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吴铭:说说国际一流大学的评比标准

作者:吴铭 发布时间:2018-01-05 08:16:09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18a424e219bd3169bbe5f2474e3618fd.jpg

  来源:产业人网

  现在,许多大学热衷于排名,也就是要评出个一二三名来。名列前茅的,欣喜若狂,名次靠后或者名落孙山者,就不服气,又很沮丧。

  通常来看,评比的结果,中国的大学,大都排在美国、英国甚至日本、新加坡大学的后面,便是清华、北大,也不例外。对于一些中国大学来说,排在美国、英国甚至新加坡大学的后面,他们并不觉得丢脸,反而觉得总算和人家并肩了,还出书记载,相当满足,似乎这很光彩。如果排在中国的某些大学后面,他们反而觉得不可忍受。

  就大学的排名问题来讲,评比排名的标准极其重要。同样是当前的这些大学,更换一下评比标准,那排名顺序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觉得,之所以中国的大学总排在美国、英国大学甚至新加坡的大学后面,并非因为中国大学不行,完全是他们大学排名标准错误所致,完全是因为我们的大学不会提出自己的评比标准。而用错误标准评定大学排名,结果当然是错误的,不但不利于反而有害中国大学的发展。

  老实说,我并不知道那些形形色色的外国大学评比标准的具体项目内容究竟是什么,为什么设定那些项目和相应权重,我甚至也不想知道。我想说的是,我也提出一个评比大学的标准,很简单,就是看这所大学所树立的名人情况。如果树立的名人一流,则这所大学就是一流的,如果这所大学树立的名人是二流、三流甚至不入流的,那么,这所大学就是二流、三流甚至不入流的。有些大学,崇尚兼容包并,所以,并不树立什么名人,那么,这个大学就是不入流的。

  世界上最有名气、最受人尊重的人是谁?这个问题,有很多答案。

  我是中国人,也是中国共产党员。我崇敬毛主席,我觉得,他的一生,救了许多人,中国人、外国人,汉族人,少数民族的人,不信教的,信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道教、佛教的,亚洲人、非洲人、拉丁美洲人,还有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等欧洲美洲人,黄色人种、白色人种、黑色人种、棕色人种等等。不只是救那几代人,而且还救了以后若干代人。他的知识、学识、见识、认识水平,都比我所知道的所有人都高,我还没有看到谁有他那么大的威望。这个嫉妒是不行的。谁觉得谁自己或者自己崇拜的人比毛主席高明,那可以摆出来,比一比。

  既然如此,我就觉得,评比一流大学,我只看一条标准:是否树立了毛主席像,没有其他标准。如果树立了,那这所大学就是一流的大学。如果没有树立,这所大学就是不入流的。

  外国有很多著名大学,比如哈佛、耶鲁、剑桥,还有新加坡大学等等,有毛主席塑像吗?没有,那这些大学就是不入流的。我去过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没的看到毛主席塑像,所以,北大、清华也是不入流的。怪不得,北大居然能培养出范美忠这样的学生。中国农业大学、北京化工大学、北京邮电大学、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经济技术职业学院、北京交通大学、中央党校、北京体育大学、北京科技大学等等,有毛主席塑像,所以,都是一流大学。我不可能把树立了毛主席塑像的所有大学都列出来,也不可把没有树立毛主席塑像的大学都列出来。所以,没有列出来的大学,既不要发火,也不要庆幸。

  为什么定这样的标准,是不是太简单、偏颇了?我并不觉得简单,也不偏颇。因为大学,说到底是培养人的,就是说把人培养成好人、至少是对社会没有害处的人,而不是培养成坏蛋、恶棍。所以,大学,即使没有培养人才,但是,他的毕业生到社会上,不作奸犯科,就是一种贡献。因为,进入大学的学生,谁也不知道他什么品性,好品性的人,能够通过大学培养变得更好,而品性一般甚至很坏的人,经过大学的培养,变得不那么坏了,或者变好了,都是大学的功劳。所以,不能要求大学毕业生都是好人。而且也不能以大学毕业生中出现一些坏蛋,就否认这所大学的功劳。所以,那种把毕业生成就大小、有成就的人多少作为评定世界一流大学重要指标的做法,和把毕业生罪犯的多少、犯罪的恶劣程度作为评定大学的标准一样,都是没有根据的。

  既然要培养好人,那就得知道谁是好人,就得有一个好人的榜样,以便于让大学生们模仿这个榜样,从而变成不那么坏的人、变成较好的人、变成非常好的人。

  树立了毛主席像,就能把学生培养成毛主席那样的人?这个不一定,或者说几乎不可能。因为,“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大学,在培养人方面,的确没有什么优势。树立毛主席像,就是说要朝着毛主席的方向,培养人。 “法乎其上,取乎其中;法乎其中,取乎其下”,目标愈高,激发的潜力就愈大。如果不能把学生培养成主席那样的人,培养成周总理那样的人也很好;如果还不行,那就培养成十大元帅、十大将,也很好;再不行,那就培养出大量焦裕禄、谷文昌等县委书记,也很好。再不济,培养出大批孙玉国、庞国兴、雷锋、王杰、欧阳海那样的普通人,也很好。总之,按照这个方向,无论怎么培养人,都很好。

  按我这个标准,美国、英国,还有新加坡的大学,当然就不入流了。

  有些人,可能要嘲笑我,“不自量力”“自说自话”。可是,我需要那么自卑吗?我为什么不能提出自己的标准?为什么要嘲笑我的标准?不是说“创新是一个民族的灵魂”吗?自说自话,说明我还有自己话语体系,逐渐地,会有很多人附和我们。“不自量力”,那你说,要什么样的“力”,才能提出自己的大学排名标准?所以,我认为,如果连大学排名标准这种十分简单而容易解决的问题,都解决不了,那不是我们永远都没有自己的话语体系吗?

  用这个标准排大学名次,北大、清华就成了不入流的院校了。北大可能会很伤心,它也是那种排在美国、英国乃至新加坡大学后面不会感到难为情,而排在清华后面就会觉得难过的大学。当然,清华也有这个毛病,即不以排在哈佛、耶鲁乃至新加坡大学后面而感到难过,却会为排在北大后面感到丢脸。哥俩离那么近,就不能搞好关系吗?按照我的这一标准排名,北大、清华便没有了差距,相互间的抵触情绪,就会淡好多。但是,它们共同对我的痛恨会增加许多,用眼睛斜视我,或者根本不正眼看我,以示蔑视。不过,我不怕,我爱你们,不管你们采取什么态度对我。按照我的标准,或者,你就把这当作你们的标准——我不要知识产权,你们想成为世界一流大学,那就赶紧树起主席像,这样,你一夜之间就成了世界一流大学,不好吗?不是很容易办到吗?干嘛非要费劲吃力、削足试履,用追赶美式标准,用美国、英国甚至新加坡的标准要求自己呢?

  什么,一夜之间成为世界一流大不学!大学都要若干年的修炼,才能成为世界一流。我不赞同这种观点,这其实是西方大学排名标准的观念。我赞同佛家的观点,“顿悟”,或者传统文化的“自新”观念!——那些试图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学者们不会反对我吧。你今天树起了主席像,代表你今天“顿悟”了,“自新”了!那么,以前呢,以前我没有树立主席像,怎么办呢?那意味着当时你没有“觉悟”。“夫迷涂知反,往哲是与;不远而复,先典攸高”。觉悟不分早晚,革命不分先后,道理是一样的。只要你觉悟了,你就成了一流大学。什么时候觉悟,什么时候就是,立竿见影。

  那么,如果采用我的标准,受到“国际一流大学”如哈佛、耶稣、剑桥还有新加坡大学抵制甚至嘲笑,怎么办?嘲笑就嘲笑,抵制就抵制呗!有什么了不起?我们中国的大学,还有我们友好国家的大学,一起嘲笑、抵制他们,不行吗?也可能,不是说人家西方的思想一直很开放吗?人家思想很开放,就是说并不一定要抵制、嘲笑我们的标准,说不定还会很欢迎,是不是?进一步说,难道你们抵制我们中国的大学排名标准,就表明我们的标准不好、不正确?不能这么想吧。这样想,哪还有“四个自信”?难道只能美国、英国、新加坡的赞同,才表明我们做对了,才增加我们的自信?不会吧,那不就意味着不自信嘛。如果过了若干年,美国、英国、新加坡的大学,也赞同了我的观点,也树起了主席像,那你们这些为树立主席像的难兄难弟大学,就又落后了。更重要的是,只有外国的大学采用了我们的标准,才表明我们的文化优越,而不是我们采取外国的大学排名标准,才表明我们的文化优越。是这样吧?  那么,我这个大学长期没有树立主席像,是不是意味着我当初水平不行呢?不是。觉悟、顿悟、自新之前,总要走一段时间的弯路,那是一种锻炼,是一种磨砺,经过风雨,才能见到彩虹。说不定,经过这翻锻炼、磨砺之后,你这个大学对主席的认识更加深刻,更加心诚。其他先树立、一直树立主席像的大学,也不会笑话你,因为,大家殊途同归了。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