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李克勤丨钱学森的政治觉悟:“美国佬耍滑头,我不会上当”

作者:济学公共号 发布时间:2019-06-10 17:13:55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a0def80df57555e257f0c60b88c3f434.jpg

        【作者题记】钱学森同志的政治觉悟,恐怕以前我们很少从这个角度去观察他。要知道,毛主席对科技人员的重视不是没有原则的,在大科学家里,为什么如此重视钱学森?这绝对不是单纯考虑他的学术水平高的结果。钱老从年轻时开始,就认真研读过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著作,具有一般科学家没有的政治敏感性。他晚年三次拒绝去美国,就连时任党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都劝不动他。他说过:“这是美国佬耍滑头,我不会上当。当年我离开美国,是被驱逐(deport)出境的,按美国法律规定,我是不能再去美国的。美国政府如果不公开给我平反,今生今世绝不再踏上美国国土。”他的意志品质,他的政治觉悟,可见一斑。

4dad8a10e595b2a9231b6ffde339b9ef.jpg

    钱学森本来是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时候,就准备携全家回国的,可是美国政府百般阻扰,在毛主席领导的新中国政府和各界,以及钱学森本人经过不屈不饶的抗争,终于在5年多之后得以回国。

        1979年中美建交以后,钱学森收到美国方面三次邀请:

  第一次,1979年钱老在美国读书的母校加州理工学院授予他“杰出校友”的称号;

  第二次,1986年6月南加州华人科学家工程师协会给他授奖;

  第三次,1989年国际技术与技术交流大会在纽约给他授奖;

  这三次,钱学森都没有去。

  如果说后两次不去,还可以用民族气节来解释的话,那么第一次不去,就不单纯是民族气节可以解释的通的。因为在美国,大学保持有相对独立性,著名大学的“杰出校友”这个称号,是人们格外珍惜的。

  钱学森不是不要加州理工学院“杰出校友”这个称号,后来母校派专人到北京钱学森家里,把这个称号的证书授予钱老,钱老愉快接受了。

  钱老就是“不上美国佬的当”,这是有根据的。

  美国佬的确喜欢玩这样的小把戏。

  这里说的典故。

  1972年到1976年,美国有两位总统访问北京,他们也曾邀请过中国领导人回访美国,毛主席听了有关汇报后立即回绝了,因为美国当时和台湾国民党蒋介石“政权”有着“外交关系”,我们的国家领导人当然不能去。

  作为一般的运动员、文化界人士去美国也可以。可是,如果国家领导人如果去了,举行国宾欢迎仪式,那么就等于事实上承认了美国“两个中国”的预谋。

  1985年,美国总统科学顾问基沃思访华,他在会晤原国家科委主任宋健时表示:

  钱在美工作过20年,对美国的科学技术进步特别是军事科学的发展,做出过很大贡献。在研究过联邦调查局的历史档案后,十分清楚,麦卡锡黑暗时期的美国是欠钱学森的债的。我们现在感到很难过。美国政府对钱学森横加迫害,是没有道理的。钱的遭遇和美国“原子弹之父”奥本海默的情况很类似(奥在麦卡锡时期被诬为“苏联间谍”而受审;上世纪60年代美国以授予他“国家勋章”的形式为其“平反”)。美愿邀请钱学森访美,并由政府和有关学术机构表彰他对科学的重要贡献。如钱不去美访问,美方可派美国科学院院长普雷斯来华,授予钱学森“国家勋章”,表彰他的贡献。

  当时的总书记胡耀邦在得悉美国有关方面邀请钱学森访美,并要授予他学术荣誉称号和国家勋章后,曾在一次会议期间找钱学森谈话,劝他接受这一邀请。

  据钱老后来说,胡的谈话大意是,钱老,你在国际上影响很大,一些国家邀请你,我建议你还是接受邀请,出去走走。你出去和别人不一样,对推动中外科技交流会有很大影响。这也是今天改革开放的需要啊!今天,世界在变,中国在变,美国也在变。几十年前的事,过去了就算了,不必老记在心上。你去美国走走,对推动中美间的科学技术交流,甚至推动中美关系的发展都会有积极意义。

  听了胡耀邦这一番话,钱老说:

  “总书记,当年我回国的事很复杂,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我不宜出访美国。”

  胡接着表示:

  “钱老,我这是劝你,不是命令你一定要去。如果你认为不便去,我们尊重你个人的意见。”

  这以后,当钱学森正式接到国防科工委、国家科委和外交部三家的联合请示件以后,他明确表示:

  “这是美国佬耍滑头,我不会上当。当年我离开美国,是被驱逐(deport)出境的,按美国法律规定,我是不能再去美国的。美国政府如果不公开给我平反,今生今世绝不再踏上美国国土。”

  钱老说:

  “如果中国人民说我钱学森为国家,为民族做了点事,那就是最高的奖赏,我不稀罕那些外国荣誉头衔!”

  钱学森1985年3月9日给国务院一位领导同志的信对不去美国作了十分明确的接答:

  “我本人不宜去美国。……事实是我如现在去美国,将‘证实’了许多完全错误的东西,这不是我应该做的事。例如,我不是美国政府逼我回祖国的;早在1935年离开祖国以前,我就向上海交大同学、地下党员戴中孚同志保证学成回到祖国服务。我决定回国是我自己的事,从1949年就作了准备布置。……我认为这是大是大非问题,我不能沉默。历史不容歪曲。”

  《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是毛主席在最高国务会议第十一次(扩大)会议上的讲话。后来毛主席根据原始记录加以整理,作了若干补充,1957年6月19日在《人民日报》发表。毛主席在这篇著作里指出:

  在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中间,一个时期,思想政治工作减弱了,出现了一些偏向。在一些人的眼中,好像什么政治,什么祖国的前途、人类的理想,都没有关心的必要。好像马克思主义行时了一阵,就不那么行时了。针对着这种情况,需要加强思想政治工作。不论是知识分子,还是青年学生,都应该努力学习。

  除了学习专业之外,在思想上要有所进步,政治上也要有所进步,这就需要学习马克思主义,学习时事政治。没有正确的政治观点,就等于没有灵魂。过去的思想改造是必要的,收到了积极的效果。但是在做法上有些粗糙,伤了一些人,这是不好的。这个缺点,今后必须避免。

  思想政治工作,各个部门都要负责任。共产党应该管,青年团应该管,政府主管部门应该管,学校的校长教师更应该管。我们的教育方针,应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

  要提倡勤俭建国。要使全体青年们懂得,我们的国家还是一个很穷的国家,并且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根本改变这种状态,全靠青年和全体人民在几十年时间内,团结奋斗,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出一个富强的国家。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给我们开辟了一条到达理想境界的道路,而理想境界的实现还要靠我们的辛勤劳动。

  有些青年人以为到了社会主义社会就应当什么都好了,就可以不费气力享受现成的幸福生活了,这是一种不实际的想法。

  Among students and intellectuals there has recently been a falling off in ideological and political work, and some unhealthy tendencies have appeared. Some people seem to think that there is no longer any need to concern themselves with politics or with the future of the motherland and the ideals of mankind. It seems as if Marxism, once all the rage, is currently not so much in fashion. To counter these tendencies, we must strengthen our ideological and political work. Both students and intellectuals should study hard.

  In addition to the study of their specialized subjects, they must make progress ideologically and politically, which means they should study Marxism, current events and politics. Not to have a correct political orientation is like not having a soul. The ideological remoulding in the past was necessary and has yielded positive results. But it was carried on in a somewhat rough-and-ready fashion and the feelings of some people were hurt -- this was not good. We must avoid such shortcomings in future.

  All departments and organizations should shoulder their responsibilities for ideological and political work. This applies to the Communist Party, the Youth League, government departments in charge of this work, and especially to heads of educational institutions and teachers. Our educational policy must enable everyone who receives an education to develop morally, intellectually and physically and become a worker with both socialist consciousness and culture.

  We must spread the idea of building our country through diligence and thrift. We must help all our young people to understand that ours is still a very poor country, that we cannot change this situation radically in a short time, and that only through decades of united effort by our younger generation and all our people, working with their own hands, can China be made prosperous and strong. The establishment of our socialist system has opened the road leading to the ideal society of the future, but to translate this ideal into reality needs hard work.

  Some of our young people think that everything ought to be perfect once a socialist society is established and that they should be able to enjoy a happy life ready-made, without working for it. This is unrealistic.

  【李克勤后记】毛主席和其他领导人之间,钱学森和一般的科学家之间,在政治觉悟上的区别是很明显的。毛主席是人民领袖,钱学森是人民科学家,这里面的道,可不是随便可以感悟得到的。很多人不理解毛主席总是强调知识分子要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还有人甚至认为毛主席迫害知识分子。对照一下钱学森的政治觉悟,某些人是否会有所顿悟呢?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