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高戈里:百万官兵的灵魂骤变

作者:高戈里 发布时间:2017-08-10 07:50:46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bff6cdfc6b02bbc5cbe5c074c143d462.jpg

  人民军队中干部宣传的道理,给了那些深受奴化教育的起义官兵以耳目一新、没齿难忘的人权启迪,让麻木的灵魂彻底觉醒。

  解放战争期间,国民党军起义投诚官兵188万人,他们经过改造,发生了灵魂骤变,绝大多数迅速成为中国共产党坚定的追随者,并为人民事业建功立业。

  其中,表现最为突出的是由长春起义的国民党第60军,成建制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第50军。他们在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中,创造了2个步兵营用爆破筒、炸药包、手榴弹,全歼联合国军公认的装甲劲旅——英军第29旅皇家重型坦克营的战争奇迹,其所属第442团1营率先攻占汉城;随后的第四次战役,该军以极为简陋的武器装备,在汉江南北两岸顽强坚守50昼夜,胜利完成了掩护我军主力在中线集结并实施反击的战役任务。

  是役,志愿军司令员一言九鼎:有我彭德怀在,50军不但不会解散,而且优先换新装备!

  起义官兵所表现出的牺牲精神,是中国共产党的人权启蒙,战胜了封建军队的落后制度,引发官兵的灵魂骤变。

  旧军队残忍无道

  在旧社会,广大国民党士兵连起码的人权都没有。

  据记载,国民党军队殴打士兵非常普遍,方法五花八门,十分残忍。国民党第184师士兵江源涛揭发,一名士兵因骂了营长,军官便“集合全连实行千刀万剐,先刮眼皮,再挖眼、耳、鼻……”

  笔者采访的116名起义官兵中,有1人见过“千刀万剐”,有1人被逼喝过逃兵肉汤。云南石林的起义士兵符启元和张珩,说到在旧军队挨打,古稀老人依然哽咽难言泣不成声。半个多世纪了,张珩当年被军官用扁担打折了的手指至今不能伸直。

  据统计,国民党第144师2451名士兵起义前,有345人被吊打过,289人被捆打过,1238人被棒打过,13人被刺刀打过,677人被枪托打过,1362人被打过耳光,945人被皮带打过,991人被拳打脚踢过,53人曾被打得昏死过去,20人被打得吐了血,22人被打残废,1298人被罚过跪,535人被罚过冻,128人被罚过晒,1302人被罚过挨饿,1人被罚过喝尿,1人被罚过吃痰,被枪毙未死的有33人,被活埋未死的有24人……

  至于“抓壮丁”的苦,以及军官贪污吃空、克扣粮饷、盘剥士兵,就更不在话下了。

  控诉运动启迪人权

  基于长期受反动宣传的影响,多数起义官兵起义之初,抵触情绪都比较大,不少部队还发生了规模或大或小的叛变。  而面对昔日的战场对手,当年我军派去改造起义部队的政治工作干部并不多,通常,百十人的连队只派去1名指导员,几万人的1个军或1个兵团也只派去几百人的工作团。

  这艰难的改造得以巨大成功的最大奥秘,就在于开展以“控诉旧社会、控诉旧军队”为关键内容的政治整训。政治整训中,各连指导员先深入班、排,找士兵逐个谈心,发现典型,然后普遍控诉。

  控诉开始后,登台者没有不哭的,轻者掩面而泣,重者嚎啕大哭。据记载,胡宗南部第7兵团的控诉大会开得撕心裂肺、惊天动地,有的士兵哭得痛不欲生,有的士兵哭得口吐白沫死去活来。第472团2营召开控诉大会,第一次就哭昏了31人,第二次大会又昏倒了35人。

  完成整训第一步“倒苦水”,第二步是结合驻地的土改运动算“剥削账”、“政治账”,看看劳动群众受到的剥削压迫,第三步挖剥削制度。

  控诉前,起义官兵在国民党“消极抗战、独裁专制”等问题上争论不休,争论中甚至有人扬言要杀掉学习积极分子,而一经涕泗滂沱的泪血大控诉,从前的争论戛然而止,几乎是瞬间,广大起义官兵就与国民党反动派不共戴天!

  多少年后,不少起义官兵回忆,当年的指导员给他们留下了读书多、见识广、思想深刻的印象。其实,这些政治工作干部多数文化程度并不高,只不过他们宣传的革命道理,给了那些深受反动教育的起义官兵以耳目一新没齿难忘的人权启迪,进而实现了麻木灵魂的彻底觉醒。

  起义部队政治整训的内容是极为丰富的,其中最让人感叹的,是在控诉运动之后,通常要进行“官兵团结教育”,化解矛盾,把由控诉运动中激发出来的阶级仇恨,引导到共同的人民解放斗争中去。

  部分海城起义士兵还加入地方工作队,下乡开展土地改革运动。这些昔日被国民党抓来的壮丁甚至挨家挨户动员翻身农民参军:翻身不能忘本,要解放全中国的劳苦大众!

  人民军队是启蒙中心

  在整个改造工作中,最为神奇的,是培养并使用起义官兵滚动改造起义部队。人民军队,成为中国人权启蒙的中心。

  以改造滇军为例,1946年5月,国民党第60军184师在辽宁海城起义后,我军派去了徐文烈、李毅等30多名老红军、老八路,历经曲折,发掘了数千名海城起义官兵的人生价值;1948年10月,国民党第60军在长春起义后,我军派去了徐文烈、王振乾等400多名党员干部,这其中,60%为海城起义官兵,且多在改造工作的第一线担任连指导员或营教导员,由此激活了2.6万名长春起义官兵的人生能量;1949年12月,范绍增袍哥武装“国防部挺进军”和蒋介石嫡系第20兵团分别在四川渠县、郫县起义后,徐文烈、张梓祯、陈一震等我军政治工作干部带着数百名海城起义和长春起义官兵,又使3万余起义官兵焕发了做人的活力。

  基于博大的胸怀,当年,我军培养起义官兵的速度是惊人的:海城起义的少尉王世臣、准尉林家保、上等兵刘进昌,在改造长春起义部队时,都担任了营教导员,与一些并肩工作的老红军、老八路职级不相上下。在派入的政治工作干部当中,甚至还有起义前曾编歌“民主政府害人民……”骂共产党的起义军官。

  广大起义官兵由泪血大控诉引发了灵魂骤变,完成了人生的心灵归依:

  参与策动营口起义的少校团副刘凤卓58岁加入中国共产党,长春起义的中校副团长马占伟69岁入党,长春起义的中校副团长、代理团长李峥先88岁第三次宣誓入党;

  云南石林的起义士兵刘绍云随时自觉佩戴“共产党员”徽章;

  起义少尉赵霖芝患病临终时散发的《告战友书》中写道:我去的地方没有阶级,没有压迫,人人平等。我去的地方每周开一次民主生活会,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

  百万倒戈官兵于历史瞬间的灵魂骤变,不仅是五千年战争史上的战争奇观、历史奇观,也是根植于华夏大地无与伦比的人文奇观。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