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张钦礼传》三十三 | 面对​黄河汛情,他说“救灾没有省内省外”,3万多人获救

作者:简笔划公共号 发布时间:2017-05-17 08:29:1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440adc44cd5c6388dc7c60bcf02baccd.jpg

  张钦礼学问不大,但从小就听崔庭贤老先生讲过“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道理,他也曾对历史上那些清正廉洁官吏崇拜有加。但参加革命以后,特别是成为领导干部之后,他对“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有了新的理解。

首先,共产党的领导干部不能是“官”,应该是保护人民利益、领导人民奔好日子的责任人,是为人民服务的。再一个,是对“一方”的理解。他认为,“一方”是自己的责任区,把“一方”的事情办好,是自己的本分与职责。

但并不能局限于自己那一亩三分地,被“一方”圈起来、成为眼中只有“一方”而没有全局的本位主义者。换句话说,没有全局,也就没有“一方”。为什么长期以来,水“利”少而“害”多,就在于你扒我堵的局部利益之间的博弈影响着全局的治理,最后谁也得不到“利”。

 共产党的领导干部,胸中必须有全局。

70d0bee026d0f5f494811f1d5f6adec0.jpg

  经作者独家授权,简笔划(微信ID:xinhuarongmei)从4月5日起开始全文连载《张钦礼传》,与广大网友一起回忆那段尘封已久的往事。

《张 钦 礼 传》

(连载三十三)

刘占锋 著

二〇一七年二月

第八章 黄河不解缘

抗洪救灾没有省内省外

  张钦礼学问不大,但从小就听崔庭贤老先生讲过“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道理,他也曾对历史上那些清正廉洁官吏崇拜有加。但参加革命以后,特别是成为领导干部之后,他对“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有了新的理解。

  首先,共产党的领导干部不能是“官”,应该是保护人民利益、领导人民奔好日子的责任人,是为人民服务的。再一个,是对“一方”的理解。他认为,“一方”是自己的责任区,把“一方”的事情办好,是自己的本分与职责。

  但并不能局限于自己那一亩三分地,被“一方”圈起来、成为眼中只有“一方”而没有全局的本位主义者。换句话说,没有全局,也就没有“一方”。为什么长期以来,水“利”少而“害”多,就在于你扒我堵的局部利益之间的博弈影响着全局的治理,最后谁也得不到“利”。

  共产党的领导干部,胸中必须有全局。

  1975年,黄河汛情来得早、来的大、来的猛。流量高达11000立方米/秒,最小流量7500立方米/秒。黄河滩区所有的村庄全部进水,土地全部被淹,生产堤全部冲毁淹没。河南兰考和山东东明两县滩区几万群众被水围困,生命财产危在旦夕。

  天上下着瓢泼大雨。在黄河大堤指挥抢险的张钦礼、杨捍东等,带领全县抢险突击队夜以继日地奋战着。指挥之余,他们便亲率抗洪防汛突击队员,冒着生命危险,驾着橡皮船、筏子、木船等,从房顶、树杈上抢救被洪水围困的群众。

  爪营公社党委书记黄高昌带领爪营公社抢险突击队,坚守岗位、昼夜值班,随时准备完成县抗洪抢险指挥部下达的各项命令。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黄高昌抓起电话,张钦礼嘶哑的声音裹着一阵尖利的风吼一起传了过来:

  “高昌,我命令你马上完成三项任务。一是派出300人的抢险突击队员,带上刀、锯、斧头,沿河伐运防洪树枝和网装石料、沙袋上堤,确保黄河大堤安全;二是要确保爪营通向黄河大堤的咽喉要道畅通无阻。请注意,那段路是土路,要速派精壮人员,携带工具,日夜看护,随时维修,防止大雨冲毁冲垮道路,确保运送防汛抢险物资畅通;三是要保证受灾群众能吃上饭。动员大家多蒸馒头、烙饼,火速送过来。”

  说完,张钦礼大声喊道,“听清了没有!”“听清楚了,保证完成任务。”黄高昌答道,随后又顺势问道:“张书记,你是咋打来的电话呀?”

  “我是顺着电线杆子爬上去,将电话线挂到防汛专用线上打的。”张钦礼一边说,一边交代:“高昌,黄河防汛,人命关天。一旦出事,咱都掉脑袋!告诉大家,保护好黄河大堤,责任大如天。赶快行动吧!”

  根据张钦礼的指示,黄高昌立即组了三套人马,一队由携带铁锹、镐、杠、筐等工具,火速赶往指定路段,确保抗洪抢险道路畅通;一队组织社直各单位食堂全部开火蒸馍。公社面粉厂、粮管所、市管会、储备粮库拿出10多万斤粮食用于蒸馍等。

  蒸好后用塑料袋装好,集中到供销社,用供销社的汽车一车一车送往西张集集结,然后再送到抗洪抢险第一线兰考、山东的灾民手中。黄高昌则亲率一路由精干民兵组成的抢险突击队携带刀、锯、斧,冒着瓢泼大雨,跑步前进,直扑黄河大堤。

  在严峻的黄河防汛形势面前,兰考在坝头、谷营设两个防汛指挥部,投入基干民兵1万多人,沿黄河村民腾出房屋上千间,全县干群日夜蒸馍、烙饼,先后将10余万斤食品迅速送到了灾民和抢险队员手中。

兰考县的灾民安顿住了。这个时候,洪水还在一个劲地往上涨,张钦礼往东望去,只见毗邻地区的山东东明县还有1万多灾民没有脱离险境,许多被困在避水台上,等待救援。

  张钦礼用不可置疑的口气对杨捍东说:“捍东啊,咱不但要救兰考灾民,也要救山东灾民,他们都是我们的阶级弟兄。告诉大家,我们救灾民不分省内省外。就是再难再险我们也要把山东的社员群众一起抢救出来。”

  张钦礼与杨捍东商定,随即将兰考抗洪抢险指挥部设到了兰考、东明交界处,指挥对东明被困群众的救援。

  杨捍东亲自带领肖百孝、张杰等,带着兰考坝头航运站、兰考河务局(当时为修防站)等单位的十来条船,装上县直、各公社送来的馍、花卷、油条、烧饼等,分头到山东东明县焦元公社大黄庄、甘堂、南张庄、东里占村等往返救助受灾的村民。

  他们每条船上带着两千来斤食品,带着慰问信,分头慰问逃到各个避水台和滩区高处的受灾群众。

  发着高烧的肖百孝也带一条大船,来到了东明县焦元公社大黄庄。他咳嗽得嗓子出血,眼珠子往外冒,大黄庄的群众看得心疼,噙着泪说:“谢谢!谢谢!你病成那个样子,还来给我们送吃的,接我们走,真让我们过意不去呀!”。

  “咱都是一家人,不必客气。”肖百孝嗓子哑得说不出话来,连连摆手,示意不用谢。

  张杰领的大船来到甘堂大队,迅速把救灾食品卸下船,给灾民发送。大队党支部书记曹富昌高兴极了。

  “兰考县的张钦礼书记派人来救我们了。给我们带来了吃的馒头、花卷、烧饼,还有慰问信。”曹富昌大声喊道,他瞅了瞅饥寒交迫的乡亲们,泪流满面,“真是洪水无情人有情啊!”

  焦元公社革委会王主任紧紧握着张杰的手,连声说:“谢谢啦,谢谢啦!你们真是及时雨呀!太好了!我和你们县张钦礼、王志新都是战争年代的老战友,生死与共的好弟兄。”

  焦元公社驻队干部老冷指着王主任说:“俺王主任绰号‘王麻子’,和你们县王志新是有名的‘二王’老英雄,河南、山东这一带的老人没有不知道他们的。”

  被救助的受灾群众、特别是老人们,感动得都哭了。一位老人拉着张杰的手,指了指正在狼吞虎咽地吃烧饼、油条的小孙子,感激地说,“这两天,眼看着小孙子饿得直哭,我心里难受的够呛。你们救了我们全村的老少爷们,叫我们咋感谢是好呀!”

  “那咱们更是一家人啦。”张杰一听,连忙说:“俺县张钦礼书记、杨捍东指挥长动员沿河村民腾出房屋上千间,安置受灾群众;西张集搭有救助灾民的大帐篷,有医生、食堂,并有医护人员负责给有病的灾民看病治疗。你们有什么困难尽管说,我们一定尽全力帮助你们。”

  焦元公社王主任说:“张书记带领人民战胜特大洪水,既救了兰考灾民,又救了我们山东灾民。保证了人堤安全,真了不得呀!”

  张钦礼、杨捍东指挥着将一船船、一筏筏东明的父老乡亲送到安全地带,给他们送上葱花油饼、大馒头和热汤热水。

  一旦发现伤病人员,马上组织医务人员诊治、照护。抢险工作紧张有序、卓有成效。随后,兰考空降团、开封军分区、济南军区派来的指战员也火速赶到,他们并肩战斗,将灾民全部救出,妥善安顿。

  这次抢险,张钦礼和杨捍东指挥1万多抢险队员,在积水两米多深的河滩里救出兰考灾民2万多人,山东东明灾民1万多人,没有发生任何事故。

  在抗洪救灾总结大会上,开封地委领导握着张钦礼的手,说:“钦礼呀,你们辛苦啦。这次抗洪救灾干得漂亮。‘救灾民不分省内省外’,山东人民都感谢你们呀!你们是抗洪救灾的英雄、人民的功臣哪!下一步黄河防务工作重点就是废除生产堤,你们也要走在前面哪!”

  “走在前面那是肯定的。”张钦礼说,随后解释道:“我们应该感谢黄河。这次黄河大汛,滩区的生产堤全部冲垮、自然报废了。”

  “你是说这次黄河发大水,冲垮了生产堤,帮助你们完成了废除生产堤的任务?”

  “大汛过后,我和鲁继云、黄高昌、张广顺三位公社书记顺河到滩区看了一下,从坝头的王小庄以西一直跑到山东的王夹堤村。滩区大大小小的生产堤几乎被冲刷殆尽。黄高昌边走边数,最长的那道生产堤,被冲开了36个几十米、几百米长短不等的大口子。其他生产堤就更不用说了,全部冲毁。如果不是黄河帮忙,这破除滩区生产堤还真够我们忙活一阵子嘞。”

  “钦礼,你简直是个‘黄河通’。”

  “‘黄河通’不敢当。我只是觉得老百姓说得在理。要治理好黄河,利用好黄河,就必须摸清它的脾气和变化规律。这样,才能让黄河水按照人民的意志变害为利。”

  会上,黄高昌见到张钦礼,就说:“这次抗洪救灾,冒雨爬树伐树、给灾民送吃的,真险哪,我差一点没被摔死、淹死。”

  “哟!你高昌不是好好的吗?”张钦礼笑了笑,说:“你这回可沾了个大光嘞!”

  黄高昌不解地看着张钦礼。张钦礼笑着说:“这次黄河发大水,生产堤、围堤全部漫滩、冲毁。你们滩区余剩的几万亩引黄灌淤任务,黄河一下子帮你完成了。你说说,你这个光沾得还小吗?”

  “原来是这回事呀!”黄高昌恍然大悟,笑着,感慨着说:“这么说,可省了我们的大事了!咱这一片黄河滩,地势高,不好灌。过去灌淤打围堤,可没少让我们作难费劲。这一回好了,大水全部漫滩,而且汛期长,等于帮我们自然灌了淤。这黄河呀,在横冲直撞逞凶发威后,还真给我们帮了个大忙啊!”
造化弄人。1977年,张钦礼被再次被捕入狱。令人唏嘘不已的是,这位将黄河安危视作生命、致力于黄河变害为利的他,在最初以中共河南省委名义发布在河南日报上的决定中,被定的主罪竟然是扒了黄河大堤。

  2005年的一天,在郑州公交车上,张钦礼的孩子遇到了原开封地委副书记杨建升。

  杨建升说:“看见你们,就像看见钦礼一样。钦礼为保护黄河大堤出了大力了。污蔑他扒开黄河大堤淹老百姓……太冤枉了,我都可以为他作证。钦礼根本没有扒黄河大堤,而是按照1974年国务院文件、周总理和省、地委关于废除任何形式生产堤的指示,在我和黄委会领导亲临兰考督促下,破除的生产堤。这是功,不是罪。如果需要,我可以出庭给他作证……”

  杨建升敢于直面历史,他也必将被历史所记住。
(未完待续)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