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张宏良:人民应该理解人民,坚持人民价值观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17-07-13 15:40:4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评汉堡G20峰会的抗议运动

46e73b2d683df1afc2bcee42ac564388.jpg

  此前我们曾多次指出,21世纪99%的人民大众反对1%的精英集团的阶级斗争,有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全世界的精英阶级已经先于全世界的人民大众联合起来了,这就是他们力量强大的根本原因。虽然全世界的人民大众还没有能力联合起来,但是人民大众已经本能地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了反对精英集团的斗争。这次德国汉堡G20峰会人民大众的抗议浪潮以及这一抗议浪潮被镇压的血腥场面,就充分反映了这一点。

  与去年中国杭州G20峰会莺歌燕舞、宛如仙境不同的是,这次汉堡G20峰会结束的当晚,汉堡这个被誉为“世界桥城”“德国通往世界大门”的德第二大城市,却变成了如同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那样的恐怖之夜,只有用抗议者的主题口号“欢迎来到地狱”,才能形容这种血腥场面。如果你认为这是德国的偶发情况,那就大错特错了,目前所有官方的世界组织和机构,也就是我们教科书中所称的国际垄断组织,在除中国之外的世界各地举行的各种会议,全都遭到了当地民众以及来自于其他国家民众的抗议。由此而形成的抗议者与警方冲突的血腥场面,早已司空见惯。

  汉堡抗议运动以及世界各地抗议国际垄断组织的运动,如同“占领华尔街运动”和欧洲“反资本主义大游行”一样,完全是人民大众反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斗争。会议期间 抗议者高呼“反对资本主义”、“资本主义是一切罪恶的根源”等口号,高举“粉碎20国集团”、“欢迎来到地狱”等标语,浩浩荡荡奔向开会地点。这些口号和标语,代表的完全是世界人民的根本利益和社会历史发展的根本要求,而不象一些国家群体事件那样表达的只是某些人的利益诉求。发生流血事件如同抗议活动组织者所揭露的那样,主要是警察在没有发生任何冲突的情况下突然进行镇压的结果。

  可是由于精英集团的阶级觉悟远远高于一盘散沙的民众,受精英集团控制的世界各大媒体,全都不约而同地对汉堡抗议者进行了妖魔化报道,把那些为人类正义而斗争的抗议者,描述成为打砸抢烧的“极左暴力分子”,既妖魔化了汉堡抗议者,又妖魔化了左翼力量,可谓是一箭双雕,用心极其毒辣险恶。只是让人感到悲哀的是,不仅各大媒体在妖魔化汉堡抗议运动,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的民众,也把这些抗议者看作是打砸抢烧的极端分子,认为这些极端分子和恐怖分子一 样可恶可恨,该打该杀。在21世纪的今天,居然出现了比鲁迅的“人血馒头”时代还要更加麻木、更加悲哀、更加不幸、更加不争的愚昧民众,这是让人感到极为痛心和震惊的事情。鲁迅时代老百姓的愚昧麻木还仅限于用馒头蘸上刑场被砍头的革命者的鲜血去治病,如今的民众则直接对被镇压的革命者喊打喊杀,对革命者的仇恨甚至比精英阶级还要更加精英比,这不能不说是当今民众最大的悲哀。

  发生这个悲剧的一个重要根源,就如同多年来我们一直强调的那样,是媒体时代精英集团完全可以用“视听现实”取代“真实现实”,从而使千百年来的眼见为实,变成了眼见为虚,眼见为假,人们所亲眼见到的一切,恰恰是在欺骗自己。由于把精英集团故意制造的“视听现实”误以为是“真实的现实”,老百姓就会心甘情愿地把谎言当作真理,浑然不觉地颠倒黑白,把本来属于精英集团的价值观当作自己的价值观,把本来应该对精英集团的仇恨变成对反抗者的仇恨,甚至变成民众之间的相互仇恨,所以中国才会有那么多老百姓认为汉堡的闹事者该打该杀。当今世界1%的精英集团之所以能够统治99%的人民大众,就在于人民大众把精英集团的价值观当作自己的价值观,自觉自愿套上精神枷锁的结果。就这一点而言,美国不愧是全世界精英阶级的老大,为全世界的精英阶级创造了随心所欲镇压民众的价值观,并且让民众心甘情愿地接受了自己应该被镇压的价值观。这个价值观的根本内容,就是把发展中国家人民的反抗称为是恐怖分子,把发达国家人民的反抗称为是极端分子或极左暴力分子,这不能不说是21世纪美国对精英政治文明的最大创新和贡献。这个创新和贡献对精英政治文明的作用,无论怎样估计都不会过高。仅此一点,美国作为世界资本主义龙头老大的地位就不可动摇。

  中国知识分子总是把1%对99%的统治看作是暴力作用的结果,其实不是,而是价值观作用的结果。价值观从来就是1%统治99%的最强大精神枷锁,而暴力统治只不过是维护这个精神枷锁的工具而已。历史上作为随意杀戮百姓的早期价值观就是谋反造反、犯上作乱的“反贼”,一个人一旦被扣上“反贼”的罪名,那自然就是该死该杀,这是从官员到百姓普遍接受的价值观。后来马克思主义彻底改变了这个价值观,毛主席说“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到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从此,造反有理取代造反有罪,成为整个社会特别是人民大众新的价值观,彻底砸碎了旧的精神枷锁,使统治集团丧失了随意镇压和杀戮民众的伦理依据,推动人类社会进入了20世纪这个革命和造反的崭新时代。

  随着人类社会进入21世纪,社会主义的全球性失败,使资本主义精英统治再次占据了上风,他们急需要建立一套新的杀戮价值观,作为精神枷锁来束缚人民大众,于是世界资本主义老大美国便创造了“恐怖分子”这个概念,以替换原有人人皆曰可杀的“反贼”。“恐怖分子”比之以往“反贼”的概念更加罪恶的地方在于,它不仅提供了一个老百姓也认可的随意杀戮老百姓的伦理依据,同时还把为国家为民族为人民为理想而赴汤蹈火、舍身取义的崇高精神和天理人伦踩在了脚下。武松这个古往今来老百姓心目中最完美的英雄,按照时下的恐怖主义标准来衡量,便成为了十恶不赦的恐怖分子。那些为反抗西方侵略和杀戮,为实现民族独立和解放,为让兄弟姐妹等劳苦大众过上好日子,而身绑炸药甘愿赴死的中东勇士,便成为了人人诅咒的恶魔。可以说,无论资本主义精英政治的最终前途如何,美国所创造的“恐怖主义”这个价值观,却是在精神上拯救了资本主义,至少是拯救21世纪初期的资本主义。

  就“恐怖主义”这个概念对人类崇高精神和天理人伦的践踏来讲,资本主义社会是比封建社会和奴隶社会更加邪恶更加没有天理的社会,封建社会和奴隶社会至少还没有悖逆天理要让老百姓也仇恨英雄好汉的地步,虽然官府可以抓武松和杀武松,但是却没有让老百姓认为武松比西门庆还坏;而如今资本主义社会则把天理人伦完全踩在了脚下,不仅抓武松杀武松,还让老百姓发自内心地仇视武松,认为武松比西门庆还坏。“恐怖主义”这个概念就具有这种灭绝天理人伦的作用,是人类有史以来最悖逆天理、丧尽天良的价值观。

  “恐怖主义”“恐怖分子”这个精神枷锁之所以能够被老百姓心甘情愿地所接受,就在于老百姓完全被这个精神枷锁的那个奇怪逻辑给忽悠给蒙蔽了,这个奇怪逻辑就是所谓“恐怖分子是以袭击平民为目标”,所以不受法律保护,人人可以杀之,如同中国封建社会的“反贼”和欧洲中世纪的女巫一样。其实,这是一个经不起任何推敲的荒谬逻辑。一方面,美国打着反恐旗号发动的所有“反恐战争”,无一不是针对平民的杀戮战争,包括此前在阿富汗村庄试验的恐怖程度超过原子弹的炸弹之母,也完全是把无辜平民当作实验对象。另一方面,现代军事技术和都市生活一大特点,就是那些作恶的精英集团越来越用一层又一层的平民把自己包裹起来了,无论是受害的个人还是反侵略的民族主义战士,根本就够不着他们,只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进行报复,所以伤害的自然就是平民。这是精英集团把平民当做“防护服”的结果,把老百姓当作人体盾牌的结果,而不是自杀式袭击本身造成的。由于今天作恶的精英不像古代作恶的精英那样容易被老百姓找到,冤找不到头,债找不到主,就必然会把原本除暴安良的武松、罗宾汉、佐罗等民间英雄,变成盲目报复的恐怖分子。可见,平民百姓成为恐怖袭击的对象,完全是把老百姓当作人体盾牌的制度设计的结果。这种制度设计的目的就是让普通百姓为那些作恶的精英用生命买单。

  其实,古往今来,国家之间战争杀戮的目标从来都是平民,“911”袭击世贸大楼和向广岛长崎投放原子弹,目标都是平民,没有任何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袭击世贸大楼是自杀式袭击,向广岛长崎投放原子弹是他杀式袭击。把美国等西方国家官方下令屠杀平民的行为,表彰为是英雄行为,而把发展中国家人民的反抗定性为是恐怖主义,说到底还是为了树立一一种随意杀戮老百姓的价值观。如果说到战争的正义或非正义性质,那么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侵略中东的战争是非正义战争,而中东人民的反抗则属于正义战争,既然美国与正义战争相联系的所有战争手段都是正义的,那么中东国家与正义战争相联系的所有战争手段也应该是正义的。在这个问题上,走在当今世界人民前列的伟大的美国人民回答的最好:“没有公平就没有和平”,资本主义对外侵略对内压迫的不公平制度,才是当代和平受到威胁,平民受到伤害的根本原因。把资本主义制度的罪恶归咎为弱小国家和弱势群体绝望反抗的所谓恐怖主义,完全是美国精英阶级发明的一种政治欺骗和政治忽悠。

  不过,在这里我们需要严正声明的是,虽然我们坚决反对把遭受侵略的落后国家人民的自杀式袭击反抗,污蔑为是恐怖主义,但是我们也同样坚决反对这种自杀式袭击行为。我们坚决反对这种自杀式的反抗斗争,不仅仅是因为这种自杀性袭击会造成无辜平民的伤亡,而是因为试图通过这种自杀式袭击来战胜帝国主义侵略是根本不可能的。当初列宁的哥哥走上了12月党人的自杀式袭击道路,列宁接受哥哥牺牲的教训,走上了无产阶级革命的成功道路。但是,列宁反对他哥哥等十二月党人自杀性袭击的斗争方式,是认为这条道路根本行不通,而绝不是认为这种斗争方式是罪恶的。我们今天同样坚持列宁这种观点,同样认为中东地区被侵略被屠杀的人民,想通过自杀性袭击来打败美国等西方侵略者,是根本行不通的,完全是一条不归路,只有团结起来形成全民族的反侵略斗争,并由此而促成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大众民主运动和大众民主革命,才有可能实现民族独立和民族解放。但是,不能因为个人反抗这条道路走不通,就认为那些甘愿自我牺牲的个人反抗是罪恶的。

  在全世界已经团结起来的精英集团面前,在“恐怖主义”“极端分子”等价值观已经深入人心的精神枷锁束缚下,世界各国人民反抗资本主义的斗争,显得越来越分散、弱小和绝望。这种绝望感也是促使越来越多的“恐怖分子”走上自杀式袭击道路的一个客观原因。在这种情况下,世界各国人民应该互相理解,互相支持,而不应该是跟着精英集团的舆论指挥棒互相互相贬低互相妖魔化,否则,世界各国人民只能会更加绝望,只能会越来越多地走上自杀式袭击的“恐怖主义”道路,而“恐怖主义”道路,无论从道义上还是力量上,都绝不可能成为弱小国家和弱势群体的解放道路,而只能成为一条永无出头之日的绝望死路,成为精英集团希望老百姓选择的一条反抗道路,因为恐怖主义将会成为暴力镇压老百姓最好的伦理基础和法律基础。

  作为拥有未来世界先进政治文明的中国左翼力量,一定要深刻认识到并要让广大人民群众普遍认识到,当今世界发生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深刻变化,这就是资本主义在衰亡过程中,无意中通过世界经济一体化把世界各国精英集团联系在了一起,形成了世界各国精英集团的利益共同体。这个精英阶级利益共同体对历史进步和人民反抗的最大阻碍就在于,它不仅把资产阶级这同一阶级的世界各国精英集团联系在了一起,还把各个阶级的精英集团全都联系在了一起,从而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造成了人民大众已经无法利用各个剥削集团之间的矛盾,而改善自己的经济和政治地位,就像以往资产阶级革命那样。就这一点而言,整个世界革命进入了人类历史上最困难最低潮的时期,我们可以说这是黎明前的黑暗,但是黎明前的黑暗却是最黑暗的时候。这种黑暗主要就是来自于世界精英集团的一体化和新的统治阶级价值观的形成。而能够走出这种黑暗的只有一条道路,就是全世界人民联合起来,舍此而没有其它正确道路。

  而在全世界人民联合起来这一天到来之前,全世界人民特别是中国人民至少应该做到的,就是人民应该理解人民,人民应该支持人民,而不是按照精英集团的意志,让这一部分人民去妖魔化另一部分人民。况且汉堡街头那些抗议者的觉悟未必就比我们要低,毕竟他们不是为了实现个人或小团体的利益,而是为了实现人类共同的利益,为了实现全世界人民的利益,我们有什么理由在他们面前感到自豪并对他们指手画脚呢!这就是我们从汉堡抗议运动以及类似的反资本主义运动中,总结出的一条最重要经验。张宏良微信号:Zhanghongliang101

856ca8e831031e8f3c72fa0c9e3f9730.jpg

张宏良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l010

       2017年7月13日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