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东方文化复兴

孔庆东:千古圣哲毛泽东

作者:劝学家园 发布时间:2020-09-10 08:37:14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从政治理论上讲,毛主席提出了“人民主体”,他说:“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

  我有一个讲座《毛泽东思想为什么战无不胜》,其中很重要的一个观点是强调毛泽东思想和中国传统文化的联系。我今天想从思想史的角度粗浅地谈谈毛泽东给人类带来的贡献——他到底给人类贡献了什么思想,以至于他用这个思想,能够建军、建国,而且成了人类伟大的思想家之一。

  人类思想史发展脉络

  我们今天的讲座,题目叫《千古圣哲毛泽东》。什么叫“圣哲”呢?圣哲要思考人类的基本问题、基本的道理,提出独创的系统理论,并且在千百万人的实践中证明了他的理论的巨大有效性。这样的人,是为数不多的。有史可考的人类历史上能被称为圣哲的肯定是两位数,不可能是三位数,不可能达到一百个。

  德国有一个著名的哲学家雅斯贝尔斯,他提出“轴心时代”理论——人类文明有一个轴心时代,在大约2500年前的时候。我们一般人被西方鬼子忽悠着,以为历史会越来越好,越发展越好,历史是前进的,单线进步的——这种想法是粗浅的。其实人类文明的高峰不在今天,而在2500年前。那个时候,中国产生了孔子,印度有释迦牟尼,西方有柏拉图。前后差不多的时间,人类涌现出了一批圣哲。他们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他们站在人类文明的高峰上,总结了此前千万年人类历史,总结了人类血战前行的历史、用鲜血和白骨堆成的历史,从而提出了一系列人类生存的基本理论范畴。从那以后,这些范畴就像孙悟空用金箍棒画的圈一样,我们基本上就没有跳出去过。表面上看,似乎科技在发展、经济在发展,其实人类的精神结构和思想没有根本性的改变。

  我们来看看这几大圣哲的故乡。

  印度已经沦落。佛教在印度早都没有了,印度早都丢掉了释迦牟尼。佛教来到中国,跟中国本土文化战斗了1000年,被中国文化完全吸收,变成了中华文化的重要一支。中国是不怕外国文化入侵的,中国文化对于外国文化就像毛泽东对待外国侵略者一样,叫作关门打狗——开门放你进来,进来之后再消灭你、吃掉你,让你变成我。

  古希腊呢?早都灭亡啦。西方人老吹古希腊,何新有专门的著作,早都破解了他们的神话——那是不存在的。古希腊、古罗马早都灭亡啦,他们吹的那个古希腊还没有北京市一个小区大呢,就那么几万人。

  而中国作为一个“超稳定结构”,在最长的时段内维持着这个地球上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不是说中国没有毛病,是相比之下中国比西方过的好一百倍,不论物质文明还是精神文明。但是,世上没有不散的筵席,这样一个强大的有效率的文明到了晚清出现了大问题,面临着亡国灭种的危险。这个时候人类需要新的理论,中国需要新的理论,要求对历史、对人性、对宇宙万物给以新的解说。

  迎着这个历史的需要,中国推出了前赴后继的一大批思想家。可以从龚自珍开始算:龚自珍、林则徐、魏源、黄遵宪、洪秀全、曾国藩——虽然他们之间有的是敌人关系,但是他们都有自己的思想,都在寻找中国的毛病。下一个突破者就是康有为、梁启超,再往前走是孙中山、蒋介石,政治立场完全不同,但是他们都在探索——先是中国怎么了,然后是中国怎么办,他们都进行了探索。传统的佛教道教也都在进行改革,但是都没有全局性的突破。

  直到鲁迅以他独特的生命哲学看穿了问题:中国的落后不是船不坚炮不利、不是经济落后、不是没有铁路没有矿山没有邮电,更不是没有宪政、没有国会,最大的问题是我们丧失了传统文化的精华!传统文化最精华的是什么呢?就是诚实做人,老老实实做人。鲁迅年轻的时候在日本看明白了这个问题:晚清的中国人已经不诚。所有的宣传、所有的文字,鲁迅先生用两个字概括——“瞒”和“骗”。中国人最大的问题是做戏、是虚妄、是看客心理。

  他看穿了中国的问题之后怎么办呢?鲁迅的哲学,叫“绝望中战斗”,对革命不存幻想的战斗。如果对革命心存幻想,想着革命胜利以后怎么样、我个人怎么样,这样的人是最容易叛变的。因为对革命胜利成果不存幻想,你才不会投机,革命失败了你也要革命。我参加革命的目的不是因为要胜利,而是因为革命是正义的!鲁迅前期看穿了,后期他坚定地战斗,便是在孤独的战斗中损害了自己的健康,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累死了。

  但鲁迅毕竟不是一个政治家,历史呼唤着一个与鲁迅具有同等精神深度的、甚至比鲁迅精神更丰富更伟大的、同时具有强大实践能力的伟大的政治家。迎着历史的这个呼唤,这个政治家已经产生了,就在1936年鲁迅去世的那一年,在陕北的窑洞中有一个个子高高头发长长的中年汉子开始思考全局性的人类问题。

  此前,他读了许多书、写了许多文章、干了很多事、打了很多仗,那都是积累。到了陕北,他终于有了时间做学问,毛泽东等于自己读了一个博士后。他是千古圣哲,他为什么能够超越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就因为那些人从来没做过学问。

  我们数一数他这几年写的几篇重要文章:1936年写出了《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1937年写出了《实践论》《矛盾论》,1938年写了《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论持久战》,1939年《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纪念白求恩》,1940年《新民主主义论》,1941年《改造我们的学习》,1942年《整顿党的作风》《反对党八股》,1943年《组织起来》,1944年《为人民服务》,1945年《论联合政府》《愚公移山》。

  这十五篇文章,包括了著名的“老三篇”、“整风三篇”,这当然不是全部毛泽东著作的经典,但这已经是毛泽东经典很重要的一部分。我们仅仅学习一下这十五篇文章,就足以成为一个德才兼备的人。所以,有的时候我说:假如舆论环境稍微好一点,言论空间再大一点,如果哪个电视台愿意,我想在电视上带领大家每天学习毛主席著作,相信收视率一定非常高。

  千古圣哲毛泽东

  毛泽东提出了许许多多重要的概念,一言难尽,我只能举几个例子管窥蠡测。

  对立统一

  从认识论上讲,毛泽东提出了一个非常伟大的规律,叫“对立统一规律”。这几个字我们都熟悉,但是真正掌握是非常难的,而且很多人不知道这是毛泽东最精华的一个发现。对立统一规律在毛泽东这里是至高无上的,他认为有了这一条,别的规律都可以自然生成。对立统一规律将马列主义大大地推进了一步,毛泽东认为它是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的核心。

  毛泽东当然要举着马列的旗帜,他不能说这是我毛泽东思想的了不起。但是他其实没读过多少马列的书,外文他看不懂,翻译过来的又很少、很简单;毛泽东自己也没有留过学,他凭什么能够推进马列呢?一个是靠他对中国国情的了解;一个就是靠中国传统文化,他从小打下了这方面坚实的基础。

  中国人面对形形色色的西方哲学,为什么最后选择了马克思主义?选择什么跟原来的知识结构是有关的,选择马列主义是因为作为中华文化主体的儒释道的根源叫“易经”。“易经”决定了中国人最终必然选择马列主义,马列主义是合乎“易经”的。“易经”最基本的道理就是阴阳转化。中国人在所有的宇宙事物中,最早透过现象看到了本质——任何事物都是一阴一阳。中国的阴阳哲学打通所有领域,讲中医也是这套道理,讲武术也是这套道理,讲文学也是这套道理,政治还是这套道理,什么东西都是阴阳。儒家讲的“过犹不及”,孔子讲的“两极转化”,老子讲的“阴柔克刚强”,加上他自己对自然的观察、对人生的体验,毛泽东把它升华出来,用马克思主义的术语来描述——任何事物都是对立的,也是统一的。用这个看一切事物,无往而不成立,用这个道理来办一切事情,无往而不成功。所以说,毛泽东思想才是普世价值。

  人民主体

  从政治理论上讲,毛主席提出了“人民主体”,他说:“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那么,这个跟传统文化有什么联系?儒家是重视人民的,儒家的思想是民本思想。孔夫子就认为:一个国家要组织得好,首先要解决民生问题——民生比军事都重要,“足食第一”。

  孟子推进了一步,认为:人民有权力推翻暴政。儒家思想本身就包含着革命思想,历代农民起义都有儒家知识分子为其提供理论支撑;但是儒家是从全社会的角度考虑的,并没有站在人民的立场上,没有提出人民主体。儒家的基本思想是个调和理论。比如,孔子讲的“君君臣臣”,说的是:君首先要像个君,臣才能像个臣。这背面就包含着,如果君不君,那么就可以臣不臣——“你君不君了,别怪我臣不臣”。就是《徐策跑城》里唱的:“万岁准了我的本,君是君来臣是臣。万岁不准我的本,紫禁城杀一个乱纷纷!”这就是儒家思想包含的革命原理。

  但是儒家比较保守,要求平时君君臣臣,出了大事才能造反。这其实根本上是英雄史观,是对人民比较良善的英雄史观。毛泽东不否定英雄,共产党英雄遍地,但是共产党强调英雄产生于人民,英雄与人民是血肉相连的。

  造反有理

  在对立统一和人民主体的基础上,毛泽东推出了一个伟大的原则,叫“造反有理”。这个原则很多右派批评攻击,很多左派也不理解。很多人认为“造反有理不就是乱来,不就是破坏秩序嘛”,那是故意歪曲。造反有理是对儒家思想的一次伟大的超越。儒家尊重秩序,反对犯上作乱。这在一个治理比较好的时期,有利于社会安定,但是,儒家没有看到造反一方的合理性。

  根据《易经》,“反者,道之动”,系统中的阴阳永远在不停地转化、强弱不断地转化、大小不断地转化。在一个系统的上升期,更能代表系统整体利益的子因素就会战胜其他因素。比如林冲杀王伦。本来王伦是梁山泊的主人,他是最大的势力,林冲是外来户,但是林冲显然代表未来梁山泊的整体利益,所以林冲可以杀掉王伦。当系统进入衰落期,更能代表系统转化的小因素会战胜传统因素。比如说地主阶级会战胜奴隶主阶级,虽然地主阶级也是剥削的,但它比奴隶主阶级要进步。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不是煽动性的话,而是合乎科学原理的话,因为压迫的存在就已经证明了系统的失衡。比如一个饭店,如果员工没有感到老板压迫他,说明这个系统是正常运转;如果员工觉得老板压迫他了,说明系统已经失衡。这个时候,他的反抗一定是有道理的,反抗的作用是使系统恢复平衡,如果不能平衡就建立新的系统。这就是古代农民起义的道理。如果系统平衡,是不会有压迫感的。比如一般情况下的剥削,工农大众可以承受,你知道是剥削,但还能承受。大多数人是给人家打工,我在北大其实也是给人家打工,觉得剥削得厉害,我们就反一反,给我们涨了工资了,我们又消停了。所以说,造反有理,是合乎科学、合乎哲学、合乎中国传统文化之根的。

  孔子固然是了不起的思想家、哲学家,但是单讲哲学这一条,孔子还要向老子学习。在辩证法的问题上,老子比孔子要高出一筹,孔子的辩证法还没有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如果按照儒家的想法,讲“和谐”也没错,但是它有一个问题:统治者不跟你和谐怎么办?孟子对孔子做了补充,提出了“革命”。所以说,孔孟合起来,才达到毛泽东的一半。毛泽东一个人就综合了孔孟之道,而且进行了现代化的转型,就四个字——造反有理。造反有理,成了当今全世界人民只要上街就要举起来的宇宙真理。

  但是我们要小心,不要对造反有理进行庸俗化的理解。有很多人老举出文革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抄家打人事件,说造反有理不对。造反不等于捣乱,不利于整个系统利益的造反,是不能成功的。比如西安事变是有道理的,但是如果把蒋介石杀掉就没道理了,就损害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了。共产党忍着深仇大恨,为了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达成了“逼蒋抗日”的结果,这是合乎系统论的。

  精神第一

  再有一点,是精神第一。这又是毛主席对马列主义的重大突破。马列主义是唯物的,物质第一。但是其实到了列宁那里,已经强调了主观能动性,强调了精神对物质的反作用。毛泽东再进一步,从他的造反有理的哲学出发,强调精神对物质可以进行彻底的造反。

  那么,精神第一与唯心主义不同在哪里呢?毛泽东是在尊重客观规律的前提下,讲精神力量。比如全世界都说中国没有石油,毛泽东不服气。不服气是精神的力量,但是光不服气不行啊,得有道理啊。他把李四光找来,说:“中国怎么没有石油呢?”李四光说:“主席别费劲了,全世界都有定论了——科学结论,中国没有石油。”毛泽东说:“这老天爷真是瞎了眼了,中国这么大的地面儿,没有石油,石油偏偏埋在人家脚底下,我们脚底下就一点儿都没有?”好像是发牢骚,但这个话是有逻辑的,它背后有科学道理——“不可能这么失衡吧?石油埋藏这么失衡?中国这儿就没有石油?”毛主席不敢说你那个理论是错误的,就说拜托你们再给找找。毛主席有这个不服输的精神。李四光他们对毛主席有点儿迷信,既然毛主席说再找找,那就再找找。这一找,找出个大庆来!没有大庆,拿什么改革开放?没有大庆油田胜利油田,今天满街的汽车都顶着煤气包。除两弹一星,还要感谢我们很早就解决了能源问题。这就是精神第一的结果。

  精神第一又是与传统文化相通的,因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要害,就是强调精神。孔子讲的“内圣外王”、“仁义礼智信”,到孟子那里发展为“浩然正气”,这些都是马列主义没有的。无数的烈士抛头颅洒热血,敌人抓去严刑拷打不招供,这是马克思说的吗?是列宁斯大林说的吗?都不是,这是孟子教的——人活在天地之间要有一种大丈夫的凛然气概。孔孟之道发展到宋明理学,变成了“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这几句话不是正好概括了共产党人的英雄气概吗?共产党人活在世界上干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这不就是共产党的普世价值吗?这正是毛泽东赋予共产党的灵魂。毛泽东说“这个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它要压倒一切敌人,而绝不被敌人所屈服”;毛泽东从来不说“我军要进行现代化建设”。他不是不重视现代化,而是认为那个东西次要,先要有压倒敌人的气概。有了这个气概,六十多个鬼子拿着卡宾枪,我们炊事员拿一条扁担,全部俘虏,人类历史上哪有这种事儿啊!只有毛泽东的军队,做过这种事情。特别是物质贫乏的时候,反而乐观浪漫,吃个窝头咸菜也能打鬼子。这种精神太难能可贵了。精神最后就真的变成了物质,像游击队之歌里唱的“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精神第一对于被压迫民族、弱者草根,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弱怎么能够胜强?一个小孩怎么能打败一个大人呢?一定要找到大人的薄弱环节,用你最强的拳头,去打他的心脏,打他的太阳穴,小孩儿才能打过大人。精神强、人格健全,在一切战斗中才能立于不败之地,这才是真正的强者!

  一部中国现代史,就是一部“精神变物质的历史”。1840年全世界三分之一以上的财富在中国,比今天的美国强得多。这么牛的国家被打败了——就是因为没有精神,都是鲁迅说的“瞒和骗”。而一旦有了精神,一切都不同了。1950年国家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首批入朝的志愿军连棉衣棉鞋都没有,穿着单衣单鞋,却打败了世界上最强的、武装到牙齿的联合国军。

  共产党里涌现出千千万万的具有大丈夫气概的人。孟子说的“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这不就是共产党吗?历代儒家知识分子——包括今天的“新儒家”,讨论的高级学术问题——“什么是‘颜回之乐’,什么是‘孔子之乐’,怎么成圣,怎么成仙”,讨论了半天也没有结果。

  大家都知道精神重要,蒋介石也知道精神重要——蒋介石老鼓励部下杀身成仁,可是有几个杀身成仁的,都开了追悼会了,过几天一看,在共产党那边当官儿了。他怎么就不杀身成仁呢?因为他没有找到生命的意义。他不知道为什么死,他怎么能死呢?而毛泽东在《为人民服务》里就讲道:“为人民利益而死,重于泰山。”所以才有这么多的人不怕死。毛主席为我们找到了生的意义,也找到了死的意义——为人民而死就是幸福的、光荣的。

  以上四条,对立统一、人民主体、造反有理、精神第一,远不足以概括毛泽东思想之博大精深,但是仅仅这四条,已足以使毛泽东傲视古今,与孔孟老庄、苏格拉底、柏拉图、释迦牟尼、穆罕穆德并列而毫不逊色,甚至更有过之之处。

  今天这四条,仍然具有伟大的指导意义。我们应该用对立统一来看待历史,看待共和国前三十年的历史与后三十年的历史的关系——它们既是对立的,也是统一的;还应该用对立统一来看传统与现在,看中国和美国,看国内的矛盾。要用人民主体的立场,看待党的政、看左派右派、看社会制度。要用造反有理去看阶级斗争、看国际局势、看未来的动向。要用精神第一,来看党风民风、看生活是否幸福、看中华如何崛起。

  中华民族这一百多年来,虽然灾难深重,但是我们要感谢历史赐予人类一个毛泽东,让他带领中国、拯救中国,并且拯救了全人类。不但拯救了人类的过去,我相信,还会在中华民族复兴的道路上,继续指引我们拯救人类的未来。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