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黎阳:山雨欲来风满楼,借《国旗法》搞“斩首”

作者:黎阳 发布时间:2017-08-06 13:26:19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63b038d4c6f9a86b7c18b49f4ad215ba.jpg

  首先应该检讨:我那篇“朱日和大阅兵之际,法律小丑玩弄《国旗法》”对问题的严重性估计不足——轻敌了。实际情况远远不是“小丑“、”玩弄”那么简单轻松滑稽可笑。

  2017年7月30日,朱日和大阅兵尘埃未落,一位“老王社长”便悍然宣布习近平“严重违法”,而且“我们认为,对这次国家最高公职人员和国家武装力量高级公职人员违法事件,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最高检察院必须提起检察”,文章直接点名挑战习近平:“现在,我们要看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最高检察院将怎样做,更要看看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大大,在这次严重违法事件面前,怎么做”。

  既然是“严重违法”而且“最高检察院必须提起检察”,那问题的性质就是“罪”而不是“错”,就是必须罢免判刑的问题而不是来个检讨道歉就可以过关的问题。既然是“我们认为”而不是“我认为”,那这位 “老王社长”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批人——对一批公然叫板直逼中宫要通过最高司法机构干掉最高统帅的人物,“小丑”、“玩弄”之类形容词够用吗?

  如此煞有介事大做文章,当真是为了捍卫《国旗法》吗?扯蛋——第一,只认第15条(“列队举持国旗和其他旗帜行进时,国旗应当在其他旗帜之前”),不认第10条(“军事机关、军队营区、军用舰船,按照中央军事委员会的有关规定升挂国旗”),有这么捍卫《国旗法》的吗?第二,党比法大——中国靠中国共产党凝聚。没有共产党中国就是一盘散沙四分五裂。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没有中国就没有承载法制的实体,没有承载法制的实体就没有法制。因此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法制。不是中国共产党靠法制存在,而是法制靠中国共产党而存在。既然法制靠中国共产党存在,那当然离不开中国共产党,当然党比法大。既然党比法大,那在军事场合中党旗先于国旗就毫无问题。第三,真要把《国旗法》当回事,就应该反对一切违反《国旗法》的行为——根据《国旗法》,国旗应该早升晚降,而许多单位嫌麻烦、图省事,国旗升起了就不带降的;根据《国旗法》,“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作出杰出贡献的人”逝世时应下半旗致哀,但钱学森逝世时却不见下半旗——是钱老算不得“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作出杰出贡献的人”,还是有人故意违反《国旗法》?对此我这个“东拉西扯”的“滑头”当时就写了“钱学森与《国旗法》”予以谴责,而这位口口声声誓死捍卫《国旗法》的“老王社长”呢?怎不见曾吭过一声?2009年迄今不过8年,既然自称“老王”,当时想必已过了吃奶的年龄吧?既然不是无知,那为什么那时对那么明目张胆破坏《国旗法》的行径不见你谈一声《国旗法》?为什么现在突然跳这么高?可见所谓捍卫《国旗法》是假,借题发挥给习近平安上个“严重违法”的帽子借机“必须提起检察”是真。

  从不把《国旗法》当回事的人突然借朱日和阅兵大闹《国旗法》向最高军事统帅发难,目的何在?

  其他且不论,先看看大形势。

  首先看近来围绕中国发生的事:

  ——印军公然侵犯中国边界赖着不走,双方军队仍在紧张对峙,世界上其他大国迄今无一公开谴责印度;

  ——美国国会议员提出“台湾安全法案”,要求提升美台军事、外事官员交流、邀请台湾军队参与2018年环太平洋联合军演、重建美台年度军售对话以确保军售常态化、规定美台军舰互访停靠;

  ——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司令宣布只要总统一声令下他将立即向中国发动核攻击;

  ——美、日、印在印度洋联合海军军演,毫不掩饰要瞄准中国海上石油运输线;

  ——英国外相宣布要向南海地区派遣两艘航母;

  ——日本出云号在斯里兰卡做日本二战以来最大的军事力量展示;

  ——日本高调纪念“南海国际仲裁一周年”,要中国“尊重国际法庭仲裁”;

  ——日本通过“日印核协议”,宣称要与印度合力打造“自由走廊”;

  ——印度用“国王版待遇”欢迎缅甸国防军总司令访印,报纸高调宣扬“印缅战略接近”;

  ——印度大力拉拢蒙古;

  ——澳大利亚批准向印度出口可作为核燃料的铀矿石;

  ——以色列向印度提供大批先进武器;

  ——朝鲜成功进行洲际弹道导弹试射后韩国总统文在寅下令立即与美国协商关于韩美间战略遏制力的强化方案、追加部署剩余的4辆“萨德”发射车;

  ——中越就越南进行的南海石油勘探展开海上对峙;

  ——巴基斯坦罢免总理;

  ——外电报道川普将宣布制裁中国,中美贸易战一触即发;

  ……

  再看看近来中国国内发生的事,尤其是“公知”、“民运人士”干的事:

  ——叫嚣“一切政党(包括共产党)”都必须”在民政机关注册登记”、“党在法下“、“法指挥枪”;

  ——借刘晓波之死大闹“普世价值”;

  ——借“软埋”颠倒历史大肆反共;

  ——公然包庇“软埋”:“别看《软埋》有人批评,那都是体制外的草野,在体制内算不了数的。方方这部小说,是2016年湖北省委宣传部重点扶持的三部大书之一,算数的要看这个。软埋出版之后,《人民文学》特事特办,先以期刊发布,再出单行本,专业评论界都跟上,各种文学奖都给她,这才是算数的地方。几个草民瞎嚷嚷,就让他们嚷去,过几天就消停了”、“我手下原先有个冷言冷语的老编辑,说什么方方的小说是反共救国军文艺,不能吹得太过,要避嫌,老子一句话就让他滚蛋了,估计这个傻×不可能再在大门户网站找到职业,我都打了招呼的。”

  ——公然叫嚣变天:“那些人应该知道天下是怎么回事了,还以为是以前那种土共产党的天下,还革命革命,革他妈个头”、“体制内不少人都觉得最后清算的时候要到了,不需要有什么顾忌,这个时候还畏首畏尾,在未来的潮流中间肯定落伍,文艺什么的标准要靠后,政治和历史性的颠覆主旨更重要,在临近变革的时期更是这样的。”

  ——公然叫嚣共产党即将下台:“要不是顾忌共产党还有军队什么的,舆论战完全不是我们对手,一周之内就可以打得他们缴械投降。”

  ——连共青团中央关于网友质疑抵制台独人士戴立忍的客观性报道都照删不误;

  ——叫嚣“中美韩对朝鲜采取一致行动”、对朝鲜“自卫反击”、“军事解决朝核问题”;

  ——公然宣称只有使中国遭受一场大失败才能“实现民主”;

  ——对印军犯界一方面公然配以“叉子叉住红五角星”的图片并叫嚷“以眼还眼,只能使全世界的人都变成瞎子”;一方面大骂中国政府“胆小如鼠”、“丧权辱国”;一方面又散布“西里古里走廊”神话,逼迫中国军队在印度选择的时间、印度选择的地方、印度选择的方式跟印度军队交战;

  ——制造出“聊天机器人反共”;

  ——冷嘲热讽朱日和阅兵:“耀武扬威阅兵就是无知”;

  ——以“海外投资”的名义大规模转移资金、制造金融危机;

  ——借郭文贵之手大闹“请诛晁错,以清君侧”;

  ……

  把所有这些综合到一起,看出一幅什么图画?——山雨欲来风满楼,国内外敌对势力在里应外合摧毁神州。

  在如此形势险恶风云紧急、最高统帅权威不容置疑的情况下,跳出个“老王社长”及其代表的“我们”,公然借《国旗法》发难,给习近平安上个“严重违法”的罪名,叫嚣“最高检察院必须提起检察”,这不是对军事统帅实行“斩首行动”又是什么?——别以为只有用硬刀子才能“斩首”,用软刀子同样能:制造借口煽动舆论,破坏你威信,摧毁你权威,让你说话没人听指挥大失灵,不斩首也等效于斩首了——《新京报》特意刊登的用叉子叉出五星红旗中代表共产党那颗最大的红星的图片,不就是宣示“斩首共产党”吗? 难怪不但要“打着红旗反红旗”、“打着国旗反党旗”,不但要斩断习近平的左膀右臂,更要直取中宫直接将军老帅。

  别以为舆论战这种软刀子没什么了不起。 软刀子比硬刀子更阴更致命。毛泽东说:“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几年家软刀子割头不觉死”、“莫谓书生空议论,头颅掷处血斑斑”。没有软刀子,硬刀子无用武之地,要动硬刀子,必先动软刀子。

  背后操纵支持包庇《软埋》的大老板不是说吗?“那些人应该知道天下是怎么回事了,还以为是以前那种土共产党的天下,还革命革命,革他妈个头”、“体制内不少人都觉得最后清算的时候要到了,不需要有什么顾忌,这个时候还畏首畏尾,在未来的潮流中间肯定落伍,文艺什么的标准要靠后,政治和历史性的颠覆主旨更重要,在临近变革的时期更是这样的”——有人说,如今上层建筑领域尤其在高校,共产党成了地下党,成了反共势力的专政对象,甚至抬不起头来。所以人家敢说“要不是顾忌共产党还有军队什么的,舆论战完全不是我们对手,一周之内就可以打得他们缴械投降”——看看利比亚、叙利亚等国的前车之鉴就可以知道,这个时间表不算太离谱:

  ——利比亚:2011年2月15号开始开始爆发反政府游行,18号班加西的政府军就反水,政府机构瘫痪,陷入无政府的混乱状态——也就是说,不到一周就闹大了,到西方干预、卡扎菲倒台不过几个月。

  ——叙利亚:2011年3月6日“公民记者”制造出“军警逮捕儿童”的倾向性舆论狂潮,3月7日开始爆发反政府集会,3月15日几个大城市同时爆发集会——也就一周多就闹大了。到4月18日明确喊出政治口号“阿萨德下台”也不过几周时间,到全国大内战也就几个月时间。

  可见从软刀子出鞘到硬刀子亮剑只需要一周,从舆论战获胜到搞垮一个国家只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周。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刀枪未动,舆论先行;舆论作战,谣言先行——再坚固的防弹背心防空洞也防不住谣言武器:

  ——利比亚:西方媒体先抛出卡扎菲强奸美女保镖、屠杀利比亚老百姓的大量信息,卡扎菲立刻变成了一个穷奢极欲无比残暴、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暴君。在西方排山倒海的倾向性舆论狂潮面前,卡扎菲毫无还手之力,还没交手败局已定。

  ——叙利亚:先闹“公民权利”,见阿萨德没有抓人,马上换花样:让一些十岁不到的儿童到墙壁上乱涂乱画:“打倒阿萨德!”、“阿萨德下台!”、”公民自由!”、”凶手阿萨德”等政治口号。叙利亚军警带走15名熊孩子让他们家长来领人,“公民记者”马上拍下“军警逮捕儿童”的视频和照片,配以无比煽情文字社交媒体上爆发式转发,顿时煽起倾向性舆论狂潮,局势马上失控。 在西方排山倒海的倾向性舆论狂潮面前,阿萨德同样毫无还手之力。

  ——前苏联:在西方排山倒海的倾向性舆论狂潮面前,即使堂堂超级大国照样毫无还手之力,从西方舆论战软刀子得手到苏联轰然解体也不过几年功夫。

  舆论战制胜的关键是什么?“言论自由”、“宪政民主”、“普世价值”。

  为什么如此之多的国家在西方舆论战软刀子面前如此不堪一击?内鬼——外因是条件,内因是依据。外因要通过内因起作用。什么内鬼?大闹“普世价值”的“精英”。

  ——利比亚:卡扎菲最受宠的儿子、一脑门子“普世价值”的海归“精英”赛义夫。他使卡扎菲“改邪归正”、 国际接轨、融入西方,让利比亚在西方舆论面前不设防。结果国破家亡,自己则荣获“坑爹冠军”。

  ——叙利亚:阿萨德自己——他也是“海归精英”,也是一脑门子“普世价值”,也是大搞政治改革、媒体改革、经济司法改革、闹“多党制”、“新闻自由”……结果“木匠戴枷——自作自受”,自己尝到自己大力提倡的“普世价值”的媒体发动的搞垮自己的舆论战的滋味。

  ——前苏联:一脑门子“普世价值”、“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全力依赖一脑门子“普世价值”的哈佛“精英”搞“休克疗法”改革的叶利钦……

  一而再,再而三,看看这些活生生的事实,足以证明一条:“普世价值”是魔鬼,“普世价值”的“舆论自由”是魔鬼之吻,哪个国家沾上那个国家非动乱崩溃不可——我不管“公知”的天花乱坠,我只看事实,看前苏联、利比亚、叙利亚的血淋淋的事实:“不看广告看实效”。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认识到:“我们不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时代,我们只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家”。

  然而这个“和平的国家”的和平不是无条件存在的。这个和平仅仅是一种平衡,动态平衡——维护和平的力量与破坏和平的力量时时、处处拼死较量下的动态平衡。

  许多看似静止的东西并非真的静止,而是动态的平衡——各种动态力量势均力敌时达到的平衡。一旦这些动态力量对比失衡,动态平衡就被打破,静止的东西就不再静止。

  高楼大厦的风雨不动安如山,是靠地基、栋梁和支柱承受各种力量、使建筑物所受的各种力量达到动态平衡来实现的。一旦地基、栋梁和支柱承受不住,受力动态平衡被打破,原来看似风雨不动安如山的高楼大厦就要崩溃。

  水中潜艇内部的和平安宁,是靠耐压壳体承受住海水的巨大压力、达到力量动态平衡来实现的。一旦耐压壳体承受不住海水的巨大压力,受力动态平衡被打破,潜艇内部的和平安宁马上就要被碾碎。

  中国国内的和平,是靠维护国家安定的力量承受住一切破坏和平的力量、达到力量的动态平衡来实现的。一旦维护国家安定的力量遭到破坏,这种动态平衡就要被打破,中国国内的和平马上就要化为乌有,就要象利比亚、叙利亚那样陷入动乱灾难。

  要搞垮中国,就必须打破维护中国和平的力量的动态平衡,就必须破坏中国维护国家安定的力量。前苏联、利比亚、叙利亚的前车之鉴证明,破坏中国维护国家安定的力量的捷径就是发动“普世价值”舆论战。

  既然“要不是顾忌共产党还有军队什么的,舆论战完全不是我们对手,一周之内就可以打得他们缴械投降”,那就是说,要把中国变成叙利亚、利比亚、前苏联,关键在于去掉“共产党还有军队”这个最大的因素。在这种情况下,发生借《国旗法》宣布习近平“严重违法”、闹着“最高检察院必须提起检察”,问题的性质就一目了然了:不但是最新一轮的舆论战,而且是直接对中国共产党发动的“软刀子斩首行动”——干掉了最高统帅,军队必乱。既然“ 舆论战完全不是我们对手,一周之内就可以打得他们缴械投降”,那全国大乱指日可待。 .

  再说一遍:中国目前的和平是一种动态和平,是维护和平力量与毁灭和平力量势均力敌才维持住的一种动态平衡。较量双方仍在较量——就在此时,就在此刻,就在眼前,就在身边,正在发生着不知多少拼死相搏。这次“打着国旗反党旗”、借《国旗法》搞“斩首”不过是试图打破这种动态平衡的无数努力中的一次直取中宫的致命一击。只要得逞,就能破坏习近平的最高统帅权威,就能打破动态平衡,就有可能摧毁中国的和平。这就是这次事件的真正意义。

  恩格斯说:“能最清楚地说明需要权威,而且是需要最专断的权威的,要算是在汪洋大海上航行的船了。那里,在危险关头,要拯救大家的生命,所有的人就得立即绝对服从一个人的意志。”——越是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催,越需要毫不犹豫地坚决维护习近平核心的权威,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借口搞“斩首”——当然,若有人硬要蚍蜉撼树跳梁撞墙,也只能悉听尊便,等着后果自负。

  另一方面,那么多软刀子配合硬刀子、用舆论战打先锋搞垮整个国家的事实证明了几条:

  1.软暴力是硬暴力的起爆药

  硬暴力是炸药,软暴力是引信和起爆药。没有软暴力,硬暴力无从起爆;没有硬暴力,软暴力成不了气候。要防止暴乱,两手都要防,首先要防软暴力于未然。

  2.敌我之间无言论自由

  科索沃战争期间,美军炸掉了南斯拉夫的电视台。当时有人指责这破坏言论自由。美军嗤之以鼻:这是合法的战争目标——言论自由只适用于自己人内部。敌我之间只有你死我活,没有言论自由。只要是敌我关系,那任何言论都不过是宣传战、信息战、舆论战的一部分,只有消灭摧毁,没有宽容客气。只要试图破坏中国维护和平的力量、使中国陷于动乱内战,那就是与中国为敌。只要与中国为敌,那就是敌我关系。只要是敌我关系,那就没有言论自由,只有打击镇压。敌视即敌对。敌对即敌人。既然选择与中国为敌,那就应该准备承受敌人的待遇,就应该明白敌我之间无言论自由,就别指望既要当敌人,又要享有“言论自由”这一人民内部才有的权利——天下哪有这么美的事?

  3.动乱之际无程序正义

  工业上只有各项条件成熟稳定时才能靠工艺保证产品质量。国家只有和平安定秩序井然时才能靠法律保证公平,也就是说靠“程序正义”保证“实质正义”。只要陷入动乱,“程序正义”就无从谈起——动乱意味着无法无天。无法无天的大环境中无法可依,再谈“依法”纯属笑话。用舆论战搞垮国家的人,只有未得逞时才谈得上依法惩罚;一旦得逞、即使国家陷入动乱或动乱的边缘,则“程序正义”不再适用,也就是说谈不上“依法办事”——所有试图用舆论战毁灭中国的人当对此有心理准备:你拼命制造动乱,真来了动乱就别再指望动乱受害者会跟你讲法制。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