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张钦礼传》三十五 | 他被指煽动群众搞“地震”罪加一等,1207人先后被捕被关

作者:简笔划公共号 发布时间:2017-05-19 04:35:0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ae99a7c6ecf0f6cb38186a5f2be8d829.jpg

  “等等,张书记!”张广顺叫住了他。看着眼前的张钦礼,衣服上溅满泥点子,裤子卷过膝盖,光着脚,腿上还裹着厚厚的黄泥,张广顺泪流满面,他哽咽着,指着张钦礼的腿说:“看,你腿上的泥。……让我给你洗洗吧。”

  工地上有人端来一盆水,拿来一个马扎,放在张钦礼面前。张钦礼慢慢坐下来,张广顺蹲下身子要给他洗脚。张钦礼不肯,刚想挣脱,张广顺就抓住他的双脚,按到盆里,眼里噙着泪说:“你就让我给你洗吧!我想伺候你!”

  张钦礼的眼泪夺眶而出,周围的乡亲们也在抽泣。一连换了两盆水,张钦礼的腿上才露出肤色。

  那是两条什么样的腿呀!满腿没有一根汗毛,那是在引黄灌淤时被黄河泥粘掉的!双腿皮肤粗糙得像树皮,那布满腿脚的一道道裂纹,新伤痕压着旧伤痕。有的已经干裂成了硬疤;有的还裂着口子、浸着血……

05222cb0a7afd0c8aab6a16325d79a65.jpg

张钦礼出狱后,回到兰考人民中间

  经作者独家授权,简笔划(微信ID:xinhuarongmei)从4月5日起开始全文连载《张钦礼传》,与广大网友一起回忆那段尘封已久的往事。

《张 钦 礼 传》

(连载三十五)

刘占锋 著

二〇一七年二月


第九章 现代“莫须有”

要来的还是来了

  1976年的1月,特别冷。

  9日凌晨4点12分,北京的天空尚被夜色笼罩着,怒号的寒风也没有止息的迹象,人们蜷缩在被窝里还在熟睡。突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了裂人心肺的哀乐,以极其沉重的心情播出了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讣告:中国人民最敬爱的周恩来总理于1月8日9时57分在北京逝世,终年78岁。

  伴随着连续播出的哀乐和讣告,整个中国瞬时沉浸在无比悲痛之中,多少人悲痛欲绝,放声大哭。

  对于兰考人民,对于张钦礼来说,周总理的离世,更多着一层特有的含义。这何止是悲痛,更是晴天霹雳!

  噩耗传到兰考。张钦礼先是一愣,仔细一听,马上就如五雷轰顶,重重劈在他的心头。他放声大哭,边哭边喊:“总理呀总理,……”他在家设了灵堂,以供全家人缅怀、祭拜。

  那些天,他下班后就一直守护在周总理的灵前,回忆周总理对他的三次营救、对他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殷切期望,感念周总理对他的再生之恩。

  周总理最后一次解救他是1972年底。当时,张钦礼从总理那坚毅的目光背后,已经能够感受出他日理万机的疲惫。感动之余,总有一丝莫名的不祥之感。

  然而,仅仅三年哪,这个预感怎么就变成噩耗了呢?他守在总理的遗像前,嘴里不停地喃喃说道,总理啊总理,国家正在危难之中,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兰考没有悼念周总理的灵堂,北关的焦裕禄烈士陵园就成了人们寄托哀思、悼念祭拜的场所。人们纷纷涌向那里,分别为周总理献上了花圈,写下催人泪下的祭词……

  这时,兰考也有一些传言:周总理去世了,我看以后还有谁去救你张钦礼!

  这些传言既像是在预测什么,又像是有人幸灾乐祸的诅咒。

不过,1976年,对于中国人民来说,确实是天塌地陷的一年。

  3月8日15时1分50秒左右,一颗重约4吨的陨石在吉林市郊区附近县镇的19公里高空爆裂,3000多块陨石碎块散落在方圆50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形成了世界最大规模的吉林陨石雨,造成的震动相当于1.7级地震。

  7月6日,全国人民敬爱的朱德委员长逝世;

  7月28日3时42分53.8秒,河北省唐山、丰南一带发生了强度里氏7.8级地震,有感范围广达14个省、市、自治区,12秒的强震产生的能量相当于400颗广岛原子弹爆炸,致死242769人,重伤16.4万人,名列20世纪世界地震史死亡人数之首。

  9月9日,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逝世。

  用中国老百姓的话来说,这是天塌地陷的一年,是中国人民大劫难的一年。

  毛主席、周总理、朱委员长的辞世,对于张钦礼来说,更是把他的命运带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生死荣辱都不可预测。

  是毛主席两次视察兰考,发出了“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的伟大号召,向人民承诺盐碱可以治,肯定他们引黄灌淤根治盐碱的做法,鼓励他们把兰考变成江南鱼米之乡;是周总理三次解救于他,给他平反,鼓励他继续革命,为改变兰考面貌努力奋斗;是朱委员长夫人康克清在他被林彪死党王新迫害的关键时刻,不顾年事已高,受周总理委托亲赴兰考调查,把他和兰考上千干部群众解救出来……

  三位伟人,每一位离世,都像是万里雷霆重重击打在兰考人民心头、击打在张钦礼的心头!

  悲叹之余,张钦礼也不时揣摩那些传言的寓意。不过,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什么名堂,自己就笑了:老党员了,怎么还相信这个?!张钦礼呀,即使出现那种情况,你就不干了?你对得起谁呀?

  最后,他拿定主意,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跟着共产党、毛主席干了,就得干到底。既然答应毛主席、周总理,还有老班长焦裕禄,把兰考“三害”治理好,那就不能说话不算数,就得干好,往前赶!至于以后出现啥情况就不想它了,想来就让它来吧!

  想明白了,决心也好下了。张钦礼与潘子春、蔺永沛、杨捍东等立志于根治兰考“三害”的一班人,带领兰考广大人民群众开始了更加紧张的除“三害”战斗。

  这个“更加紧张”来自张钦礼他们的“紧迫感”,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来自他们根据兰考政治斗争的几次大反复做出的不确定判断。

  大家既然把根治“三害”、挖掉穷根当作了奋斗理想,那就要有“只争朝夕”的精神,在自己能够主导政治局面的时候抓紧往前赶,能提前一天是一天,能多淤一亩良田就多淤一亩,以致在没有条件干的时候没有遗憾。

  1977年全县粮食总产达到3.2亿斤,人均800多斤,上交国库粮食3000万斤,皮棉100万斤,油料80万斤,还建成县办工厂16个,社办工厂60个,并完成了黄河加宽加高复堤工程和陇海铁路铺复线的土方工程。

然而,在那些妄图置他于死地的人看来,这些历史性成就除了被当作张钦礼“生产党”的罪证外,什么也不是。

  怕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1977年10月,国务院批准将兰考县划入商丘地区管辖。这样调整张钦礼的职务也就顺理成章。在张钦礼被判刑入狱后,实行不到三年的行政区划调整完成使命,1980年8月,兰考县从商丘重新划归开封地区。

  1977年11月13日,张钦礼被免去开封地委书记、地革委副主任、兰考县委第一书记、县革委会主任职务。

  对此,张钦礼并没有十分在意,他继续忙碌在治理“三害”的工地上。

  24日,他和往常一样,与坝头公社党委书记张广顺一起搞引黄灌淤工程。眼瞅着工程就要完工了,他才极度疲惫地从泥水里拔出双腿,走到地边儿席地而坐,与张广顺对视了一下,开心地笑了。

  这时,一阵刺耳的警笛声由远而近传来。接着,一前一后两辆警车,闪着警灯、鸣着警笛,呼啸而来。刚刚坐下来歇息歇息的人们又站了起来,一个个屏住呼吸,杵在那儿一动不动,整个工地静得出奇。大家不知道要发生什么。

  警车戛然而止。车上跳下来六七个荷枪实弹的人,冲着张钦礼快步走来。这时,张钦礼轻蔑地瞅了他们一眼,自言自语地说:“他们动手了。该来的都来了,我要走了。”

  来人带着枪,走到张钦礼面前,问道:“你是张钦礼吗?”

  “我就是。”

  “请你跟我们走一趟。”来人拿出一张拘留证,说道。

  “你们为什么抓我?我犯啥罪了?”张钦礼愤怒地大声质问道。

  “我们也说不清。上面说你犯了反革命罪。我们只是奉命办事,请你跟我们走吧!”来人边说边拿出一副手铐,准备给张钦礼戴。

  工地上顿时炸了窝!人们看不下去了。他们手握铁锹、镐头、钢钎,迅速围了上来。

  张广顺上前一步说道:“你们怎么能随便抓人?张书记是省革委常委、地委书记、县委第一书记,领着我们天天苦干,你们凭啥抓他?”

  “张书记是周总理救过几次的人,凭什么又抓他?不说清楚,休想把老县长带走!”围上来的群众纷纷喊叫起来。

  “都离远点!我们是在执行公务。谁敢阻挠,我们就不客气了!”来人见状,急忙端起枪,慌忙喊道。

  “吓唬谁呀?哪次抓老县长不都是说执行公务。我看你们还是挡不住咋抓咋放!”

  这时,一位留着白胡子的老人,端着一碗水走到张钦礼面前,说:“张书记,你喝口水吧。”然后扭过头对来人说:“我是坝头张庄的赵老三,经常陪着张书记下去探察河流走向。张书记是个好人,俺心里跟明镜似的。今天你们不说清楚,别想把张书记带走!”

  来人见是一个老农,大为恼火,连讽带刺地说:“你还怪孝顺嘞!有本事你把他带到家!”

  “你敢把他放了,我现在就把他带回家。就是养起来也愿意!”赵大爷毫不示弱。

  “你别倚老卖老,惹我们急了连你一起抓走!”来人在众人面前受到奚落,恼羞成怒。

  赵大爷往警车前一站说:“俺是建国前参加过革命战争的老复员军人,会怕你?我今天豁出去了,不说清楚,我就不让你们把老县长带走!”

  围观的群众也都护着张钦礼,对来人怒目而视。现场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这时,张钦礼分开保护他的人群,走到来人面前说:“我跟你们走。”说完伸出两只手,来人顺势给张钦礼戴上手铐。工地上的人们急了,纷纷喊道:“张书记,你不能跟他们走!周总理不在了,谁再来救你?!”

  “他们心太毒,你去了肯定要吃大亏!”

  “张书记是好人哪,那些龟孙咋就不放过他呀!”

  愤怒的呼喊,随着凄凉肃杀的寒风,在工地上空飘荡。

  “乡亲们,再见了,我张钦礼谢谢大家。工地留给你们了,你们要好好守住、建设好,那是咱留给子孙的百年基业呀!”张钦礼举起戴着手铐的双手,忍着泪,对大家笑着说。说完,他扭转身,就要跟着来人走。

  “等等,张书记!”张广顺叫住了他。看着眼前的张钦礼,衣服上溅满泥点子,裤子卷过膝盖,光着脚,腿上还裹着厚厚的黄泥,张广顺泪流满面,他哽咽着,指着张钦礼的腿说:“看,你腿上的泥。……让我给你洗洗吧。”

  工地上有人端来一盆水,拿来一个马扎,放在张钦礼面前。张钦礼慢慢坐下来,张广顺蹲下身子要给他洗脚。张钦礼不肯,刚想挣脱,张广顺就抓住他的双脚,按到盆里,眼里噙着泪说:“你就让我给你洗吧!我想伺候你!”

  张钦礼的眼泪夺眶而出,周围的乡亲们也在抽泣。一连换了两盆水,张钦礼的腿上才露出肤色。

  那是两条什么样的腿呀!满腿没有一根汗毛,那是在引黄灌淤时被黄河泥粘掉的!双腿皮肤粗糙得像树皮,那布满腿脚的一道道裂纹,新伤痕压着旧伤痕。有的已经干裂成了硬疤;有的还裂着口子、浸着血……

  洗着洗着,张广顺的手颤抖了,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一头扎在张钦礼怀里,抱着张钦礼的膝盖“呜呜”地哭了起来,直哭得浑身乱抖,泣不成声。张广顺边哭边说:“张书记,你吃苦了。你为兰考老百姓出了一辈子力,做了一辈子好事,我们到啥时候都忘不了你!”

  一时间,工地上张广顺哭,赵大爷哭,围观的群众哭,就连抓捕张钦礼的人眼睛也潮湿了。

  张钦礼向在场的群众深深地鞠了一躬,愤怒地高喊:“苍天有眼,焦书记在天有灵!兰考所发生的一切,您都看见了吧!今天是1977年11月24日,也是人妖颠倒、是非混淆的日子!我相信,被颠倒的是非,一定会再颠倒过来!我走了,我们跟焦裕禄的人都走了!我们是戴着手铐走的,到本不该我们去的地方去了!”说罢,回转身毅然上了警车。

张钦礼被拘押在兰考县委招待一所。没两天,就又被火速押解到郑州。

  当时,不知是什么人放出口风,说是上级要调张钦礼到省委党校任职。听说张书记要走,成千上万的兰考百姓自发地守候在县城的各个路口,从县委一所到西关农场以西,十里路程挤满黑压压的人群。

  这里有带着干粮从乡下赶来的农民,有风雨同舟的老同志和县城四街的居民,有当年焦裕禄树立的红旗队、样板村的社员群众,还有老师、学生、干部、工人、商人……

  人们涌在一起,相互问候着,诉说着,交流着。很快大家就明白了:他们的张书记并不是要提拔,而是被抓起来了。他们想再看看老书记,想为老书记送送行。然而,他们连张钦礼的影子也没见到,他们的张书记已被悄悄地押解到郑州了。

  大家认为被愚弄了。这个说,张书记是好人、好干部,这好人咋就没有好报嘞?那个说,周总理一逝世,就有人说张钦礼再倒霉了,看谁还能救他!看来是有人早就操着心哪。

  黄河滩区一位叫金李氏的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那一年黄河洪水漫滩,俺家屋里院里都进了水。我当时躺在床上发高烧,是老县长背着我,扯着俺孙子往外跑,刚一出门,房子就塌下一角,俺们才没被砸死、淹死……。老县长是俺的恩人哪!在兰考咋就不兴好人哪?”

  人们所不知道的是,尽管他们连张钦礼的影子也没见到,张钦礼却因此罪加一等:张钦礼煽动群众搞“地震”,干扰“揭、批、查”运动。

  张钦礼的被捕,在兰考引起了巨大震动。兰考百姓焦急地四处打听,终于打听到张钦礼被关押在郑州看守所。于是,他们选了来自贺李河灌区的张传领、清故道和赵王河灌区的阎协崇、陇海铁路两侧灌区的史占卿三人为代表,到郑州探望他们的老县长。  在省城看守所,张钦礼被狱警带了出来。三位代表跑上前去,用淳朴的兰考人的最高礼节,齐刷刷一字儿跪在张钦礼面前,泣不成声地说:“张县长,俺们受兰考人民的委托,来看望您来了……”

  他们还是习惯地称张钦礼为张县长,他们觉得这样叫亲切。

  三人哭作一团。他们怎么也想不通,前些天张县长还带领他们引黄灌淤,各淤区的工作都取得了关键性的胜利,大家都高兴得不得了。一转眼,老县长怎么就被抓进监狱,受此大难呢?

  张传领拿出备好的酒,斟满一杯,哭着说:“俺知道你不会喝酒,也从不喝酒。可今天不同平日,这是咱兰考百姓的心意,请老县长喝了这杯酒吧!”

  此时,张钦礼“扑通”一声也跪在地上,伸出戴着手铐的双手,从张传领手中接过酒杯一饮而尽。说:“我张钦礼今天落难,你们跑这么远的路来看我,咱们够交情。谢谢你们三位代表,谢谢兰考人民!”

  “张县长,快过年了。你喝口酒,就算我们给你提前拜年了。”阎协崇抹了把泪水,抽泣着说着,又递上一小包葱花油饼,史占卿也递上一小袋炒好的花生。阎协崇又说:“俺知道你有饿伤病(糖尿病),一犯病就头晕,出冷汗。你啥时候饿了就吃两口,垫垫饥。”

  史占卿流着泪说:“你的病都是为俺老百姓累出来的,修堤打坝,挖河建闸,没明没夜地干,这俺老百姓都看得清清楚楚!你可要自个照顾好自己,健健康康地回到咱兰考。我们还等着你回来,再领着我们一起大干哪!”

  跪在地上的四个人紧紧地搂在一起……

  来来往往的过路人无不为之动容,狱警也流下了热泪。张传领感激地对狱警说:“世上还是好人多,感谢狱警同志给我们方便,我们才有机会跟我们老县长说这么多心里话。”

  回监的时间到了,狱警押着张钦礼往里边走。三位代表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放声大哭,不住地哭喊着:“老县长,你冤枉啊!”张钦礼听到了他们的哭喊,回转身向他们深深地鞠了三个躬,走进了监狱大门。

  张传领、阎协崇、史占卿拍打一下身上的土,迈着沉重的脚步,围着省城看守所的高墙转了三圈,最后,无可奈何地流着泪,离开了郑州。

  这次先后被捕被关的,还有跟随焦裕禄、张钦礼一同除“三害”的1207位县、社、队的干部群众。

  (未完待续)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