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张宏良:中国已很难回头,但必须回头!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15-03-11 22:02:1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对昆仑岩将军《请问两会:如此国企改革向哪里去?》的点评  

d5b9b5d5791ecedea2792d1b1ecaa7d1.jpg

 

  昆仑岩将军问得好,上海国企改革要向哪里去?其实不仅仅是上海,而是整个中国国企改革要向哪里去?

  虽然中国社会历史转变的大幕已经拉开,人民大众充满了回归社会主义的热切希望,但是,社会历史转变的艰巨性、复杂性和长期性,决定了中国私有化改革的历史车轮,在巨大历史惯性的推动下,仍然在向前滑动,在把国家带向越来越危险的方向。

  作为马克思主义者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目前中国的私有化改革已很难回头,这是因为:

  第一,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就是依靠国有企业、国有资产和国有资源的私有化发展起来的,私有化和市场化是中国经济30年来发展的固有历史轨道,现在突然要改变这个历史轨道,几乎是不可能的,特别是在目前经济危机的阴影越来越逼近的情况下,让中国经济改革改变轨道,如同让高宠单枪挑滑车一样,虽然行为悲壮,但结果只能是悲剧。

  第二,中国经济仍然坚持要走西方市场经济道路,实行西方市场经济制度。目前,虽然中国意识到了选择西方政治制度是死路一条,但是仍然认为选择西方经济制度是金光大道,所以十八大以后,仍然坚持改革的市场化方向,而市场化就是私有化,市场化和私有化是同一个事物的两种不同表达方式,市场经济和私有制经济,完全就是一回事。我们把市场经济前面加一个社会主义,完全是掩耳盗铃,自己骗自己。

  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如同说社会主义私有制经济一样荒谬无比。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本来一是***顶不住邓小平南巡讲话的压力,进行政治妥协的结果,不料却被新自由主义变成了中国改革的基本道路,这种荒谬逻辑甚至连长年生活在荒谬逻辑中的西方人都感到匪夷所思,所以中国在加入WTO时,西方人自始至终追问的一个最大问题,就是什么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其实,西方宪政政治制度和西方市场经济制度,是同一事物的两个方面,是同一社会不可分割的的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说不走西方宪政政治道路,而要坚持走西方市场经济道路,是根本不可能的,如同是在拔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

  第三,中国官僚集团的利益和资本集团的利益已经融为一体,中国官僚集团等着私有化改革发财,中国资本集团等着国企私有化壮大,中国精英集团同样在等着私有化改革分一勺羹,他们怎么可能容忍私有化改革停止呢?特别是那些后来的官僚,那些等待急剧膨胀的资本,那些还没有发大财的后启精英,更是把奢华人生的全部希望,统统寄托在了私有化改革上,由于他们是社会的统治集团,怎么可能把自己推向死路呢?所以中国经济改革就只能在私有化的道路上奔跑。

  以上三个方面注定了中国的私有化改革已很难回头,但是中国又必须回头,因为中国自然资源、组织资源、文化资源这三大资源的枯竭和崩溃,中国贫富两极分化所造成的各种内忧外患矛盾,西方国家死死咬住不放的解体中国战略等,决定了如同中国在政治上不能实行西方宪政制度一样,在经济上同样不能实行市场经济制度,这是改变中国改革私有化方向的根本条件。

  总之,私有化改革无论如何不能继续下去了,否则,等待中华民族的将不是伟大复兴,而只能是历史毁灭。

  

84db4d8aa2998d729db759b9bbe7d2ae.jpg

  张宏良微信文章,微信号:zhanghongliang102 2015-3-11 附

 

昆仑岩:请问两会:如此国企改革向哪里去?

——对上海国企改革的再质疑

f573f4989b6ae1c56941889e36df07c0.jpg

  文章链接:#FormatStrongID_16#

 

  去年7月,上海市委市政府正式发布《关于推进本市国有企业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若干意见(试行)》后,笔者就撰文对该《意见》提出了质疑:

  一是违背“增量发展原则”。只字不提国务院国资委提出的“坚持在增量基础上发展混合所有制的原则”,要求除国有独资企业外,所有的国企都要出让产权,一般竞争性领域国企可以完全出售,为大卖国企开绿灯。

  二是主动放弃国资控股权。对竞争性领域一概不要求国资积极控股混合所有制企业,反而公开鼓励外资私资控股,破天荒提出“鼓励发展非公有资本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

  三是用股权激励当诱饵。鼓励整体上市企业集团对经营者和技术管理骨干实施股权和分红激励,拿全民所有股权给一部分所谓的“重要”人员发“奖金”、送“大礼”。

  四是为国资私有化搭平台。拿市委书记韩正的话说,“要通过流动平台,使部分高度市场化和竞争性领域的国有企业,公开、透明、有序地实现国资退出。”可见,关键是要实现“国资退出”!

  此后,上海市委市政府是否对这一具有明显私有化倾向的国企改革方案有所纠正和调整,人们不得而知。

  然而,我们先后听到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国企改革的一系列讲话和指示精神,令人振奋。

  如习近平在主持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讲话指出:我国国企“是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在我们党执政和我国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的经济基础中也是起支柱作用的,必须搞好”。

  习近平还在有关批示中,用“命门”一词,形象比喻国有企业对于我们党和国家的极端重要性。

  在去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习近平又明确了几条大原则:

  一是指出“国有企业是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也是我们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一定要搞好。西方一些人把矛头对准我们的国企,抹黑国企,说是要‘公平竞争’,实际上醉翁之意不在酒,是要搞垮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政权的重要物质基础和政治基础。我们不能上当!”

  二是强调“要坚定不移把国企做强做优做大,不断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

  三是指出“推进国企改革要奔着问题去,坚持以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为标准,坚持政企分开、政资分开,以增强企业活力、提高效率为中心,提高国企核心竞争力”。

  四是提出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要加强和改进公司法人治理机制,把加强党的领导和完善公司治理统一起来,全面提高经营管理水平,完善符合我国国情又体现效率和公平原则的激励机制”。

  五是强调“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提高国有资本利用效率,同时要严格程序、明确范围,做到公正透明,不能‘一混了之’,也不是‘一混就灵’,切实防止国有资产流失”。

  习总书记这些讲话指示指明了国企改革的正确方向和原则,尽管主要媒体基本沉默、不予宣传,但知道消息的群众无不欢欣鼓舞,对新年度将要来临的深化国企改革会给人民财产带来什么样的命运,总算增添了一丝希望和信心!

  遗憾的是,在正在召开的两会报道中,我们没有听到多少对习总书记有关国企讲话指示精神正面积极呼应的声音,也没有听到什么真正能鼓舞人心的要“把国企做强做优做大”的举措和建议。

  相反,今见澎湃新闻报道《上海1/3竞争类国企瞄准整体上市,混改或不再强调国资控股》,这可是给两会送大礼!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在上海国企三类企业中,竞争类企业将大范围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这类企业的混合所有制的比例或将达到70%-80%。此外,在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过程中,原来上海市国资委比较强调第一大股东、强调控股地位,今后思路将调整,只要是有价值,并不在意控股地位。”

  好一个“并不在意”!从“比较强调”到“并不在意”,反映的是在“混改”中国资控股权的大范围完全放弃,是对全民所有的公有制经济性质底线的全面主动撤守,是为竞争性领域全部国企搞私有化大开绿灯!

  我们再次重申:上海是中国经济的心脏中枢和主要国企基地,上海国资国企是仅次于央企的第二大国资国企系统。上海市属国资(包括上市资产市值)现有10万亿元之巨,相当于全国省级地方国资总量的1/8,相当于113家央企的国资存量是28万亿元存量国资的1/3还强。这10万亿元国资分布在55家市属大型国企或国有公司中,这些大型国企又拥有66家上市公司,无论是大型国企数量还是相应的上市公司数量,全国无一省份可与上海相匹敌。这还不包括上海17个区县所属的国资国企。

  按上海改革方案,将现有国企分为三类:竞争类、功能类和公共服务保障类等三类企业,其中绝大多数企业被划为竞争类企业。如果对这绝大多数国企,全部用不问存量还是增量而放手转让产权的办法搞股权多元化,而且是在放弃控股权的前提下搞混合所有制,其结果不是全面私有化还会是什么?!

  据报道,上海市副市长周波介绍,“截至2013年底,上海市国资委系统混合所有制企业已占系统企业总户数的63%、资产总额的55%、归属母公司所有者权益的60.1%、主营业务收入的83.5%、净利润的92.4%。上海已基本形成以混合所有制经济为主的发展格局。”那为什么还要再大力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据他说,是因为“仍然存在国有股比例过高、企业经营机制不够灵活,以及集团公司改革不到位等问题”。

  上海国资系统权威人士表示,“现在上海国企中,混合所有制企业主要集中在二级、三级公司,并且国有股的比重也比较集中,比如上汽集团、上港集团,整个国有股的比例超过70%。未来发展混合所有制是有一定空间的。”他还透露,“上海竞争性国有企业集团目前有29家,未来的改革方向是:大概三分之一的企业可以做整体上市,发展混合所有制;三分之一可以通过核心资产上市;三分之一可以通过股权多元化的股份制改造。”

  三个“三分之一”,比当年“高指标”、“浮夸风”还厉害,尽管叫法各异,把国企产权转让改“混合”成铁律,实际上是定下了百分之百搞“混改”的超高指标!对全部竞争性国企,不问自身发展是否实际需要,一律推进“混改”,甚至连大型国有企业集团的母公司也要改造成混合所有制。

  可以想象得到,在不坚持增量发展原则和放弃国资控股权的情况下,只要这些国企都放手向外资私资出售产权,那就必然出现覆盖全上海范围的大规模疯狂抛售全民所有财产权的恶潮,且出卖的必将大量是优质国有资产。

  请问,这样做不是习总书记明确批判和反对的“一混了之”、“一混就灵”又是什么?在上海这个中国国企的大本营,不设底线地向外资私资出卖国企产权,其结果到底是要把国企“做强做优做大”,还是要毁我国企、灭我命门?

  在我国,全民所有制国企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最重要的市场主体,企业只有参与市场竞争才有效益可求。

  让国企全面大规模地退出竞争性领域,如何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又如何实现习总书记提出的“增强企业活力、提高效率”和“提高国企核心竞争力”的要求?

  中国国企包括上海国企绝大部分属于竞争性领域,且上海国企几乎都属于效益不错的优质国有资产,基本不存在自我发展不下去的问题。

  习总书记讲“推进国企改革要奔着问题去”,你们凭什么要求这些国企不问自身实力如何,不问发展是否需要,甚至不问是否已经实行混合制以及运行好坏,一概就得再“混”、再转让产权?这不是典型的“为混合而混合”吗?

  难道在你们看来,只要国有产权占大头,就是“国资比例过高”,就是“改革没有到位”,就必须继续“混”下去、卖下去,非得“混”到卖到让外资私资占大头不可?反过来说,若外资私资股权占大头,对外资私资控股的企业,你们会认为这是“私资外资比例过高”、“改革没有到位”吗?你们的所谓“改革”,除了要把国企搞掉,还有其他意义吗?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道还需要老百姓替你们解释吗?!

  习总书记提出国企改革要“把加强党的领导和完善公司治理统一起来”。难道把国企都变成被外资私资控股的私有制混合企业,还可能建立什么体现“加强党的领导”和担当社会主义国家责任的现代企业制度吗?

  上海是社会主义中国的经济命脉和战略产业基地,是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物质基础,是保证社会主义政权稳固的重要基石。在上海(实际是面向全国全世界)的竞争性领域,全面放弃国资控股权,拱手交给外国资本和私人资本控制,岂不是要让习总书记提出的“不断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的目标付之东流,让社会主义国家命运系于他人、置于危境?

  以上海这一国之重心,影响、发酵和带动全国各地,全面推进地方国企私有化,其现实意义和深远意义,足以让美国总统及西方列强诸国元首高兴得睡不着觉了!

  可悲两会,你们能代表人民,为人民做主吗?眼睁睁看着不设底线的国企私有化浪潮在沪上启动,尊敬的代表们、委员们就无动于衷吗?宪法规定属于全体人民的财产权利何在,谁能保护?

  希望有良心、有正义感的代表们、委员们起来,问责国务院的有关领导,问责上海市委市政府的有关领导。你们不问责,人民就该问责你们了!

  (作者为昆仑策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高级研究员;来源:昆仑策研究院)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