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张宏良:巨变前夜——当前中国内外形势分析 (讲座大纲)(2010)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20-09-10 08:55:5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2010年10月16日

  (这是10月16日的大纲,由于演讲录音文字稿还没有来得及校对,先把大纲发出来供参考。)

  一,中国已经进入巨变前夜

  1,普世价值派的政改目标决定了中国已经进入巨变前夜。标志就是美国和普世价值派的政改目标,已确定是要建立“中美共治”的政治体制。虽然普世价值派还不敢直接说出来,但是美国已经替他们说了出来。普世价值派只是含混地说,政治体制改革的任务是要保卫经济体制改革成果。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最大成果,就是形成了“中美国”。所以,建立“中美共治”的政治体制,是“中美国”这一经济体制改革成果的必然要求。

  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出的“中美共治”,绝不是中美共治世界,而是中美共治中国。如果说此前“中美国”经济体制的建立,剥夺的只是中国老百姓的财富,那么现在要建立的“中美共治”政治体制,则是要同时剥夺中国共产党的执政权力。中国共产党绝不可能安然接受美国和普世价值派的政治安排。并且,中美共治对中国版图和老百姓的罪恶安排,决定了中国老百姓也绝不能安然接受其灭绝性后果。这就决定了矛盾总爆发和政治大决战已不可避免。

  2,普世价值派的政改特点也决定了中国已经进入巨变前夜。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主要是财富的转移,可以通过“温水煮青蛙”的方式实现。而政治体制改革的目标是权力的转移,不可能通过温水煮青蛙逐步实现,只能通过暴力方式完成,21世纪的主要暴力方式就是街头革命。当今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目标的复杂性和不可包容性,决定了政治冲突不可避免。在目前中国这艘大船上,形成了三种政治体制改革的要求:一是稳定派,政治体制改革的主要目标,就是要实现社会稳定,只要能够实现长治久安的稳定发展,不管姓“资”姓“社”,可以选择任何航道;二是改航派,政治体制改革的主要目标,就是要求改变航道,走共同富裕和自主发展的社会主义道路;三是沉船派,政治体制改革的目标,就是推翻共产党和解体共和国,尽快沉掉中国这艘大船,实现建立“中美国”的最终目标和家族资本的永久安全。这三种政改目标绝难互相包容,特别是与沉船派的矛盾更是不可包容,只能通过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的大决战,来最终决定胜负。

  3,当今中国也具备了实现历史巨变的客观基础。一方面,中国具备了建立人人有房住,人人有学上,人人有医疗,人人有保障,人人有工作的物质基础。另一方面,中国也具备了被解体的历史条件。中国完全在重演当初的洋务运动,接下来必然是八国联军。洋务运动和八国联军是同一场戏的上下半场。上半场已经演完了,下半场自然会出现,至于怎么演,则要取决于三派政治力量的生死博弈,而不可能像当初洋务运动时期那样,人民大众完全被排除在政治博弈之外,道路的选择只能由代表封建集团的保守派和代表洋人利益的改革派这两大派来决定。

  二,中国进入巨变前夜的国际因素

  1,世界进入大众政治取代精英政治的历史转型期,与中国政治转型期相互联系在一起。大众政治的革命大潮正在兴起,以往的暴力革命和阶级斗争理论已经是适应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斗争的理论。而今天是大众民主与精英民主之间的斗争,指导这一斗争的只能是毛泽东思想,并且主要是毛泽东的文革思想。街头革命本身就是在毛泽东思想指导下由中国人民开拓的新的政治斗争形式。并且要从根本上解决西方丛林文化,也只有东方和谐文化。所以,只有中国能够带领世界人民走向大众政治时代。中国在客观上成为全世界大众政治文明的革命中心。没有中国大众政治理论的指导,世界大众民主运动就没有发展方向,历时三年多的欧美反资本主义大游行至今找不到一句政治口号,就是典型证明。所以,美国等资本集团必须在西方大众民主的革命全面爆发之前,打掉中国这个指挥部。这是国际精英集团和国际资本集团的切身利益决定的。

  2,虚拟经济时代与资本主义生产和生活方式发生了尖锐冲突,美国等西方国家一定要找到中国这样的大国牺牲品。虚拟资产的价格由未来预期收益决定这个特点,决定了美国可以摆脱实体经济进行透支消费。但是这个透支是有限度的,必须以实体经济的生产能力为限,现在美国等西方国家超出了这个限度,形成了巨大的资源危机,他们必须要找到无偿资源来填补货币水平与资源能力之间的巨大差额,否则就只能通过通货膨胀和金融危机来化解货币泡沫,降低美欧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必然会造成美欧老百姓起来造反。美国等西方国家自身不可化解的这个尖锐矛盾,只能依靠中国才能解决。因为当今世界所有大国中,只有中国把全部资源和环境已经变现为巨额财富,而其他任何一个人口和资源大国都没有变现,并且人民也不允许变现。所以,美国等西方国家只能依靠牺牲中国老百姓来摆脱危机。

  3,美国已经完成了对中国的军事包围和全方位控制,具备了在军事威慑下解体中国的战略条件。以往国家之间的斗争主要是军事较量,从美国打击中国开始,军事打击有可能会变成一种威慑力量。在军事力量威慑下,采用政治手段解体一个国家,中国将成为国家和民族之间斗争手段转换的第一个试验品。美国为了避免试验失败遭到中国报复,对13亿中国人民埋下了转基因种子。一旦美国围堵和解体中国失败,立刻启动基因武器灭绝中国。

  动用基因武器进行打击,是美国对付中国的最后手段,就目前而言,美国对付中国主要是四大战略手段:

  第一,继续巩固和扩大“中美国”这个寄生性经济共同体,采取各种措施防止中国回头扩大内需。支持中国分裂势力和颠覆势力,把中国关系绷得很紧,迫使中央政府只能依靠地方官僚维护稳定,也就只能任凭地方官僚压榨百姓,扩大内需就必然落空,中国庞大的生产能力就只能依靠出口,乖乖送往美国等西方国家。

  第二,收缩对中国的军事包围圈。由原来的十大军事基地包围和岛链封锁,进一步收缩为联手周边国家对中国进行包围、摩擦、蚕食,不断自造各种麻烦,并用频繁军事演习震慑中国,让中国陷入内外泥潭。目前中国已经被困笼中,基本失去了反抗能力,沉船派也就是普世价值派对全国媒体的控制,使中国政府连转移国内矛盾的自信都没有了。如此下去,中国的资源和民众都会出现崩溃。钓鱼岛是一个标志,标志着中国守土能力已经丧失,标志着中国进入了“国土虚位化”时期。最近梅德韦杰夫宣布视察北方四岛,李明博密令韩国海军可以对日开炮,都反衬出中国的“国土虚位化”状况。现在是中国政府向老百姓圈地,日本人率领周边国家向中国政府圈地。并且都是暴力圈地。中国政府变成了一个转移枢纽,把老百姓的土地转移给了日本人,把老百姓的财富转移给了美国人。

  第三,继续对中国进行甲午战争前日本人曾经提出的“文力讨伐”,控制中国的金融、媒体和行政三大资源,把中国精英集团打造成为一个汉奸集团。通过福特基金会培养的经济学家,控制了中国的金融资源;通过洛克菲勒基金会培养的生物学家,控制了中国的转基因餐桌和生命过程;通过国家民主基金会培养的社会学者,控制了中国的媒体资源;通过海外财产和亲属,控制了中国许多官僚,进而控制了中国行政资源。

  在此基础上,又通过海外媒体和国内媒体联手对中国(借批文革为名)的妖魔化,在道义上把中国变成了世界公敌。中国对西方国家哪怕是有丝毫反抗,立刻就会招来全世界共同讨伐。刘晓波案和方舟子案就是政治演习——刘晓波案是在道义上讨伐中国的政治演习,方舟子案是控制中国媒体和行政资源的政治演习。

  第四,抓紧对中国进行转基因主粮的布局,为美国战略失利做最后的灭绝性准备。今年以来,从中央到地方,从学界到民间,推广转基因主粮和反对转基因主粮之间的斗争,日趋激烈越斗越狠,只是由于中国基因学家和媒体整体上站在美国生物资本一边,强力呼吁推广转基因主粮,致使转基因主粮在全国已经全面铺开。今年只是全国大规模种植转基因主粮的第一年,许多地区就已经出现了老鼠灭绝和男性精子数量急剧下降的可怕现象,一旦遭遇美国基因武器的打击,中国大陆人口的灭绝将势不可挡。

  三,中国进入巨变前夜的国内矛盾

  胡锦涛主席曾经用两个“前所未有”概括当今中国,即“机遇前所未有,挑战也前所未有”。现在我们才明白前所未有的挑战是什么。就是沉船派。中华民族历史上第一次遇到沉船派。以往的卖国贼只是出卖民族利益,并非是要灭绝民族本身。而今天的沉船派,则是要灭绝中华民族。这是普世价值派与以往卖国力量包括改革教的最大区别。实事求是地说,前期的改革教只是为满足本集团利益而不顾民族利益,但是还没有发展到要灭绝中华民族。这是因为他们的利益仍然是和国家利益捆在一起的。现在,普世价值派的家族利益已经和西方国家的资本利益捆在了一起,唯一安全的途径,就是灭绝中华民族,所以便死不改悔地选择了亡国灭种的道路。

  沉船派的立场决定了他们在所有领域开始了最后的疯狂掠夺。

  第一,大肆掠夺百姓财富,拼命加剧两极分化。从抢占企业的私有化掠夺,到资本市场的掠夺,到高房价的掠夺,再到通货膨胀的掠夺,直到最近副食价格暴涨的掠夺。价格是一种分配工具,定向性通货膨胀是富人对穷人的战争。中国之所以形成定向性通货膨胀的价格掠夺机制,主要是四个原因:一是工资双轨制把精英集团与通货膨胀隔离开来,形成了通货膨胀的防火墙。二是富人有组织,穷人没组织,不能形成等价交换的市场关系。三是颠倒的价格补贴机制,用补贴富人的价格体系,代替补贴穷人的价格体系。毛泽东时代补贴穷人的价格体系,全世界都在使用,唯独中国消灭了,不仅消灭了,还要倒过来让穷人补贴富人。埃及大饼50年价格不变,中国大饼的急速上涨甚至来不及更换价格标签。四是政府动用国家行政力量帮助富人进行掠夺:水电气涨价涨到了富人和洋人腰包里;富人把房子高价卖给穷人,就是市场供求规律;穷人在拆迁中向富人要高价,就是必须严厉打击的暴徒闹事;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房产税和汽车拥堵税,更是对百姓的欺诈性掠夺。

  上面四个因素加在一起,便把所谓市场经济变成了掠夺经济,对外是美国掠夺中国,对内是富人掠夺穷人。

  第二,加剧经济殖民化,帮助外资全面控制中国。

  一是今年全面开放所有领域,包括媒体领域。目前中国已经外汇成灾,按照美元已经贬值20%计算,2.6万亿美元的外汇损失已经超过4千亿美元,相当于损失3万亿人民币,也就是说,仅仅美元贬值造成的外汇损失这一项,就超过了全国每年医疗费用6倍,超过每年军费开支7倍。并且美国还在大肆投放美元,还在逼迫人民币继续升值,中国外汇损失将会越来越大,中国老百姓用背负三座大山换来的2.6万亿美元(相当于18万亿人民币),已经损失掉的变成了美国财富,还没有损失掉的,也通过美国国债和股票的方式,变成了美国的财富。这等于是把相当于中国总产值的一半的巨额财富,白白奉献给了美国。在美元已经泛滥成灾的情况下,在国内已经通货膨胀的情况下,不仅不增加国内商品投放,减少收取美元,反倒宣布要全面开放所有领域,更大规模引进外资,更大规模收取美元,更大规模增加国内人民币投放,继续用我们宝贵的资源和商品去换取更多美国印刷厂印制的“废纸”美元,这究竟是出于荒唐无知还是暗中包藏祸心!

  二是继续坚持战略资源出口,中国落入了世界军事包围之中,包围中国的尖端武器绝大部分是用中国稀土制造的。世界稀土97%来自于中国,也就是,包括美国日本在内的西方国家百分之九十五的制造尖端武器,是依靠中国稀土自造的。而美国等发达国家的稀土资源却封存起来,准备在中国稀土资源耗光以后再进行开采。由于中国稀土资源在全世界的开采使用下急剧减少,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纷纷进行大规模战略储备,全部战略储备也主要来自于中国。中国的稀土资源不出20年就会完全耗光,其它稀有金属资源开采周期绝大多数有缩短到10年左右,等不到下一代中国人长大,中国绝大多数矿产资源将会完全耗光,留给子孙的将是光秃秃的一片贫瘠土地。

  三是牺牲中国资源和环境建造世界工厂。国际资本正在把全世界的资源耗费性产业向中国转移,牺牲中国的资源和环境,为整个西方国家生产商品,牺牲中国劳动力满足跨国公司对暴利的追求。吴建民在反对抵制日货时透露,日本索尼公司95%以上的产品是中国生产的。这意味着索尼等跨国公司在全世界销售的绝大部分产品都是中国生产的,在日本销售的全部产品都是中国生产的。这是在用中国的资源、环境和劳动力在养活整个西方国家。

  第三,网络媒体法西斯化,实行赤裸裸的资本专制。法西斯主义是垄断资本主义的政治衍生品,随着中国垄断资本主义的发展,法西斯主义迅速崛起。由于中国法西斯主义是在“中美国”基础上形成的,所以带有美国麦卡锡主义的特点,就是打着“自由民主”旗号的法西斯主义。中国媒体基本上已经形成了法西斯专制统治,这是资本专制取代官僚专制的第一个领域。网络是公共资源,博客是个人财产。任何人都无权强占。网络法西斯势力的崛起,决定了中国必然会进入暴力循环周期。

  第四,普世价值派是中国历史上最邪恶的政治势力。把民生政策变成整治民众的政策,把转变发展方式变成转变增长方式,把美国金融危机变成中国经济危机,把美国透支性消费变成中国通货膨胀,把中国变成“中美国”,把中国13亿人民变成美国生物资本推广转基因主粮的小白鼠……所有这些,最终形成了双重掠夺机制,在国际方面是美国掠夺中国,在国内方面是富人掠夺穷人。由此形成一个恶性循环,美国越是大规模掠夺中国,中国的富人就越是疯狂掠夺穷人;中国的富人越是疯狂掠夺穷人,中国内部的阶级矛盾就越尖锐;中国内部矛盾越尖锐,就越是软弱无能,只能任凭美国更大规模掠夺;以至于循环往复,不死不休。

  第五,普世价值派提出的政改目标,把国内外所有反动势力全部团结在自己周围,形成了压倒国家法统派的强大政治力量。普世价值派提出政治体制改革的任务,是保卫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而经济体制改革的最大成果,就是私有化和“中美国”。如此一来,普世价值派便拥有了强大力量,一是保卫私有化的成果,可以把中国富人阶级团结在自己周围;二是保卫“中美国”的成果,可以获得美国支持;三是控制金融资源,具有强大经济力量;四是控制媒体,具有强大舆论力量;五是控制行政资源,具有强大政权力量;六是代表精英利益,可以获得精英支持。总之,普世价值派已经成为当今中国最强大的政治力量。上述这些力量加在一起,不仅能够改变军队选择,甚至能够改变许多民众选择。

  四,人民大众的选择和对策

  首先必须明确,如同胡锦涛主席所说的那样,今天不是要不要政治体制改革,不是要不要民主,而是政治体制朝什么方向改革,建立什么样民主制度的问题。普世价值派在这个问题上故意搅乱视野,是因为他们不敢公开自己的政改目标。

  1,当今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目标模式有三个选择,一是建立党内官僚民主,二是建立社会资本民主,三是建立人民大众民主。我们必须选择建立人民大众民主,这是世界大潮,是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对人类政治文明的伟大贡献,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特别是在已经具备了建立大众民主的当今条件下,再去建立数百年前的资本民主,完全是一种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反动主张。如同官僚民主是对其他社会集团的专制一样,资本民主同样是对其他集团的专制。建立资本主义民主完全是以一种专制取代另外一种专制,对人民群众没有任何意义。

  中国绝不能建立资本民主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中国是发展中国家,资本和媒体都控制在西方发达国家手里,一旦建立资本民主,等于是接受西方国家的控制,无论是面对被肢解还是被灭绝,将再也无法掌握自己命运。

  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目标只能是建立大众政治制度和大众经济制度。

  2,目前中国已经具备了建立大众民主制度和大众经济制度的物质基础,完全能够实现人人有房住,人人有学上,人人有医疗,人人有保障,人人有工作,人人有自由的和谐社会。概括起来,就是完全能够实现“五有社会”和“四大自由”。虚拟经济具有了全民直接占有社会财富的历史条件;目前的物质财富具备了建立五有社会的经济条件;网络通讯具有了实行大众民主的物质条件。所以,取代与实体经济和传统媒体相结合的精英民主,不仅具有顺应人民大众利益和要求的历史必然性,同时也完全具备了现实可能性。

  我们所说的大众民主,主要包含三个层次的结合:一是直选式民主与直免式民主相结合,人民大众不仅拥有直接选举权,更重要的是还拥有直接罢免权;二是约束最高领导人与约束各级官员特别是约束顶头上司相结合,民主是一种经常性利益,而绝不仅仅是四年叫喊一次的权力;三是对权力的约束与对资本的约束相结合,权力和资本同样是支配社会的一种强制力量,因而同样应该受到监督和约束,绝不能用资本专制代替权力专制。

  我们所说的大众经济,就是马克思当初设想的人民大众直接占有社会财富的一种形式,其间不再需要任何人来代理,公务员将和医生、教师一样,纯粹是一种为社会服务的职业。

  3,中华民族面临的外部环境和中华民族的历史任务,决定了中国社会历史的转型必须实行三个结合,一是必须把社会主义复兴运动与中华民族的复兴运动结合起来,五星红旗决不不能丢,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号决不能改;二是必须把中国共产党的新生和中国人民大众的新生结合起来,中国共产党这个名称决不能丢,中国共产党已经和中华民族的理想主义、奋发向上等积极因素融为一体;三是必须把思想解放运动和东方文化复兴结合起来(丛林法则、肉欲至上等是西方糟粕),把被颠倒了的世界重新颠倒过来,为人类做出较大贡献。

  所以,必须走党群一体化道路。所谓党群一体化,一是实行党官分离,党组织选拔干部,党员不当干部,只当一般老百姓;二是党组织任命干部,人民委员会罢免干部;三是党中央制订路线方针政策,政府执行路线方针政策,人民大众监督路线方针政策。

  4,鉴于目前中国将随时会发生亡党亡国的街头政变,中国毛派共产党人、中国左翼爱国力量,必须做好充分准备,保卫我们的国家,保卫我们的人民。

  第一,是要做好理论纲领准备。左派被妖魔化了30多年,许多人并不知道左派的主张。要告诉人民大众左派的基本主张。中国是中国人民的中国,而不是任何政治集团和政治势力的私产。中国人民比任何人都更加追求人权,追求自由,追求民主,追求平等。但是就目前而言,什么是人权?住房、医疗、教育、养老,就是当今中国最基本的人权!什么是自由?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等四大自由,就是当今社会最基本的自由!什么是民主?造反有理就是当今社会最基本的民主!什么是平等?废除权力世袭制和资本世袭制,就是当今社会最基本的平等!

  有资本世袭制,就有贫困世袭制,就谈不上任何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当今中国的贫困问题,绝不是财富短缺造成的,而是没有天理造成的。我们不仅是要建立一般的五有社会,而且要建立更加符合穷人利益的五有社会。人人有房住,首先是民工有房住;人人有学上,首先是农村孩子有学上;人人有保障,首先是弱者有保障;人人有医疗,首先老人婴儿有医疗;人人有工作,首先是青年有工作。

  第二,是要做好组织准备。一旦美国支持中国普世价值派发动街头政变,立刻夺取普世价值派控制的所有领域。普世价值派声称已经控制了中国几乎所有媒体,这是一件好事情,这就可以降低人民革命的甄别成本,迅速变法西斯媒体为人民大众媒体。不要怕街头革命,中国人民是街头革命的老祖宗。世界进入街头革命的时代,就是由中国文化大革命开辟的,从文革开始,世界才进入了街头革命的新时代。

  改革的历史游戏已经结束,革命与反革命的历史较量即将开始。我们坚信,中国是中国人民的,而不是反动派的,中国人民一定能够打败国内外一切反动派,再造一个红彤彤的新中国!

  目前,西方发达国家反对精英统治的大游行,标志着大众民主的革命浪潮已经兴起,只要中国能够坚定不移地走上毛主席带领中国人民开创的大众政治道路,就一定会成为世界革命的大旗,就一定能够冲破美国的军事包围和政治控制。虽然中国陷入了美国包围之中,但是同时美国却陷入了世界革命的包围之中。只要中国高举大众民主的历史大旗,就一定能够冲破美国包围,并且形成反包围。

  2010年10月16日星期六演讲大纲

  张宏良微信号:zhanghongliang100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