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是方方一再提醒我们不能忘记阶级斗争

作者:张永杰 发布时间:2020-04-06 08:50:19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题目有些扎眼。因为已经很多很多年不再提“阶级斗争”了,突然冒出“阶级斗争”一词,定会收获多顶“极左”、“文革余孽”等帽子。

  但不用这个词不行。因为方方的《软埋》《武汉封城日记》以及她对待批评其作品的人们的态度,却又无不表明:是她在提醒我们不能忘记阶级斗争。

  为什么这么说?看过《软埋》且了解“土改”时代背景的,无论持何立场,肯定会得出相同结论:这不是小说,而是一本“变天账”。

  看过《武汉封城日记》(以下简称《日记》)且亲身经历过抗击新冠病毒疫情斗争的,但凡有点良知,肯定会得出相似结论:这不是纪实,而是虚构作品。

  两部“作品”虽然体裁与题材不同,但只是写作“手法”变化而已,其“创作”的主旨意图都是为了“攻击”,且目标指向非常明确: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中国政府。

  易中天教授有个观点值得采纳,大概意思是:当一件事情发生后,首先应该是“真伪判断”,即先弄清事实,其次是“是非判断”,即分析是对是错,第三第四才是“价值判断”与“道德判断”。按易教授观点,上述“判断”似乎违背了程序,但不妨视为是一种“倒叙”手法,现在回过头来进行第一步:判断真伪,即弄清事实。

  《软埋》已有结论,不作赘述,现就《日记》判断其“真伪”,即弄清事实——毕竟“事实”不仅就发生在眼前,全球抗疫正“如火如荼”,而且是大家亲身经历、感同身受的,更有鉴别发言权。

  先从体裁说起。《日记》既然是“日记”,其文体属于记叙文。日记记叙的内容,来源于对生活的观察,也就是每天的记事或每天所遇到的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私密性的日记可以有心理活动,但公开性的日记,即便是想象性的推测推理,也应该具备客观性,否则,就是虚假。

  作为知名作家的方方,应该知道日记体裁的特征。但她展示给人们的是什么?方方的武汉封城日记是在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情况下完成的。她的日记素材全部来源于“听说”、“朋友告诉我”、“手机发来信息”等等。不是说这些途径所得素材不能用,而在于她一再炫耀、很有背景、很有能量的“朋友们”,为何传递给她的都是“满地手机”一类的疏漏、失误、恐慌、颓废、无助、凄凉、愤怒、骂街、等死、追责等等信息?方方与给她传递信息的“朋友们”难道都不知道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罕见的从大年正月初一起,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专题就疫情防控和社会经济工作连续召开了6次会议?难道都不知道解放军、有关省市先后派出了300多支医疗队、4万多名医护人员不顾生命安危,从除夕开始就星夜兼程驰援武汉支援湖北?难道都不知道这些援鄂医护人员中有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孩子们?难道都不知道70岁的女副总理孙春兰一直坐镇武汉指导抗疫?难道都不知道全国各地四面八方都在筹集各类物资支援湖北?难道都不知道河南一贫困村为了支援武汉表达爱心,村民硬是用手从冰冻土地里刨出他们唯一拿得出手的10万斤大葱?难道都不知道无数干部下沉社区、无数公安干警、无数社区人员、无数志愿者在一线热血奉献?难道都不知道武汉人民、湖北人民给返回故乡的医护人民是如何流泪送行的?……

  对如此波澜壮阔、感人至深的抗疫事例事迹,如果都不知道,那方方所谓的《日记》就不真实,因为未能全面的反映武汉封城后的客观现实;如果都知道而“朋友们”不传递、或自己写作中故意丝毫不涉及,偏主观臆测的刻意选择道听途说的“素材”,先不说是否别有用心,起码是虚伪的。

  作者既然特意以日记这种记事性或纪实性体裁而写武汉封城《日记》,就应该真实反映武汉封城后自己所及范围内发生的真情实况和喜怒哀乐——倘若如此,或许还真能成为史诗性、史笔性不朽作品。但方方展示了什么?除了利用特权“叫交警用车把侄女送到机场”之类的个人“窃喜”“偷乐”之外,其他的怒或哀,都是她强行要“代表”武汉人民的。这种偏听偏信、主观故意、事实失真的《日记》,“真伪判断”的结论不说也罢。

  再进行第二步:“是非判断”,分析《日记》是对是错。

  有评论说,方方以《日记》而成为某网的专栏作者,在别人无私抗击病毒的时候,她却得益于病毒而拿到丰厚稿酬。对此就不评价了,因为方方“运气”好:一是她背后有一帮与其沆瀣一气的大咖“朋友们”;二是她的“暗枪”庆幸打了提前量,如果晚于国外疫情大爆发,她的“子弹”不仅没力,而且必然一文不值。

  这里需要评判的是,正当批评方方《日记》的舆情汹涌时,有一位“胡权威”貌似公正的出来说话了。他说:“这个国家应当接受方方们的存在。”这位胡权威是不是没搞清楚?如果“国家”不接受方方们的存在,她还能如此肆无忌惮?她还能拿得到丰厚稿酬?胡权威大概也知道这个理,他其实是指责批评方方的人们不应该批评“方方们”。

  真是搞笑,既要求容忍方方们批评党与政府和他人,却不容忍人民群众批评方方们,这是什么逻辑?

  方方的《日记》不真实,党和政府能容忍,不发声,但人民群众不能容忍《日记》的不公正、不客观,自觉站出来批评,并没受任何权力指使,因为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疫情爆发之初,人民群众也恐慌,也愤怒,也指责,但在党的号召和政府组织下,义无反顾地投入抗疫斗争,并基本战胜疫情。而在抗疫的整个过程中,方方的《日记》渲染的是什么情绪?不仅消极、阴暗,甚至是别有用心的唯恐天下不乱、蓄意制造敌对情绪。

  这话绝对不是乱“扣帽子”。2月23日中央召开视频会议,习总书记说:“各级党委和政府必须高度警惕麻痹思想、厌战情绪、侥幸心理、松劲心态,继续毫不放松抓紧抓实抓细各项防控工作,不获全胜决不轻言成功。”这是在全国抗疫已经取得阶段性胜利的背景下,告诫提醒各级党和政府不可麻痹松懈。到方方3月10日写日记时,中国抗疫已经取得了决定性胜利。然而,她这天却特别写道:“朋友们,千万不要跟我谈胜利。记住,没有胜利,而是结束。”

  这是什么意思?自诩为民请命的方方,是见不得武汉人民获得“胜利”的!在她眼里,在她心里,新冠病毒清零,不是全国人民在党中央领导下共同奋力战胜的,而是病毒自我“结束”自己“生命”的!举全国之力战胜疫情、那么多人为之付出心血汗水甚至生命,她竟然轻轻一笔勾销了!用“结束”这个不屑甚至调侃的语气和字眼,公然否定中央关于抗击疫情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性质定位!

  方方这不是一时脑热说胡话,而是她真实的“内心”想法。就在这篇日记里,她假借问答的方式特意作了“注释”:“这是日记,是不需要修饰的东西。……我手写我心,真实地记录下自己的内心所想,就足够了。”什么叫“我心”?也就是立场!其“心”昭然若揭,还用别人戴“帽子”吗?

  就像永远也叫不醒装睡的人一样,方方的立场出了问题,自然对党与政府、军队和人民同疫情殊死战斗场面视而不见。只要有人批评,她不是动用关系删帖、“和谐”,就是泼妇无赖式的谩骂。本来在批评其《日记》的人中,极大多数是80后直至00后,她却一股脑地给人扣上“极左”、“左棍”、“流氓”、“民粹”、“义和团”、“爱国蛆”、“文革余孽”、“民族主义激进分子”等等帽子。

  所谓“扣帽子”、“打棍子”是后来对“文革”期间批判行为的一种评价。方方作为文革过来人,口口声声指责别人是“文革余孽”,而自己却大行文革乱“扣帽子”之道,这不是贼喊捉贼吗?

  按照“是非判断”,方方的《日记》是对是错,是再明白不过了。

  既然方方《日记》之“真伪”、“是非”清楚了,那么,其“价值判断”、“道德判断”也就明晰了。她这个《日记》对谁有价值,是哪些“朋友们”在欢呼叫好,其道德价值(如果她有道德的话)何在,难道还需要明说吗?

  有评论家透彻分析了方方的“作品”,评价她一生都在还原阶级斗争。其实,尽管《中国共产党章程》明确指出:“由于国内的因素和国际的影响,阶级斗争还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在某种条件下还有可能激化”;《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也强调:“在我国,剥削阶级作为阶级已经消灭,但是阶级斗争还将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中国人民对敌视和破坏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内外的敌对势力和敌对分子,必须进行斗争。”但在日常政治和社会生活中,早就闭口不提“阶级斗争”了,老百姓不想谈、尤其是年轻人实际已淡化、甚至没有“阶级斗争”观念了。可方方是怀有深仇大恨的,放言“我是职业作家,我不怕他们”(方方语),时不时的利用“作品”攻击党和政府,煽动阶级仇恨。可以说,正是她用自己的言行一再提醒我们:不能忘记阶级斗争。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