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东方文化复兴

李克勤:陈永贵戴草帽乘地铁上班:能上能下的优秀干部

作者:济学 发布时间:2019-08-11 07:53:1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362612b34b993b104537bd5b0fc50cce.jpg

        李克勤(jixuie)题记:学者潘维新著《士者弘毅》提到一个陈永贵从副总理位置上退下来后,在北京乘地铁到四季青公社上班的情景,十分感人。由此我们可以发现陈永贵的另一个优秀品质——能上能下

99bc4a1f8203a7672c202de9952ea45c.jpg

  潘维写的是1980年代初的事情:

  【每周去“部长楼”上课,常有意外的惊喜,能见到原只在电影里见过的“高干”名人。因为是固定时间,便能在地铁站见到文革时的农民副总理陈永贵。他那时好像固定每周半天,乘地铁去四季青公社上班,而且还戴着那顶标志性的草帽,不过不再有政治含义,只为避免让公众认出来。】

  2010年我写过一篇博文《陈永贵的哲学思想与人生态度:大寨人的创业能力强续5》

  李克勤(jixuie)题记:当年毛主席听山西省委第一书记陶鲁笳汇报陈永贵的情况时,讲过一句耐人寻味的话:“穷山沟里出好文章!”是的,一个人是否有哲学思想,并不在于他是否有哲学专著,或者读过多少大部头的哲学文集,而在于他是否有自己对世界,对社会,对人生独到的见解,如果这些见解切合实际,那就了不起,如果能够实践,并且是带领一批人成功实践,那就更了不起。陈永贵正是这样的人。

81acd32131dabbea770d3fc83e765a29.jpg

戴草帽陈永贵

  著名作家赵树理听了陈永贵在太原作报告,很佩服,对陶鲁笳说:“陈永贵的讲话没有引经据典,但他的观点完全合乎毛泽东思想和辩证法。

  我们知道,“山药蛋派”的开创者赵树理,以其巨大的文学成就被称为现代小说的“铁笔”、“圣手”,在现代文学史上占有一席重要地位。他取得成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植根于晋东南这片家乡的土壤,熟悉农村,热爱人民,大量描写了晋东南独特的区域民俗事象,或作为作品深厚的民俗文化背景,或作为塑造人物形象,揭示人物心理,推进人物性格发展的手段,表现出了鲜明的民族特色。  

  赵树理对陈永贵的评价,无疑是中肯的,也是负责任的。

  这也就进一步促成陶鲁笳再慎重的考察陈永贵,进而向毛主席推荐。

  1964年3月,毛主席南巡。他召集陶鲁笳和林铁等人到停在邯郸的专列上汇报工作。陶鲁笳把他在昔阳县蹲点的情况向毛主席详细作了汇报,他说:“我一直在农村,我见过的农民不少,我认为陈永贵是一个杰出的农民。”

  毛主席听到这里,饶有兴趣地问:“陈永贵是哪几个字?他识不识字?”

  陶鲁笳在纸条上写了“陈永贵”三个字,说:“他42岁扫了盲,今年50岁了,现在能读报,还懂得什么叫逻辑。”

  接着陶鲁笳就把赵树理的话汇报给毛主席。

  毛主席用肯定和赞赏的语气说:“陈永贵识字不多,干的事情不少。穷山沟里出好文章,唐朝时你们山西有个大学问家柳宗元,他在我们湖南零陵县做过官,那里也是个穷山区,他在那里写过许多好文章。你们有陈永贵的材料没有?”

  到这里,从赵树理、陶鲁笳到毛主席,他们完全出于公心来观察、分析和推荐,以及进一步发挥陈永贵的作用。

  他们看重的,正是陈永贵的思想和人生态度。

  周恩来总理三次视察大寨,他对陈永贵的考察细致、周全,更令人感动的是总理对大寨人民的那份情谊,至今想来都是让人不得不感慨万千。

  我们都知道华西村的吴仁宝,领导创造了“天下第一村”的奇迹,人们总结了吴仁宝做了三件很经典的事,其中之一件就是他不顾重重阻力,带着华西村的主要干部和村民代表,不远千里,到了山西的大寨。

  在虎头山上,他率领华西干部和村民代表向陈永贵墓庄严地鞠了三个躬,同时向郭凤莲送去了华西村与大寨大队的几个合作支援项目。吴仁宝曾多次对人说:在当代中国农民中,他最佩服陈永贵,并称陈永贵有思想、有观点、有本事,是硬干出来的。

  大寨的现在“掌门人”、陈永贵的接班人郭凤莲这样说过:“当我们看到今天的变化,当我们享受今日幸福的时候,更感悟到陈永贵的功绩。大寨前辈的功绩,是非常了不起的,没有他们的付出就没有今天的所得,没有他们的辛苦不会换来今日的幸福。山上、山下、田间、村落,他们的汗水播洒在大寨的每一个角落,这是大寨发展的基石。”

  再来读一读陈永贵的一些富有哲理的话:

  人的思想好比厨师的刀,要经常用,经常磨。

  人的思想好了,山可以低头,水可以让路,地可以变好,产量可以变高,什么人间奇迹也能创造出来。

  山外有山、天外有天,要学习先进单位的好经验,不断充实自己。

  只有落后的干部,没有落后的群众;喊破了嗓子不如做出样子;打铁先得本身硬,革命先革自己命。

  干部、干部,要先干一步,不先干一步就不能当干部。

  要想红旗飘万代,重在教育后一代。

  大寨田是辛苦田,没有辛苦哪有甜。

  思想解放了,山能搬,海能填;思想不解放,落点树叶怕砸头,拾根针也怕扎手。

  没有新思想,就没有新技术,就没有新产量。要想产量翻番,先得思想翻番。

  思想思想,天天在想。

  当我们今天读到陈永贵这些至理名言,回头品味当年赵树理讲的“陈永贵的讲话没有引经据典,但他的观点完全合乎毛泽东思想和辩证法”。

  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呢?

  通过研究陈永贵这样的出身农民的哲学思想,我们更要反思我们对哲学的认识,如果过于强调哲学系统化理论、知识,势必导致对哲学认识的偏颇。

  哲学应该是活的东西,是与人的思维有关的。

  陈永贵对思想,对解放思想的洞察力,加上他大公无私的高尚情怀,足以让人信服,他是名副其实有哲学思想,有着高尚人生态度的社会主义实践家。

04c99743f39642971f3ae074d4f66b69.jpg

  对他这样的基层干部,老百姓离不开;对他这样的高级干部,人民永远不会忘怀!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