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张宏良:面临彻底转变的中国和世界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20-04-05 18:12:58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这次疫情和危机把中国和世界推到了社会历史彻底变革的十字路口,由网络技术,基因技术和智能技术为代表的新技术革命所呼唤的社会革命马上就要到来了,人类社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面临着生与死的选择,要么资本主义私有制度灭亡,要么人类社会灭亡,此外绝不可能有第三种选择,现有状态也绝不可能会继续拖延下去。选择就在眼前,无论是否愿意,都必须要进行选择。

  首先就中国来讲,要么彻底左转,要么彻底右转,特色时代马上就要结束了。直接提出这个要求的并非是中国左翼力量,更不是中国老百姓,而是党内的贪腐势力和资本势力,他们自从改革开放以来,第三次提出了彻底否定毛泽东,一举消灭中国左翼和一切进步力量的要求。前两次也是在资本主义危机中提出的。

  第一次是2000年东南亚金融危机之后,党内贪腐势力和外部资本势力联合提出了“摘掉天安门城楼的毛主席像,拆掉毛主席纪念堂”的要求,理由就是当年邓有指示,20年以后再对毛泽东重新评价(鉴于当时他们认为全面否定毛泽东的历史条件还不成熟,所以等20年以后再说),现在20年到了,必须全面否定毛泽东。这个要求被当时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力量给顶住了,没有成功。

  第二次2008年到2010年的美欧金融大危机让中国看到了资本主义这条道路走不通,但是又不愿意返回社会主义道路,一时改革处于了不知所措的停滞状态。为了突破这种停滞状态,极右势力以给“大领导”公开信的方式提出了“杀左族毛”的改革突破口,并且列出了“杀左族毛”的具体名单,毛家中第一个要杀的是毛远新,左派中第一个要杀的是张宏良。所谓“改革要杀出一条血路”的口号,就是那个时候提出来的。再次提出了要彻底否定毛泽东,全面铲除所谓“极左”势力的要求。这个要求同样被当时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力量给顶住了,没有得逞。

  第三次提出这个要求就是现在。党内贪腐势力和资本势力颠倒黑白,认为今天的危机和经济下行,全都是违背政府的改革路线,对文革否定不彻底造成的——其实他们也知道,中国对文革的否定超过了人类历史上对任何一个事件的否定,他们所谓对文革没有彻底否定,实际上是指对毛主席没有彻底否定——要求对毛主席作出彻底否定,全面回归邓的正确改革路线,并实行以西方宪政为目标的政治体制改革。其中和前一次一样,特别提出了要一举消灭阻挠改革的顽固派,彻底铲除破坏改革的反动派。这次为了镇压方便,所以便不再提极左派,而是直接称为顽固派和反动派。

  俗语讲事不过三,极右势力第三次提出的这个要求,肯定不会像前两次那样不了了之,而一定会在文革与改革之间,毛与邓之间,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之间做一个彻底了断,以后要么社会主义,要么资本主义,而绝不可能再继续脚踩两只船,继续走非社非资的特色道路了。

  首先是经过疫情享受到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好处之后,人民群众要求实行公有制。其次,经过疫情期间恢复公有制和计划调拨之后,极右势力认识到了只要有共产党这块牌子在,随时都可能回归社会主义。他们再次想起了那位退休老人的话:不搞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也保不住。所以中国资本集团第一次公开喊出了“我们要参政了”的口号,参政的目的就是实行西方宪政,把中国变成第二个苏联(注意是第二个苏联,而不是第二个俄罗斯)。最后,今天要求进行彻底了断的四大右翼势力空前强大,一是党内体制内的腐朽官僚势力,二是已经联手外资控制了中国市场领域的资本力量,三是早已经在主流社会和意识形态领域占有优势的民间右翼力量,四是已经红了眼的西方垄断资本力量。这四大联合力量使他们坚信这次具有了彻底了断的决胜把握。

  于是两条道路,两条路线,两种命运之间的彻底了断,就不可避免地到来了。这场最终了断的大决战,不仅决定着中国的命运,同时也决定着世界的命运,决定着整个人类社会是生是死的命运。

  其次就世界来讲,情况比中国还要糟糕,中国是生与死的选择,而包括西方国家在内的世界各国虽然知道资本主义是一条死路,但是活路在哪里根本就不知道。原本由网络技术,基因技术和智能技术为代表的技术革命所引发的社会革命的发展方向十分清晰,就是建立大众民主和大众政治的社会主义制度,取代资本民主和精英政治的资本主义制度。可是,由于苏联东欧垮台和中国改革,造成了全世界对社会主义的妖魔化,原本十分清晰的社会革命道路被堵塞了,人民一下子失去了革命的方向,而不是革命的勇气,因此革命便被推迟下来了。今天由于瘟疫和危机,把人类社会再次推到了战争和毁灭的边缘,人民重新产生了避免战争和毁灭的革命渴望,但是革命的方向是哪里?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产生了革命方向的迷茫。中国封建社会的农民起义和农民革命,目标十分清晰,就是巩固和完善现有的皇权制度;欧洲封建社会末期的革命方向也很清晰,就是建立资本主义制度;后来东方西方的无产阶级革命目标同样很清晰,就是建立社会主义制度。而在人类社会面临战争和毁灭的最关键时刻,却一下子失去了方向,如同暗夜中的沙漠游人那样,根本不知道路在何方。

  美国人民是具有伟大牺牲精神的不怕死的人民,今天世界各国工人阶级的许多权利比如罢工自由,8小时工作制等等,都是美国不怕牺牲,敢于斗争的结果;法国人民更是具有光荣传统的不怕死的人民,人类历史上三次伟大的革命——资产阶级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大众民主革命——全都是在法国率先爆发的;其实世界各国人民都是不怕死的人民,2019年全世界风起云涌的大众民主运动和大众民主革命就是一个典型例证。可是革命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更重要的是方向。今天革命的方向在哪里?用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制度来取代现有的社会制度?用一个什么样的人类规则来取代现有兽性世界的丛林法则?大家都想知道,却都不知道。于是,英勇无畏的美国人民迷茫了,敢于造反的法国人民迷茫了。而能够结束世界人民的迷茫,让世界人民特别是美国人民和欧洲人民看到希望的,只有当今中国。

  我们之所以如此看重美国人民和欧洲人民,是因为只有美国人民和欧洲人民才能够直接阻止即将到来的战争,能够避免人类社会在这场即将疯狂的战争中趋于毁灭。特别是美国已经发出了明确的战争信号,要求世界各地的美国人立刻回国,理由就是美国认为全世界所有交通工具马上就会陷入瘫痪,现在不回来,有可能就永远回不来了。显然这是一场灭绝性战争后的世界状况。

  为什么说只有当今中国能够使世界特别是美国人民和欧洲人民结束迷茫,找到替代现有世界的革命方向?道理很简单,所有熟悉我们政治主张的人们都知道,能够替代精英政治和兽性世界丛林法则的大众政治文明在中国;能够把人类所有伟大的技术革命变成99%人民大众的福利,而不是变成1%精英工具的大众民主制度在中国;能够结束人剥削人,人压迫人,人拿着人不当人,人与人之间比野兽之间还要更加残暴杀戮的社会主义制度的旗帜还在中国;曾经走过并且今天仍然知道大众政治文明这条道路怎么走的人民在中国;总之,开辟人类历史发展新纪元的毛泽东在中国,只有在毛泽东思想中才能找到当前避免人类毁灭,走向辉煌明天的道路和方向。所以如同十几年前我们就曾指出的那样,世界的希望在中国,中国的希望在左翼,左翼的希望在于毛泽东思想。

  当今中国左翼被推到了决定国家和人类命运的关键位置上,这不是因为中国左翼力量特别优秀,而是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的各种矛盾和各种复杂关系集中在了中国左翼这个历史节点上。希望中国左翼力量能够不负历史使命,不负毛主席的生前重托,不负人民的殷切期望,努力担负起这个历史责任,通过中国社会历史的伟大转变,高举起大众政治文明的革命火把,去照亮和带动人类社会革命的正确道路和正确方向,推动世界一体化朝着和谐共生、共同富裕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方向发展,而不是在一体化过程中一部分人灭掉另一部分人,再把剩下来的那一部分人变成牲口。

  目前一部分人灭绝另一部分人的危险,并且还是一少部分人灭绝一大部分人的危险,正在向着人类社会逼近,率先在向着中华民族逼近。中华民族千万不能大意,更不能满不在乎,不相信自己会遭受被灭绝的厄运,当年印第安人也是并没想到会被人口不到自己几十分之一的美国白种人灭掉,结果就是人口接近世界1/10的印第安人,最终被灭绝成了极少数残留的人口活标本。毛主席说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目前中国最值得注意的历史经验,就是印第安人的被灭绝。

  2020年4月5日。

  张宏良微信文章,微信号zhanghongliang100

  张宏良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l010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