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张宏良:当今中国的问题在于汉奸,正在成为全民共识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17-01-12 10:48:0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fccef18d036a34d0e9e9bfe1c4559e4d.jpg

  当今中国的问题在于汉奸,正在成为全民共识,汉奸正在把中国拖入亡国灭种的巨大灾难,也正在成为全民共识,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怎么办?黎阳先生这篇文章提出了民间锄奸的主张,应该引起国人高度关注和认真思考。虽然我们仍然会坚持要求党和政府发动“反腐锄奸”运动,挽救中华民族于战乱和解体,但是应该看到,当今汉奸势力已经强大到控制了媒体、金融以及行政等诸多部门,已经在党内形成了强大的汉奸文化,在这种情况没有根本改变的情况下,要想依靠官方锄奸是根本不可能的,也是根本做不到的。

  仅从今年万民公诉茅于轼案,就可以看出当今汉奸势力已经强大到了什么程度。本来党中央有关部门已经做出决定,准备对污蔑毛主席、造谣共产党和颠覆共和国的个别相关党员和个别相关党报给予处分,可是,自上而下的汉奸势力一发劲,外国势力背后一干预,结果就是今天大家看到的不了了之。在这种情况下,就只能依靠民间锄奸了,只能依靠老百姓自己救自己了。此前我们一直反复强调,美国的所有对华战略全部是建立在汉奸基础上,只要打掉汉奸这个基础,美国就会被迫放弃对华颠覆战略,中国人民就会获得长久安全,中美关系就能够实现正常发展。20世纪七十年代,面对理想主义熊熊燃烧的强大新中国,美国就曾经放弃过颠覆和肢解中国的战略,因为美国无法承担中国反击的巨大伤亡代价。只是在中国改革开放以后,美国才又重新启动了颠覆和肢解中国的战略。而美国重新启动颠覆和肢解中国战略的根本依据和动力,就是中国形成了强大的汉奸势力和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带路党,美国完全能够在避免美国士兵伤亡的情况下颠覆和肢解中国。

  所以,当今中国工人阶级喊出“打倒汉奸”的政治口号,对于处于险境的中华民族具有不可估量的伟大挽救作用,是中华民族数千年政治智慧的集中体现,这句口号对中华民族的挽救作用,无论怎么估计都不会过高。此时此刻掀起反汉奸运动,一是可以阻止美国冒险发动颠覆和解体中国的战争,多年前我们就曾经强调,镇压汉奸是成本最小的战争防范措施,可以显示一个民族破釜沉舟的坚定决心;二是即使不能阻止战争发生,至少也能够铲除第五纵队,取得战争胜利。如果没有当初红军的清查AB团的运动,就没有后来中央苏区30万红军的大发展;如果没有二战前苏联的肃反运动,就没有后来苏联卫国战争的胜利;如果没有延安时期肃清国民党特务的抢救运动,就没有三年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如今,如果没有一常席卷全国的锄奸运动,已经陷入美国基因武器灭绝战略威胁之下的13亿中国人,将很难避免一场亡国灭种的滔天大祸。当初发动和领导辛亥革命的同盟会和光复会,就是从民间锄奸开始的,抗日战争时期,中国更是掀起了大规模的民间锄奸运动,现在,再次到了掀起大规模民间锄奸运动的时候了。  

2a9d956c7b41d2784c531294a1b9fa81.jpg

  大家看看最近南京江宁区国家博物馆为秦桧建造的塑像,就会知道当今依靠官方锄奸之难和民间锄奸之需,让跪了498年的秦桧站起来是一个重大而敏感的政治问题,而官场第一规则就是千方百计升迁,如果不是确信让秦桧站起来能够升官发财,南京市相关官员能够支持和默认让秦桧站起来?即便是一个普通科员都知道让秦桧站起来的核爆炸效应,南京市相关官员能不知道让秦桧站起来的社会舆论后果?显然,南京市相关官员是在押宝,是在把宝压在秦桧身上,至于江宁历史上那么多汉奸,为什么偏偏把宝压在秦桧身上,恐怕只有江宁博物馆以及南京市相关官员自己知道了。

  下面请看黎阳先生的文章。

  2011年12月25日

借外国刀杀中国人

作者:黎阳

  中国历史上不乏借刀杀人之举,比如三国里的《蒋干盗书》,满清用反间计杀袁崇焕,等等。但从古到今借刀杀人不管如何成功,借刀者也总是遮遮掩掩,很少见谁把这种成功当成了不起的成就拿出来公开炫耀。这也不难理解:借刀杀人是权术,而权术是见不得人的东西。借刀杀人一旦公开,人们总是倾向于嘲笑上当者的愚蠢,而不是倾向于钦佩借刀者的狡诈。不仅如此,还会对借刀者产生恐惧和戒备心理:谁知道你会不会对我也玩这一手?谁知道你正在说的正在干的是真是假?是正常办事,还是正在借刀杀我的一招?即便没这种后怕,炫耀这种事也不会对借刀者的威信有多大好处,因为这只能证明借刀者善于耍阴谋弄权术玩诡计搞暗算从背后下刀子,不能证明借刀者有勇气有本事光明正大地刀对刀枪对枪战斗取胜。

  如果是借外国刀杀中国人呢?那就更见不得人了,因为那意味着决无任何正当性——“国仇大于家仇”,中国人的恩怨为什么不能中国人自己了结?中国的事中国人为什么不能自己解决?如果你为正义、为真理,那么如果需要为正义真理而奋斗牺牲,责无旁贷挺身而出的只能是你:世界上哪有你的真理正义你都不肯斗争不肯牺牲、却让外国人来替你流血牺牲的道理?外国人岂能无缘无故为你都不为之奋斗牺牲的正义和真理而流血牺牲?结论只能有一个:引狼入室,狼狈为奸,合伙抢劫中国老百姓,用中国的利益财富、中国人的鲜血生命换取给外国当走狗的资格,毫无正义,百分之百卖国求荣。

  因此自古以来凡借外国刀杀中国人的没见谁敢公开认帐的,更不用说当成不起的荣耀到处卖弄了。抗战时汉奸们只肯说自己干这行是为了混碗饭吃、为了“曲线救国”,千方百计表白自己如何如何无奈,如何如何不得已,而不敢理直气壮说自己借外国刀杀中国人是为了民族大义,更不用说洋洋得意地把被外国刀杀掉的中国人当了不起的成就大吹大擂了。

  中国今天的右派则大不相同,老实得可爱,肆无忌惮想什么就说什么,满不在乎一下子就把历史上一切汉奸两面派野心家多少心血多少代才积累出来的借外国刀杀中国人的权术心得扔进了垃圾堆,直截了当宣布自己就是要为自己的利益不惜一切,就是要当汉奸,就是要卖国,就是要借外国刀杀中国人。

  今天决心“借外国刀杀中国人”的右派分两类,一类是战术性的——通过直接为外国军队服务实现“借外国刀杀中国人”,最响亮的口号是当“带路党”,最典型的人物是刘晓波、焦国标、“金陵客”等:

  ——“中国至少需要被殖民三百年”、“我无所谓爱国、叛国,你要说我叛国,我就叛国!就承认自己是挖祖坟的不孝子孙,且以此为荣。”(刘晓波)

  ——“假如有来生,当兵只当美国兵。假如今生注定死于战火,就作美国精确制导炸弹下的亡灵”。(焦国标)

  ——“我建议美国考虑把中国切分成七个国家,让她回到秦统一以前去。”“如果有一天我执掌了咱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我一分钱就把她卖给美国作它的第五十一个州。”“假如能再来一次,日本军队又占据了中国的半壁江山,你猜我何以自处?我就会学 习汪精卫 先生和 周作人 先生,做千夫指的汉奸!”(焦国标)

  ——“假如美军攻打中国,我将投降甚至为美军带路!”(北大名帖)

  ——“真正爱中国的,就一定要给美军带路,只有敢于为中国人民流血的美国大兵,才是中国人民的真正希望”(强国论坛“金陵客”)

  (顺便说一句:“带路党”这个词再确切不过地描述了“借外国刀杀中国人”的“精英”卑劣本性:既凶残又怯懦——又要杀人,又不敢以身犯险,只打算“带路”指点外国人杀中国人,自己则半点风险不冒轻轻松松躲在一边袖手旁观坐享其成:当汉奸还要摆谱拿架子挑三拣四当高级的,只肯当翻译官,不肯当“皇协军”——“皇协军”得冲锋陷阵卖命。不过一旦当真当了汉奸,当不当“皇协军”恐怕就由不得你了:翻译官的空缺总比“皇协军”少得多。一旦真的打进中国,外国主子最需要的是替死鬼,而当“皇协军”变成替死鬼的机会最大,需要量自然也大。当了汉奸走狗还净想美事,光想“带路”不想卖命,由得了你吗?)

  另一类“借外国刀杀中国人”是战略性的——为“借外国刀杀中国人”找理论,找根据,造舆论,造声势,造成对中国里应外合战略包围内外夹击之大势,帮外国决策人树立战略信心,确信入侵中国必获得中国老百姓的热烈欢迎而不会遇到激烈抵抗,从而下定入侵中国的决心。最典型的理论一是“人权高于主权”,二是为“外国刀杀中国人”叫好欢呼,让全世界都以为中国人普遍欢迎外国人来杀中国人。最出名的人物有韩寒、袁腾飞、贺卫方、黄健翔等:

  ——韩寒:“独裁者没有内政”;

  ——袁腾飞:“挂炉烤鸭”;

  ——贺卫方:“幸运的是,某种特殊的历史原因——也跟朝鲜有关——让我们幸运躲过某个劫数,走上了改革开放的道路,才有了与四十年前相比可谓换了人间的中国。”(贺卫方:国家利益与正义原则)

  ——黄健翔:“当年朝鲜战争期间,在志愿军总指挥部投下汽油燃烧弹的那个美军轰炸机飞行员是谁?历史应该告诉我们他的名字。你懂的。”

  只要内部有人图谋当“带路党”、“借外国刀杀本国人”,本来可能避免的战争也不可避免了——如果侵略会遇到激烈抵抗、会遭受重大伤亡、胜负难测,那谁都得踌躇再三,没把握不敢干;如果有人为内应,里应外合轻而易举就取胜,不会遭受重大伤亡,那谁都会毫不犹豫当机立断:

  ——促使希特勒入侵苏联的一大原因是出于一个战略判断:苏联内部“带路党”大大的,愿意“借外国刀杀苏联人”的苏联“精英”大大的,因此入侵苏联不会遇到激烈抵抗:“克莱施特说:‘我们把胜利的希望主要寄托在入侵必然要使俄国发生政治混乱这种前途上……我们把过高的希望放在这样的信念上:斯大林一旦遭到重大失败,必然要被国内人民推翻。这种想法是元首的政治顾问们制造的。’希特勒确实对约德尔说过:‘我们只要在门上踢一脚,整个破房子就会倒下来。’”(《第三帝国的兴亡》)——而“元首的政治顾问们”哪里来的这种判断?来自苏联内外的“带路党”,图谋“借外国刀杀苏联人”的“精英”。如果希特勒知道后来的实际情况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他还会决定入侵苏联吗?卫国战争苏联伤亡两千万人,德国伤亡上千万人。换句话说,如果不是那几个图谋“借外国刀杀苏联人”的苏联“带路党”,希特勒不会做那样蠢的战略判断,这场战争本来可能避免,三千万人的死亡本来可能避免。这些苏联“带路党”的历史作用就是让本来可能避免的战争不可避免了。

  ——中国“带路党”为促使日本决定全面侵华同样作出极大的贡献:日本发动九.一 八前对中国有多少“带路党”没底,对能否成功没信心,对发动不发动九.一八很犹豫了一阵子,甚至拿根铅笔占卜,差一点儿半途而废。九.一八之后日本突然发现侵略中国竟然那么轻松,占东北,占华北,占内蒙……到处都没有激烈抵抗,却到处都有“带路党”。结论:中国处处“带路党”,征服中国轻而易举。结果:七.七事变,全面对华战争。如果不是“带路党”,八年抗战本可避免,南京大屠杀本可避免。

  ——“带路党”同样帮助美军下了占领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决心——他们使美军判断占领不会遭到激烈抵抗而会得到老百姓的热烈拥护,很快就能大功告成,根本没想到占领很容易,巩固却那么难,竟然一打就是多少年还遥遥无期。

  ——大敌当前,即便不当“带路党”、不打算“借外国刀杀本国人”,只要公开表示对立和分歧就足以让敌人信心倍增挺而走险——1933年希特勒上台。同年英国牛津大学俱乐部的学生通过一项决议,声称“本团体决不为国王和祖国而战”。这样的政治姿态大大促进了希特勒的胃口,使其敢于一上台就肆无忌惮撕毁凡尔塞和约战准备战争。

  ——不但国与国如此,连黑社会也如此。美国小说《教父》里描述了一个情节:黑手党教父的大儿子仅仅无意中流露出家庭内部的意见分歧,就导致了黑手党之间的一场血腥杀戮:“几个月之前,我们举行一次会谈,索洛佐提出一个合伙做生意的方案。咱老头子拒绝了。但是在会谈过程中,我说话走了火,流露出我想要做那笔交易。我是绝对错误的。如果说老头子对我有什么教导,使我永远不忘的话,那就是千万不可做那样的蠢事,也就是说千万不可让外人知道我们家庭内部有意见分歧。所以索洛佐就打了如意算盘:他把老头子敲掉,我必定会同他搭伙搞毒品买卖。老头子一死,咱家族的实力就等于砍掉了一半。”

  如今美国正“重返亚洲”——打了那么多年仗的伊拉克扔下不管了,阿富汗也即将扔下不管了,投进去的多少亿美元、多少鲜血、多少生命都顾不上了,全力以赴“重返亚洲”——冲谁来的?不言而喻,除了中国还有谁?这意味着什么?以中国为头号目标,头号对手。你再“韬光养晦”人家也不买帐了,瞄准了你了。人们纷纷猜测:一场新的“冷战”即将到来。形势严峻,该做什么、能做什么?至少不使冷战变成热战,避免可能避免的战争。

  如何避免可能避免的战争?防止战略误判。如今战略上中国处于守势、美国处于攻势,最需要做的避免误判是避免使美国做出战略误判,尤其是最致命的战略误判。什么是最致命的战略误判?重复《第三帝国的兴亡》描述的促使希特勒入侵苏联那样的战略判断:“我们把胜利的希望主要寄托在入侵必然要使中国发生政治混乱这种前途上……我们把过高的希望放在这样的信念上:中国一旦遭到重大失败,必然要被国内人民推翻。这种想法是美国的政治顾问们制造的。”“我们只要在门上踢一脚,整个破房子就会倒下来。”

  怎么就必然会使美国做出这种最致命的战略误判、导致本来可能避免的战争不可避免?容忍“带路党”,容忍“借外国刀杀中国人”——只要有人鼓吹当“带路党”、鼓吹“借外国刀杀中国人”、为“借外国刀杀中国人”而叫好欢呼(如挂炉烤鸭),那就是在释放一个极其危险的战略信号:中国内部四分五裂,“入侵必然要使中国发生政治混乱”“ 中国一旦遭到重大失败,必然要被国内人民推翻”、“我们只要在门上踢一脚,整个破房子就会倒下来”——不当真打进来,怎么可能知道这反对力量有多大?当然只能猜测。怎么猜测?凭嗓门猜测:叫嚷声音越大,大概反对力量也越大。

  例如美国前中国大使洪博培的判断:“我们应当依靠我们在中国内部的同盟军,他们被称为年轻人、他们被称为网络一代。中国有5亿网民和8千万博客(微博)。而他们将引导中国的变革。这意味着将扳倒中国(take China down)”

  ——人家这样判断也有其逻辑:没有那个国家能允许国内公然鼓吹“带路党”、“借外国刀杀本国人”。中国能出现这种独一无二的特色本身就证明中国“带路党”、“借外国刀杀中国人”的势力极其强大,大到能跟中国政府分庭抗礼,使中国政府无可奈何。既然力量对比已经如此一边倒,那入侵中国自然不会遭到激烈抵抗,自然可以轻而易举获胜。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下决心入侵便是——如此一来,本来可能避免的战争也避免不了了。

  这就决定,要想避免可能避免的战争,要想挽救中美两国关系上千万人的性命,就必须绝对不能容忍任何“带路党”、不能容忍任何人以任何方式鼓吹“借外国刀杀中国人”、不能容忍任何人为外国军事力量杀任何中国人欢呼叫好,必须把这样的人全部除掉,官方不除民间除,有一个除一个,有两个除一双,决不手软——而且采取民间铲除的方式更好,因为这更能显示出中国社会抵抗外来入侵的决心:内奸即便有官方保护也决不为民间所容。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消除任何诸如“入侵必然要使中国发生政治混乱”“ 中国一旦遭到重大失败,必然要被国内人民推翻”、“我们只要在门上踢一脚,整个破房子就会倒下来”之类战略误判,才能避免可能避免的战争。

  根据美国的《爱国者法案》,政府可以秘密无限期拘留涉恐可疑人士。根据美国新的国防预算案,军方有权对涉嫌恐怖分子(包括美国公民在内)不必提出起诉无限期拘留。可见只要涉及国家全区,即便是“普世价值”的美国也决不被“人权”、“法律”绊住手脚。美国能如此,中国同样能如此。

  “带路党”、“借外国刀杀中国人”是明目张胆的危害国家安全犯罪,完全可以按“普世价值”的美国方式,不起诉即断然处置。    任何人以任何方式为“带路党”、“借外国刀杀中国人”开脱即同谋犯,必须同案处理。道理很简单:从法律上讲,鼓吹“借外国刀杀中国人”本身就是策划杀人,已经属于犯罪。策划杀人者必须在得逞前就遭到惩罚。

  从道义上讲,鼓吹“借外国刀杀中国人”没有任何正义,是不折不扣的卖国求荣。图谋用外国刀杀中国人理应尝到中国刀的滋味。等外国刀杀过来再反击就晚了,必须先下手为强。

  从利害上讲,鼓吹“借外国刀杀中国人”的人不除,中美本可避免的战争就不可避免。你愿意中国因刘晓波、焦国标、“金陵客”、韩寒、袁腾飞、贺卫方、黄健翔等人造成美国的战略误判而被拖入一场与美国本来可能避免的战争中去吗?究竟是一场战争导致上千万甚至上亿人送命重要,还是这些战争贩子的项上人头重要?一边是上千万甚至上亿条人命,一边是区区几个“借外国刀杀中国人” 的“普世精英”“带路党”,孰重孰轻,自己掂量掂量吧!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