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张宏良:向爱国知识分子致敬——当黑夜降临时蜡烛也是希望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19-07-03 22:49:25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51585742afd69b159796183aa40e0655.jpg

    建议大家好好读读周小平这篇关于香港问题的文章《“十人终产者联盟”一一如果没有社会主义,香港的今天就是内地城市的明天》。目前在左派整体已经堕落的今天,幸亏还有周小平、金一南这样一些正直的知识分子,在告诉人们现实和历史的真相。

    周小平关于香港问题的分析,可以说以与我们左翼爱国力量的观点基本一致,完全抓住了贫富两极分化这个香港问题的本质,并且是站在人民大众立场上的观察和分析,而不是站在如何对付人民大众立场上的观察和建议。

    金一南最近更是倾其全部心血,在揭露“落后就要挨打”这个最大的历史谎言,正是因为他的揭露,左翼爱国力量对“落后就要挨打”这个近代以来最下流历史谎言的指控,才没有消散于历史的天空之中,才正在变成思想界和历史学界的共识。

    周小平、金一南这些做法,才是真正的对党和人民负责,才是真正站在国家和民族立场上为决策层出谋划策,而不像当今那些所谓主流左派那样,天天跟在五毛党后面吹吹拍拍,误党误国,甚至直接配合美国,诱使中国失误出错。

4a68d52a183687817f2f89f9ec68af5d.jpg

    比如最近在香港问题上许多左派就天天叫喊什么镇压,镇压,打着镇压港独的幌子,实际上是在配合美国达到战略目的。道理很简单,目前谁最希望看到香港发生流血事件?只有美国等西方国家。只要香港一发生流血事件,中国所有的国际战略就会统统泡汤。

    所以有时候我们很怀疑这些和五毛党混在一起的左派,是不是也像此前右派那样拿了美国的钱,在替美国误导中国,瓦解左派?虽然特朗普上台后断绝了对中国右派的财政支持,但是美国国会却又专门拿出一笔钱来支持那些由民运分子摇身一变而成为的左派。

    著名的“曼谷会议”就是用这笔钱召开的。当时他们向大陆将近五十个左派人士发出了邀请函,虽然出席者不足百分之一二,但这些被美国豢养的左派由于“革命理论最彻底”,在许多左翼人士和左翼群众中形成了越来越大的影响。中国左派的分裂和堕落,就是与此有关。

    虽然网络时代要想瓦解没有组织的左翼力量易如反掌,只要美国中央情报局打开电脑喊几句革命口号,批判一下投降派宋江,马上就会成为左派的领军人物,搞垮左派很容易;但是,中华民族毕竟是一个历经五千年风雨的伟大民族,关键时刻总会有一群铁血子孙挺身而出,今天的周小平、金一南等爱国知识分子,就是这样的铁血子孙。

04fc5d0b65d2f84ab5ae6e1b900cab69.jpg

    香港是怎样走上动乱道路的?这本来就像白天黑夜一样分明,但凡稍有良知的人都知道,根本原因就是贫富两极分化造成的。港独势力和海外敌对势力只是利用了这个矛盾而已。可是那些天天和五毛党混在一起的左派,却硬是把港独势力说成是根源所在,以此来误导中国发生流血事件。这帮所谓左派的阴狠毒辣丝毫不亚于汉奸右派。

    如果真的像五毛党和变质左派所宣扬的那样,香港问题的根源是港独势力和海外敌对势力。那么请问,为什么同样是一国两制的澳门没有发生这种骚乱?澳门不仅没有像香港这样成为反华的桥头堡,反而成为爱国主义的红色基地,每逢重大庆典,澳门就会出现毛主席身穿绿军装佩戴红卫兵袖章检阅红卫兵的照片,就会出现八个革命样板戏的图片。

    答案很简单,澳门在向全体澳门老百姓分蛋糕,每年都像老百姓发放赌博业红利,就像毛泽东时代农村生产队年底向社员分红一样;而香港的蛋糕全都装进了李嘉诚等极少数富豪的腰包。澳门在利用一国两制的特权,在经济上给老百姓分蛋糕,在精神上给老百姓灌注爱国主义,灌注对毛主席的信仰;而香港却利用一国两制的特权,灌注卖国主义,灌注反毛反共反华的思想。

bb449e97f60e7fc899787ebd9c350d53.jpg

张少博澳门万人音乐会 视频链接:v.youku.com/v_show/id_XNDAwNTczMDQ4OA==.html

    所以,今天要解决香港问题,必须铲除造成香港动乱的根源,这就是必须改变香港的财富分配体制,不能把大陆输送给香港的蛋糕,全都让李嘉诚等富豪拿走,连点儿蛋糕渣都不给老百姓剩下。而必须让老百姓财富的增值幅度不低于富豪的增值幅度。如今香港回归已22年,这期间李嘉诚等少数富豪财富增长了多少?老百姓的财富又增长了多少?两个数字一比较,就会找到香港动乱的根源。

    如果中国听信五毛党和那些变质左派的主张,把香港问题的根源全部归咎于是外部原因,单纯采取镇压港独的武力措施,而不解决两极分化的内部矛盾。则不仅香港问题解决不了,而且还会如同周小平所说的那样,把香港的今天变成大陆许多城市的明天,彻底葬送中华民族的现代化前程。

171908375829f80301e336827ba0a29a.jpg

    可见这些五毛党和变质左派的主张,就对中华民族的危害程度而言,绝不亚于那些汉奸右派。港独势力是要打击要镇压,并且是要坚决打击坚决镇压。但是问题的根源不在这里,根源在于经济上的贫富两极分化,以及政治上的”一国两民”。所以,今后大陆输入香港的财富,必须直接落实到香港居民手中,而不能输送给李嘉诚这些富豪。同时要明确立法,一国两制不是一国两民,香港不是特殊公民,更不是特等公民,与大陆公民享有同等待遇,绝没有丝毫特权。这是所谓人权的最基本含义。

b116be250063e341bce21e424e5f2ba7.jpg

    总之,香港已经成为中国矛盾和矛盾解决的模板。香港问题能解决好,能像澳门那样成为爱国主义基地,中国就有希望,中华民族的崛起和复兴就绝不是梦!相反,如果香港问题解决不好,就有可能会成为第一张倒下的多米诺骨牌,由此形成的连锁反应,将会形成中华民族的巨大灾难。

    最后,我们应该感谢周小平、金一南这些不是左派而比一些左派做得更好的爱国知识分子,向他们说一句谢谢。

43fc2f878938153b6148a2055e2d445a.jpg

   张宏良微信号:zhanghongliang103

周小平:《十人终产者联盟》

——如果没有社会主义,香港的今天就是内地城市的明天

今日平说

  导读:失控的资本主义将孕育出史上最垄断最具有毁灭性和自毁倾向的“终产者联盟”,它能摧毁一切光明和自由。

  香港回归以来一直都是在一国两制的大方针下实行高度自治,所以香港自治的成败,我们每个人都看得见,成是香港人自己的骄傲,败也是香港人自己要汲取教训。然而今天的香港经济现状,恐怕是令人窒息的,这种窒息源于香港那一潭死水般的经济和阶级。我们所看到的一切,包括港闹势力、境外势力、舆论乱象和社会动荡,都是高度阶级固化后的必然结果。

24b18d792e425bfed8bb8d7299fb4e9f.jpg

  走在香港街头,我是会感到窒息的。另外一个给我类似感觉的地方,是韩国。我这一生所能设想到的最可怕的噩梦,就是生活在高度固化后的社会,那样的社会看不到一丁点自由和希望。

  有一次我和香港一些年轻人在群里辩论,其中一个人高声大骂说大陆游客太恶毒了,太坏了,如蝗虫一样破坏香港,把香港的奶粉、尿布都买光了,把香港的餐厅和酒店都挤满了,所以应该把大陆游客赶出去。他一个人这样说,其他人就跟着附和,认为的确应该把大陆游客赶出去。

  我很震惊。

  我震惊于一个大都市的青年,居然真的可以无知到这种地步。而这些年轻人,都还是香港的大学生。香港并不是一个生产型的城市,而是一个贸易转手型的港口城市。所以,只要智商超过60的人都会明白,越多人去香港买东西,香港的经济就会越好,香港人就会赚得越多。大陆游客爆买不会导致香港东西枯竭,因为这些东西并不是香港生产的,是别的地方生产出来以后,运到香港卖而已。作转手贸易还会嫌买家太多?——简直匪夷所思、闻所未闻。但这样匪夷所思、闻所未闻的事情就这样在香港普遍发生着。

f7644588ef53c158cda8e34f38103f77.jpg

  做转手贸易的香港人面对汹涌而来的游客,难道不应该是笑脸相迎,喜笑颜开吗?在祖国内陆城市,连小学生都知道顾客是上帝的道理,然而这个道理,香港大学生却不知道。结果现在,大陆很多商家直接开通全球购,大家都不去香港买东西了,香港经济自然下滑。

  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大多数香港年轻人满嘴支持自由民主,但是他们却不允许你支持祖国大陆的制度。我很耐心地告诉他们说:“真正的自由民主,就是不同的地区都有选择不同制度的自由,这才叫自由民主。相反,如果像你们这样定义,认为所有国家都必须实行英国制度才叫民主的话,那就是彻彻底底的毒裁。如果全世界只剩下一种制度一种文化,那么人类社会就将彻底僵化倒退,一旦多样性没有了,进化也就停滞了。”

  然而,他们居然听不懂。更可悲的是,他们每天举着英国国旗高喊民主自由,然而他们并不知道,是97回国以后香港才第一次有了选举特首的权力,而在97之前香港总督都是由英国人直接委派的,根本不给香港人任何投票机会。在当年的香港,本地人地位不仅不如白人,甚至连印度人的地位都不如。曾经也有人想过要反抗、要向英国争取选举权,结果被英国人给血腥镇压了。

  可是,这些并不遥远的历史,他们居然也不知道。

86504fe8bf5434c832abcf687072493c.jpg

efec4158c348f9e0bfe4cad5a1363799.jpg

  谁能告诉我,从小学到中学,从高中到大学,香港年轻人到底都学了些什么?或许他们学到的只是一个被精心罗织的虚假世界。有人罗织了一张他们逃不出去的精神控制大网,用虚伪的教材和低级的舆论操控手段愚弄着他们,然后端坐社会阶层的云端大快朵颐。  香港是一座繁华的城市,然而这座城市的繁华却与大多数人无关。这是十个人的繁华。据统计,香港有差不多一半的财富集中在这十个人手上。这是一种多么不寒而栗的恐怖?距地狱只有一步之遥。

  刘慈欣在其科幻小说《赡养人类》里提到过一个“终产者”的概念,在这部小说里他描述了资本主义发展到极致的恐怖。某个类地文明的星球上,全世界的大多数财富都集中在了一个人的手里,甚至连水和空气都变成了他的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而其他的人,都被迫蜗居在地下室里,用死去亲属的尸体交换赖以生存的空气和水,然后循环使用。而一旦卡里最后的一点钱被花光以后,执法机器就会掐住这个人的脖子禁止其呼吸,以避免终产者的私人财产被违法侵犯。总不能“你弱你有理”吧?

  如果说,香港差不多一半财富都集中在这十个人手里的话,那么香港距离出现终产者就不远了,现在距离终产者不远的“十人终产者联盟”已经出现。这座看似繁华的城市背后,是无数蜗居在几平米卧室或者如狗笼一样笼屋里挣扎求生的大多数。终产者联盟,正在缓慢而坚定地榨干这个城市最后的一丝生存空间和自由空气。

ce0c893ecfce8f740c2d427cc7295e4b.jpg

  为什么祖国给了香港这么多的惠港政策,香港人的生活却依然没有见好?今年香港经济增长仅0.5%,而与之毗邻的珠海则达到了7%,甚至连东南亚国家都有6%左右的经济增速。——可为啥得天独厚,得万千优惠政策于一身的香港,却陷入了经济停滞的噩耗当中呢?答案就在于终产者联盟。这十个人组成的“终产者联盟”,几乎控制了香港所有的地皮和楼盘。所以,你无论是开公司也好,还是做餐厅或开店也好,都只能向终产者联盟租房。而你生意越好,房租就越好。同时,涌入的热钱越多,香港的楼盘就越贵。无论你挣多少钱,最后就都得老老实实地把钱交给房东和开发商。

6a49ac6a640a99a3ecde988da4af1856.jpg

  在中国内地城市,曾经有人握有百套房产就被媒体高呼“房姐”!引发全民关注。而香港一个较大的房东,就握有4万多套房产坐地收租。你想想,这是何等恐怖?因此,香港这座城市承担了大陆游客涌入带来的压力,但是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老百姓却没有因此享受到本该随之而来的利润。——但这一切其实并不是大陆游客造成的,而是香港自己的问题。

  其实那些抱怨连天的香港年轻人,只需要动点脑子,把头抬起来往香港著名的那座半山望一望就不难明白他们生活中所面临之一切问题的最终源头。可惜,他们的眼睛也被一块黑布给遮住了,啥也看不见。

  本来,在各条惠港政策的支持下、在超大量的大陆游客旅游打卡爆买之下,每一个香港人都会因此赚到大量的钱,变得富有且安逸,哪怕是创业做餐饮或卖东西,也很容易成功发财。但是,由于疯狂增长的店铺和写字楼房租使得这一切都成了徒劳。哪怕你开店一个月赚几十万,结果交完房租以后就没钱了,这日子哪还过得下去?这哪还有什么业可创?这哪还有什么阶级上升通道?

8c0cf3aa5ddf5c39d20e49e0937f0259.jpg


  没有,统统没有。

  即便是打工,香港年轻人也很难找到前途。房产商把香港人的储蓄口袋和月收入算得死死的。每月收入基本上除了吃饭穿衣之外,剩余的都得拿来供房。如果不得大病,一辈子刚好把房贷还清就可以去死了。可问题是,香港年轻人不可能一辈子一帆风顺,总还有父母需要养,有大小疾病困扰,要谈婚论嫁,要抚养子女以及其他开销。在这种饱式时压榨下,一旦碰到波折就只能断供,然后房子被银行收回,积蓄耗尽,家破人亡,沦落到有“狗笼”之称的过道租房惨度人生。

  终产者联盟在掌握了终极资本以后,除了涉足房地产之外,还将资本流向并垄断其他行业。这些行业包括香港的娱乐、传媒、教育、电力、交通、能源、贸易、通讯、医疗、日化、金融等等等等,在这种高度垄断下的香港,是不可能产生任何经济活力的,只会沦为一座失落之城。熟知历史的我们都应该知道,当资本肆无忌惮地发展到了极致的时候,就会打破原有的生态平衡,造成一个阶层对另外一个阶层的暴动。在历史书上,伟人把这种暴动称之为革命。

  香港社会不是正常状态的20%精英+80%普通民众,而是0.001%的精英+99.999%的普通民众,这种情况是很容易发生社会秩序大洗牌的。香港的终产者联盟也深知此事的厉害,所以他们从舆论、意识形态和教育下手,推广所谓的“快乐教育”,灌输一些虚假的概念,以愚民的方式转移民众的怒火。从一定程度上来说,终产者联盟的策略是成功的,香港年轻人普遍出现冲动易怒、目光短浅、情绪化的集体人格。在他们眼里,自己生活不好,不是地产商压迫,不是香港自治环境下产生的终产者联盟垄断,而是一个叫做“大陆”的“魔王”。——眼被遮,心被蒙。这样的情况下,被蒙蔽的青年人只能胡乱地发泄怒火,却找不准真正的问题去解决。

ca4602fca0a436f2340781cf48ece09d.jpg

  尽管如果不是大陆长期低价向香港输送水、肉、禽、蛋,并提供大量的免税政策支持恐怕香港早就出现饿死人的情况了。但已经被“快乐教育”和“愚民宣传”所长期洗脑和蒙蔽的香港年轻人已然看不到这一点,他们固执地相信且认为一切都是“大陆”造成的,只要脱离“大陆”就能获得美好无比的生活。所以在舆论操纵者的刻意渲染下,任何一次政府行为都有可能被无限渲染扩大成为发泄口,香港年轻人们为那些真正压迫他们的终产者摇旗呐喊、走上街头、冲锋陷阵、沦为炮灰而不自知。——然而,当毫无意义的发泄运动结束后,等待香港年轻人的依然是伸手不见五指的终产垄断黑夜。

  由于洗脑和愚化教育的影响,他们甚至连看清这层黑暗都做不到,更遑论反抗。——要想彻底改变香港现状,除非人群中升起红太阳。不过目前香港是“一国两制”大方针下的高度自治。升不升得起红太阳和其他人无关,只能由香港人民自己决定。香港的希望在年轻人身上,香港需要一次来自年轻人的集体觉醒。

  与香港情况类似的还有韩国和美国。韩国的情况和香港类似,可能是由于地盘小的原因,韩国虽然是一个国家,但资本垄断的情况比香港这座城市好不到哪里去。我去韩国社团访问的时候发现,当地人连小吃摊位都不是私人的,而是隶属于韩国五大财团之一。那些推着小摊在街头卖炒年糕的摊主,只不过是在上班拿工资而已。韩国五大财团就是韩国版本的终产者联盟,哪像我们这边,任何人只要勤劳肯干敢吃苦,自己开店卖早餐面条也能实现阶级晋升,从贫困家庭变身中产之家。

f6885d897c9dbcde27cd27ade8a7d18b.jpg

  然而在韩国,你没有这种可能。

  曾经的美国社会由于在全世界搜刮财富,所以显得相对富有,掩盖了其严重的社会阶级问题。但实际上,类似香港和韩国一样的美国版终产者联盟早已出现。如今,随着美国的霸权衰落,其国内终产者联盟高度垄断的弊病终于暴露了出来。以药品为例,美国人在国内看不起牙医,不得不坐飞机来中国看牙病,即便加上来回飞机票,也比在国内看牙便宜。这,早已不是新闻。美国牙医之所以贵,主要来自于财团垄断。

  垄断的财团不仅谋财,而且害命。比如糖尿病以前是绝症,但是现代医学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只要按时服用或注射胰岛素那么糖尿病患者就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胰岛素的发明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早已过了专利保护期,其制造方式也并不复杂,技术含量不高。因此,在中国胰岛素的价格一般为几十元钱,加上医保的话,其费用几本忽略不计,绝大多数家庭都能轻松负担。

  但是在美国,胰岛素已经成为催命符。美国的终产者联盟目前已经控制立法和监管部门,比如美国卫生公共服务部部长本人,就是胰岛素垄断财团礼来公司的总裁。他掌权之后其旗下产业通过近乎“升级换包装”的方式不断更新胰岛素生产手册,获得了源源不断延续生效的“专利生产权”。在制造出绝对专利之后,终产者联盟就垄断了胰岛素市场,并将其推上数百美元一支的高价。按照一般糖尿病人的胰岛素用量,每个月起码要2000美元左右的费用,才能活下去。在这种高价常规药的恐怖压迫下,美国已经出现了不少糖尿病人因为买不起药而惨死在家中的悲剧。

797f7cda556aa9e10f2b15cc52cc1a8d.jpg

  美国的药、韩国的肉、香港的房,几乎已经成为“吃人”工具,但这些仅仅是冰山一角。终产者联盟并不会满足于这些,而是会不断蚕食其他行业,最终将一个国家的所有产业全部垄断成逼死人的产业。只是,这种资本的终极垄断过程,最终不会形成“终产者”,只能催生革命。在刘慈欣的小说里,终产者之所以出现,得益于一种叫执法机器的超级机器人和天网系统。无处不在的微型机器人会将侵犯他人财产者当场逮捕或击毙,所以在资本游戏的规则玩法下,终产者终于出现了。然而在现实社会中,永远不会出现这种机器,因为机器和程序也是人造的。当一个社会只剩下极少数的垄断寡头和绝大多数的赤贫者之后,势不可挡的革命将摧毁一切,包括终产者联盟自己。

  失控的资本如癌症细胞一样,它不仅会吞噬健康细胞,且最终也将害死自己。当健康细胞全部被摧毁以后,癌症细胞也失去了唯一的营养来源,最后一同毁灭。现在这种自我毁灭的征兆,已经在美国、韩国和香港这样的地区出现。

d61289e7dd92fd47a9f36740e94916bc.jpg

  我们在分析和借鉴这些案例的时候,并不是为了去挖苦或嘲笑,而是为了引以为戒。事实已经证明,无节制的资本主义最终将导致毁灭,就算是资本寡头自己也无法逃脱满盘皆输的必然结局。就像草原上的狮子如果大量繁殖的话,那么草原上所有的鹿群和牛群都将被吞噬殆尽,到了最后狮子本身也将彻底灭绝。所以,资本主义的弊端已经十分明显,任何一个国家如果不想蹈美国覆辙,就必须要对资本进行合理的规范。换句话说,如果没有社会主义,那么香港的今天,就会是内地城市的明天。美国和韩国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但幸好,中国官方声音已经明确表示:“马克思是对的。” 我们从小学过但几乎快要忘却的那句话,如今越来越闪烁着真理的光芒:“社会主义是一种优于资本主义的制度。” ——在过去美国曾经无比装X和强大的岁月里,这句话经常遭遇各种网络亲美大V的嘲笑和讥讽,认为这是一句笑话。但这些亲美、媚美和恐美的精神奴才们却忘了一点:“所有的神话曾经都是笑话”。苦难是辉煌的开始而不是终结。

06fac52970c2520af0fca88921de9359.jpg


  幸好,我们有社会主义。唯有中国,可以不计百亿的成本为偏僻的农村接上光纤网络。唯有中国,可以动员一切力量去扶贫,要求实现全国全面全民脱贫。唯有中国,可以出台新农合这样明显赔本的保险,让农民每年只缴纳一百多元就能报销80%的医疗费。唯有中国,可以不断强化教育,极力主张和推崇高考制度,让寒门子弟也有一定的机会和富家二代们一争高下。唯有中国,可以让国有粮食企业不计成本地抛售打压市场上的炒粮游资。我们坚信社会主义,我们有物价、药价指导和管控措施,我们还有宏观调控手段可以平抑经济风险…… 我们信仰的社会主义,我们深信一个国家和民族存在的意义不应该仅仅只是无休止的谋利,而是应该有一些更为崇高的目标。

  所以今天包括港澳台在内的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明白:“如果没有社会主义,那么香港的今天,就是内地城市的明天。美国和韩国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所以说社会主义真是的比资本主义更优越的制度,时间和事实正在证明这一点。

0d9457e466cbeab4b8827cd12d908985.jpg

 

          

 

 

 

 

 

 

 

 

 

 

 

 

 

   张宏良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l010
   2019-07-03  关联阅读: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