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东方文化复兴

寒流:做人的境界

作者:寒流 发布时间:2018-06-05 11:33:56 来源:新浪博客 字体:   |    |  

  我认识这么一位老前辈,慈眉善目,谨言慎行,他是我领导的父亲,却也是某正职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伯乐,现在去世一个多月。这段日子,我一直想写篇文章纪念前辈,情绪却一直提不起来。现如今想起老伯父,以及健康而思路快捷的老伯母,我觉得该写点东西了。

  老伯父是山东省粮食厅第一任领导,填简历他填解放干部,同学们相聚,有人说“这绝对不对,咱还打了一天鬼子呢!”原来,老伯父的班主任根本就是地下党,他们班基本算集体入伍,恰值日本鬼子无条件投降那一天,但老伯父却被他的爸爸用一根绳子捆了回家;但是,捆了人却捆不住心,不到十天又跑了,跑远了,到一直打出新中国,全班剩下来没一半。由于有这个原因,组织上这才把老伯父改为抗日干部,他老师却找到了上海直接告诉党组织:“他怎么是抗日干部呢?十二、三岁起就帮助我送信,那时算红军时期,这也是革命履历啊!”就此,革命资历更老了,超过了他们家的老伯母。老伯母履历很单纯,十四岁做妇女主任,与还乡团杀来杀去杀红了眼,为保护红色种子,这才被批准参军,做了一辈子组织工作,直到离休。就是跟伯父伯母谈起来,我才第一次听说在农村的工作不算履历。老伯母说:“你伯父那一帮还好,剩下一半;我们一起参军那一批,到解放就剩我一个。”正因此,我敢跟伯父开玩笑,不敢跟伯母开玩笑。

  在伯父伯母家吃饭很温馨,老人看着我总是笑,老人对小孩,很亲切的那种笑,高智商的那种笑,应该是笑我喝酒快,不过,不等我喝完一瓶,另一瓶又摆在桌上,因而喝酒总喝醉;老伯父也许是笑我没大没小,我知道大米在山东算粗粮,在全国别无二例,那就是老伯父的杰作,就开他玩笑。老伯做的最绝的一件事是林立果选美,把她闺女选上了,他一听,二话不说,硬生生把阿姐拽回了家,林立果,他早就认识。还有这么一件事,他的确看上了一个小伙,可这个小伙却是他亲家的部下,于是就一个鼎力推荐,另一个努力栽培,终于带出来一把好手,这就是上一届的委员长。委员长回沪,老伯父家房子搬了,找不到了,于是就找到市委,被市委领导陪着来家,委员长问他有什么困难,他回答:没有。可事情过去第二天,还是这个领导,找上门提出求委员长办事,老人直接回答三个字:“不认识!”过后他还发脾气:共产党不兴这一套,当官就为办事吗?你要为人民服务!

  人老了有时候糊涂,有一天出门,有个河南口音的妇女骗他,说是为老伯父驱邪,老伯父说:家中只有两万多现金,我拿给你吧。这两万多块递过去,对方深受正要接,被旁边一位年轻干部一把夺过并训斥道:“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你骗他,我让人把你抓以来!”对方一听,灰溜溜地走了,老伯父这才明白咋回事,谈起来,一直笑。

  老伯父前年有病了,他也知道有病了,93岁,寿终正寝,偏偏家人瞒着他,肺癌,越治越糟,尽管100%全报,不排队,也要保守治疗。可老人感觉不好,便再不下床,我感觉不行,与他儿子一起规劝,下床,却肌肉萎缩,不会走了,然后锻炼再锻炼,扶着轮椅,勉强能走五百米。可是,巴望着老伯父好起来,却突然传来噩耗!

  无缘参加追悼会,我不在上海,只能远送老伯父。

  一路走好!!!

67f66a7495b46c4454960b7f3a260997.jpg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