫共产党员的人都应坚持的。不论他说了多少正面的话,都抵消不了他在评价毛主席的问题的无法估量的破坏作用,抵消不了对共产党和中国社会所产生问题所应承担的责任。可以不夸张地说,三十多年来,中国共产党和社会所有问题都始于当初对主席的否定,中国共产党的现在和未来,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现在和未来,都取决于共产党自己对主席的认识和评价。

  毛主席属于人民,最有资格评价毛主席的应该是人民。而人民是动态的,不仅指过去的人民,现在的人民,更是将来的人民。只有将来在实践中不断觉悟的人民才有评价主席的资格和权力。

  第二个问题,什么时候评价主席最合适。实际上,否定毛主席的时间可以提到1978年的三中全会,也就是主席去世的第二年。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对自己的领袖,对一位政治家、战略家,在他尸骨未寒的时候,就对他做出结论性的评价,这合适吗?人们常说盖棺定论,但就一个历史人物,一位政治家、战略家来讲,即使盖了棺,也是无法轻意定论的。更何况主导评价主席的那些人在给主席刚盖完棺椁后,就匆匆地、带着情绪给主席定的论呢?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但实践是有时间性的,不仅指当时的实践,现在的实践,还包括将来的实践。对毛主席这样的历史伟人,这样伟大的政治家、思想家、战略家、哲学家的一切思想实践,不能放在当时去看,要放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去看,放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去看。而且,越是随着历史的发展,越是往后看,你看得就会越清晰、越丰富、越全面。

  当然,要用正常人的眼睛看。 

  六、共产党在对待主席问题上要不要有政治伦理,要不要讲点政治良知? 

  对待毛主席,共产党应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共产党讲不讲政治伦理?要不要有一点政治良知?人是要讲伦理的,是要有良知的。因为,一、人不是石头缝儿里蹦出来的,是爹妈给的,是爹妈的血液。二、人的生命是宝贵的,是唯一的。三、爹妈在孕育和维护你宝贵的生命过程中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和煎熬,付出了艰辛和牺牲。所以,知恩图报是作为人最起码的道德要求。也就是说,一个人如果没有良知,就连最起码的做人的资格都没有,或者干脆地讲就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人。那么,一个政党呢?特别是具有马克思主义先进性、具有鲜明阶级性的、由先进分子所组成的要引领先进文化的中国共产党呢?我们不要讲别的,老人家为缔造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军队、一个政权贡献卓绝,他失去了七位亲人,而他自己什么也没得到。对这些我们不用说什么党性,就以人性而言,要不要有一点感恩之心?要不要有一点良知?要不要去肯定他、尊敬他、牢记他、维护他?

  然而,后来的共产党是怎么对待主席的呢?一些所谓的共产党人,不仅不知道也没有去珍惜、去维护,反而去怀疑、否定和抛弃。先是以一纸文件夸大他的错误,从而降低否定他的历史地位和作用,然后用思想讨论的形式让人们对其思想产生怀疑,接着启发、放任、纵容一些包括党内的受到过批评和批判从而怀有私怨的人攻击、污蔑、诋毁他的人格,最后用所谓的理论创新使他的思想在党的指导思想上边缘化。通过这些手段达到结果,好像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别人都正确,唯独主席不正确,好事都是别人干的,坏事都是主席干的,甚至将主席妖魔化,还不如封建帝王,不如日本人,不如蒋介石。可悲的是,就连外国的包括西方的一些政治家、学者都能理性地、客观地、公正地评价主席及其思想,就连蒋介石都能正确评价主席,而我们自己对主席和毛泽东思想的否定、抛弃都到了疯狂的程度。如果那些反动知识权威和敌对势力这样做不足为怪,这是符合他们的逻辑的。(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共产党是要革其命的,反过来他们必然痛恨共产党,要颠覆共产党,他们骂毛主席恰恰说明主席是共产党的灵魂。他们这样做是主席早就料到的。)而作为后来的共产党人自己也这样做,这是哪门子逻辑呢?

  如果你没有境界去继承和发展先人的思想,没有胸怀去维护先人的形象,没有能力做出先人的业绩,那么,最起码不能视先人为仇敌,站在先人的对立面,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我们的心里还有一点政治伦理吗?还有一点政治良知吗?讲一点良知对一个人来说并不是难事,而对一个据称具有先进性的政党,一个被先进思想(况且这种先进思想本身就应包括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还要用先进思想教化黎民百姓的政党来说,怎么就这么费劲呢?不用说主席没有什么严重错误,即使有一些错误,即使你不认同他的思想、不想走他的道路,即使你不看他对党和人民做出的贡献和牺牲,但他已经去世快四十年了,他早已经躺在那里不能动了、不能开口和你们争论了,怎么能够没完没了、不依不饶地指责、数落他,而不让老人家安息呢?

  一些所谓的共产党人,或许聪明的以为,主席的形象太高大了,如果不将他打倒,不千遍万遍地往他身上泼污泥浊水,便显不出自己伟大。错了,主席就是主席,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没有毛主席便是一部苍白的历史、短命的历史,主席的地位和形象不是凭妄想就能超越的,历史不会因此而改变的。

  其实,对一个执政党来说,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应明白这样的道理:人是有血脉相传的,一个人如果不承认自己的父辈,不承认自己的祖宗,那他自己只能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否定了毛主席,便否定了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便否定了中国共产党,现在的共产党就等于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那么这个党还能叫共产党吗?自辱其祖,等于自掘坟墓。

  我真的就不明白,将共产党送进坟墓,或者共产党不是共产党了,那么你是谁,你是从哪儿来的,你将上哪去呢?或许,这样问过于天真,因为有些所谓的共产党人早就知道自己是谁或不是谁,早就知道自己从哪儿来的该去哪儿了。那么,最后可怜的便只有我们的民族和人民了。

  这一点,主席也早已料到。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